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93章 胜出

第93章 胜出

    茅妮沮丧地低下头,泪水+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哗哗地流淌了下来。

    这样的结局,其实她早就想到了,只是不能不接受赛画会,宁可输,可不能输了志气。

    胡蝶叫道:“不公平。”

    薛老板说:“为什么?”

    胡蝶说:“我们用的是画院的画师,可姓范的请的是外人。”

    范且淡然一笑:“冯获以前是外人,但如果由我接手双龙画院,冯大师就是我聘请的第一位画师。”

    胡蝶语塞。

    薛老板说:“下面,我宣布此次赛画会的结果,以及双龙画院的新主人……”

    就在这时,红尘站了起来,说:“慢,爸,我也想参加赛画会。”

    薛老板说:“红尘,你胡闹什么。”

    红尘说:“爸,你刚才说过的,在场的谁都可以上场,难道我就不能代表一方吗?”

    薛老板沉吟说:“冯大师的实力难道你没听说过吗?”

    红尘笑笑:“爸,我是听说过,不过,你儿媳是开书画店的,没点实力怎么行呢,咱们的书画店刚开张,我想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宣传机会,就让我派一个徒弟上场吧。”

    薛老板张张嘴,那边冯获冷哼道:“什么,你的一个徒弟?”

    冯获显然很生气,因为他的画已经得到了三大评委的一致好评,而站起来的这个女子年轻轻的,居然想派一个徒弟上场,分明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薛老板还想说话,范且摆摆手:“薛老板,年轻人嘛,有点自信也是好的,就让红尘代表一方吧,我要让在场的所有人心服口服。”

    薛老板不再说籟过滤]?

    冯获一指在场的人,说:“谁是她的徒弟。”

    就在这时,人群中站一位,呵呵笑道:“我。”

    站起来的人,正是陈冬。

    但陈冬此时恢复了本来面目,茅妮等人如何认得。

    不过,薛老板和范且倒是见过他。

    “是你。”两人同时问。

    陈冬笑道:“二位老板,是我,本来,我师娘想亲自上场的,可我一想,对付这种三流的角sè,哪能用宰牛的刀,所以……还是由我来教训教训他吧。”

    “你……”冯获冷笑一声:“无知的小子,滚回去,让你师娘上来。”

    陈冬笑笑:“可惜,我长到这么大也不会滚,要不烦劳您给演示一下?”

    “篬过滤]粗皇歉鲆煌伎诮侵斓募一铩!狈牖窕赝范苑肚宜担骸胺独习澹庵纸莝è,我不想和他比,我先回去了。”

    说着,冯获转身就走。等他快到大厅门口时,陈冬抱着夹笑道:“看来,冯大师是要认输了,也罢,他走了,就等于弃权,师娘,我们就不必动手了。”

    红尘笑道:“是[过滤],既然人家弃权,那就算了。”

    冯获收住脚,回头叫道:“谁说我弃权?”

    陈冬笑道:“那你是不敢比?”

    “我不屑和你这种货sè相比。”

    “我?货sè,什么货sè?”

    “看你油嘴滑舌,能是什么货sè。”

    “哦,原来阁下不是凭着真本事吃饭,是靠眼睛[过滤],你会算卦?认定了我就会输给你?”

    “无名之辈。”冯获哼了一声。

    自从陈冬起身,范且一直内心不安,因为,他曾算计过陈冬,担心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将那件事说出来,虽然大家未必可信,可自己就大丢脸面。

    不过,看陈冬的样子,根本就不想提及,只是拐弯抹角地挖苦冯获,范且拍拍胸口,吐了口气。

    薛老板看看范且,说:“范老板,我看,就让冯大师耐心地等待一会吧,让姓杨的小子上来比划几下,今天我的话说下来,不管名家还是新人,都有上场的权力。”

    “姓杨的小子?”范且望向陈冬。

    陈冬抱着肩膀,笑道:“杨宗保,绰号胡来,当然了,现在我又多了一个绰号,那就是天下第一书画大师。”说着,陈冬故意瞥眼蔑视着冯获。

    胡蝶听陈冬说起“杨宗保”来,顿时想起他将茅妮比拟穆桂英的时,不由偏头对茅妮说:“姐,这小子不是个好东西。”茅妮哼了一声,说:“我知道。”

    范且扬声说:“冯大师,既然……”

    没等他说完,冯获就呼呼地奔了回来,在椅子上坐下,说:“好,我就以刚才的画和阁下相比。”

    言下之意,他不屑再因陈冬另画一张。

    薛老板说:“可以,本来今天的比赛是一人画一张,冯大师已经画了,任何人想赛画,就上台和冯大师的画比较一番。”

    陈冬胸一挺,走了上来,低头看看冯获的画,心中一惊,表面上却装出不以为然的样子:“[过滤]呀,这叫什么画,简直就和孩子画的差不多嘛。”

    陈冬这样一说,三位评委都哼了一声。因为,他这句话看低的不只是冯获,还有三位评委,因为三位评委刚才给了冯获满分。

    冯获忽地站了起来。范且摆摆手,说:“冯大师,请不要为这种人动怒,耐心等候吧,其实不用比你已经胜了,你得了满分,这小子水平再竅过滤]膊换岬玫铰值模銮宜丫米锪巳黄牢!?

    陈冬心中一动,是[过滤],范且这句话说的有理,冯获的马获得满分,自己就是拼尽全力,能得满分吗?刚才一句话显然三位评委对自己已经不满,即便自己画得再好,也会少赢些印象分,这样一来,自己就输定了。他回头看看红尘。

    红尘眉头也是一皱。

    “乖徒儿,把老娘我教你的绝招拿出来,我就不信你胜不了什么冯大师。”红尘鼓励陈冬。

    众人互相议论,一位红尘真的有什么绝招。其实,红尘只是随口说说,她看出刚才陈冬已经失去了信心。

    陈冬一拍胸,叫道:“对,我只需拿出一招来,就能胜了这个狂妄的家伙。”

    说着,陈冬拿起笔,来到画桌前,刷刷刷,画了三匹马,签了冯获的名字。

    然后笔走灵蒣过滤]诜牖竦幕锨┝恕把钭诒!比鲎帧K室庥蒙碜拥沧湃黄牢氖酉[过滤]悦婷┠莸热耍捎谧奈恢玫停部床怀鍪裁础?

    过了一阵,陈冬说:“好了,我的作品结束。”

    “呈上来。”薛老板说。

    陈冬将画呈了上去。

    薛老板叫道:“这不是冯大师那幅画吗?”

    陈冬呵呵笑道:“薛老板差异,冯大师能画的,难道我就不能画吗?我画的大概是和冯大师的差不多吧。”

    冯获一听,快步奔了过来,叫道:“小子,你耍赖,这是我的画。”

    陈冬说:“姓冯的,你不能血口喷人,你瞧瞧,落款不是我吗?这才是你的。”说着,陈冬将另外一幅拉了过来

    冯获低头看看,那幅画简直拙劣极了,怒道:“这不是我的作品,我刚才没有落款。”

    陈冬拍拍冯获的肩膀,说:“愿赌服输,不要在这里争辩。”

    “不行,你耍赖,三位评委,这不算,我要和他重画。”

    “等等。”陈冬说:“三位评委,刚才不是说好了一幅画定输赢吗,要是重复比赛,赛来赛去,我看一年也出不了结果。”

    薛老板低头看看有“冯获”签字的画,虽然那上面的马被陈冬故意画的很拙劣,但是,那三匹马的线条也是各有特sè,显然,这小子的笔力不可小视。

    薛老板不由朝红尘看去。红尘也在望着他。

    红尘目光中有一种期待的神sè。

    薛老板心道:我一直以为,自己半路上从商,儿子去世后,薛家就没有了传人,没想到红尘能够坚持书画行业,可怜她守寡几年,一个女孩子也不容易。如果画院在她的手里,也不错[过滤]。

    薛忠死后,薛老板曾和红尘说过,如果她肯再嫁,他决不阻拦。但是,这两年来,红尘一直独身生活,没有离开薛家。薛老板觉得对不住她,心中一软,说:“冯大师,我看今天的比赛就到此结束吧。”

    范老板忙说:“薛老板,那怎么行,这两幅画明显是让这小子掉换了。”

    陈冬笑道:“范老板,你的水产生意做得非常好[过滤],你看上了书画行业,是不是不想做那水产生意了,非逼我再出绝招[过滤]?”

    陈冬话里有话,但只有范且才知道他要说什么。

    范且暗道:自己算计他,将他和小慧装进冰柜,显然,这小子是依次来要挟我,怎么办?

    “范老板,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觉得我的书画造诣比冯大师高吗?还是你认为双龙画院比你的水产城更重要?别到头来鸡飞蛋打都捞不到[过滤]。”

    范且心中一惊,忙说:“这位兄弟是我见到的书画界的奇人,佩服,佩服。”

    “这么说,范老板也没什么意见了?”薛老板一笑,转头看看杨主席。杨主席微微一笑:“双龙画院本来就是你薛老板的,最终拿主意的还是您,再说,连范老板也没意见,我还能说什么。”

    杨主席当然知道陈冬胜之不武,不过,薛老板和范且都无意见,他犯不著多语。

    薛老板点点头,好,好:“那么我宣布我的决定,从今天开始,双龙画院就属于红尘了。”

    红尘和陈冬大喜。

    茅妮、胡蝶等人心中虽然遗憾,但是,画院没有落到范且手中,她们还是觉得有一丝宽慰。

    薛老板接着说:“红尘,你嫁入薛家就守寡,这两年太苦了,我对不起你,我老了,要这么大的家产也没用,明天我就要回省城了,双龙画院就算我赠送你的吧。”

    红尘一愣:“爸,赠送?不是租赁吗?”

    “什么租赁,你毕竟是薛家的一份子,你有权继承薛家的产业。”

    红尘神sè激动,忙说:“不,不,爸,我没有这份野心,我守寡不嫁,不是为了薛家的产业,是忘不了薛忠。”

    “我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更觉得薛家对不起你,这是你应该得的,我老了,在省城还有产业,够养老的了,再说,双龙镇还有一套宅院,如果我回来,也有处住,你就别推让了。”

    陈冬笑道:“师娘,既然薛老板这么大方,你就收下吧。”

    “好,好。”红尘眼圈一红,说:“爸,谢谢你,其实我真的不是为了家产。”

    薛老板摆摆手,拿出一份协议,用笔改动几个地方,对茅妮说:“烦劳茅院长重新打一份,将租赁协议,改成赠送形式就可以了。”

    茅妮点点头。

    范且见事情到了这般地步,他恨恨地瞪了陈冬一眼,带着屠斗和冯获走了。

    和双龙画院相比,毕竟,他不想失去水产城。当然,他更不想失去自己的xing命。虽然他yin险狡诈,不过,下意识中,他觉得这个陈冬不好对付,这小子满脑子鬼主意,自己先稳下他,再作图谋。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