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94章 不许叫妹妹

第94章 不许叫妹妹

    很快,赠送协议签署完毕。

    薛老板走后,红尘笑着对茅妮说:“茅院长,咱们也签署一个协议吧。”

    茅妮一愣:“你和我?”

    “对[过滤],就是双龙画院续签的事。”

    茅妮还是一时有些不明白。

    陈冬忙说:“穆小姐……”

    胡蝶叫道:“你叫她什么?”

    “我是杨宗保,她当然是穆桂英了。”

    “你……”胡蝶扬手要打。

    红尘笑笑:“乖徒儿,别闹了。”

    陈冬说:“是茅院长好了吧,茅院长,现在双龙画院已经是我师娘的了,以后你就放心地经营吧。”

    “哦。”茅妮恍然,忙说:“红尘姐,太谢谢你了,我以为……以为今天要丢了画院呢。”

    红尘笑道:“怎么会呢,我的乖徒儿这么聪明,不会输掉画院的。”

    茅妮不由朝陈冬瞥一眼,问:“这位兄弟到底怎么称呼?”

    红尘刚想说话,陈冬笑道:“要是茅院长不喜欢‘杨宗保’这个名字,就叫我胡来吧。”

    红尘笑骂:“你[过滤],唉,算了,你们的事我不管了,要叫啥叫啥吧,茅院长,你将以前和薛老板的协议重新打两份,我们签了就可以?”

    众人来到茅妮的办公室,茅妮调出协议,先打出一份,递给红尘,说:“您看一下,可以吗?”

    红尘看了看,皱皱眉,说:“价钱不行。”

    茅妮忙说:“这还是原价,如果红尘姐觉得低,可以提。”

    “不,我是说高了,我一个人经营着书画店和装裱店,就够吃够喝了,要这么多租金[过滤]什么,减半吧。”

    茅妮神sè大动:“茅妮姐,您……您这样……”

    红尘握住茅妮的手,轻声说:“茅妮,我还是叫你妹妹吧,我是女人,知道女孩子创一番事业不容易,再说书画行业本来就不景气,你能维持下来就不错了,听我的,价钱减半。”

    “好吧。”茅妮感激地笑笑,将价钱改了过来:“红尘姐,你看看还有什么要动的地方?”

    陈冬说:“我看时间也改改吧,一年一签,期限太短了。”

    茅妮看看红尘。

    红尘笑道:“既然我乖徒儿说了,就依他的,三年。”

    茅妮知道,这几年,市场房屋租赁价格,一直是呈上升势头的,三年不动,对她来说,那是太照顾了。

    茅妮张张嘴,还想说什么,红尘笑道:“好了,什么也别说了,改了吧。”

    茅妮点点头,将合同改了过来。

    双方签约。

    胡蝶用胳膊肘碰了碰陈冬,说:“行[过滤],你小子看上去很讨厌,不过今天做了一件大好事。”

    茅妮说:“是[过滤],今天如果不是这位胡来兄弟,我们就败到家了。”

    陈冬笑道:“茅院长,赞同胡蝶妹妹的前半句话,还是后半句话?”

    茅妮忙说:“有什么不同吗?”

    陈冬说:“胡蝶妹妹前半句是说我看上去很讨厌呢。”

    茅妮脸一红,忙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胡蝶说:“姐,跟这种人客气什么,讨厌就是讨厌。”

    陈冬笑道:“胡蝶妹妹,刚才你也说了,要不是我,画院就丢了,难道我就真的像你所说,这么惹人讨厌吗?”

    胡蝶哼了一声:“谁是你妹妹,别攀亲沾故的,离我远一些。”

    茅妮忙说:“胡蝶,别这样,胡来兄弟是咱们的贵客。”

    陈冬笑道:“茅院长,你能不能不叫我胡来?我听着不顺耳,还是杨宗保好听些。”

    胡蝶喝道:“你……”

    红尘笑道:“杨宗保怎么了?”

    胡蝶说:“这小子把茅妮姐比城穆桂英,你说呢。”

    “呵呵。”红尘笑了:“我这个乖徒弟[过滤],真是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过滤]。”

    陈冬忙说:“师娘,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

    红尘白了他一眼:“你说呢?”

    陈冬笑笑:“我觉得是夸,师娘自然疼自己的徒弟。”

    茅妮说:“好了,今天大喜事,红尘姐,你们就别走了,我让餐厅做点好菜,咱们庆祝庆祝。”

    “好[过滤]。”红尘笑道:“要说喝酒,我可不含糊呢。”

    酒宴摆上,茅妮、胡蝶、肖大肚、红尘、封玲、陈冬,六人在小餐厅里坐了。

    陈冬转头看看,问:“茅太太呢?”

    胡蝶瞪了他一眼:“看来,你小子对画院的情况挺熟[过滤]。”

    茅妮说:“母亲在三楼,她喜欢安静,就别让她下来了,不过今天的事我已经告诉了她,她很高兴,让我替她谢谢你们。”

    红尘说:“也好,老人家和我们差了辈分,总觉得在一起说话不太方便,来,咱们吃咱们的。”

    茅妮端起杯子,说:“红尘姐,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红尘也端起杯子,笑道:“你谢我[过滤]什么,我可没做什么,要说出力的,可是我的乖徒儿呢。”

    茅妮点点头:“你们都是我的恩人。”

    红尘笑笑:“都是姐妹,谈什么恩不恩的。”

    陈冬看看红尘,他和红尘接触时间不短了,一开始总觉得她生xing风流,但是现在对她的感觉便大大改变。

    红尘表面上洒脱风流,事实上,她从未做过对不起薛忠的事。而且,她生xing仗义,从租金减半看,她就是一个有情有义、心肠善良的女子。

    陈冬正想着,茅妮已端杯起来,对他说:“杨兄弟,我敬你一杯,今天如果不是你的聪明才智,双龙画院就易主了。”

    “呵呵。”陈冬笑道:“什么聪明才智,我那叫耍赖,我知道,画院自茅院长上下,都不屑做这种事,所以,坏人就由我来当了。”说着,陈冬故意瞥一眼胡蝶。

    胡蝶哼道:“你看我[过滤]什么,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只有你这种人才能想出这种歪主意。”

    茅妮忙啦一把胡蝶,对陈冬说:“杨兄弟,你别怪我这位妹妹,她心直口快,但是,心肠好。”

    “哈哈,没事的,茅院长,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我怎么会怪她呢。”

    “谁是你妹妹?”胡蝶忽地站了起来,叫道:“你别跟我套近乎。”

    红尘噗嗤笑了。

    陈冬苦笑一下:“唉,老天[过滤],你这是惩罚我吗,自己的妹妹居然这样对我。”

    胡蝶本来被胡蝶劝得坐下了,听到这又站了起来,刚想张嘴,茅妮低声说:“胡蝶,你就别闹了,杨兄弟是咱们的恩人。”

    胡蝶说:“姐,你叫他杨兄弟?那你承认自己是穆桂英了?”

    茅妮一呆,忙说:“可他不喜欢叫他胡来兄弟。”

    “你也不想想,什么胡来,杨宗保,都是假名,这小子不诚实,喂,你小子叫什么名字,说。”

    陈冬笑道:“既然你们不相信,看来我说什么名字也没用了,算了,你们还是叫我无名吧。”

    茅妮看看红尘。

    红尘说:“别看我,他不愿意说,我有什么办法。”

    胡蝶对封玲说:“封玲,你应该知道吧,这小子叫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他刚来,我们也没说上几句籟过滤]!?

    胡蝶哼了一声:“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肯说。”

    “我不是说了吗,无名,我觉得无名这名字很好听[过滤]。”

    “什么无名,我看你还是叫无赖吧。”

    “无赖?好[过滤],感谢胡蝶妹妹赐名。”陈冬呵呵一笑。

    胡蝶气得直哼哼。

    茅妮望着陈冬说:“杨兄弟,别在意,胡蝶妹妹……”

    陈冬忙说:“茅院长,我看你就别叫我杨兄弟了,否则,胡蝶妹妹又不高兴了,我真的不姓杨,你还是叫我胡来兄弟吧,胡蝶妹妹姓胡,我也姓胡,你说,我们是不是亲兄妹[过滤]。”

    “谁和你亲兄妹,你少攀亲。”胡蝶瞪着陈冬。

    陈冬呵呵笑道:“行,我不攀亲,不过,我叫胡来你不反对吧。”

    茅妮只好说:“既然这样,我叫你胡兄弟吧。”

    陈冬笑道:“胡兄弟好,我听着顺耳。”

    胡蝶哼道:“姓胡的都是按宗谱来的,你算哪亩地里的葱。”

    “好了,大家别因为姓氏纠葛了,喝酒。”红尘端起酒杯。

    众人纷纷喝酒。

    肖大肚站了起来,先和红尘喝了。

    “红尘姑娘,你的大义真让人佩服,这要放在古代,那是女侠,一定是女侠。”

    “肖助理客气了,应该的。”

    陈冬对胡蝶说:“瞧,这位肖助理的嘴巴比我也不赖呢。”

    胡蝶翻了他一眼:“别和我说籟过滤]!?

    陈冬尴尬笑笑。

    肖大肚又端起酒杯和陈冬喝。

    “胡兄弟,说实在的,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人,上午我一直在想,你用什么办法才能胜了冯获呢。”

    “看来还没比,肖助理就认定我的书画造诣不如人家了。”

    “我……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冯获这小子盛名非虚,那可是书画界的奇才,没想到你给他来了这一手。”

    “是[过滤],今天只是比赛,我想,他未必揣着印章,即便揣着,也未必落款留章,所以,就来了这一手,不然怎么胜他。”

    胡蝶说:“我看最大的原因还在薛老板身上,薛老板见红尘姐出战,自然不想让范且赢了,他是心疼红尘姐,所以才趁机让某人浑水摸鱼。”

    肖大肚点点头:“是,是,这个因素非常重要。”

    红尘摆摆手:“过去的事就不用提了,总之我也没想到今天的赛画会这么顺利,来,来,喝酒。”

    陈冬端起杯子,朝胡蝶一晃:“来,胡蝶妹妹,喝酒。”

    胡蝶怒道:“不许叫妹妹,谁是你妹妹?”

    陈冬呵呵一笑:“我是胡来,你是胡蝶,咱们的名字一听就是兄妹。”

    “谁和你是兄妹,恬不知耻。”胡蝶在下面踢了陈冬一脚。

    陈冬疼得一咧嘴,忙说:“好,好,妹妹,我不叫了,还不行吗?”

    他说不叫,还是叫出了声。

    “你……”胡蝶哼了一声。

    “怎么,妹妹,我惹你生气了,我说过不再叫了嘛,你还生什么气?”

    胡蝶简直无语了,她抓起筷子就想朝陈冬扔来。

    陈冬忙说:“别,别,妹妹,我自己会夹菜,就不劳驾你了。”

    茅妮按下胡蝶的手,低声说:“胡蝶,别这样,让人家笑籟过滤]!?

    胡蝶咬着嘴唇,朝陈冬狠狠地瞪一眼。

    陈冬假装没看到,夹起一块菜,放在红尘的面前,说:“看来,自己的妹妹不着人疼,我只好疼师娘了,师娘,您吃。”

    红尘笑道:“乖徒儿,师娘吃得不少了,你想让师娘再胖一些,没人要了吗?”

    陈冬笑道:“不会的,师娘那叫丰满。”

    胡蝶鼻子里嗤地一声。

    红尘笑道:“有个人在身边甜言蜜语多好,胡蝶妹妹,你就这么讨厌他?”

    “我看到他就反感。”

    “是吗,这可不好,我要是有这样的哥哥[过滤],我可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呢。”红尘咯咯大笑。

    若换了平时,别说胡蝶,即使茅妮,也对反感于她的这种放荡言语。不过,今天情形不同。通过交往,茅妮和胡蝶也隐隐觉得,红尘虽然外表放荡,其实内心狂热,因此,二女都觉得红尘的话好笑。

    胡蝶说:“红尘姐,你喜欢,就将他捧在掌心里吧,没人跟你抢。”

    红尘一伸手,搭在陈冬的肩上,笑道:“那好[过滤],我不但要把他捧在掌心,还要藏在被窝里呢,呵呵。”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红尘这样一说,陈冬的脸腾地红了,他偷眼看看茅妮。茅妮正朝他望来。

    陈冬赶紧低下头,心中蓬蓬乱跳。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