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95章 睡错了床

第95章 睡错了床

    陈冬喝多了酒。

    不但他,红尘也喝多了。封玲倒是没喝多少。

    封玲将红尘和陈冬搀扶回店,自己在前面照看着生意。

    红尘原本和封玲一人一个卧室。陈冬来了后,封玲就和红尘睡在一起,红尘的卧室让给了陈冬。

    陈冬躺在红尘的床上,迷迷糊糊中,鼻端飘散着一股幽香。那是极其诱惑人的香味。陈冬眼前就出现了小师娘的影子。

    “小师娘,小师娘……”他喃喃地说着。

    封玲在前台坐着,自然听不到。

    没过多会儿,突然,一个人闯了进来,扑到陈冬身盵过滤]雇反笏?

    陈冬慢慢地睁开眼,依稀是红尘。

    原来,红尘刚从洗手间回来,习惯xing地钻进自己的卧室。

    陈冬嘴角笑了笑,推推红尘,说:“师娘……错,错了,这是我的……我的床。”

    红尘鼻息沉沉,呼呼地睡着,哪里听到他说什么。

    陈冬歪过身子,背向红尘,心说:睡就睡吧,反正都喝多了。

    陈冬闭着眼睛,呼呼地睡去。

    迷糊间,突然,自己被一个软软的身子抱住。

    陈冬回转过来,伸手一抱,就将那个软软的身子抱在怀里。

    是小师娘,一定是的。陈冬就将对方当成了唐莎。

    意识模糊之间,他就往对方的怀里钻。

    其实,这人就是红尘。

    红尘虽然喝多了酒,下意识地想找个依靠。但是,她的意识还有些清醒,突然觉得不对,怎么我怀里多了一个人。

    红尘的酒劲一下子去了不少。她忽地坐了起来,看到床上躺着陈冬,顿时一巴掌打了过去。

    啪地一下,这一掌把陈冬也打醒了。

    陈冬坐了起来,看看红尘,想不起刚才做了些什么,忙问:“师娘,怎么了?”

    “怎么了?刚才的事你忘了?”红尘问。

    陈冬摇摇头。

    红尘叫道:“你想占师娘的便宜。”

    “不会吧。”陈冬左右看看,说:“师娘,这是我的房间[过滤],你怎么来了?”

    红尘转头看看,是[过滤],这里虽然是自己的卧室,但那是过去,这两天陈冬睡在这里。

    红尘忙跳下床,说:“师娘误会你了,睡吧,睡吧。”

    说着,红尘跑了出去。

    陈冬倒在床上,不多时,又睡去了。

    红尘去洗手间洗了脸,清醒了许多。她想去前面看看,走过陈冬的卧室外,又走了进来,见陈冬睡的非常香,便坐在床盵过滤]醋拍钦帕场?

    她想起前不久在陈画师的画馆中,当时,唐莎去洗衣服,陈画师睡在床上。红尘曾经摸过陈画师的身子。

    难道自己真的想男人了?红尘心道。这两年,自己一个人生活,未免有些空虚了。唉。

    白天还能对付,可到了晚上,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就会失眠。

    没有男人的ri子,红尘觉得,自己就像大海中的浮萍,没有依靠。

    对于陈冬现在的面目,红尘并不喜欢。不过,他的油腔滑调,却也让人开心。

    想起他今天的表现,红尘噗嗤笑了,心说:这小子,真是个人物。

    “小师娘,小师娘……”陈冬在睡梦中呢喃着。

    红尘心中一动:别看他嬉皮笑脸的,其实他对唐莎是用了真情。

    陈冬似乎睡梦中遇到了什么危险,神sè紧张,额头满是汗水。

    红尘拿了一块纸巾,给他[过滤]拭着。

    那样子,就像一位母亲在疼爱自己的孩子。

    红尘轻叹一声:心说,我要是有个孩子多好,即便不找男人,也有活下去的奔头。

    看看陈冬,这张脸虽然不是那种帅气儒雅的样子,可也并不让人讨厌,两道浓眉也充满了英气,一张调皮的嘴唇,真是能将死人也说活了。

    就在这时,陈冬突然一伸手,抓住了红尘的手腕。

    “小师娘,别譡过滤]鹱摺?

    红尘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动,只好任由他握着。

    陈冬双手用力,红尘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刚想起身,身子便被陈冬紧紧地抱住了。

    “小师娘,对不起,我骗了你,可我是爱你的……”陈冬喃喃地说着梦籟过滤]?

    如果不是那个“小”字,红尘就以为陈冬在说自己了。但是,她心里明白,陈冬所指的人一定是唐莎。

    睡梦中的陈冬,似乎很是慌张,生怕唐莎离他而去。

    红尘伸手抚摸着陈冬的额头,轻声说:“睡吧,睡吧,小师娘不会离开你的。”

    果然,陈冬鼻息沉沉,呼吸平稳地睡去。

    红尘叹息一声,刚想起身,这时,就听陈冬喃喃地说着:“小慧,小慧……”

    红尘心中+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一动:是刘小慧吧?

    关于刘小慧的事,红尘也听胡蝶说了不少。她看看陈冬,神sè间满是愧疚之sè。

    “小慧,你别哭,是我对不起你……”

    红尘摇摇头,把陈冬的手放下,坐了起来。

    突然叹息一声,他知道陈冬的秘密。因为陈冬向她简单地说起过。虽然她并不欣赏陈冬的做法,但是,她见陈冬睡梦中尚忘不了唐莎,也是一阵感叹。如果自己能找个男人,连做梦都能想着自己,不是很好吗?

    想到这里,他想到了薛忠。薛忠是个很好的男人,只是太不善于表达。不管怎么说,他走了,自己也算对得起他了。

    红尘骨子里是非常高傲的,她有自己寻找男人的眼光,这两年,也不能说她是有意在为薛忠守寡,主要的原因是,没有一个让她看上的男人进入她的视襕过滤]?

    或多或少,陈画师曾进入她的梦中。但是,他又是自己最好朋友的老公。红尘有时候觉得自己命很苦,为什么自己不能像唐莎一样,找一个帅气儒雅的老公?

    但现在,她知道陈画师死了。唐莎甚至比自己更可怜。

    陈冬,现在睡在她身边的名分上的徒弟,红尘骨子里是看不上这种xing格的男人的,虽然他有神奇的异能,虽然他比一般的男人更优秀。

    红尘嫁入书画世家,说明,她也是追求品位的人。她觉得,陈画师才是真正有品位的男人。而眼前的陈冬,如果不是贴身接触,的确像胡蝶所说的那样,给人无赖的感觉。不过,现在,红尘对陈冬的看法改变了许多,不但他神奇的异能,不但他的聪明绝顶,主要是他的情感。他睡梦中的呢喃。

    对女人来说,真正打动她们的,不是男人的地位,不是堆积如山的金钱,而是男人的心。

    红尘深深地望着陈冬,从这一刻起,她突然发现自己对陈冬有了感觉。

    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陈冬的脸,喃喃地说:“小子,你知道吗,老娘的心被你打动了,只是,你喜欢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跟她抢,你是她的,这一生都是她的。”

    说到这,红尘轻叹一声,她觉得自己的手背很凉。低头看看,是泪水。

    自己又哭了。

    红尘从未当着谁的面哭过,一个失去男人的女人,守寡几年,所受的寂寞和苦楚一定很多。但是,红尘在外人眼里,一直是个开朗洒脱的人。只是,她把寂寞和苦楚的泪水留给了深夜,因此,没有人懂她。

    现在,她很想抱起身边的男人,将他拥在自己的怀里,让他看看自己的泪水。

    让他懂自己。

    但是,她不能。她不能做一个没有情义的人。

    外面,脚步声传来。是封玲。

    “师娘,有人要咱们装裱……装裱画。”封玲一进来,就看到红尘在抚摸着陈冬的脸,不由一愕。

    红尘背过脸,[过滤]了[过滤]眼角的泪水,这才转过脸来,说:“有生意你就照应嘛,非要老娘亲自出马。”

    封玲说:“人家找的是你[过滤]。”

    “找我,谁?”

    “屠斗。”

    “是这小子,譡过滤]δ锶タ纯础!?

    红尘来到外面,见屠斗正拿着一卷纸站在柜台外。

    红尘整整衣衫,说:“这不是大英雄屠斗吗,你来裱画?”

    屠斗说:“我这里有一张画,想请红尘老板给裱了。”

    “好说,好说。”红尘接过画看了一眼,说:“不错,如果我猜测不错,这一定是冯大师的大作了?”

    “是,这是冯大师刚刚画的鹰击图,请红尘老板裱起来,顺便也请提提意见,冯大师说,您是双龙书院的新主人,又是鹰派传人薛老板的儿媳妇,一定懂的这幅画。”

    红尘说:“废话少说,画留下,三天后来取。”

    “行,请红尘老板开个收条。”

    红尘开了收条,递给屠斗。

    屠斗走后,红尘看着画说:“封玲,你说这时候范老板为什么要让屠斗来裱画?”

    “想是冯大师要譡过滤]土朔独习逡环独习逑腭哑鹄础!?

    “有可能,但是,他画什么不好,为什么要画鹰击图?”

    “这个?师娘,难道鹰击图有啥深意吗?”

    “他画鹰击图的意思,我想是抱负的意思吧,范且没有得到画院,想是要抱负我们呢。”

    “要不要让胡来过来看看?”

    “胡来?”

    “就是师弟[过滤]。”

    “哈哈。”红尘笑了,封玲真将陈冬当成了胡来。她笑笑,说:“好吧,这小子睡得时间不短了,让他起床。”

    过了一会儿,封玲和陈冬一前一后过来了。

    陈冬揉着眼睛说:“师娘,有什么事嘛?”

    红尘将鹰击图一展,说:“乖徒儿,你给我看看,这幅图哪里不对劲?”

    陈冬低头看着,说:“这是冯获画的,他落款了。”

    “我知道是他画的,我只想知道这幅画有什么不对劲。”

    陈冬认真地看着,突然一抹颜料,说:“不对,不对,这颜料不对,不好。”

    陈冬刚叫了一声,只见《鹰击图》墨迹越来越淡,最后居然不见了,正剩下一张白纸。

    红尘叫道:“怎么会这样?”

    陈冬忙问:“你给范且的人打了收条?”

    “打了,是屠斗来的,我打了收条。”红尘着急地说:“我明白了,他是要讹诈咱们[过滤]。”

    “是的,他要讹诈咱们。”

    “可是,好好一幅画,墨迹怎么会说见不见呢,难道他用了一种特殊的颜料。”红尘不明白。

    陈冬说:“不,他用的是异能,姓范的有一种梦幻异能,我想,他可以让人神智不清,应该也可以让人产生幻觉,刚才,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幻觉,并非真画。”

    “是[过滤],他有这样的异能,我是知道的。”封玲:“胡来师兄,你说怎么办才好[过滤]?”

    红尘说:“他的梦幻异能怎么说没就没?”

    “只能维持片刻。”封玲说。

    红尘苦笑:“我还给屠斗打了收条,写着收到冯获《鹰击图》一幅,唉。”

    陈冬想了想说:“看来,姓范的是认为我们没有冯获的水平,所以才来这一手,如果我们交不出,他就会漫天要价。”

    红尘后悔不迭。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