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96章 挑战

第96章 挑战

    “怎么办,到底怎么办好[过滤]。”红尘急了。

    封玲看看陈冬,说:“师兄,你平时油嘴滑舌的,到了关键时候,一定得拿主意[过滤]。”

    “你叫我师兄?”陈冬笑眯眯地问。

    “是[过滤],你年龄大,我年龄小,自然叫你师兄。”封玲问:“难道不对吗?”

    陈冬呵呵一笑:“不对,一般入门的规矩是,谁入门时间早,谁是师兄,我应该叫你师姐才对。”

    红尘气道:“好了,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争执这些没用的。”

    陈冬忙说:“师娘,这可不是没用的,是按资排辈,谁是师兄,谁在师门的责任大[过滤]。”

    封玲说:“那我还是叫你师兄吧,我又不懂书画,也不如你鬼心眼多。”

    “好。”陈冬一拍胸脯:“既然你愿意叫我师兄,那你以后可要听我的。”

    封玲低声说:“我自然会听你的,你看师娘急成这样了,你快拿主意吧。”

    陈冬拍拍额头,叫道:“有了。”

    红尘说:“有了?啥主意?”

    陈冬笑道:“师娘,你就别问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就可以了。”

    “乖徒儿,你可别跟师娘玩险的[过滤],那冯获是国内有名的大师,我相信你书画的造诣现在不会比他太差,可是,你要想照着原样临摹一幅,那绝不可能。”

    陈冬点点头:“是[过滤],要说和他拼画,我还有五成的把握,要说临摹他的画,那就没信心了,因为冯获的画法太杂,我摸不到他的路数,就无法找到他书画中的jing髓,画个架子可以,但拿给专家一看,一定是赝品,再说,我只看了一眼,记得也不太完整。”

    陈冬心说:当时自己用异能将那幅鹰击图记下来就好了。

    红尘说:“说吧,那你想怎么做?”

    陈冬附身在红尘耳边低语几句。

    红尘慢慢地点点头:“这办法虽然不是上上瞇过滤]牵晒Φ募嘎驶故怯械模茫驼饷醋隽耍饬幔愀π秩グ伞!?

    “我?”封玲说:“师娘,我什么都不会,这么大的事我可担不起。”

    “我没说让你去担当大任,只是让你配合师兄,师兄怎么说,你怎么做就是了。”

    封玲点点头。

    陈冬一招手,带着红尘走了出来。

    夜sè渐浓。

    陈冬和封玲来到水产城对面的海鲜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封玲低声问:“师兄,我们到这里来吃饭吗?”

    “别多说,我们是在等冯获那小子的。”

    “冯获?他会出来吗?”

    “我调查过他的资料,这小子喜欢吃海鲜,而且,还喜欢美女。”说着,陈冬朝封玲一笑。

    封玲赶紧低下头。

    果然,过了二十来分钟,路灯照耀下,陈冬看到一个人影走进海鲜馆。

    那人三十来岁,戴着眼镜,正是冯获。

    冯获自诩是书画名家,在国内享有盛名,因此,在这县级的双龙市,他昂首挺胸,目空一切。

    走进海鲜馆,老板迎了上去。

    “是冯大师[过滤],您请。”

    “还是我昨天晚上的吃法,给我来一个锅子,我要涮海鲜。”

    “是,是。”老板让人下去准备了。冯获在桌子前坐下,一抬头,看到了陈冬。

    陈冬见他朝自己望来,故意说:“瞧,这不是我的手下败将吗?”

    冯获啪地一拍桌子。他素来自负,虽然败给陈冬,但是,陈东当时是施展了诡异,因此,冯获引以为辱,一下午心情不痛快,范且劝了半天,他也不听,说是要明天就离开双龙市。

    晚上,范且要请冯获。冯获却没用应,推说自己想静一静,一个人来到了海鲜馆,正好遇到陈冬。

    “好[过滤],是你小子。”冯获哼了一声。

    “哈哈。”陈冬抱拳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过滤],风大吹,你好。”

    封玲转头看看冯获,问:“师兄,谁是风大吹?”

    “瞧,这位冯大师不就是吗,我原以为他是书画界的大师,但经过一场比试,才发现,他是吹牛皮的,也不怕风大扇了[过滤],他不是姓冯嘛,我看还是叫风大吹算了。”

    “你……”冯获愤怒地拍着桌子,大骂:“臭小子,你敢小看冯某?”

    “怎么,败兵之将不言勇,你不服是咋的?”

    “你使用诡异,要是真比画,别说你小小的双龙城,就是全国,冯某谁也不服。”

    陈冬哈哈大笑,对周围的人说:“各位瞧瞧,这人是不是吹牛皮的?居然瞧不起咱们双龙人,谁不知道双龙市有一位‘超人’陈画师?那可是天下第一名家。”

    旁边的食客哪认识冯获,不过,对陈画师的名字自然熟悉,忙说:“是[过滤],陈画师是我见过的最牛的书画名家,这家伙是谁[过滤],这么狂,我看,给陈画师提鞋也不赶趟。”

    冯获啪地一拍桌子:“陈画师在哪里,我要和他比试。”

    冯获来到双龙市,一则是范且的海鲜诱惑,二则是范且用了激将法,就是告诉他双龙出了一位书画名家,叫陈冬。冯获听范且将陈冬的书画说的天上少有,地上难见,自然想会一会他,只是来到双龙后,他听说陈冬走了。

    陈冬笑道:“你想找我师父[过滤],我看……”

    “你说什么,陈画师是你师父?”

    “是[过滤]。”陈冬笑道:“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名师出高徒嘛。”

    “呸,你算什么高徒,陈画师怎能有你这样的徒弟。”

    冯获一脸的不屑。

    封玲看看陈冬,低声说:“你冒充陈老师的徒弟[过滤]什么?”

    陈冬笑笑:“师妹别多语,看我的。”

    说着,陈冬朝冯获笑笑:“既然风大吹自诩书画界的高手,敢不敢和我师父比试一下。”

    “当然敢,他在哪里?”

    “好,我们约个时间。”

    “约什么时间,现在就去。”

    “[过滤]呀,风大吹这么急着输[过滤],那不行,这么重大的活动,我师父总得准备准备吧。”

    “好,那就明天上午。”

    “明天上午?时间是差不多了,不过地点嘛……”

    “一切有你们说了算,比什么,怎么比,在哪里比,冯某奉陪到底。”

    “好。”陈冬一拍手,说:“痛快,既然上午你在双龙画院输了,我们明天还在那里比。”

    “好。”冯获应了。

    “风大吹,明天上午九点,咱们双龙画院不见不散,你要是不去,那就算弃权了。”

    “篬过滤]肽骋膊皇窍糯蟮摹!?

    “哈哈。”陈冬一拉封玲,说:“吃饱了没有,咱们该走了。”

    封玲看看饭,才动了一点。

    “怎么,不吃了?”

    “走吧,回去,这地方不太安顿,姓冯的是个傻帽,很容易上当,要是范且出来碰到,他一定会想到我们的计划。”

    说着,陈冬拉着封玲来到冯获身盵过滤]室馀呐姆饬岬募绨颍担骸胺氪笫Γ馐俏沂γ茫墒俏沂Ω缸钕不兜呐茏幽亍!?

    冯获不由得朝封玲看来,眼中放光。

    封玲脸一红,匆匆跑了出去。

    陈冬赶紧跟出。

    路上,封玲低声问:“你为什么要说我是陈老师的女弟子?”

    “哈哈,你不知道,这样对让冯获对师父更感兴趣,不再犹豫明天的比赛。”

    “听你的话,好像真的是陈老师的徒弟?你这声师父叫得很顺嘴[过滤]。”

    “[过滤]……是这样的,冯获虽然脑袋少一根筋,可不代表他是傻子,我来的路上,默念了一千遍师父,已经形成自然了,否则,以冯获的经验,一定会看出破绽来,明天就不会上当了。”

    一晃,到了明天上午。

    八点左右,陈冬、红尘、封玲来到了双龙画院。

    再过十几分钟,汪雨带着几个电视台的同事来了。另外还有报社的记者。

    当然,这一切都是陈冬知会红尘做的。红尘给电视台和报社爆料,说今天在双龙画院有一场书画界的高手对决比赛。

    一方是双龙市陈画师,一方是来自国内的名家冯获。

    对于冯获的大名,记者们在网上一搜,马上就有了兴趣。何况,陈画师本身就是这段时间全市的新闻热点。

    茅妮还不知道什么事呢,她带着胡蝶出来,见大厅里乱糟糟的,围了不少人,便问:“出了什么事?”

    汪雨上前说:“我们接到新闻爆料,说今天有一场书画名家的比拼。”

    茅妮说:“不是[过滤],昨天上午已经比过了?”

    “昨天上午?”汪雨一愕:“是[过滤],我的同事说昨天上午薛老板是安排了一场赛画会,只是大家事后才知道,有些可惜了,今天上午没有了吗?”

    茅妮正要说话,陈冬哈哈一笑,走了上来:“今天上午当然有,我师父要和风大吹在这里进行一场书画比拼。”

    胡蝶冲到陈冬面前,叫道:“又是你,你搞什么名堂,谁是你师父,谁又是风大吹?你把双龙画院当成了什么地方,是街头杂耍的地方吗。”

    陈冬正要说籟过滤]?

    红尘对茅妮说:“茅妮妹妹,事先没有来得及和你商量,是这样的……”她在茅妮的耳边低语几句。

    茅妮点点头,眉头微微一皱:“能行吗?”

    茅妮笑道:“看看吧,我这位乖徒弟可不是一般人物呢,我宁愿相信他能赢。”

    茅妮看看陈冬,说:“既然这位胡兄弟想和冯大师比拼,没问题,桌子场地我们都出。”

    说着,茅妮朝身后的几位画师低语几句,那几位画师去搬桌子了。

    胡蝶叫道:“和谁?冯大师?姐,你让这小子跑到咱们画院来胡闹[过滤]?不行,我不同意。”

    茅妮拍拍胡蝶的肩膀,低声说:“这件事红尘姐姐遇到了难处,胡兄弟是想借机赢得比赛。”

    “就他……”胡蝶呸了一声:“他要是能赢了冯获,我两眼抠一对。”

    “算了,给他们提供方便吧,再说,记者们都来了。”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你就不怕双龙画院丢人[过滤]。”胡蝶气得直跺足。

    茅妮笑笑:“没事的,双龙画院经历了这么多,我想,应该挺得住的,再说,这位胡兄弟聪明绝顶,应该是想智取。”

    “智取个屁。”胡蝶哼道。

    很快,桌子椅子摆好。陈冬将封玲叫了上来,封玲拿出一个条幅,悬挂在大厅里。

    条幅上写着一行大字:超人战胜吹牛大师,冯获折翼双龙画院。

    众人看到这样的条幅,暗乐。因为,这完全是一种新闻结果式的标题。

    也就是说,冯获还没比,就已经败了。

    茅妮摇摇头。

    红尘却噗嗤笑了,心说:这小子,真有他的,冯获看到这样的条幅,气也气个半死。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