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97章 美人计

第97章 美人计

    红尘说的不错,果然,冯获一进来,就看到了条幅。他胸脯起伏,脸sè铁青,记者纷纷上前采访,他愣是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陈冬超封玲示意,封玲端了茶水上来,放在冯获的面荹过滤]?

    冯获忍不住看她一眼,认出是昨天晚上见到的女子,问:“你师父呢?”

    封玲瞥一眼陈冬,退了下去。

    陈冬呵呵一笑:“风大吹,等一下,我师父马上就到。”

    冯获看看表,淡淡地说:“马上+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就是九点了,陈画师就这样没信誉吗?”

    胡蝶一听,忙说:“喂,你说什么,陈画师,难道今天和你比赛的是陈画师?”

    冯获看看她,问:“你是谁?”

    “我是陈冬的妹妹。”

    “哦,那你哥哥在哪里,快让他出来比赛。”

    胡蝶偏头看看陈冬,气得一把拧住他的耳朵,叫道:“好[过滤],你冒充我哥的名字。”

    陈冬赶紧说:“妹妹,别玩真的。”

    “谁是你妹妹?哼。”胡蝶一脚踹在他的[过滤]上。

    茅妮赶紧将胡蝶拉到一盵过滤]蜕担骸敖裉斐∶娌煌饷炊嗉钦咴诔。憔蜕偎导妇浒伞!?

    胡蝶急了:“姐,这小子拿我哥说事呢。”

    茅妮看看条幅,说:“你没看到吗,条幅上写着呢,就是说今天是冬哥和冯大师比拼,你也不想想,要是不冬哥这样的人物,冯大师会接受挑战吗?”

    胡蝶朝陈冬瞪了一眼,说:“我以为这小子扯大旗唬人,没想到是真的。”

    “如果冬哥回来,不是很好吗?”茅妮说。

    “对[过滤]。”胡蝶一喜,冲了上去,抓住陈冬的手,叫道:“对了,你应该认识我哥,快说,我哥在哪里?”

    陈冬甩开她的手,说:“喂,喂,别闹好不好,我要聚jing会神,战胜风大吹。”

    “我让你告诉我,我哥在哪里。”

    “不知道。”

    “你……”胡蝶还想抬脚踢他,被红尘拉了下去。

    红尘笑道:“胡蝶妹妹,你就看热闹吧,他是你哥的徒弟。”

    “呸,我哥才没他这样的徒弟呢。”说到这,胡蝶突然心中一动,暗说:不会吧,我哥收了一个徒弟[过滤],而且还是我的亲哥哥。想到这,胡蝶忍不住朝陈冬望去。

    这时,冯获已经看到了陈冬,站了起来,淡淡地说:“小子,你师父呢?”

    陈冬哈哈一笑:“哎呀,冯大师,非常抱歉,我昨晚和师父汇报起这件事,我师父一听比试的一方是你,就摇头说,‘徒弟,你收徒没有?’我就说,‘徒儿还没收徒’。”

    冯获淡淡地说:“你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冬笑道:“我师父的意思[过滤],像你这样名气的人,只配和他的徒孙比。”

    “你……”冯获啪地一拍桌子,叫道:“陈画师到底来不来?”

    陈冬哈哈一笑:“我刚才的话难道不明白吗,我师父不屑和三流的货sè比试。”

    冯获气得脸sè铁青,抬腿就要走。陈冬赶紧按下他,笑道:“风大吹,别走[过滤],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你说……”冯获见有记者在场,不便太没了素养。

    陈冬拍拍冯获的肩膀,说:“我师父非常仁慈,他说,‘既然你还没有收徒,那你就亲自和他比一下吧,人家远来是客,咱们也算高看了他一眼’。”

    “气死我了。”冯获差一点一口气没上来,昏厥在当场。

    他瞪着陈冬说:“好,好,我上当了,我被你小子耍了。”

    “哈哈,风大吹,别这么悲观,由我亲自陪你玩玩,难道你还不满意吗?”

    “你算什么东西,老子成名的时候,你还在上学呢。”

    “是[过滤],可是,你别忘了,有志不在年高这句话,风大吹,今天的场面你是见到了,好吧,你想走可以,如果走的话,那可就是临阵脱逃,自愿认输了。”

    “篬过滤]肽呈鞘裁慈耍趸岷湍阏庵直氨尚∪吮取!?

    “哈哈,你走可以,刚才我说了,如果你譡过滤]腋冶Vぃ惶熘冢阍谒垡淼南⒕突岽橥希僬[过滤]忝缓臀冶嚷穑孔蛱焐衔缭勖且丫攘艘怀。氡啬且怀∧闶涞煤懿环训谰筒幌胗乩绰穑俊?

    “好。”冯获大叫:“我和你比,小子,说吧,咱们比什么?”

    陈冬笑着在他对面坐下:“这就对了,早这样乖不好了吗,比什么……这样吧,我师娘是鹰派的,咱们就各画一张鹰击图,限时两小时。”

    “好。”冯获来到画桌前,提笔在手,刷刷刷地画了起来。

    陈冬倒背着手来到冯获身盵过滤]拖褚桓龉壑冢郎妥欧牖褡骰?

    “你小子不画?”冯获淡淡地问。

    “哈哈,你看过武侠小说没有,那上面大师级的人物和三流高手比试,往往会让晚辈三招,我就先让你开画。”

    “你……”冯获气得手腕哆嗦。

    他突然明白了,大笑:“哈哈,我知道了,你小子明知不是我的对手,是故意气我,让我心浮气躁,无法画出上乘之作,篬过滤]阆氪砹恕!?

    手着,冯获凝神静气,专心致志,耳不侧听,心不旁骛,画了起来。

    陈冬看看他专注的神sè,心中暗道:虽然他爱生气,但是,他能迅速凝聚心神,在书画上的定力也的确不简单。

    眼看半小时过去了,陈冬端起一杯茶,居然喝上了。

    众人议论纷纷,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连红尘也不懂了,甚至对陈冬失去了信心,暗说:这小子没有把细节告诉我,他到底想[过滤]什么?

    就在这时,冯获的腹部传来咕咕的声音。陈冬在一旁听到了,对封玲已施眼sè。

    封玲会意,起身朝后面走去。

    冯获强忍着腹部的难受,然后将鹰击图画完,他想落完了款再去洗手间,却没想到,在自己要落款时,桌子上的细豪的画笔拿了几次没拿起来。原来,此时,陈冬暗运异能,将细豪画笔合在桌子上。

    冯获茶水中被陈冬做了手脚,忍耐不住,只好抱着肚子往后面跑。

    陈冬笑道:“风大吹,你不看我画了,我可开始了。”说着,陈冬拿起一张纸,飞速地画着。

    他刚才一直站在冯获的身盵过滤]涫凳窃谟眯拇Ψ牖竦幕ā?

    冯获并没把陈冬放在眼里,否则的画,他是有提防之心的。因为高手和高手相遇,怕的就是被对方知己知彼。他自诩书画造诣深远,没把陈冬看在眼里。陈冬可不是一般人,他不但聪明绝顶,而且对书画也有缘分,再加上他有梦幻异能,因此,将冯获的画法记在心中。在旁边临摹画来,几乎和冯获的一模一样。当然,区别应该还是有的,因为和冯获这样的临摹大师相比,陈冬的临摹技术毕竟还有一些差距。不过,外人是看不出的。

    陈冬很快将鹰击图画完,然后假装和冯获比较,趁大家不注意,调换了画,将冯获的画放在自己面前,轻轻一折,放在一边。

    过了一会儿,封玲扶着冯获回来了。

    陈冬一看封玲脸红红的样子,知道她按照自己的授意,用美sè为自己拖延了时间。

    冯获肚子难受,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了封玲。

    封玲伸手搀住冯获,假装关切地问:“冯大师,您怎么了?看您刚才的脸sè,好像不太舒服。”

    “我……我肚子难受。”

    “那一定是茶叶水凉了,那可不好,您过来,我帮你揉揉。”说着,封玲搀扶着冯获来到休息椅上坐下。封玲伸手贴在冯获的小肚子上,慢慢地为他揉着。

    虽然,封玲并不想这样做,可是,这是陈冬的安排,说无论如何也要为他争取时间。

    封玲柔软的手在冯获腹部一贴,冯获顿时心中一荡,忍不住抓住她的手,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封玲抽了抽手,没抽回来,含羞说:“封玲。”

    “封玲?风中的铃铛,清脆悦耳,好听,好听。”

    “冯大师真会说籟过滤]!?

    “封玲姑娘,谢谢你,我没想到,你的xing格和那小子如此不同。”

    “他是我师兄,虽然说话不讨人喜欢,可人不错。”

    “篬过滤]切∽佑妥旎啵罴贫喽耍刹皇歉龊枚鳌!?

    “冯大师,你今天有几分把握胜出?”

    “几分?十分,要说嘴上的功夫,我不如那小子,要说书画,那小子差得远呢。”

    “是[过滤],我师父经常这样说,要是我师兄是个哑巴,他能把全部的智慧用在学习书画上,一定能够功成名就。”

    “他要是变成哑巴,那世人就有福了。”

    封玲点点头,慢慢地替冯获揉着:“冯大师,好些了吗?”

    “好多了。”冯获果然觉得好多了,因为丹田处暖烘烘的,非常舒服。

    “冯大师,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改天吧,我今天比赛呢。”

    “冯大师,我刚才看到了,你已经画完了,再说,今天的结局太明显了,谁都能看得出来,时间还有,你就讲讲吧,我想听。”

    “那……好……我给你讲。”

    冯获也不忍封玲离开自己,于是,慢慢地讲着自己的经历。

    原来,冯获并非出书画世家,只是从他父亲那代起,才开始喜欢书画。他的父亲早年喜欢上一位省城的姑娘,那位姑娘喜欢书画,因此,曾对冯获的父亲说,如果你能够成为一名画家,我就喜欢你。从那时起,冯获的父亲就开始遍访名师,只可惜,没有人肯教他,因为他那时已经二十几岁,对书画的悟xing也不好,好师父不肯收,一般的画师他又不跟。

    十几年后,父亲在三十七八岁时,偶尔一次遇到了那位姑娘,那时,姑娘早就成了一位母亲,儿子也十来岁了。父亲失魂落魄,后来找了一位乡下姑娘成了亲。但是,父亲追求书画的爱好却一直铭刻在骨子里。等冯获出生,他就将希望放在冯获的身上。

    冯获八岁左右,父亲就带着他继续遍访名师。也许是父亲骨子里对书画的挚爱起了作用,冯获从小对书画便有感觉,因此,他的悟xing非常好。很多名家想收他,但他每个人只学一年,然后另投名师。就这样,不到三十岁,他就成了融百家之长的名家。

    不过,在拜师求学的过程中,冯获也吃了不少苦。甚至连婚姻大事也耽搁了下来,心中只有书画,没有谈情说爱,然后爱好女sè,却一开始出于对人物的描绘,后来是玩玩作罢,从没动真情。

    但这一次,冯获看到封玲后,就觉得心弦一动,有了感觉,认定了封玲就是他这一生追求的人。

    时间就像蜗牛一昂,在缓慢地朝前移动着。

    “不好,比赛。”冯获忽地站了起来,看看表,还有五分钟。

    封玲忙说:“是不是时间到了?”

    “走吧,去大厅。”冯获说。虽然茶水凉,让冯获闹了肚子,但是,封玲的一通揉按,胜似良药,让冯获的肚子里暖煦煦的,居然好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