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05章 恐吓

第105章 恐吓

    陈冬想了想,说:“等以后吧,有机会了我一定告诉你,但现在不行,我们得小心范且再来。”

    “范且?你说范老板?”茅妮一愕,忙说:“冬哥,你的意思是……巨龙和范老板覽过滤]兀俊?

    陈冬点点头:“范且学会了更高深的异能,他现在已经可以让我们眼前出现幻象。”

    “幻象?”胡蝶喃喃地说:“幻象……难道……”

    “胡蝶,你说的不错,我们刚才看到的都是幻象,并非真的巨龙。”

    胡蝶叫道:“我就说嘛,世上哪有真龙,可是,哥,我发现那条龙太逼真了,不像假的[过滤]。”

    陈冬点点头:“我知道,的确,那和假龙不同,但是,幻龙也不是真龙,虽然那我们感觉着真实存在,事实上是虚幻的。”

    茅妮点点头:“你这么说,我还真的想起什么来,当时,巨龙近在咫砙过滤]负跻簧靃过滤],就可以触到我的脸,可是,我双龙舞动,明明应该能打到它,却没有打动的感觉。”

    陈冬说:“你们相信了不行,还有大家,一定要大家都信,对了,我们先去吃饭,吃晚饭给大家进行心理辅导。”

    三人来到餐厅,见肖大肚正和几个画师凑在一起议论。

    茅妮扫一眼,忙说:“其他画师和学生呢?让大家都来吃饭。”

    肖大肚站了起来,说:“茅院长,那些人走了。”

    “走了?”茅妮一愣。

    肖大肚叹道:“门卫的墙上出现了一张告示,上面说,要是巨龙会隔三差五来的,为了大家的安全,无关人员都要离开。

    茅妮一惊,忙问:“大家是看到告示后离开的?”

    肖大肚点点头,将手中的一个纸团递给茅妮。

    那纸团就是告示,已被肖大肚撕了下来。肖大肚不住地叹息。茅妮知道,那些画师和学生是担心自身的安危,所以看到告示后离开了。

    她抬起头来,见肖大肚满脸歉意地望着自己,忙说:“肖助理,这件事不怪你。”

    肖大肚摇摇头:“我是院长助理,却没有能力挽留住大家,剩下的几个画师,都是和老院长那时跟过来的,刚才我们几个碰了头,就是死,也要坚守画院。”

    茅妮感动地点点头:“我茅妮谢谢大家,不过,大家请放心,什么巨龙,那都是假的。”

    “假的?”剩下的几个画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怎么也不相信巨龙是假的。

    肖大肚低声说:“茅院长,大家都不怕死,你不必这样说了。”

    陈冬上前几步,说:“各位听我说,刚才茅院长的话是真的,巨龙是假的,虽然大家感觉是真的,但它就像梦一样,是虚幻的。”

    陈冬向大家讲述了半小时,大家依然半信半疑。不过,大家的态度很明确,巨龙来就来,他们无所畏惧。

    吃了饭,茅妮心事重重地回到办公室。

    听了陈冬的话后,茅妮知道,范且又对画院出手了,他的招式一次比一次狠,显然要致她于死地。但是,自己即便死了,也不能丢了画院,这是从祖父那时就拥有的事业,父亲曾郑重地叮嘱自己,一定要把画院坚守下去。

    以前,茅妮不知道爸爸为什么坚守,只以为他是挚爱书画艺术,喜欢双龙画院这个地方。但现在,她有些隐隐感觉,爷爷和爸爸最大的愿望是想让她保住《双美图》。保住《双美图》,何必在双龙画院中,看来,《双美图》和画院一定有什么联系,不然,祖父和父亲也不会将其立为茅家的祖训。

    陈冬和胡蝶一直坐在茅妮对面,茅妮深思,两人都没有说籟过滤]?

    茅妮抬起头来,看看陈冬,说:“冬哥,你觉得范老板为什么要对我们这样做?”

    胡蝶说:“这还用说嘛,他想租下双龙画院,既然双龙画院没得手,他就让咱们不痛快。”

    陈冬摇摇头:“不,他的目的不仅仅是双龙画院,还有《双美图》,我想,《双美图》才是他更想得到的。”

    茅妮喃喃地说:“是[过滤],他想得到《双美图》,但是,他也不会丢掉双龙画院,因为他得到了《双美图》,如果得不到双龙画院,也毫无用处。”

    陈冬一愣,心想:难道《双美图》和双龙画院之间有什么联系吗?陈冬想起了红尘给他讲过的那个故事。

    看来,只有弄明白和《双美图》覽过滤]氐囊恍┤撕褪拢拍芰私馑拿孛堋?

    突然,二根匆匆跑了进来,手里多了一张纸条。

    “茅院长,我刚才……刚才在门卫室,桌子上突然多了一张纸条,你快看看吧。 ”

    茅妮接过纸条,摆摆手,让二根下去,自己展开一看,顿时脸sè大变。

    陈冬和胡蝶凑了过来,见纸条上写着:茅妮,我想,你现在一定知道,巨龙事件是我做的,那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一定清楚了?不错,我就是想挤垮你,双龙画院,早晚是我的,《双美图》也是我的。

    没有落款,但是,谁都知道,纸条是范且写的。

    胡蝶叫道:“姐,我们将纸条呈送jing方,这是范且恐吓我们的证据,我们可以告他,是他扰乱人心,让我们损失惨重。”

    陈冬苦笑一下:“没用的,我想,这张纸条他一定用了梦幻异能,不会留给我们任何把柄的。”

    果然,很快,三人发现,纸条上的字迹不见了。

    胡蝶叫道:“哥,你怎么知道?”

    陈冬叹道:“你们也不想想,范且老jiān巨猾,他这种卑鄙小人,能留给我们把柄吗?他既然不落款,我想,他应该还有比不落款更高明的手段,我想起他用梦幻异能欺骗师娘,让师娘赔他一幅鹰击图的事,所以就想到他在纸条上同样也会用这招。”

    胡蝶跺足骂道:“卑鄙的小人,下次撞到我的手里,我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气死我了。”

    茅妮突然间神sè疲倦,身子柔弱无力,倚子[过滤]椅子上,叹道:“我想我斗不过他了……”

    胡蝶忙说:“姐,你别丧气[过滤],这不是你的xing子,再说,不是有我们[过滤],还有我哥[过滤],我哥可是‘超人’[过滤]。”

    茅妮看看陈冬,歉意地说:“冬哥已为我茅家做了这么多,范且卑鄙无耻,我犯不着让冬哥牵连进来。”

    陈冬见茅妮突然间英气不在,变得和汪雨般多愁善感,和封玲般楚楚可怜,忙说:“茅妮,你把我陈冬当什么人了,你放心,我既然进了画院,就会和你并肩战斗,有我在,就绝不会让范且得到《双美图》和双龙画院。”

    茅妮内心感动,眼圈一湿:“冬哥,我……我茅家如何才能报答你……你的大恩大德?”

    陈冬内心一暖,顿时豪情万丈,一拍胸脯:“什么报答不报答的,咱们之间还说什么客套籟过滤]!?

    茅妮心中一动,默默地看一眼陈冬,点点头,没有再说籟过滤]?

    胡蝶拉着陈冬来到走廊上,低声说:“哥,你怎么帮助茅妮姐[过滤],有头绪吗?”

    “暂时没有。”

    “没有你瞎承诺啥[过滤],这种事还是交给jing方来办才是。”

    “jing方?就你那位岳队长?”陈冬冷笑一声:“他要是能替茅妮保住画院,我两眼抠一对。”

    “行了。”胡蝶低声说:“我不是怕你出事吗,再说,jing方力量大[过滤],我看这事还是找岳关的好。”

    陈冬想了想说:“随你吧,但我不觉得jing方就能保住画院。”

    “好了,你少承诺了,早上你吓得我不轻,你站在巨龙口下,巨龙只要一低头就会吃了你,我可不想丢了你这个哥哥。”

    陈冬拍拍胡蝶的肩膀,说:“茅妮不是外人,她一个女孩子担着这么大的重任,现在画师和学生走了这么多,她一定很苦闷,即便再坚强的人也会垮倒的,所以,咱得帮。”

    胡蝶看看陈冬,瞪大了眼睛:“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侠义心肠[过滤],我记得以前和你说起人间的冷暖来,你心中只有你的书画,根本不感兴趣的。”

    “哈哈,是吗,我现在是公众人物了,是‘超人’,就得做些超乎寻常人的事。”

    “好了,我可不想哥哥出事。”

    “那茅妮呢,你就不担心她?”

    “当然担心了,所以我才希望jing方来保护画院嘛。”

    陈冬苦笑一下,没说话,他歪头朝办公室里看看,只见茅妮低着头,两手[过滤]在秀发里,那愁苦的样子,让陈冬看着揪心。

    从上午到傍晚,茅妮就这样不吃不喝,一直在办公室里坐着。

    一康的脸,成了死灰sè。说话也倦然无力。

    胡蝶让厨房荷包了两个鸡蛋,做了一碗面条,给茅妮端+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来,茅妮摇摇头,说:“我吃不下。”

    胡蝶说:“姐,你吃不下也得吃[过滤],你现在是画院的顶梁柱,你垮了,画院也垮了。”

    茅妮苦笑一下:“你去吃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胡蝶叹息一声,转身走了出来。

    来到门口,胡蝶看到了陈冬。

    “哥……”胡蝶说了一声。

    陈冬摆摆手,说:“你去吧。”

    胡蝶去后,陈冬走了进来,看看桌子上的饭,将碗端在手中,拉了把椅子坐在茅妮身盵过滤]嵘担骸懊┠荩矗衙嫣醭粤税伞!?

    茅妮抬起头来,看看陈冬,摇头说:“冬哥,我真的吃不下。”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今天的打击对你太大了。”

    “是[过滤],我对不起祖父,对不起爸爸,我让他们失望了。”茅妮眼圈中满是泪水。

    “不,你没有让他们失望,你是他们的骄傲。”陈冬说。

    “算了,冬哥,你别安慰我了,你看看画院现在的状况,一个学生都没有了,只剩下几个画师,还不如爸爸在世的时候,我……我……”

    茅妮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陈冬见她双肩耸动,显然,哭得很是伤心。他不由感慨:平时看着茅妮就像个女强人一样,雷厉风行,非常有气魄,但这时候,她女xing的柔弱面完全出来了,她和唐莎和汪雨和封玲和刘小慧没什么不同,她也是女孩子,她的肩很脆弱。

    陈冬叹息一声,他揽过茅妮的肩,说:“放心,再大的担子,我会和你一起扛的。”

    茅妮抬头看看陈冬,趴在他的怀里呜呜地哭着。

    陈冬赶紧抱住她。他知道,此时,他需要的是一个有力的肩膀,或者温暖的胸膛。但是,陈冬虽然对茅妮有几分好感,可此时却觉得自己有些趁人之危。

    陈冬有些好sè,但他骨子里是个仗义的人。如果是平时,此时,他定然动了心。但是,越是在不寻常的时候,越会触发他内心深处的柔软面。

    陈冬揽着茅妮,手不断地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脊背。他非常奇怪,自己此时居然没有一丝邪念,有的是满腔的愤慨和雄心壮志。

    我一定要帮助茅家,解开《双美图》的秘密。陈冬暗道。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