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13章 入网

第113章 入网

    下午三点左右,汪雨带了饭来。レレ

    红尘告诉他,陈冬已经吃过了。汪雨有些歉然,说:我回到家里,和妈妈说起这几天的经历,没想到误了午饭。

    陈冬笑道:没事的,你已经给我送过饭了。

    汪雨一愕。红尘将范且幻象成她的样子,前来送饭的事说了一遍。汪雨急了:陈大哥,他没害你吧?

    陈冬见汪雨真的关心自己,心中暖哄哄的,忙说:没事,他想要得到《双美图》,所以,不会害我的。

    红尘想了想,说:不过,我觉得医院不是常待的地方,这里人多又杂,范且很容易幻象成任何人的面目混进来。

    陈冬想起一事,说:汪雨,你能找几面镜子来吗?

    汪雨询问他要镜子何用,陈冬告诉她,他要用异能将自己的伤治好。当然,他的开合异能需要用目光看到伤口,否则,他无法控制火候。

    汪雨出去不会儿,找了几面镜子来。陈冬让红尘为自己解开包扎的纱布,汪雨调好角度,利用镜子的折she,使陈冬能过看到自己的伤口。于是,陈冬运用合字诀,慢慢地,将伤口愈合。

    汪雨大喜。陈冬穿好衣服,站了起来,说:好了,没事了,出院。

    办完出院手续,汪雨和红尘陪着陈冬到了家里。

    陈冬说:好了,你们也回去吧。

    红尘说:你赶我们譡过滤]遣皇堑P姆肚胰绻戳耍晕:Φ轿颐牵?

    陈冬看看红尘,点点头。

    红尘说:你瞧师娘是怕死的人吗?

    陈冬摇摇头。

    就是嘛,汪雨,你呢?

    汪雨说:陈大哥救了我多次,我+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就是为陈大哥死了也值。

    陈冬苦笑一声。他掏出《双美图》,本想再次放进墙壁中,突然想起刘小慧以前定然在范且面前透露过什么。陈冬见红尘倚在门上,正含笑望着自己,心中一亮。于是,将《双美图》放在门中。

    现在的门,大多是那些包着的,中间夹层。《双美图》放在门口,范且一定想不到。

    正想着,刘小慧来了,身后还跟着肖其。

    刘小慧看看陈冬,说:哥,你怎么出院了?

    没事了,我自己治疗好了伤口。

    肖其上前关切了几句。

    陈冬认真地看看两人,他担心他们中谁是范且幻象的。

    肖其见陈冬怪怪地看着自己喝刘小慧,有些发愣。红尘笑着,将原委说了出来。肖其大怒,不住地骂着范且。他和范且有杀亲之仇。刘小慧看看他,轻叹一声。

    到了晚上,茅妮和胡蝶也来了。两人听红尘说起,范且再一次去了医院,差一点利用汪雨幻象,将《双美图》骗譡过滤]际且徽蠼粽拧?

    茅妮说:冬哥,我觉得范且还会再来的,你这里也不安生,他一定找上来的。

    胡蝶说:他来了正好,我可以让岳关带着他的兄弟埋伏在楼下。

    茅妮想了想,说:你别忘了范且有幻象异能,你总不能见了人就抓吧。

    陈冬想了想说:我看胡蝶说的也有道理,我们一味地躲藏不行,躲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而且,时间长了,范且得不到《双美图》,说不定还会以你们中间的谁来要挟我,到时候我还不得拱手送上?我可不能让他伤了你们中任何一个人。

    胡蝶说:对,我们就张网以待,将范且拿下,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岳关了。说着,胡蝶给岳关打了个电籟过滤]9伊说缁埃判穆耗忝乔坪冒桑灰肚依矗鸵欢ɑ崧渫?

    过了一会儿,肖其和刘小慧告辞而去。茅妮也走了。胡蝶想留下来照顾陈冬。陈冬没有留她,说自己伤势已好。茅妮和胡蝶走后,红尘也走了。汪雨是最后一个走的。她本来还想留下,但是,见大家都走了,脸红红地说:陈大哥,那我也走了,明天……明天上午我可能要去电视台录制节目,就不过来了,下午再来看你。

    陈冬看着汪雨,心中有些依依不舍。在医院里,范且那几句话说的陈冬心里暖暖的,他知道,那不是汪雨说的,可是他宁愿相信,那也是汪雨的心里籟过滤]?

    汪雨走到门口,回头看着陈冬。

    陈冬喃喃地说:汪雨,你知道范且打扮成你的样子,说了些什么吗?

    汪雨摇摇头。

    陈冬轻声说:他说‘我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汪雨的脸腾地红了,她低着头,声如蚊蝇,说:陈大哥,我走了。

    说着,汪雨快步跑下楼去。

    陈冬看着汪雨的背影,他知道,汪雨心中一定有他。

    大家走后,陈冬洗了一下澡,从镜子里看看,伤口一点事都没有了。他暗暗高兴,突然看到肩膀下的齿痕,不由想起刘小慧来。

    他能够感觉得出,刘小慧一声哥,说明她原谅了自己,从汪雨的描述看,她也喜欢自己。可是,她为什么要和肖其走呢?

    明白了,她一定看出汪雨喜欢自己了。她是想成全汪雨和自己吧。

    陈冬换了一身休闲装,想了想,恢复了自己的面目,然后下了楼。

    楼下的背影处,似乎有人影伏着。陈冬知道,一定是岳关的人。

    他来到街道对面的饭馆荹过滤]?

    这家饭馆虽然不如东城大酒店气势,但是,正对着小区门口,视线好。

    陈冬要了一碗炒饭,慢慢地吃着,一边观察着对面。

    出入小区的人太多了,陈冬很难辨认他们的面目。

    饭后,他溜达了过来。来到小区门口,突然看到岳关正在门卫室内。

    陈冬赶紧一低头,溜了进去,刚来到单元门口下,突然,两个民jing从暗处窜出来,喝道:什么人,别动。

    明晃晃的枪对准了陈冬。

    陈冬忙说:兄弟们,别误会,我是好人。

    你到这里来[过滤]什么?

    我……我要回家[过滤]。

    回家,你住在这里?

    一民jing看看他,说:据我们调查,这个单元共有五户,我对过身份证,根本就没有你这一号人物。

    陈冬说:我是陈画师的朋友,你们应该知道陈画师吧,他住在上面。

    一民jing看看他,说:陈画师刚上去,你等着,我叫他下来。

    什么,你说陈画师刚上去?陈冬一惊,心说:坏了,范且来了。

    一民jing按动了门口电话,呼叫陈冬。

    陈冬正要上楼,被另一民jing拉住了。

    那民jing说:你小子鬼鬼祟祟的,是不是范且?

    范且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会是他?他多老,我多年轻。陈冬忙说。

    那民jing哼道:谁不知道范且善于幻象,你以为幻象了别人的模样,就能混过去吗?

    就在这时,岳关从身后出现,说:住手。

    岳关已经看出陈冬来,他走到陈冬的面前,说:是你。

    陈冬抱抱拳:你是岳队长吧?你认识我?

    岳关说:记得有一天我在双龙湖潘见过你。

    哦。陈冬记起来了,那天岳关是见过自己。

    岳关转头看看民jing,说:这个人不会是范且。

    就在这时,楼上有人下来。

    陈冬一抬头,吓了一跳。因为他的面前出现一个帅气儒雅的青年,不是陈老师是谁?

    岳关迎了上去,说:陈画师……

    陈冬心中一动,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人定然是范且。

    岳关不知道,陈冬自然明白。

    那人真的是范且,他幻象成陈画师的样子上了楼,撬开门锁,翻了一阵,并没找到《双美图》。他记得刘小慧曾说过,陈冬将《双美图》放在夹墙中,于是,他掏出随身带来的锤头,正准备砸墙,民jing打来了门铃电籟过滤]?

    范且抬头看到陈冬,一愣,因为他认识陈冬。

    是你小子。

    哈哈,范老板,你想不到吧,我也来了。说着,陈冬朝范且说:岳队长,他是假的。

    范且倒退几步,叫道:你小子欺师灭祖。

    岳关手按在枪上。

    陈冬说:岳队长,请相信我,他不是我老师,是范且,我刚才还和老师在对面的饭馆吃饭呢。

    范且脸se大变。

    岳关将[过滤]掏了出来,对准范且。

    范且说:岳队长,你别听他胡说,我这个徒儿太让人讨厌了。

    岳关说:你见过徒弟和老师开这种玩笑的吗?如果你不是假的,你徒弟会害你?你先束手就擒,你是不是范且,我自会明辨。

    范且一愣,知道今天暴露了,转身要跑。

    范且喝道:你要是动,我就开枪了。

    范且忽地运用龙影异能,空中出现一条巨龙。两个持械民jing吓得倒退。范且趁机从他们身边蹿过。

    陈冬见状,奋身扑了过去,抱住范且的腿,将他摔倒在地。

    巨龙出现,岳关也吓了一跳,虽然他听不少人说过巨龙的事,却是第一次见。

    幸亏陈冬摔倒范且。等范且爬起来,岳关已经不再给他机会,上前将他铐住。岳关毕竟身手不凡,范且虽然有异能在,双手背剪,也无法施展。

    渐渐地,巨龙收住。范且的原形露出。

    范且愤怒地看看陈冬,说:臭小子,我饶不了你师徒。

    陈冬哈哈一笑:范老板,你现在承认不是我师父了,欠揍。说着,陈冬一拳砸在他的腰上。

    范且哎呀一声。岳关忙拉过陈冬,说:不许伤他。

    陈冬笑笑,其实,他是有意伤害范且,因为他知道,像范且这样的人,一旦给他机会,他还会施展异能的,说不定就会逃出jing方的控制。刚才他趁着一击之际,将范且的戒指[过滤]了下来。范且腰上疼痛,身子和陈冬接触,自然没有防备。

    两个民jing将他架起,上了暗处的jing车。

    岳关看看陈冬,说:你妹妹前几天还嚷着让我找你。

    我妹妹?陈冬假装不知。

    是[过滤],双龙画院的胡蝶就是你妹妹,哦,你可能还不知道,她是你的亲妹妹,这一点,如果你不信,可以打电话给你的父母。

    胡蝶……[过滤],我知道了,岳队长,快把姓范的弄走吧。

    岳关看看陈冬,心说:这小子和陈画师说话的口气太像了。

    岳关走后,陈冬上了楼,见门锁坏了,气得大骂,他合衣躺在床上,不久便呼呼地睡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