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14章 《双美图》的秘密

第114章 《双美图》的秘密

    迷迷糊糊地睡着,陈冬被人扭着耳朵拽了起来。他一睁眼,看到胡蝶正瞪着他。

    “胡来,你小子怎么在这里,说?”胡蝶大叫。

    陈冬知道,他昨天没有改变面目,现在是自己的原形。

    “胡蝶妹妹,你先松手,听我说。”

    “我哥呢。”胡蝶叫道。

    “他……他被吸入《双美图》中了。”陈冬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进入《双美图》,寻找小师娘的下落。此时,胡蝶问了起来,他脱口而出。胡蝶一听,顿时大叫:“这怎么可能。”

    “真的,我没骗你。”陈冬说。

    胡蝶急了:“我哥没了,我哥没了……”

    胡蝶真的很难过,她坐在床边呜呜地哭着。陈冬见她哭得难受,只好劝慰。胡蝶却哇哇地直哭。

    “不行,你撒谎,你骗我。”胡蝶突然一抹眼泪,拉着陈冬就往外走。陈冬说:“别走[过滤],门锁坏了,来了小偷怎么办。”

    “我不管。”胡蝶说:“你跟我去jing局,一定是你害了我哥。”

    陈冬说:“胡蝶妹妹,我怎么会害你哥呢。”

    胡蝶说什么也不应。陈冬无奈,只好让她给物业打电话,将房子托付给物业的人员,这才跟着胡蝶下了楼。

    胡蝶带着陈冬出来,却没去jing局,而是来到双龙画院。不过,路上她给岳关打了电籟过滤]?

    来到画院,胡蝶一头扑在茅妮身上,哭个没完。茅妮询问之后,得知“陈冬没了”,不由得神sè大变。陈冬存在的意义对她来说是重大的,不但双龙画院离不开陈冬,而且,她心中或多或少也有陈冬的影子。

    “冬哥真的被吸入了《双美图》?”

    胡蝶点点头:“是这小子说的。”

    茅妮望着陈冬,说:“是胡来兄弟[过滤],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冬已经说了,也不想改口了,于是将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茅妮神sè惨变,摇头说:“怎么会呢,冬哥不会离开我们的。”

    胡蝶扑到陈冬面前,抓着他的衣领,叫道:“姐,一定是他害死了我哥,这小子自从出现,我就觉得他不对劲,他上次从哥哥的寝室出来,这一次居然出现在哥哥的家里,为什么他一出现,我哥就走了?一定是他,是他害死了我哥,姓胡的,你还我哥,我和你没完……”说着,胡蝶劈手盖脸,在陈冬的身上乱打一通。

    由于胡蝶是陈冬的亲妹妹,再誟过滤]吹胶俺露睦肴ァ比绱送纯啵露灿行┎恢搿?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说:“胡蝶,你放开他,你哥哥不是他害的。”

    陈冬一扭头,见岳关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背后。胡蝶抬起头来,看到了岳关,叫道:“岳关,你来的正好,快把他抓起来,他是个杀人凶手。”

    岳关摇头说:“胡蝶,别冲动,他不会害你哥哥的。”

    胡蝶叫道:“是他,就是他,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小子不是好人。”

    岳关叹道:“他是你的亲哥哥。”

    胡蝶一听,顿时呆住了。茅妮也是一呆:“岳队长,你刚才说什么?”

    岳关说:“他就是胡蝶的亲哥哥,陈画师的徒儿,他也叫陈冬。”

    胡蝶自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无时不在想着自己的亲哥哥,她也托付岳关寻找过,没想到,这个自称“胡来”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亲哥哥。

    “他不是,他决不是我哥哥,岳关,你胡说……”胡蝶声音颤抖。

    岳关从怀中掏出几张照片,说:“为了你的事我调查过,你瞧,这是我在双龙湾老包头那里取来的照片。”

    胡蝶接过照片看看,见上面正是亲生父母和陈冬一家三口的合覽过滤]U掌Ω檬橇饺昵暗模还露拿婺棵挥懈谋洹?

    茅妮看了一眼,低声说:“胡蝶,他真的是你哥哥。”

    胡蝶大叫一声:“不,他不是,他是坏人。”

    说着,胡蝶哭着跑进了大楼。

    陈冬一呆。他想象过多次兄妹相见的情景,他也设定过许多场面,但是,他想不到,真实的一幕居然是这样的+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陈冬喃喃地说:“胡蝶,你为什么恨哥哥……”

    茅妮走了上来,轻声说:“陈大哥,别怪胡蝶,她和冬哥的感情太深了,她现在不是在恨你,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虽然和你相见了,可是,冬哥却不在了……”说着,茅妮一阵哽咽,说不下去了。

    岳关快步跑进楼内。

    陈冬自诩聪明,此时却不知所措:“茅妮,你说……我……我怎么做才能让她开心?”

    “我不知道,冬哥虽然不是她的亲哥哥,可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应该知道,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说着,茅妮转身也上了楼。

    陈冬发了一阵呆,慢慢地走到楼上,来到胡蝶的寝室外。

    门敞着,岳关和茅妮都在劝着她。陈冬一推门,站在门口,他很想将陈老师早就去世的消息说出来,但又怕胡蝶怪他欺骗大家,只好轻声说:“胡蝶,这事你不能怪我[过滤],是《双美图》……”

    “你走开,我不想见你。”胡蝶大叫。

    陈冬见她两眼哭得像桃一样,心中好不难受。毕竟胡蝶是他的亲妹妹,他有责任去疼她爱她。

    “好,胡蝶,你等着,我一定把他救出来。”

    说着,陈冬转身就走。

    岳关赶紧说:“等等,陈冬……你要去哪里?”

    其实,陈冬是想避开,然后恢复陈画师的面目。听到这里,他转身问:“岳队长,你有什么话要嘱托吗?”

    岳关说:“关于《双美图》的事,我调查了一下,从双龙县志上我查到了一些资料,几百年前,也就是明末的时候,双龙山附近有一位姓龙的世外高人,他擅长绘画,他的父亲有两个妹妹,每个人都给他生了一位表妹,这两个女孩子都出落的花容月貌,只是,龙公子从小喜欢绘画,在他十岁拜师时,师父看上了他,让他和自己的女儿订了娃娃亲,他受于师训,难以择决,又不得不择决,据说《双美图》上所画的就是他的两个妹妹。龙公子最终没有和心爱的表妹在一起,而是娶了师父的女儿,两个表妹为他殉情而死,这位世外高人,将师父传下的两枚戒指送给了两位表妹,并为她们画了一幅画,我想《双美图》就是吧,由于这是一桩悲惨的爱情故事,所以,不知何时,双龙山附近就留下了《双美图》的传说,我想,她们是借助了戒指有了灵气吧。”

    陈冬看看岳关,说:“岳队长,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岳关从怀中掏出一枚戒指,说:“范且在看守所里叫嚣着,说他丢了一枚戒指,我想他的异能是不是来自那没戒指,现在,戒指在哪里?”

    岳关忙说:“他的戒指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岳关看看陈冬,说:“好了,我的话就是这些,不过,你小子别乱来,就是陈画师,也没能找到《双美图》的秘密,就别说你了。”

    陈冬看看茅妮和胡蝶。

    胡蝶叫道:“你还不快去,你不是要给我找回哥哥吗?”

    陈冬苦笑一下,转身离去。

    他心中苦涩,因为,看胡蝶的样子,分明他这个亲哥哥的命还不如陈画师的命金贵。

    陈冬一离开,茅妮便劝着胡蝶:“胡蝶,你不该跟陈大哥这样,他毕竟是你的亲哥哥。”

    胡蝶嘟着嘴巴说:“我知道,可我着急嘛。”

    “可是,陈大哥什么都不懂,他怎么救出冬哥?万一,他再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胡蝶也有些急了:“是[过滤],姐,我……我怎么这样要求他?不行,我去把他追回来。”

    “算了。”岳关说:“范且入网,而且戒指失踪,陈冬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出了画院,陈冬从怀中拿出戒指,想了想,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双龙湖。

    来到双龙湖畔,陈冬发现电视台正在录制节目,他只好当了一上午的观众。

    陈冬发现,汪雨和刘小慧居然成了搭档主持。 两人在一起主持“勇者闯关”节目。

    那些闯关高手,如申吉、张俊、罗大业,还有新秀肖其,笑傲赛道,引发出阵阵欢呼声。

    尤其申吉,退伍军人的风采非常耀眼,虽然肖其身子轻盈,覽过滤]Ψ蚧。牵昙说耐缜孔鞣绾推橇Γ鞣斯壑凇?

    周围不时地想起“申吉”的呼声,似乎大家已经将“超人”陈画师给忘记了。

    申吉的速度也一直排在所有选手的前面。无论是谁,在pk时,都担心遇到申吉,因为申吉的霸气不但征服了赛道,也让选手们心服口服。

    由于申吉在闯关选手中,属于成熟型的,除了罗大业,他的年龄最大,因此,大家都喊他“大哥”,连罗大业也乐得这样称呼他。

    陈冬坐在人群中,对跑道并不感兴趣,而是期盼着节目赶紧结束。由于心理活动付诸于行动上,陈冬喃喃自语,不由得说了几句:“唉,这破节目,怎么不快点结束。”

    他一说,周围的人观众不乐意了,有人说:“你小子是不是成不了选手妒忌[过滤]?”

    有人说:“有本事就下去比比,也像个爷们,一看就是个脓包。”

    陈冬赶紧挤开人群,来到前面。

    他一出现,刘小慧认了出来。

    节目录制结束,刘小慧和汪雨低语几句。汪雨走了过来,说:“你是陈大哥的徒弟?”

    陈冬[过滤]了一声,说:“是,是。”

    汪雨还要说什么,这时,人群中冲出一人,叫道:“汪雨,我来了。”

    陈冬一扭头,见那人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留着络腮的胡须,居然是屠斗。

    汪雨看到屠斗,不由得朝后退去。

    刘小慧叫道:“屠斗,你想[过滤]什么?”刘小慧身上覽过滤]Ψ颍蛔萆砝乖谕粲甑那懊妗M蓝肥┱沟缁魇酰坏缆坦饨跣』壅鹂A跣』鄣沟觯帽黄斯吹男て浞鲎 Pて涮斯矗畹溃骸俺粜∽樱阍趺炊欢蜕巳耍俊?

    屠斗双手乱拍,周围的人挨上的,顿时反弹出去。

    一时,人群乱成一锅粥。

    屠斗双手舞动起来,电击术胡乱打出,没有人敢上荹过滤]A跣』酆托て涫怯[过滤]Ψ虻娜耍巧琳固谂玻仓缓米员#膊桓冶平?

    屠斗大步朝汪雨奔来。汪雨身子颤抖,脸sè大变,倒退着,突然惊叫一声,身子落入水中。屠斗纵身跳了下去。

    肖其和陈冬双双跃入水中。

    肖其见有人朝汪雨游去,便去扭屠斗的手。屠斗落水之后,手上电击术居然失去效力。

    刘小慧叫道:“肖其,这家伙的电击术怕水,在水里收拾他。”

    陈冬一下水,突然间手中的戒指幻出一道绿光。绿光对准了湖心。他心中一动,看到汪雨紧咬牙关坠入湖中,于是游了过去,将她搀住。

    本来,陈冬想先上去再说,但是,手指被一股大力牵动,忍不住游到湖心,心念一动,运用开合异能,进入了密道。顺着密道上游了一段路,已冒出水面,再走一短路,已经到了洞府中。陈冬看看汪雨,牙关紧咬,赶紧将她放下,想施展人工呼吸的救人办法,又一想,我现在的样子,汪雨醒来定然不会接受。于是,他掏出小镜子,恢复陈画师的面目,这才将汪雨放在冰床上,双唇慢慢地靠在她的唇上。

    突然间,陈冬手中的戒指和冰床上镶嵌的戒指同时发出绿光。两团绿光绕成一团,将陈冬和汪雨带进一条绿sè甬道中。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