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15章 梦幻之门

第115章 梦幻之门

    且说陈冬和汪雨,在甬道中不知通行了多长时间,绿光一收,两人滚落下来。

    [过滤]呀一声,汪雨睁开眼。

    周围一片白茫茫的,有四道门户。门户上都画着一条龙。奇怪的是,那四条龙都只有一只眼睛。四条龙,四种姿态,一火龙,一冰龙,一行风,一行云。一盘于石上,一游于水中,一腾于云空,一俯首喷雨。陈大哥,是你……?汪雨见自己被陈冬抱在怀中,不由得羞涩异常,双腮酡红。

    陈冬望着周围,不知道来到了什么地方。

    陈大哥,这是什么地方[过滤]?我们怎么到了这里?

    陈冬沉吟半晌,才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她。

    对[过滤],我记得我掉进水中,陈大哥,谢谢你救了我。

    陈冬苦笑:你别谢了,我们现在比在水中还可怕,你瞧,这是四道门户,刚才我暗运异能,根本无法出去,也就是说,我的异能在这四道门户中间不能施展。

    汪雨战兢兢地站起来,去摸那四道门户,猛地,身子被震了回来。陈冬一伸手,将他抄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汪雨说:陈大哥,难道我们出不去了吗?

    我想,这里应该是灵异空间,我们要想出去,必须走对门户,也就是说,这四道门,所对应的目的地不同。

    汪雨一呆:可是,上面没有说明[过滤],到底+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从哪道门户才能回去?

    别急,我们慢慢研究。

    陈冬坐了下来,望着四条龙。

    仔细看去,陈冬就发现了什么。他感觉那四条龙并非真实画上去的,而是幻象。他看看手指,范且那枚戒指也不见了,大概和另一枚一样,镶嵌在冰床上。

    想到这里,陈冬站了起来,朝正前方的一道门户走去。汪雨赶紧说:陈大哥,你别去。陈冬转头看看汪雨,只见她满脸的关切之情,笑笑:没事的,都是虚幻。

    说着,陈冬又往前走了几步。谁知,他刚伸出手来,就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将自己托了起来,扔回原处。

    啪地一声。陈冬落在地上。他能接住汪雨,汪雨却接不住他。陈冬揉揉腰,一时难以爬起。汪雨赶紧跑过来,扶住他。

    两人四目相对,近在咫砙过滤]指辖舸掖乙瓶?

    陈大哥,你……你没事吧?汪雨问。

    没事。说着,陈冬扶着地站起来。他的身子一扭,差一点又摔在地上。汪雨赶紧扶住他。两人身体接触,同时都是一震。陈冬忍不住握住汪雨的手。汪雨含羞甩开他,坐在一边。

    陈冬有些心猿意马,他望着汪雨,突然[过滤]呀一声,坐在地上。

    这一次,陈冬是故意的。果然,汪雨关切地跑过来,再次托住他。

    陈冬假装腰疼,叫道:我……我的腰,好像折了。

    汪雨忙说:陈大哥,你别急,我帮你揉揉。

    说着,汪雨让陈冬趴好,伸出chun笋般的十指,按在陈冬的腰上。

    那柔软的感觉,让陈冬如在云雾之中。别说他的腰不疼,就是疼也不觉了。

    汪雨在门诊[过滤]过医护人员,因此,也懂一些按摩的知识。

    在陈冬腰上揉了一会儿,汪雨问:陈大哥,好些了吗?

    陈冬闭着眼睛享受着,几乎睡去了。汪雨看到他的神se,顿时明白了,脸一红,伸手在他的腰上捏了一下,说:陈大哥,你欺负人,不理你了。说着,汪雨跑到一边坐下,真的不再看陈冬一眼。

    陈冬赶紧爬起来,凑到汪雨身盵过滤]Φ溃憾圆黄穑粲辏也皇枪室獾模闱普獾胤剑臀颐橇礁鋈耍易艿酶憧鐾嫘Π桑蝗唬镆不岜锼赖摹?

    汪雨看看四道门户,眼圈突然红了:我要是不回去,妈妈他们怎么办[过滤]。

    别急,别急,会有办法的。说着,陈冬就在四道门户前来回地走动着。他在思索这四道门户内到底有什么,他要用什么方式才能进入门户。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有了感觉。一靠近冰龙门户,便是冷森森的,里面好像是冬天。再靠近火龙,又似夏天,热得难忍。陈冬赶紧将这一发现告诉汪雨。汪雨一一试了,果然和陈冬说的一样。

    我明白了,这四道门户代表了水火……汪雨欣喜地说着,但到最后又失落地摇摇头。因为,她虽然知道四道门户的意义,但是,如何打开,却是毫无头绪。

    陈冬跺足说:可惜,这空间是无法施展异能的,否则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怎么办[过滤]?汪雨眉头紧锁,一脸的愁苦。

    自从汪雨当上主持,陈冬便很少看到她愁苦的样子。

    好了,别急了,一定有办法的。陈冬在汪雨身边坐下,望着面前的门户,脑子里却想:现在我们单独在一起,我何不趁机和她亲热亲热……

    陈大哥,你说,我们不见了,小慧他们是不是很着急。

    那是一定的。陈冬忙说。

    唉,我看咱们要是再出不去,饿也得饿死了。汪雨叹息一声。那幽幽郁郁的样子,让陈冬心中好不难受。他站了起来,看准一个门户,叫道:我就不信打不开你。

    说着,陈冬大喝一声,飞快地朝门户撞去。

    咚。并非撞击门户的声音,而是陈冬被一股大力弹起,摔在地上的声音。

    这一次,陈冬摔得太重了,头一晕,便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昏昏沉沉地醒来。意识逐渐聚集,耳中听到一个抽泣的声音哭道:陈大哥,你别死[过滤],你别丢下我,我一个人害怕[过滤]……

    意识越来越清醒。陈冬感觉自己偎依在一个软软的身子上,一时疼痛感都不觉了。他慢慢地睁开眼,看到汪雨那张水灵的脸,嫩白的肌肤,如同脱了皮的鸡蛋,上面挂着两行清泪,天见尤怜。

    陈冬见自己的头枕在她的双胸之间,一时心花怒放,假装未醒,在享受着这一刻的温存。

    陈大哥……你快醒来[过滤],这地方太恐怖了,你可不能撇下我一个人[过滤]。汪雨珠泪如雨,不住地喊着。

    陈冬的脸偎在汪雨的怀间,那薄薄的衣服,无法掩藏双胸带来的温暖。陈冬忍不住晃动着脑袋,将脸蛋紧贴在那鼓鼓的酥胸上。

    汪雨似乎感觉到什么,她低头看看陈冬,见他嘴角绽放着一幅满足的笑意,顿时明白了,忽地起身,叫道:陈大哥,你怎么能这样。

    汪雨一起身,陈冬猝不及防,脑袋顿时摔在地上。嘭地一下,陈冬的头一晕,忍不住[过滤]呀一声。不过,这次,他没有昏去。

    汪雨听到他大叫,赶紧过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扶起他,说:陈大哥,你……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头有些晕。

    汪雨忙说:你坐一会儿,咱们慢慢想办法。

    刚才陈冬劝汪雨,现在汪雨又开始劝陈冬了,似乎陈冬成了弱者。

    陈冬坐在汪雨的身盵过滤]厮担和粲辏闼滴颐腔鼓艹鋈ヂ穑?

    陈大哥,你刚才不是很有信心吗?

    刚才是刚才,可我试过,那几道门户太厉害了,我撞不开。

    汪雨一听,神se间顿时一片忧郁。

    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说着,陈冬头一歪,靠在汪雨的肩上。

    汪雨本来想推开他,但又看看,这地方连个石头都没有,想了想,没有动。

    陈冬心中暗笑:出不去就出不去吧,不管怎么说,有这样的美女陪伴,我陈冬死也不冤。

    陈冬假装睡觉。汪雨一个人呆呆地望着门户,胡思乱想着,不多时也困倦了。

    汪雨一困,身子就软了下来,慢慢地往陈冬身上靠。陈冬身子一侧,汪雨就倒在他的怀里。

    眼睫低垂,嘴唇轻启,鼻息沉沉,胸脯起伏。

    陈冬的呼吸渐渐急促。

    望着那红润的双唇,陈冬嗓子里咕哝一下,慢慢地低下头,正要吻下去。突然,汪雨喃喃地说:陈大哥,你把嫂子全忘了吗?

    陈冬一惊,赶紧抬起头来,见汪雨美目轻闭,嘴角蠕动,显然,是在说着梦籟过滤]?

    陈冬想起了小师娘。是[过滤],他自然不能忘记小师娘。小师娘的诱惑对他来说是无法替代的。更何况,陈老师已死,他有责任保护小师娘。

    陈冬虽然好se,他骨子里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可是,小师娘进入了画中,如何才能救出她?

    突然,陈冬暗想:难道这四道门户和进入《双美图》覽过滤]芈穑?

    如果能从这四道门户中进入《双美图》,自己是不是就能救出小师娘了。陈冬大喜之后,又叹息一声。即便这里有进入《双美图》的门户,自己无法打开,又能怎么样。

    怀里的汪雨突然身子动了动,睡梦中怀抱住陈冬,喃喃地叫道:陈大哥,你别譡过滤]鸲挛摇?

    陈冬只觉得热血沸腾,脉络贲张,从汪雨的衣领中,依稀可以看到那对鼓鼓的胸,正随着呼吸慢慢起伏。虽然那两团白玉馒头对陈冬来说,并不陌生,但以前,它的主人是小师娘,现在,它的主人回归了。

    陈冬再次看看那诱人的红唇,慢慢地俯首吻去。

    突然,汪雨身子一震,睁开眼,叫道:陈大哥,你[过滤]什么?

    陈冬吞吐着,不知该怎么说才好。而就在此时,冰龙门户突然幻了幻,门户上似乎出现了一行字。

    汪雨扭头看去,果然,白光中出现一道绿覽过滤]B逃盎么Γ鱿忠恍凶郑牵奔涮塘耍坏攘饺丝辞澹旨S忠チ恕C呕Щ指匆黄酌C5难印?

    汪雨从陈冬怀中起来,摸摸自己的嘴,走到一边。

    陈冬忙说:汪雨,刚才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看到画中的冰龙启动嘴巴,不知怎么就靠在你的嘴唇上。

    汪雨心中突突直跳,她只是内心羞涩,其实,她是喜欢陈冬的,而且,刚才,睡梦中她便感觉到自己被陈冬抱在怀中。她很迷恋那种感觉,不想醒来。

    陈大哥,你说……刚才门户上出现的是什么字?

    我没看清,你呢。

    汪雨摇摇头:怎么现在一点也看不到[过滤]。

    陈冬心中一动,说:也许,也许和我们亲吻覽过滤]匕伞?

    你说什么[过滤]。汪雨羞得头垂到了胸荹过滤]?

    汪雨,你别误会,我没有赚你便宜的意思,我想,这门户一个个这么古怪,一定不能按照常理去想,要不咱们试验试验?

    可是……可是……汪雨说不下去了。

    算了,我看我们还是坐在这里等死吧。说着,陈冬往地上一坐。

    汪雨也坐了下来,她低着头。陈冬偷眼看她,发现她的脸像红布一样。

    半晌后,汪雨吞吐着说:陈大哥,就没有……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我都试过了,要是有办法,我们早就出去了。

    汪雨沉吟半晌,说:那……那好吧,我们试试……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