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21章 和茅太太有关

第121章 和茅太太有关

    更新时间:2013-12-27

    陈冬和胡蝶坐车,来到警局。

    走进岳关的办公室。岳关正拿着首饰盒的照片发愣,一抬头,看到陈冬,愕然问:你们怎么来了?

    陈冬来到岳关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腿一盘,抱着肩膀,说:岳大队长,只许你调查我,不许我调查你[过滤]。

    胡蝶忙说:哥,你别这样。说着,胡蝶在岳关耳边低语几句。

    岳关笑笑,拿出一份案宗,递给陈冬,说:你看看吧。

    陈冬打开资料,见上面是张老板的报案详细情况。上面说,八点三十[过滤],古董店的电路突然出现问题。晚上清点物品时,发现少了首饰盒。

    陈冬看完资料,上面提到,当[过滤]出入古董店的人有十几个,其中有张俊、维修工,还有十几个顾客。

    陈冬将案宗扔给岳关,说:警方的调查怎么样?

    岳关说:张俊是张老板的儿子,而且是独子,我想,他不具备作案的动机,再说,张老板的古董店本来就注册在他儿子的名下,早晚这个家也都是张俊的,张俊偷什么首饰盒?何况,张老板说,他的店里比首饰盒还贵重的古董有十几个,这一点,张俊最清楚,但那些一样都没丢。

    陈冬问:维修工呢?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我怀疑过他,但是,经过调查,这位维修工是电业部门的老员工,素质好,业绩也不错,外出维修一千多次,从未有户主举报过。

    这么说,维修工的可能性也不大了?陈冬问。

    基本排除。

    其他人呢?

    其他人基本就是顾客了,因为那天监控无法开,所以,不好查对,不过,张老板说那些人有一半多是来看工艺品的,根本就没往古董架子前譡过滤]笾氐墓哦挤旁诠裉ê蟮募茏由希绻丝拖肟矗匦刖习宓氖郑翘欤爬习寮堑茫词鼓羌父隼纯垂哦模裁豢垂资魏校敲挥凶呓裉ǎ簿褪撬担资魏胁换岜凰谴摺?

    陈冬想了想,说:这么说,当天出入古董店的人都不可能是小偷?

    岳关点点头:这也是此案难查的原因之一,一直拖到现在,陈兄弟,我相信你有能力帮助我,我对你很有信心,如果你找到作案誟过滤]乙欢ㄇ肽愫染啤?

    陈冬呵呵一笑:好,我会尽力的。

    离开警局,陈冬让胡蝶回了画院,自己去了古董店。

    在古董店外,陈冬溜达了几圈,被张老板看到了。

    张老板从店内出来,瞪着陈冬说:好[过滤],你小子真能,岳队长没把你抓起来吗?

    陈冬大笑:张老板,你看我像坏人吗?

    张老板呸了一声:坏人脸上又不写字。

    陈冬正要说话,身边一个女子走了过去,一股浓重的脂粉气扑鼻而来。陈冬心中一动,朝张老板招招手,说:来来来。张老板却见身子往后躲着。陈冬忽地一下来到他的身盵过滤]蜕剩赫爬习澹愫煤玫叵胂耄资魏卸埃哦昀疵焕垂耍?

    张老板瞪着他说:我凭什么告诉你?

    只要你告诉我,我就将首饰盒还给你。

    真的?那你可得说话算数,你要是肯还给我,我撤薣过滤]Vこ匪摺?

    陈冬笑着点点头。

    张老板见他好像很认真的样子,便回忆起那几天的情形。

    想了想,张老板一拍手,叫道: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人。

    接下来,张老板就给陈冬描述了一个人。听了这个人的描述,陈冬愣了,她不是茅太太吗?

    你确定是她?

    [过滤],是她,你一提醒我想起来了,难道她和我的首饰盒覽过滤]芈穑?

    不,不一定。陈冬赶紧说:张老板,这件事你先别到处乱说,否则,首饰盒就回不来了。

    警告了张老板,陈冬匆匆回到画院。

    有了线索,但是,这线索也让陈冬百思不得其解。

    陈冬来到茅妮的办公室,往她的椅子上一坐,旁敲侧击,问她在双龙市有没有亲友。茅妮告诉他,要说亲友,四大流派都与茅家有些渊源。陈冬再问她有没有仇人。茅妮摇摇头,告诉陈冬,这些年,她的爷爷和父亲都本分地经营着画院,从来就不和人结怨,更谈不上仇了。

    陈冬沉思:如果没有仇,那么,古董店的张老板就不会陷害茅太太。难道茅太太会和张家的首饰盒覽过滤]兀?

    茅妮见陈冬沉思不语,忙问:陈大哥,你想了解些什么?

    陈冬忙说:没事,随便问问。

    胡蝶走了进来,见陈冬正坐在茅妮的办公桌荹过滤]Cλ担焊纾阍趺茨苷庋兀馐敲┠萁愕陌旃馈?

    陈冬赶紧站了起来。

    茅妮说:没事,没事,陈大哥,您坐吧,你是胡蝶的哥哥,也是我的哥哥,不要见外。

    陈冬忙说:好了,我也没什么问的了,对了,茅太太在楼上吗?

    应该在吧。

    我来了还没去拜访一下,这就上去看看。

    说着,陈冬快步出来,上了楼。

    陈冬来到茅太太的房间时,茅太太正在牌位前祷告着。陈冬依稀听到她央求自己的丈夫保佑茅妮的籟过滤]?

    推门进来,陈冬呵呵一笑:阿姨,打扰你了。

    茅太太回过头来,看看陈冬,说:你一定是胡蝶的哥哥吧,我听说了。

    阿姨好眼力,居然能认出我来?

    其实我也是猜的,快请坐。

    陈冬闲聊了几句,目光落在茅太太的脸上。茅太太摸摸自己的脸,问:怎么,陈小哥有什么要说的吗?我的脸……

    [过滤],没什么……陈冬呵呵笑笑:阿姨别多想,我是在想,阿姨虽然是五十来岁的人了,可是保养的非常好。

    茅太太忍不住再摸摸自己的脸。

    陈冬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茅太太,见她戴着项链和戒指,便说:阿姨的戒指有些年头了吧?

    是[过滤],有几十年了,这还是当年我结婚时……妮子她爸给我买的。

    阿姨好幸福……这么好的戒指……一看阿姨就藏了不少东西,我能欣赏欣赏吗?别多想,我比较喜欢金银首饰,或者古玩玉器的。

    茅太太笑笑:实不相瞒,茅家这些年虽然经营着画院,其实也没大的收入,我就身上这两件首饰,让陈小哥见笑了。

    就这两件?不会吧?阿姨,你就把首饰盒拿出来吧。

    茅太太皱皱眉,神色间有些不悦。

    就在这时,胡蝶和茅妮走了进来。

    胡蝶跑到陈冬面前,叫道:哥,你什么意思[过滤]?

    陈冬笑笑:妹妹,哥是来看望阿姨的。

    你胡说,我都听到了,你怎么能这样呢,阿姨的首饰你也想要吗?

    不是……陈冬还想解释,被胡蝶推了出去。

    陈冬灵机一动,回到寝室,将首饰盒拿来。

    他本来将首饰盒送给胡蝶,但是,胡蝶误会了他,所以将首饰盒扔还了他。

    陈冬拿着首饰盒回到茅太太的房间外,听到茅太太正在说着他刚才的言行。

    胡蝶,我想你哥也没有恶意,你别多想。茅太太说。

    胡蝶怒道:什么没恶意,他浑身上下流里流气的,我……我真是气死了,他再这样我就把他赶出去,不认他这个哥。

    茅妮说:胡蝶,我觉得陈大哥不会像你想的那么坏,也许他有他的……

    茅妮刚说到这,陈冬呵呵笑着,捧着首饰盒进来了。

    胡蝶一见他就往外推。陈冬举着首饰盒朝茅太太招呼。茅太太一眼看到了首饰盒,顿时脸色一变。

    陈冬心中有数,叫道:阿姨,你见过这个首饰盒对不对?在张老板的古董店里。

    茅太太扑通一下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嘴唇抖着。

    胡蝶回头看看茅太太,愣了。

    茅妮赶紧坐在母亲身盵过滤]饰裁础?

    陈冬在茅太太对面坐下,将首饰盒往茶糩过滤]弦环牛担好┨乙丫鞑楣耍爬习宓氖资魏惺ё偾埃阍ス抢铮绻也虏獠淮淼幕埃阋欢ê褪资魏械氖ё儆[过滤]亍?

    胡蝶叫道:哥,你乱说什么。

    不。茅太太点点头:胡蝶,你哥哥说的是真的。

    茅太太一承认,陈冬三人都望向她。茅妮和胡蝶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同时也明白陈冬为什么来这里询问首饰的事。

    茅太太迟疑着,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过滤]。茅妮急了,她可不相信妈妈和张家首饰盒的失踪覽过滤]亍?

    茅太太似乎终于决定了什么,吐了口气,慢慢地抬起头,说:茅妮,这件事妈妈一直瞒着你。

    茅妮摇头说:妈,我不怪你,我想你一定是有原因的。

    茅太太点点头,说:这件事还得从你爷爷的死说起,二十六年前,妈妈刚入门不就,你爷爷就被人害死了……

    什么,我爷爷是被人害死的?茅妮一呆。

    茅太太[过滤]了一声:这件事在我心中埋了多年,我想,是时候说出来了,无论发生什么事,该来的还是让她来吧。

    接下来,茅太太给陈冬等人讲述了茅妮爷爷去世的原因。

    那天,茅太太刚起床,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进入画院。那女子二十几岁,长得非常漂亮,而且身法也好,一眨眼就不见了。茅太太以为自己眼花了。但是,等她去茅妮爷爷房间送茶时,发现茅妮的爷爷已经奄奄一息了。

    茅妮的爷爷用尽最后的气力,告诉茅太太,那女子是来找首饰盒的,因为他什么也没说,女子四处乱翻,茅妮的爷爷一急之下,心脏病犯了。茅太太本来想将茅妮爷爷送往医院,可是,茅妮的爷爷却坚持将最后的话说出来,他告诉茅太太,茅家之所以经营画院,并非因为喜好书画艺术,而是一副《双美图》,关于双美图的传说,他来不及多说,却告诉茅太太,秘密和四把钥匙覽过滤]兀渲幸话驯凰洳卦诨旱哪炒Γ纠聪虢砍椎氖赂嫠呙┠莸母盖祝牵┠莸母盖仔那槿崛恚挠腥四眉胰说拿赐菜钪毡ú蛔≡砍缀汀端劳肌罚虼耍┠莸囊诹僦涨敖庑└嫠吡嗣┨?

    茅妮听后喃喃地说:妈妈,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听你的意思,那钥匙一定放在一个首饰盒里?

    茅太太点点头:是[过滤],只是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你爷爷没来得及说就咽气了。

    茅妮看看陈冬,说:陈大哥,虽然我茅家和首饰盒覽过滤]叵担牵蚁嘈耪爬习宓氖资魏胁皇俏衣杪枘玫摹?

    说着,她望向茅太太。茅太太看看陈冬,轻声说:孩子,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陈冬叫道:那怎么行,阿姨,我也相信你没拿张老板的首饰盒,但是,你和它覽过滤]兀蛘咚凳怯腥酥甘鼓闳サ摹?

    胡蝶忙说:哥,你别瞎说。

    茅太太点点头:是有人逼我去的。她看看茅妮,叹道:她用妮子的生命来威胁我,作为母亲,我不得不去。

    茅妮一呆,忍不住紧紧地握着母亲的手,轻声说:妈,女儿已经长大了,没有人能威胁我,我不怕。

    可是妈妈怕,你不知道,她就是当年杀死你爷爷的凶手。

    胡蝶忽地站了起来:什么,是那年轻的女子?

    茅太太叹道:我认出她来了,不过她的年纪其实和我差不多,我是从她身边的女孩子认出来的,我想,那女孩一定是她的女儿,二十出头,和她当年几乎一模一样。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