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22章 龙家母女

第122章 龙家母女

    陈冬突然想起包老头曾经跟他说过,十来年前,有一对母亲曾向他打听龙家的事。

    陈冬叫道:“她和龙家是什么关系?”

    茅太太一惊:“你……你怎么知道?”

    陈冬笑笑:“我嘛,也是乱猜的,因为我知道《双美图》的主人姓龙,它出自龙公子之手,所以,我猜想,这对母女是龙家的后人。”

    “你说的不错,她们就是龙家的后人,她这次来就是想拿走属于龙家的东西。”

    茅妮惊呼:过滤]端劳肌罚俊?

    茅太太点点头:“不过,她也知道,《双美图》和四把钥匙覽过滤]兀虼耍衷诩庇谡业剿母鍪资魏小!?

    胡蝶看看陈冬,说:“真的有四个首饰盒[过滤],怪不得岳关……”

    陈冬摆摆手:“好啦,茅太太,你告诉我,这对母女住在什么地方,她拿到首饰盒后会不会离开了双龙城?”

    茅太太摇摇头:“那天,她再次找上我,我并没有认出她来,因为岁月不饶人[过滤],她从二十出头的姑娘,已经成了五旬的妇人了,不过,她简单地说了往事,我才想起她来。”

    茅太太接下来回忆了那天发生的事。

    茅太太那天早上起来,在丈夫的牌位前祷告,一个妇人出现在她的面荹过滤]C┨老】此媸欤皇窍氩黄鹚撬础8救吮愀嫠咚樟且晃还嗜耍偎迪氯ィ┨阆肫鹄戳恕8救思┨硈è大变,一把抓住她,jing告她不要报jing,也不要叫喊,只要配合她,就不会伤害她,否则,她会杀了茅妮,毁掉双龙画院。

    茅太太战战兢兢地跟着她出了大楼,来到大门口,这才发现了另外一个女孩子。

    那女孩子就像月宫的仙子,眉如远山,眸似秋水,身材也是玲珑纤细,娇美异常。只是,她一脸的冰霜,和身边的妇人极似。

    看到女孩子,茅太太想起当年公公死时,自己遇到的女子。

    二根虽然在门卫上,但是,那女孩子不知耍了什么手段,二根就像呆傻一般,蹲在墙角,只是憨憨地笑。

    从画院出来,三人就去了古董店。在古董店附近,妇人给了茅太太一项任务,让她走进去,看看架子上有没有一个首饰盒。妇人给茅太太描述了一下首饰盒的样子。茅太太进去见了,出来告诉妇人,妇人jing告她,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告诉谁,她就会杀了谁。

    之后,茅太太就回来了,直到今天才知道张老板的首饰盒丢了。

    听茅太太讲完经过,陈冬点点头,认为就是那姓龙的妇人将首饰盒弄去了,而且,听上去这对母女不是简单的人物,应该有异能在身,至于她们为什么要利用茅太太。显然,她们一是想探听茅家另一个首饰盒的事,再者就是转移视蟍过滤]胘ing方无法破案。

    陈冬站了起来,说:“阿姨,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知道她们在双龙市还有其他的亲人吗?”

    茅太太摇摇头:“双龙市根本就没有姓龙的人,我想,她们也不会有亲人了。”

    胡蝶说:“哥,你说她们偷了首饰盒会不会离开了双龙市?”

    陈冬摇摇头:“不会的,首饰盒有四个,她们得到了一个,不会离开的。”

    胡蝶突然想起什么,看看茶糩过滤]系氖资魏校械溃骸案纾恪慊岵换岷芪O眨恍校业萌迷拦乩矗咽资魏心米摺!?

    陈冬一把抓了过来,说:“那怎么行,妹妹,我答应过送给你的,怎能让jing方拿走。”

    胡蝶忙摆手说:“这种玩命的东西,我可不敢要。”

    陈冬眼珠子一动,笑道:“有了,她们不是找首饰盒吗,正好,我用首饰盒把他们引出来。”

    茅太太、茅妮和胡蝶都是一呆。

    胡蝶叫道:“哥,你不要命[过滤],难道你没听出来吗,那个妇人可是个狠角sè?说不定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瞎说,她杀人不眨眼,我还眨眼不杀人呢。”陈冬抱着首饰盒走了出来。

    胡蝶追了出来,想劝阻陈冬。陈冬哪里肯听。胡蝶赶紧给岳关打电籟过滤]T拦靥撕乃咚岛螅共换挪幻Γ煤灰露偶保鹑擞形O眨换嵊形O盏摹2还芏嗝蠢骱Φ娜耍龅匠露闶堑姑沽恕Q韵轮猓O盏挠Ω檬悄悄概哦浴?

    胡蝶百思不得其解,还以为岳关是冷血动物呢。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陈冬快步走了出来,经过门卫室时,见二根身子靠在墙上,站在那里,居然能打盹。

    陈冬上前敲了敲他的脑壳。二根一下子醒来,叫道:“谁,谁……”看清楚是陈冬后,忙说:“我认识你,你是胡蝶的亲哥哥,不是外人,你可以zi you出入。”

    陈冬说:“二根,八月底有来个女人,确切地说是一个妇人一个女孩,来过这里对?”

    “两个女人?”

    “对,你想想,那女孩应该长得还不错,在门卫室里待过……”

    “[过滤],你说的是那位龙姑娘[过滤],岂止是不错[过滤],简直是天仙,我从没见过那么美的姑娘……”

    一提起那女孩,二根两眼放光。

    “有这么美吗?”陈冬哼了一声:“少见多怪,没见过美女吗,画院又不是没有。”

    说到这,陈冬心说:是[过滤],茅妮和胡蝶妹妹都算美女[过滤],再说,汪雨她们也常来,听二根这话头,那女孩好像……怎么会呢。

    “二根,把监控给我掉出来,我看看那女孩长什么样子。”

    “大哥,那天的监控,后来,仙女走后,我就想看看,谁知,都删了。”

    陈冬气乐了:“你[过滤],猪脑子[过滤],人家在你身边做了手脚都不知道。”

    陈冬明白了,那天,妇人进去找茅太太,女孩在门卫室稳住二根,顺便删除了全部的摄像头线索。

    陈冬想了想,对二根说:“快,把你的手机拿出来。”

    二根问:“[过滤]嘛?”

    “拍照。”陈冬将首饰盒抱在怀里,笑道:“给我拍照。”

    二根摸摸脑袋,问:“大哥,你是男的吗?怎么对首饰盒感兴趣。”

    “废什么话,让你拍就拍。”

    二根掏出手机,按照陈冬的要求,拍了几张。陈冬大喜,赶紧拉着二根来到茅妮的办公室。此时,茅妮还在茅太太的房间,不过,门没关。

    陈冬打开电脑,将二根拍的照片传在了本地网上,呵呵一笑,拍拍二根:“没事了,你去。”

    二根摸着脑袋,不知道陈冬在搞些什么。

    陈冬知道,那对母女既然在找首饰盒,一定会关注双龙市网络的。

    果然,第二天上午。

    陈冬刚吃了饭,正抱着首饰盒胡思乱想,二根跑了进来。

    “大哥,有人找你。”

    “找我,在哪里?”

    “门卫。”

    陈冬赶紧将二根推了出去。想想,将首饰盒藏在墙壁间,这才整整衣衫,咳嗽一声,倒背着手走了出来。

    下台阶时,他故意昂着头,迈着四方步,心说:我虽然没有陈老师那帅气儒雅的脸,可是我陈冬也不是一般的貌相,想必那女孩看了一定倾心。

    陈冬面带微笑,走进门卫室,却发现里面除了二根,再没有第二个人。

    陈冬酝酿了好久的感情,全部白费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在二根的[过滤]上:“你小子耍我[过滤],天仙呢?”

    “刚才,刚才有人打电话来,让我找你……”

    “打电话?谁打的?”

    “不知道,让你去双龙山上见她。”

    陈冬哦了一声:“一定是人多的地方不便见面,好,我马上去。”

    陈冬来到外面,叫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双龙山下。

    抬头看看山,快步爬了上来。

    双龙石上,正倚着一对女子。其中一位五十来岁,除了额头的几道皱纹带着岁月的痕迹外,风韵犹存,只是面目yin沉,目光如电,让人遍体生寒。

    另一个女子,二十出头,往脸上看,肌如凝脂,面似鹅蛋,两道修长的眉毛,斜[过滤]入鬓,一对古井似的眼睛,深邃而明亮,挺拔的鼻子,微带弧度的嘴巴,站在那里,秋风吹着她月白sè的裙子,当真如仙女下凡一般,虽然让人感觉阵阵心寒,但是,这女子的确称呼上倾国倾城,天下绝sè。

    “你就是照片上这个人?”妇人听到脚步声,慢慢地扭头望来,手中的照片一扬。

    那女孩也忍不住转头朝陈冬看来,上上下下地端详着他。

    陈冬呵呵一笑:“是我。”

    妇人盯了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陈冬,阿姨就是龙家的传人。”

    “哦,姓陈的,你好像知道的不少[过滤]。”妇人眉头一挑,有些惊愕。

    女孩低声说:“妈,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他故意散布照片,又明确拍摄的地点,会不会是个yin谋?”

    “怕什么?”妇人说了一声,朝陈冬看看,淡淡地说:“小子,你胆子不小,你故意在画院的门卫室里拍了这张照片,目的就是让我们尽快找到你。”

    “果然聪明。”陈冬呵呵一笑。

    “照片上的首饰盒呢?”

    “当然在我手里。”

    “拿来。”妇人冷喝一声。

    陈冬忍不住倒退一步,叫道:“好吓人,阿姨,你手上的首饰盒呢,拿来。”

    妇人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自负和嘲笑。笑声一收,她双目寒光爆shè,慢慢地抬起手,说:“把首饰盒交出来。”

    陈冬暗想:她是龙家的人,看来不是简单人物,我还是小心为妙。“想到这,陈冬又退了一步,摆手说:“阿姨,先别急,咱们开个条件如何。”

    “什么条件?”

    “咱们换换,我的给你,你的给我。”

    “办不到。”妇人怒道:“快拿出来。”

    女孩上前一步,在妇人耳边说:“妈,其实我们可以这样[过滤]……”

    声音渐低,陈冬听不到女孩在说些什么。

    妇人哼了一声:“和这小子说什么废话,等把四把钥匙收齐,我们带上姓范的,走人。”

    “姓范的?”陈冬忙说:“喂,你说的不会是范且,他可是犯了死罪的人[过滤],你要带他去哪里?”

    “这件事与你何[过滤]?”妇人瞪了陈冬一眼。

    陈冬忙说:“没关,没关,不过,我今天没带首饰盒来。”

    “你小子……”妇人突然一探手。陈冬眼前一花,只觉得脖子里一紧,就被妇人提住了衣领。好快的身手。陈冬连反应也没有,就被制住了。

    “阿姨……你……我,我要憋死了。”陈冬大叫。

    妇人手上一紧:“装腔作势,好狡猾的小子。”

    陈冬面sè通红,这一次,他是真的要窒息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