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53章 改变自己

第153章 改变自己

    第153章改变自己

    陈冬是个聪明人,身上有许多的优点。他除了有些小好se外,其他的xing格还是可圈可点的。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常常生起愧疚之心。

    今天,胡蝶对他的影响太大了,让他彻底认清了一件事:如果想让亲友都爱戴你,你必须做出值得让他们爱戴的事,可他呢?正因为他欺骗了小师娘,才落到亲妹妹疼很自己的地步。

    还有刘小慧,她临走时看自己的那一眼,让自己遍体生寒。

    另外就是小师娘,她的幽怨,让陈冬抬不起头来,不敢直视一切。

    此时,在红尘的劝告下,陈冬终于决定要做一个阳光的男人。

    这场酒,陈冬喝了不少。如果像以往,他早已醉了。但是今天,他非常清醒。

    下午,陈冬走出装裱店,在街头溜达着。突然,旁边传来哇哇的声音。是个小女孩。三四岁的样子,一身的秋装,看上去好像是一两年前的,已经不太合身了。在一家幼儿园的门口,有一个二十五六岁,面se清秀的妇人跌倒在地。几个路上围在旁盵过滤]蛔〉匾⊥诽鞠ⅰ?

    陈冬走了过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告诉陈冬,那妇人是个钟点工,刚刚给人家做饭回来,急着送孩子上学,但由于学费不够,所以,那人说了她几句,她一急,就晕倒了。

    听那人的口气,正是幼儿园的园长。

    陈冬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先将孩子抱了上去,又将妇人抱上车。

    没有钱,现在这年头,真的[过滤]什么都难。

    医院不是慈善机构,无论陈冬怎么说,要想住院必须先缴纳押金。

    后来,陈冬提出了唐莎。虽然唐莎只是医院的护士。但是,由于陈画师的名气,医生答应先进行抢救。

    初步诊断,那妇人是患了高血压,昏倒在地。看她的年纪,也就是三十来岁,应该是被女儿的学费急的吧。

    陈冬摸摸兜,他的衣服内分文没有。打出租车的钱他都没给,幸好出租车司机见妇人昏迷不醒,也没有缠着讨要。

    陈冬本想给茅妮或者胡蝶打电话,却觉得自己开不出口。一抬头,陈冬看到病房墙上挂着一幅字静养,心中一动。并非静养两个字提醒了他,而是字。想到这,他抱起小女孩,说:孩子,跟叔叔譡过滤]迨甯懵蚝贸缘娜ァ?

    小女孩认识陈冬,虽然年龄小,却知道他是救妈妈的人,因此乖乖地跟着陈冬,不再哭闹。

    走出医院,陈冬来到了附近的文化市场。他走进一家书画室,问道:我想卖画,你这里收吗?

    经理说:画,当然收,但要看质量和画家的名气,带来了吗?

    陈冬说:请借我笔墨纸张。

    经理哈哈大笑:这位兄弟,你是要在这里作画吗?然后卖给我?

    陈冬点点头。

    经理再次笑了:太有趣了,我经营书画室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顾客。

    怎么,不行吗?陈冬问。

    经理看看他,又看看小女孩,淡淡地说:是沦落到讨饭的地步了吧?

    陈冬听出他的语气中有讽刺的意思,要换了以前,他早一个他娘的回过去了,但这次,陈冬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笔墨纸张可以从价格中扣除。

    经理上上下下看看他,说:好,好,我倒想看看您这位流浪画师有什么水平。

    经理取来笔墨,陈冬来到案子前,展开一张宣纸,用镇石压好,然后挥笔走墨,刷刷刷,来了一幅大写意的龙。

    当然是云雾缭绕,巨龙腾龙,隐隐有一种蒸蒸ri上的感觉,又透着一股神奇和不可扑捉的味道。

    画好,陈冬留了款,并无印章。

    款是陈冬二字。

    陈冬?经理呆呆地说:你怎么写陈画师的名字?

    陈冬微微一笑:陈画师是我师父,我是他唯一的徒弟,我也叫陈冬。

    哦。经理恍然,但看看画,一时不知道该收还是不该收。

    经理,开个价吧?陈冬说。

    经理摸摸脑袋,说:从你绘画的造诣看,说实在的,我还真没见过用笔这么娴熟的,只是,书画这一行需要按名气算,你……

    陈冬摆摆手: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开价就行。

    经理伸出五个手指。

    五千?陈冬问。

    不,是五百。经理说。

    什么?陈冬叫道:你……

    经理见他瞪眼,忙说:你不想卖可以找下一家,别瞪眼[过滤]。

    陈冬意识到自己没有控制好情绪,忙深呼吸一次,看看小女孩。绘画的时候,陈冬一直抱着她,此时,见小女孩居然没有被自己刚才的发怒吓哭,松了口气。

    经理,不是我想多要,是这女孩的妈妈正在住院,而且,她还需要缴纳学费,我……

    经理摆摆手:别说了,我肯出五百就不错了,你在书画行没有名气,你的画质量再好,我也不敢收。

    就在这时,只听两人身后有人说:我出五千。

    陈冬一回头,见身后站着一个老誟过滤]呤杆甑难樱淙煌贩甙祝疵嫒绾煸妫桓鼻宸绲拦堑难樱茄柩习濉?

    经理也认识薛老板,忙说:薛老板,您又来市场转了?

    薛鸿点点头,瞥一眼陈冬,说:小伙子,我认识你,你是陈画师的徒弟吧。

    陈冬忙说:小子也叫陈冬。

    薛老板仔细地看着那幅画,频频点头:好小子,没想到你的画技和陈画师不相上下,不愧是师徒,连画风也这么相似,真是难以区别。

    说完,薛老板对经理说:老万,帮我先垫付五千块钱给这位陈兄弟,等过几天,我把钱带来给你。

    经理赶紧取了钱交给陈冬。陈冬连连道谢,抱着小女孩走了出来。薛老板转头望着陈冬的背影,轻叹一声:没想到两个陈冬都是书画界的奇才[过滤]。

    却说陈冬,抱着孩子回到医院,妇人正在闹着和一个皮肤雪白的护士要孩子。见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抱着女儿走了回来,一呆。

    小女孩拎着手中的一袋子零食,扑向妈妈,然后回头说:妈妈,这位叔叔是个好人。

    听到小女孩如此称赞自己,陈冬的心突然一阵激荡。

    好人,这称呼太好了。

    陈冬一脸阳光,顿时间,整个人像拨云见ri,眼睛亮亮地。他意识到,自己未来应该走向哪里了。

    大嫂,您没事了吗?陈冬关切地问。

    妇人连声道谢:谢谢兄弟,我没事了,我的费用是您交的吧,我……

    说着,妇人就去摸兜。

    陈冬赶紧按住她的手,摇摇头:大嫂,你的情况我都听幼儿园的院长说了,我知道你兜里还有些钱,但是,你还要和女儿生活,那是你的生活费,就留着吧。说着,陈冬从兜里掏出那五千块钱,放在妇人的手中。

    妇人呆呆地说:你……你这是做什么?不,不,我不能要。

    陈冬伸手摸摸小女孩的头,笑道:不能苦了孩子,让她去幼儿园吧,这样你才能安心地工作,还有,给她买一身合适的衣服,别屈了孩子。

    说着,陈冬快步走了出来。

    妇人滚身跳下床,等她提着输液瓶走到门口,走廊上已经失去了陈冬的影子。她呆呆地望着大厅的方向。护士赶紧将她搀扶回来,说:大嫂,你快躺下吧,输着液怎么能乱动呢,对了,刚才这位先生是你什么人[过滤]?听你女儿叫他叔叔,他不是孩子的爸爸吗?

    妇人摇摇头:我和他从不相识,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过滤]什么的。

    护士[过滤]了一声,看看她手中的钱,惊呼道:天哪,他不认识你,就给了你这么多钱?

    小女孩抬头说:妈妈,我记住了,叔叔叫陈冬,是个画师,他刚才一幅画卖了这些钱呢。

    妇人抱过女儿,轻声说:雨雨,一定要记住叔叔,他是咱们的大恩人。

    叫雨雨的小女孩虽然不知道啥叫大恩人,但是,她还是使劲地点着头。

    从医院出来,陈冬来到了广场上。

    广场上四处空旷,空气清新。陈冬深深地呼吸了几下,然后在一个连椅上坐下,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市民。此时,他的心情非常好,他知道,这和自己做了一件好事覽过滤]亍T矗龊檬率钦庋娜萌?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舒心[过滤]。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在双龙湾,几乎没有哪家没有留下他淘气的痕迹,甚至镇民们一听到他的名字,就赶紧关门。

    小时候的陈冬,顽皮极了,谁家养的小狗,他会将它们放在树上,或者院墙上。可以说,那时候,别说双龙湾的镇民了,连狗都怕他。

    那时候,陈冬是镇民心目中的坏小子。也因为淘气,陈冬无心学习,吊儿郎当,没有考上重点高中,也没有考上本科,只读了三年专科。毕业后,无意中进入了陈画师的画馆,可以说,这短短的几个月,改变了陈冬。

    想到这几个月的变化,很自然,陈冬就想到了异能。他默念着开合,却毫无变化,他的异能没有了。

    陈冬苦笑一下,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记得自己穿越到十年之后时也是这样,后来,是小叮当的高压电子枪将他的异能刺激了回来。

    眼前突然浮现出包老头的影子。包老头是他最好的朋友,也是他唯一的朋友。小时候,没有哪个孩子愿意和他玩,陈冬经常去包老头的包子铺。那是他个头矮,缩在案子下面,一伸手就能趁包老头不注意,把包子偷到头,直到有一次他被笼扇的热气烫了手。

    那天,包老头发现了他,不过,包老头并不生气,而是很友善地摸摸他的头,往他的手里塞了几个包子。从那之后,陈冬经常去,但不偷了,每次他去,包老头就会主动地送他几个,这让陈冬感觉到包老头是个好人。

    在过去的ri子里,陈冬几乎从未考虑过什么是好人,什么又是坏人,他只是我行我素,zi you自在,想[过滤]什么就[过滤]什么,而现在,小女孩的一句话,引起了他诸多的回忆。

    无疑,包老头是他见过的最好的人之一。自己偷他的包子,他不但不生气,反而从此经常送他包子吃。后来,自己就经常将学校里发生的事和包老头说。包老头一边卖包子,一边听着,还不时地问上几句。不知为什么,在学校里受了委屈,陈冬甚至不和爸爸妈妈说,也要先跑到包子铺里,一股脑地全倒给包老头。

    或许,这就是包老头跟他说的忘年交吧。

    也就是这样,他和包老头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想起包老头,陈冬心中突然有些想念,于是,他朝双龙湾的方向走来。

    由于身上分文没有,卖画所得又全部给了那个妇人,陈冬没有打出租车,顺着街道步行而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