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55章 要买下包子铺

第155章 要买下包子铺

    笔墨纸张准备停当,陈冬挥毫泼墨,刷刷刷,画了一幅写意龙,然后对张老板说:张老板,你开个价吧,这一幅多少钱?

    张老板端详着那幅画,神se动容,叫道:龙派[过滤]髓,比之当年胡画师的笔力还透着神韵,的确是大手笔,陈冬……这个名字怎么和陈画师相同?

    陈冬笑笑:陈画师是我的师父,张老板,这幅画价值几何?

    张老板拍手说:好,如果你每幅画都能达到这个水平,我们就说定了,一幅一万怎么样?

    一万?包老头拍拍脑门,心说:我[过滤]上一个月,也挣不了一万,除了吃喝能剩几千块就不错了,这还是我的包子铺生意好,陈冬一挥手就挣一万[过滤]。

    张老板忙说:怎么,你们如果觉得少,还可以加,画是非常好,只是……这位陈兄弟目前名气还不够,要是有了名气,说实在的,这幅画就是十万,也有得卖,我是做生意的,总得保险一些是吧,我压一下本钱,才能有赚头。

    陈冬忙说:明白,明白,张老板,那怎么就说定了,明天,我们就来交易,这幅画就算定金了。

    世上什么事都不会一帆风顺吧,或者说好事多磨。

    张老板正要答应,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个fu人,年龄和张老板差不多。fu人大概偷听了张老板和陈冬、包老头的对话,知道了内情,将张老板拉到一盵过滤]蜕底攀裁础3露爬习迕纪方糁澹蚮u人争执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张老板走了过来,一副歉意,说:实在抱歉,刚才我太太说,范老板的侄子也交了订金,所以……

    陈冬忙说:张老板,你是答应过的,总不能反悔吧。

    张老板十分为难,他看看包老头,叹息道:说实在的,我和老包不是一般的感情,虽然没有深交,可也算得上好哥们了,虽然范老板的侄子是买了一件古董,以生意算作合作的开始,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先手,这样吧,你们明天来,一定是明天,如果明天我们无法交易,我只能和范老板的侄子合作了,我不想得罪范家,毕竟人家是行内的大佬,我们同在生意场上混,彼此也得有个面子,请多谅解。

    张老板将话说到这份上了,陈冬也不想说什么了。他和包老头正要走。那fu人说:交易需要用心,我希望这位陈兄弟别应付,毕竟我们也算行家,虽然不是书画大家,可经营了多年的古董,也多少懂些。

    陈冬点点头:阿姨放心,我会保证质量的。

    fu人看看张老板,接着说:怎么叫保证[过滤],不是随便说说的,我看过你的画,是写意,你总不能都是写意吧,最好来点其他的,要用心,就要把你的画劝装裱好,而且别找一般的小店,我们还要经营的,需要整体上看上去好一些……

    陈冬知道,fu人是在刁难他。二十几幅画,先不说其他的画法,就是全部用写意,要想用心地画下来,一天时间也不够用,作画也讲究灵感,因此,要想每一幅都达到上好的水平,陈冬也不敢保证,何况还要装裱。但是,陈冬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下来,因为这是他和包老头唯一的机会。

    从古董店出来。陈冬让包老头回去准备现金,自己去了红尘的装裱店。

    一进门,红尘就迎了过来,说:行[过滤],离开师娘,你也有处去[过滤],不是刚刚发了誓,就忘了吧?去哪里找小姑娘了?

    陈冬一边展开宣纸,一边说:师娘,你别打趣我了,我现在没时间,需要用心作画。

    做什么画[过滤],瞧你认真的样子,好像老娘我碍你的事一样,那好,老娘走人。红尘哼了一声。

    别[过滤]。陈冬忙说:师娘,我还得仰仗您呢,是这样的……

    陈冬简单地说了整个事件的过程。红尘一瞪眼,叫道:你小子头一热,就接了,你把师娘当成机器了?别说二十几张画,就是两三张画,也得老娘大半天的时间,一层层的,装裱可是细活。

    陈冬苦笑:师娘,我不也是没有办法吗,老包是我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朋友,他现在有难,我怎能不帮他?

    傻小子,我看你大话说下,怎么来帮,你累死老娘,老娘也裱不了这么多。

    那怎么办?陈冬也知道,自己这次算是自己给自己出了道难题。

    对了……红尘突然想起一事,叫道:我知道你的画技不错,可是,书画怎么说也需要点灵感的,你画一幅佳作可以,画几幅也有可能,但是,你能保证二十几幅全是[过滤]品吗?没有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拥有层出不穷的构思,我给你个提示,下午两点在市文艺馆有一场书画拍卖会,如果你的画能拍上几十万,不就解决难题了吗?

    其实,陈冬也在犹豫,他知道自己未必能让二十几幅画让店主都满意,闻言大喜:真的,太好了。

    红尘从桌子上拿起一张报纸,看了看,说:还好,报名时间上午十点截止,你赶紧构思题材,我打电籟过滤]?

    红尘打完电话,见陈冬坐在沙发上发呆,走过来,朝他的额头戳了一指头,说:你呆了?怎么不画?别忘了下午两点就开始了,老娘我还得给你装裱。

    陈冬摇摇头:师娘,我突然没有信心了,你说,我一点名气都没有,我的画有人买账吗?

    红尘拧着陈冬的耳朵,将他拉了起来,叫道:好[过滤],你小子连自己都不相信,你说你充的什么大尾巴狼[过滤],你接这活儿[过滤]什么?

    可是……老包是我的好朋友,他经营了几十年的铺子眼看就要没有了,我……我不能不帮他。陈冬苦笑。

    既然这样,你就打起[过滤]神来,你连自己都不相信,别人怎么相信你?再说,拍卖会上一定有不少书画大家,他们是有眼光的。

    红尘的话对陈冬鼓励很大。他深吸一口气,来到案子前,双手按着桌面,慢慢地闭上眼睛,他在想:我师父是龙派的传人,我也算龙派的吧,我应该画龙才对,但是,龙派的风+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格太过于单纯,如果我融入其他的风格……

    半晌,陈冬眼睛一睁,提笔在手,挥毫作画。

    他画的依然是一幅写意龙。是大写意。慌看之下,仿佛纸卷上胡乱地涂抹着几团墨汁。但只要用心看去,才发现那些墨团是覽过滤]媛傻模腔蚺ɑ虻蚯峄蛑兀虼只蛳福蚋照蛉嵯福蛭戎兀蚱。踩皇且惶跬淘仆挛淼牧A犯┦樱惨“冢拮φ趴貌煌纭?

    闭上眼,那龙仿佛就在眼前,退几步,龙似腾空而去,跃出卷外。

    陈冬放下笔,看着自己的新作,逐渐lu出了笑容。这幅龙,他一气呵成,完全是自己xing格的展现。一开始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但现在,又想护佑众生,大显神威。

    瞥眼处,只见红尘张大了眼睛,呆呆地站在一旁。

    陈冬忙说:师娘,快准备装裱[过滤]。

    红尘缓过神来,笑道:好徒弟,老娘我果然没看走眼,你小子早晚成名的,而且是大名。

    下午两点,拍卖会在文艺馆正式开始。

    陈冬和红尘是踏着钟点来到的,按照规定,他们应该提前一小时将作品交举办方封存。举办方在一点就进行了名单的最终确定,并编号,删除了陈冬的信息。在红尘的好言请求下,在拍卖会开始前的几分钟,他们的资料才补上,号码也编在了最后一位。主持人手中的名单上还是手补的。

    陈冬和红尘见第三排有两个空位,于是过去坐了,抬头一看,发现第一排坐着几个人,正中之人正是薛老板,薛老板旁边是个白发老誟过滤]嫒绾煸妫聿奈鞍叮淙缓脱习迥炅湎嗟保匆彩茄巢煌洹@险咧糇殴展鳎脱习宓陀锝惶福蛔〉氐阃贰T谘习迳肀[过滤]露⑾志尤蛔欧端A硗猓诙乓沧偶父鍪烊耍曳浅J煜ぁD蔷褪敲┠莺秃硗饣褂杏ㄓā?

    莹莹偎依在茅妮的身盵过滤]蛔〉厮担罕斫悖趺床患沂Ω改兀饷创蟮呐穆艋幔邓邓Ω贸鱿职伞?

    茅妮低声说:你师父大概还没从省城回来吧。

    胡蝶却淡淡地说:莹莹,以后不许提他了。

    莹莹偏头问:为什么[过滤]?

    胡蝶没有说籟过滤]?

    这时,主持人宣布拍卖开始,第一号书画作品是薛老板珍藏的一幅《雄鹰展翅》。大屏幕上出现了作品的招聘。主持人简单地介绍了这幅作品的创意,然后拍卖开始,低价是两万元。

    既然是书画拍卖会,参加现场的大多是书画界的人士,或者书画爱好誟过滤]ㄒ恍└轿陌诺纳倘恕D切┥倘耍淙晃幢囟檬榛帐酰聪不陡纾蛘吖首魑难拧K运堑某黾弁岢氏痔臼剑恍┦榛谜摺?

    最后,薛老板的《雄鹰展翅》以十八万成交。

    接着,仍然是薛老板的一幅书画,是他的新画,画的也是鹰,却是雏鹰。薛老板年岁已长,却画了一只刚刚出窝的雏鹰,很多人不懂。那白首老者却微微一笑,说:返璞归真,这才是大手笔[过滤]。

    薛老板笑了笑。

    拍卖开始。底价也是两万。但是,这幅画只叫到十万,就有些停顿了。显然,很多人不看好。白首老者摇摇头。

    就在主持人将要举锤时,范水生突然说:二十万。

    薛老板看看范水生,说:范老弟,难道你和你叔叔一样,也懂书画?

    范水生笑了笑:我虽然不懂书画,但刚才看到马老先生对这幅画的推崇,觉得它肯定值二十万。

    薛老板点点头,不再说籟过滤]VС秩寺浯福级抛髌酚煞端牡谩?

    接下来,有几幅双龙市书画协会推荐的作品,各自有了归属,然后是一幅《马到成功》。主持人说:这幅画题材虽然常见,但是笔力雄浑,厚重,是我们双龙市四大流派马派马老爷子的大作。

    那白首老者起身朝大家示意。陈冬心道:原来他就是莹莹的爷爷。

    莹莹从后面抱住爷爷的脖子,笑道:爷爷,拍卖完,能不能把钱全给我。

    马老爷子笑着摇头:小小年纪,你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再说,爷爷这次参加拍卖会,是有想法的。

    主持人说:其实这次拍卖会是马老爷子和薛老板牵头组织的,这段[过滤]子,东海屡屡出现异象,一些渔民遇难,其他渔民生意也受到了影响,两位先生决定各拿出两幅画来进行拍卖,并将所有拍卖所得都捐给渔村,当然,书画协会的会员也在相应,在此,我代表渔村的村民们,向两位老人和协会的会员们表示衷心地感谢。

    听了主持人的话后,台下掌声如雷,不少人站了起来,对大家的义举表示钦佩。z!。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