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56章 拍卖

第156章 拍卖

    简短截说,就到了最后一幅作品。

    主持人看看名单,说:最后这幅作品作者是陈冬。

    台下不少人听到陈冬二字,纷纷议论。茅妮和胡蝶等人都转过头来,这才看到了坐在身后的陈冬。

    陈冬叫了声:妹子……

    胡蝶哼了一声,回过头去。

    莹莹站在椅子上,朝四下望着:我师父呢,他在哪里?

    主持人接着说: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位陈冬是龙派的陈画师,那可是我们双龙城的骄傲[过滤],一代书画奇才,我想,连薛老板和马老爷子也这么认为吧。

    薛老板点点头。马老爷子感慨地说:只可惜,我和陈画师一直没能谋面。

    主持人说:但是,这幅作品的主人虽然叫陈冬,却是另外一个人,他是最后一个报名参赛的,也是最后一个将作品递交上来的,下面,请大家看,是一幅《龙图腾》。

    大屏幕上,出现了陈冬那幅龙。

    台下议论纷纷,有人说:谁在冒充陈画师的名字[过滤],瞧,画的什么东西,一团墨汁。有人说:我看这个人是想钱想魔了吧,要么就是想出名,你冒谁的名字不行[过滤],非要冒充陈画师的……

    议论声多出自商界人士的嘴里,比如光头和范水生。光头就在和范水生不住地说:老大,要是这样的水平也能进拍卖行,我看您闭着眼睛也可以。

    范水生瞪了光头一眼:你怎么能把老大跟这种人比?

    而真正的书画人士是懂的的。因为写意画大多是粗看恍惚,越看越有意蕴。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融入人的意识,或者画随心譡过滤]踔链锏侥阆胂笏袷裁淳拖袷裁吹牡夭健?

    茅妮和胡蝶和书画有缘,自然懂得,她们更加知道陈冬的书画水平,因为前些次,都是陈冬出马,解了双龙画院的危机。

    茅妮望着那幅《龙腾图》,眼睛放光,心中暗道:陈大哥真的是一位书画奇才。胡蝶哼了一声:如果他和薛老板他们一样,能捐出所得倒也罢了,如果不是,我再不理他。

    薛老板和马老爷子都戴上镜子,渐渐地站了起来。

    马老爷子身子颤抖,ji动地说:薛老板,这个人就是你跟我提到的陈冬吧?

    薛老板点点头:是[过滤],就是他,我见过他几次了,今天上午还在文化市场见过。

    说着,薛老板转过头来,目光落到了陈冬的脸上。陈冬赶紧抱抱拳:薛老板好。

    马老爷子转过头来,上上下下看看陈冬,一幅不能相信的样子:怎么可能,作者就是你吗?

    陈冬抱拳说:马老爷子好,正是晚辈,还请多多指教。

    茅妮看了陈冬一眼,心说:陈大哥今天怎么客套了起来,他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莹莹回头望着陈冬,眼珠子瞪得圆圆的,叫道:是你?你冒充我师父[过滤]什么?

    陈冬笑笑:我就叫陈冬,不是冒充的,爸妈起的名字,叫了二十多年了。

    马老爷子拍拍陈冬的手,连连点头:好,好,有机会去我家,我们喝茶。

    陈冬笑笑。众人坐下。主持人宣布开始,起价二十四万。

    当主持人说出价格时,所有人都愣住了。虽然薛老板和马老爷子认为这是一幅水平非常高的+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画,但是,他们也想不到低价会这么高。

    议论声再起。光头认出了陈冬,低骂一声:这小子,想钱想疯了,薛老板和马老爷子的画起价才两万,他的画我看一文不值。

    薛老板似乎感觉到什么,回头看看陈冬,目光中有询问的意思。陈冬低声说:我一个朋友需要钱,二十五万,我不得不如此。

    胡蝶哼了一声。她不知道陈冬为什么要来拍卖画,但是,她听到陈冬说朋友需要钱时,心中顿时来气。因为,在她认为,薛老板和马老爷子的做法才是让人钦佩的,她低下头,甚至担心被人知道自己和陈冬是兄妹。

    叫拍开始,但是,没有人举牌。

    主持人看看下面,喊道:第一次……第二次……

    如果主持人第三次喊完,等于陈冬的作品就会流拍。所谓流拍,就是没人买,流产的意思。

    就在主持人要宣布流拍之际,薛老板突然举手说:二十五万。

    陈冬忽地站了起来,他从失望到希望,但是,他也看得出来,薛老板是帮助他。薛老板看看红尘。他对红尘的xing格非常熟悉,因为红尘是他的儿媳fu,虽然红尘表面上是个随便的人,其实,她决不是。从红尘对陈冬的关切程度上,薛老板暗中觉得,陈冬一定需要这笔钱。这幅画到底值不值二十五万,书画作品原本就很难估量,它是艺术品,要看收藏者的喜好。

    陈冬突然心中涌过一股暖流,他被薛老板的举止感动了。他知道,薛老板是帮助他,不想让他失望。虽然,他并没有详细地把经过告诉薛老板,但是,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人居然这样信任自己,这让陈冬心中有一种从未覽过滤]母锌?

    他紧紧地握住薛老板的手。

    薛老板微微一笑:我知道,你需要它,你是书画界的奇才,我年轻时也覽过滤]芏啻煺鄣木也幌M欢湎恃薜幕幻舜莶胸舱郏M夷芄话镏悖』镒樱阌泻艹さ穆芬[过滤]煤猛白摺?

    陈冬点点头,他本想说一些感谢的话,却觉得千言万语涌带嘴盵过滤]幌伦硬恢浪凳裁春谩?

    胡蝶呸了一声:你如果还是男人,就像薛老板一样,把这些钱捐出去。

    陈冬一呆,他摇摇头,说:不能,我朋友需要他。

    胡蝶看看他,眼圈顿时红了。原本,胡蝶是想,如果陈冬真的能向薛老板学习,她就认了这个哥哥,没想到,陈冬太让他失望了。

    胡蝶快步跑了出去,她一时也不想见到陈冬了。茅妮看看陈冬,也跟着跑了出去。

    红尘看一眼陈冬,叹息一声,说:陈冬,去办你的事吧,胡蝶那里交给我。

    一个多小时候,陈冬回到了双龙湾。

    当他将一袋子钱扔在包老头的面前时,包老头愣住了,不知道这些票子是从哪里弄来的。

    陈冬说:老包,你什么都不用说,去给张老板打电话,赶紧把钱的事定下来。

    老包张张嘴,看着那二十几叠钱,老板ji动的xiong脯起伏,他很想说些什么,但是,这时候看看陈冬的样子,他知道,一切都不必说了。

    老弟,等我有了钱,我会还你的。

    钱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就算我陈冬入了一个股吧,你生意赚了,就多少分我一点。

    好。老包二话不说,拿起手机开始和张老板联系。

    陈冬想起胡蝶,说:老包,房子的事你自己去办吧,我还有点事。

    离开包子铺,陈冬打了一辆车,回到双龙城。

    拍卖得了二十五万,陈冬留下二十四万,自己揣了一万,因此,这次出租车他没有欠人家的。

    来到双龙画院,刚下车,二根便迎了上来:陈大哥,你来啦……

    陈冬拍拍二根的肩膀,说:胡蝶在吗?

    应该在[过滤]。二根瞥一眼里面,说:没见她出去。

    陈冬点点头,走了进来。

    上了台阶,经过打听,走廊入口的第一间便是茅妮的办公室。陈冬对画院可以说闭着眼都能走一圈。来到办公室外,轻轻地打开一条缝隙,看看里面,没人。陈冬心中一动,上了二楼。

    此时,天se渐暗,走廊里还没开灯。而胡蝶的寝室里[过滤]出一道亮光。

    门虚掩着,隐隐听到里面传来红尘的声音。

    胡蝶,你哥哥的事我都跟你说了,经过就是这样的,其实我觉得他这个人缺点是有,但优点还是很多的,他不像你说的那样只顾自己。

    胡蝶的声音传来:红尘姐姐,你不用偏向他。

    陈冬慢慢地走到门盵过滤]锩婵戳艘谎郏患┠莺秃斐咀赾hung盵过滤]┠菰蜃谝巫由稀?

    红尘握着胡蝶的手,还在劝着:你[过滤],他毕竟是你的亲哥哥,再怎么说,事情都过去了,你总不能没完没了吧。

    可他骗了我嫂子,他的心理太龌龊了,世上哪有这样的徒弟,我嫂子可是他师娘[过滤]。

    从胡蝶的口气中,陈冬听得出,她对自己怨恨极深。

    红尘拍拍胡蝶的手,轻声说:妹妹,你为什么不能从另一个角度想,陈画师去世了,如果你哥哥一回来就将这个消息告诉唐莎,她受得了吗?

    胡蝶张张嘴,又闭住了嘴巴。

    她玩弄着掌心的手机,手机的屏幕上,是大侠郭靖的照片,也是她最喜欢的一位武侠小说人物。

    茅妮将她的手机放下,说:胡蝶,在和你说正事呢,你[过滤]最近手机小说看多了吧?

    我又不看什么乱七八糟的小说。胡蝶说。

    茅妮摇摇头:我知道你的心思,光《[过滤]雕英雄传》就看了三遍了,你希望陈大哥能成为郭靖一样的大侠,可那现实吗?郭靖是小说虚构的人物,再说,现在是都市生活时代,不会出现什么大侠的,我知道,你对你哥哥的期望值太高了。

    红尘笑笑:再说,你哥哥当时是借陈画师的身体复生,也是没办法的事,当然了,他趁机接近你嫂子而隐瞒真相也是不应该的,不过……我要说你哥哥和我相处以来,他对我一点过分的行为都没有,你信吗?

    胡蝶看看茅妮,又看看红尘。

    红尘咯咯一笑,说: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红尘可以随便,唐莎就不可以[过滤]?唉……红尘似乎触动了什么心事,半晌,说:我自认姿se比唐莎也输不了多少,而且论成熟,唐莎甚至比不上我,你哥哥对我一直言听计从,而且也没做出越礼的事来,也许他和你嫂子之间是清白的呢。

    茅妮想了想说:胡蝶,我看红尘姐姐的话是有一些的道理的,陈大哥毕竟是你哥哥,你就别多想了,嫂子现在失去了记忆,也许她和陈大哥之间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胡蝶哼了一声:这件事我早晚要弄清楚的,我就不信嫂子恢复不了记忆,好,这事我可以先放下,今天的事怎么说?

    红尘咯咯一笑:胡蝶,你有完没完,今天的事我刚才不是解释了嘛,你哥哥是在帮一位包老头,范老板的侄子要买下包老头租赁的房子,包老头是你哥哥唯一的朋友,他能袖手旁观吗?我看[过滤],为了朋友,一掷千金,你哥哥很讲义气呢。

    胡蝶呸了一声:什么义气,再怎么说他是为了朋友,是应该的,可他能和薛老板和马老爷子比吗?人家做的才是让人敬佩的人,也许那些村民两位老人连认识都不认识,如果我哥哥能这样做,我就认他。

    茅妮站了起来,说:好拉,天也黑了,我看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陈冬听到脚步声响,赶紧往楼梯口走。

    谁?茅妮走了出来,看到一个身影,几步便蹿了过来,一把按住陈冬的肩头,另一只手打开走廊的灯。等她看清是陈冬时,赶紧松手,一呆:陈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陈冬吞吐着,说不出话来。这时,红尘拉着胡蝶出来了。

    陈冬低头就想跑,胡蝶大叫一声:站住。

    陈冬身子一震,两条tui像钉子一般,钉在了地板上。z!。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