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63章 身体取暖

第163章 身体取暖

    陈冬[过滤]神一振,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柔软的怀里,慢慢地抬起眼皮,看到了小师娘那绝世的容颜,以及她柔和的目光和关切的神色。

    陈冬笑了。他觉得,这时候自己就是死了,也值了:小师娘,我……我能为你而死,实在太幸福了。说着,陈冬意识再次模糊,眼皮慢慢合上。

    蛇群逐渐围拢,所有的头昂了起来,蛇信几乎谈到了三人的脸上。

    绿儿吓得抱住了唐莎。唐莎不是不害怕,只是她知道陈冬是为救自己而落到这一步的,她不忍离开。再说,此时就是想离开,也已经晚了。

    便在此时,突然,一阵奇异的声响穿来。

    绿儿转头看去,吓得眼珠子一翻,昏死了过去。

    原来,她看到了一条蟒蛇。

    唐莎也看到了,她同样惊恐,只是它却觉得,那蟒蛇似乎没有恶意。它发着只有它们同类才听得懂的声音,群蛇开始后退。

    蟒蛇缓缓来到陈冬的眼前,嘴巴一吐,一口蛇涎落在陈冬的嘴巴上。蟒蛇俯首舔舐着陈冬的嘴巴。

    唐莎本来以为蟒蛇要吃了陈冬,但见它动作轻柔,仿佛母亲在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时愣住了。再见陈冬刚才肿起的嘴唇,居然渐渐恢复正常,心说:难道蟒蛇的涎液可以治疗蛇毒?

    正想着,陈冬渐渐睁开眼。

    陈冬,你……你醒了?唐莎欣喜地叫着。

    陈冬点点头,看到了蟒蒣过滤]λ担悍判模挥卸褚狻?

    蟒蛇看到陈冬醒来,缓缓后退,嘴巴在某一处一拱,只见一块石头滚到陈冬的面荹过滤]?

    陈冬抓起那块石头,说了声:谢谢。

    说着,陈冬将石头砸开,里面露出一颗珠子。

    天哪。唐莎感慨地说:我真的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它……它怎么会……

    陈冬笑笑:上次我来的时候,救过它,没想到,我救了别人,等于是救了自己,我现在懂了,真的懂了,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许多道理,只要你一心向善,冥冥之中,总会得到一份馈赠,。陈冬感慨万千,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手中的珠子。

    也许这就是龙家后人所说的佛珠吧,种善因结善果,或许这就是我们常人说的善有善报。说着,陈冬将绿儿喊了起来。绿儿惊喜地说:大总管,你没有死?

    陈冬摇摇头。绿儿见群蛇和蟒蛇已经不见,不由跳了起来,叫道:太好了,姐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过滤]。

    唐莎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绿儿这才明白。二女见陈冬托着珠子在沉思什么,忙问:你在想什么?

    陈冬哦了一声,收回思绪,说:这颗珠子不能落到龙珠的手里,也就是说,我+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们不能带走它。

    本来,陈冬以前做梦都想得到佛珠,但现在,当一颗神奇的珠子就在他的掌心时,他却由于领悟到许多道理,而心境发生了重大改变。

    大总管,我们走吧。绿儿拉了拉他的手。

    陈冬看看唐莎。唐莎说:这地方毕竟太可怕了,我们还是早点离开才好。

    陈冬点点头,但目光落到绿儿身上时,面带愧色,说:绿儿,我们老是这样不好。绿儿却笑嘻嘻地抱住他,说:我觉得挺好[过滤],大总管,咱们来吧。说着,绿儿昂头凑上嘴唇。

    陈冬再次看看唐莎。唐莎假装未见,低下头,但身手握住了他的手。

    陈冬感觉到唐莎的手柔柔的,软滑舒适,不由得心里一荡。便在此时,绿儿一提脚,双手圈住他的脖子。陈冬本能地一低头,绿儿已经吻上了他。

    哗哗。

    一阵阵风浪声传来。陈冬慢慢地抬起头,发现处身的地方居然是一个几平大小的礁石。

    惊涛拍石,水花四溅。

    海浪冲击到礁石上,唐莎和绿儿打一激灵,睁开眼。

    天哪,吓死人啦。绿儿抱住唐莎,看到周围全是海水,恐惧死了。

    唐莎忙问:陈冬,这是哪里[过滤]?

    应该是东海。陈冬说:是东海某处的礁石,幸好,我们没有落到水里。

    很快,海水湿透了三人的衣服。由于衣服一湿,二女纤细的身姿便显露无遗。陈冬目光一瞥,赶紧避开,心头突突直跳,虽然他只看了一眼,但唐莎那玲珑的曲线和诱人的身姿已经落入眼帘。

    不想看,却忍不住想看。这就是诱惑。这就是。

    陈冬刚刚压下念头,杂念有浮了起来。他突然想起自己的誓言,真想甩手给自己一巴掌。

    唐莎看到陈冬神色的变化,又见他似乎在躲避什么,低头看看,见自己双胸轮廓毕现,[过滤]了一声,玉面绯红,赶紧抱住双肩,身子微微侧开。

    绿儿却什么都不懂,她站了起来,叫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过滤],我看还不如和蛇群待在一起呢,那边总有个蟒蛇通了人性,可这里呢,谁能将咱们救走[过滤]。

    一个浪头拍打而来,绿儿[过滤]了一声,身子仆倒。陈冬不敢迟疑,赶紧伸手抱住她。尽管陈冬此时努力地压抑着杂念,但湿漉漉的少女躯体抱在怀中,还是心中一荡,何况,他和绿儿几次亲吻,虽然事出有因,总是会影响到情愫。

    绿儿再次被陈冬抱在怀中,这一次,她的感觉比前几次更加真切。似乎,她一下子就懂了什么,双手抱紧陈冬,偎在他的怀里,眼神直直地看着陈冬,嘴巴嘟了起来,头一昂,居然做着索吻的举动。

    陈冬赶紧松开手,身子退了退,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绿儿咯咯笑道:大总管,你救了我[过滤],你有什么对不起的。

    她哪里知道,就在她紧紧抱住陈冬的一瞬间,陈冬突然冲动了。他转过头,狠狠地甩了自己一巴掌,暗骂自己控制不住意念,为什么要胡思乱想,自己是怎么和红尘师娘说的,以后再见了美女,决不胡来,可刚才呢,自己显然心动了。

    绿儿不知道陈冬为什么打自己,她惊呼一声,叫道:大总管,你在[过滤]什么?

    是蚊子。陈冬随口说。

    唐莎似乎联想到什么,她嘴巴动了动,扯住绿儿,低声说:别多问了。

    天色渐暗,风浪略小。

    虽然,三人被吹下礁石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但是,随着夜色降临,三人却觉得身上阵阵清凉。

    湿漉的衣服,让三人遍体生寒。

    夜风袭体,唐莎和绿儿紧紧地拥在一起。由于礁石上不便方向,所以,不知道风是什么风。不过,陈冬看到二女偎依的样子,主动地坐在上风的位置,这样一来,风吹到礁石上,被他挡去了一半。

    绿儿偎依在唐莎的怀里,睡去了。睡梦中,她大概是梦到了那些蒣过滤]蛔〉睾白牛罕鹨遥鹨摇?

    过了一会儿,绿儿又在喊着:姐姐,姐姐,快拉住我……似乎,她正沉入水中,在不停地挣扎着,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这一夜,绿儿就这样昏昏沉沉地,说着夜话,到了第二天,天色渐亮。她还一直迷糊着。唐莎突然意识到什么,叫道:不好,陈冬,你快看看,绿儿……

    陈冬凑了过来,见绿儿神色萎靡,虽然能够意识到有人喊她,却睁不开眼皮。

    她身上好烫。唐莎说。

    陈冬伸手摸摸绿儿的额头,果然很烫。

    感冒了。陈冬眉头一皱,说:绿儿一定中了寒。说到这,陈冬忍不住朝唐莎投去关切的目光。

    唐莎明白陈冬要说什么,摆摆手:我没事。

    陈冬点点头:小师娘,咱们的衣服全湿了,再加上夜里冷,我想,绿儿是感冒了。

    那怎么办?唐莎焦急地问。

    陈冬一咬牙,说:我她给我吧。

    说着,陈冬解开衣襟,将怀敞开。唐莎眉头一挑,叫道:你要[过滤]什么?

    陈冬苦笑一下:小师娘,你别多想,我……我没有恶意。说着,陈冬接过绿儿,让她躺在自己的怀里,尽量用自己的体温为她取暖。

    陈冬身子宽大些,再加上绿儿生得娇小,陈冬背对风向,这样一来,果然,绿儿身上的寒意少了。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体温,渐渐地传递到绿儿的身上。绿儿[过滤]神恍惚,但是,仍能感觉到自己躺在陈冬的怀里。她本来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像断线的风筝,在空中飘曳,而现在,突然软软地落了地。

    好暖。绿儿抖索的身子渐渐平稳下来,神智也开始一阵阵的清醒。她双腮通红,幸福地看了看陈冬,甜甜一笑,闭上眼睛,紧紧地偎依在陈冬的怀里。唐莎看到她的神色,仿佛少女的情怀,突然大开,不觉心中一动,转头望着东方。

    天越来越亮,火红的太阳跃上海面。朝霞满天,气温逐渐回升。

    陈冬面朝东方,感觉到身子开始渐渐发暖。望着红彤彤的旭[过滤],陈冬面带微笑,他知道,阳光一出来,绿儿就安全了。

    唐莎摸摸绿儿的头。绿儿朝她一笑,似乎有些羞涩。唐莎松了口气。

    [过滤]头越来越竅过滤]鋈说囊路恢裁词焙蛞丫璠过滤]了。

    今天的风似乎非常小,有一些风平浪静的感觉。似乎老天也在怜悯这三个落难的人。

    嘟嘟。是号角的声音。渐渐地,远处出现一个黑点,接着,黑点越来越大。是船。一艘船开了过来。

    有船。唐莎说着,站了起来。陈冬也扶着绿儿站起。绿儿依旧偎依子[过滤]陈冬的怀里,双手抱紧他的腰,扭头朝大海中望着。

    太好了。陈冬说:有船就好,要不然我们在这里饿也要饿死的。

    然后,船只似乎转向,船上人并没有看到他们,而是朝北方驶去。

    由于太阳,三个人已经分清了东西南北。

    喂,快救我们[过滤]。陈冬大声地喊着。

    绿儿也想喊,可是她刚病了一场,身子还需。唐莎张了张嘴,刚想喊,突然灌了一口风,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又起风了。

    陈冬有些担心起来,他知道,如果再不上岸,这样下去非常危险。

    陈冬情急之下,脱下上衣,在手里不停地挥着。

    船上人终于看到他们,船调回方向,朝这边驶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