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78章 佛珠哪里去了

第178章 佛珠哪里去了

    陈冬双拳一抱,对路大娘说:“大娘,希望您以大局为重,我所要救的是上百万的双龙人,您想一下,即便你留下佛珠,难道即将到来的灾难就不会危害到路珠吗?也许到时候我们大家都不能存活,又何谈以后的幸福?”

    路大娘一呆。她将路珠放在床上,半晌说:“好,我带你们去。”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路大娘带着陈冬、路大嫂和路珠,来到了双龙山上。

    陈冬不由问:“大娘,难道您将佛珠放在了山上?”

    路大娘点点头:“就在双龙庙中。”

    原来,自从路珠的爸爸去世后,路大娘就对佛珠的危害确信不疑,为了不让危害延续到路珠这一代,她将佛珠藏到了双龙庙中。

    自从路大娘的丈夫去世后,路大娘就经常来山上烧香,并逐渐信奉佛教。

    路大娘告诉陈冬,其实,双龙庙最初就是她的外祖先人建立起来的。由于当时传说佛珠是龙家的灵物,所以,她的外祖先人为了让后代人免遭灾害,供奉了双龙。

    陈冬知道,所谓双龙,指的就是龙皇和龙帝。但在陈冬的内心中,他对龙帝没什么好的念头。

    路到娘来到其中一条龙的龙口中,伸进胳膊,慢慢地摸着。

    渐渐地,路大娘的脸sè越来越难看,她摸了半晌,将胳膊抽了回来,一脸发呆:“不见了,佛珠不见了。”

    陈冬忙问:“大娘,你想想,佛珠确定是放在龙口里了吗?”

    “是从龙口放进了肚子里,但不会溜进去,我当时是摸过的。”

    陈冬看看雕龙的腹部,运用开合异能,将雕像打开,但是,里面是空的,没有什么佛珠。

    路大嫂忙说:“妈,你再想想,是不是放在了别处?”

    路大娘摇头说:“我从小就跟着你外婆来双龙山祭拜,这里可以说是妈妈的jing神寄托地,虽然妈妈后来信奉了佛教,可双龙城没有寺庙,只有这里,妈妈怎能忘记呢。”

    陈冬想了想,忙问:“大娘,你以前和别人来过吗?”

    路大娘想了想,说:“以荹过滤]故呛吐藜业苊镁R黄鹄矗藜业苊靡蚕不栋莘稹!?

    陈冬忙问:“那罗家弟妹是谁,她是不是看到你将佛珠藏在雕像中了?”

    路大嫂说:“妈所说的罗家弟妹,是闯关选手中的罗大业的妻子,你应该认识的。”

    “是罗大业的老婆?”陈冬一愕。

    路大娘点点头:“是[过滤],罗大业祖传的石匠手艺,这些年雕刻了不少墓碑,罗家弟妹说一见他雕那些东西就觉得心里瘆得慌,这个妹子[过滤]胆小,所以才想求个神灵佑护。”

    陈冬说:“好,我去找她。”

    说着,陈冬快步往山下走。路大嫂忙跟了过来,说:“陈兄弟,你找到人家别强来,毕竟咱们不能确定。”

    陈冬点点头,回头看看路珠,说:“大嫂,你放心,我会想法破除了佛珠给你家后人带来的危害,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路大嫂点点头:“我相信你。”

    陈冬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转眼间出现在罗大业的石匠铺荹过滤]?

    陈冬来的时候,罗大业正在雕刻一块墓碑。这几年,乡下虽然已经有些乡镇开始集諿过滤]腔夜芾恚ナ赖娜嘶鸹蟛辉偃氩兀羌写娣旁诟鞔褰ㄉ璧墓腔夜葜校牵蠖嗍幕故茄≡衲乖帷D沟赜械氖浅善模迓淅锘ǖ模械氖窃谧约业淖娣刂小S捎谂┐宄钦蚧ㄉ璧慕挪礁崭湛迹笃耐恋鼗姑挥[过滤]婊瓯希裕贡饣顾愫旎稹?

    陈冬来到罗大业的面前,蹲了下来。

    罗大业慢慢抬起头,看到陈冬,忙站了起来说:“陈兄弟,是你[过滤],你来了怎么不说声,快里面坐。”

    罗大业把陈冬请到铺子中坐下,洗了手,和罗大业这才握了握,然后倒了茶,询问陈冬的来意。

    由于陈冬在季度冠军争霸赛中的表现,罗大业等闯关英雄都对他刮目相看。

    “是这样的,罗大哥,你家嫂子在吗?”

    “你找我老婆吗?她不怎么到铺子里来,她[过滤],胆子小,看到我雕刻这些墓碑,就说瘆人,晚上睡不着觉,总梦到鬼。”

    “是这样的,我想向她了解一个佛珠的事。”

    “佛珠?”

    “[过滤],罗大业想想,你看到过这样一个珠子吗?”

    罗大业想了想,摇摇头。他告诉陈冬,自己从未见过老婆有这样的佛珠。

    接着,罗大业就给老婆打了电籟过滤]?

    “老婆,你不是陈兄弟的粉丝吗,你的机会来了,快来铺子。”

    果然,十几分钟后,外面停下一辆电动车,接着,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子走了进来。那女子身材不竅过滤]⑴郑弊永锎髯乓淮穹鸬踝梗槐咄镒[过滤]槐咚担骸笆裁椿醄过滤],大罗,我看你是想不让我睡觉了,又接这种雕刻的活。”

    女子一进门,便看到了陈冬,惊叫了一声,赶紧捂住嘴巴,不相信地再看一眼,冲了过来,叫道:“你……你是陈冬?”

    陈冬微微一笑。

    女子赶紧和他握手,神sè非常激动:“我太崇拜你了,陈……陈英雄。”

    陈冬忙说:“嫂子,你千万别这样。”

    罗大业笑道:“这就是我老婆,她这个人[过滤],也怪,我参加闯关节目也有段ri子了,可她从来不给我好脸,说去闯关耽误生意,但他看了季度冠军争霸赛后,就迷恋上了这个节目,每天晚上在我耳边说起你来。”

    陈冬笑笑:“嫂子真有趣,罗大哥也是闯关英雄[过滤]。”

    罗太太呸了一声:“他算什么英雄,我看给陈兄弟提鞋都不配。”

    罗大业说:“好了,老婆,叫你来不是闲聊的,陈兄弟想问什么佛珠的事。”

    罗太太脸sè微变。

    陈冬忙问:“嫂子真的见过一颗佛珠?”

    罗太太忙说:“什么佛珠[过滤],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陈冬看她神sè变化,知道她在说谎,摇摇头:“嫂子,我去见过路大娘了,我想,你应该认识她。”

    罗太太听他说起路大娘,顿时神sè一灰:“她都告诉你了?”

    陈冬点点头。

    罗太太只好说:“佛珠是我拿的,不过,我……我已经卖了。”

    陈冬一呆。

    罗大业一听,真有这样的一颗佛珠,而且听老婆和陈冬的意思,那颗佛珠还不是好路子来的,忙说:“老婆,是人家的东西,你怎么能卖掉呢。”

    罗太太摸了摸胸前的吊坠,说:“跟着你,这些年连个金项链都不给我买……”

    “去年不是给你买了一条吗?”

    “去年?去年都不兴了,现在你看看城里那些光鲜的女子,谁不戴玉,戴翡翠的。”

    陈冬看看她胸前的吊坠,忙问:“不知道嫂子将佛珠卖到了哪里?”

    罗太太看看陈冬,吞吐着说:“被我卖到了省城一家古董店里。”

    罗大业气得一跺足:“双龙城不是没古董店,如果是好东西,张老板会不给价吗?”

    罗太太说:“张老板的儿子和你是朋友,我不想去找他,再说,我上个月去省城,人家古董店的老板相中了我的佛珠,出价也不低,我能不卖吗?”

    罗大业还想训斥自己的老婆,陈冬知道,到了这时候,说没用,他制止住罗大业,询问罗大业那家古董店的详细地址,然后去红尘那里借了几百块钱,连夜去了省城。

    离开装裱店时,陈冬用红尘的手机给胡蝶打了个电话,他知道,自己这次去省城,还不知顺利不顺利,如果佛珠再次易主,就麻烦了。所以,他告诉胡蝶,自己有事要去省城,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让她不要担心。

    双龙城离省城只有一百多公里,坐上大巴,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不过,进了省城,由于交通堵塞,每跨过一条街道都艰难的很。

    下了车,陈冬询问了人行路上的市民,朝罗太太所说的古董店走来。

    省城不愧是大都市,比双龙城不知繁华了多少倍。

    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一行行,一列列,霓虹灯光闪烁耀眼,豪华轿车如牛毛一般。

    来来往往的行人,一个个衣着光鲜。

    罗太太所说的那家古董店在海通大道上。

    这条大道也是省城最繁华的街道,在海通大道的东段,和文化街交叉,又算是文化街的开端,面南而坐,铺面是一排五间,其中四间敞通着,显得非常明亮,另一间是老板的办公室。

    一进古董店,分门别类,非常清楚。靠左边第一间是古董类,第二间和第三间,是珠宝玉器类,第三间是书画工艺品类。

    虽然是古董店,但是,里面新的旧的东西都有。

    柜台后,每一间都有一位服务小姐正迎接着顾客。顾客不算少,但大多是奔着玉器和珠宝来的。

    陈冬走向古董柜台。柜台后年轻的服务小姐笑脸相迎,问道:“先生需要什么?”

    陈冬说:“我随便看看。”他目光搜索着,见柜台前后都摆着不少古董,后面和柜台里面大多是小件,如古币烟台花瓶之类,而外面摆了些大件,如桌椅木雕屏风之类。

    看了一遍,并没有佛珠。

    服务小姐笑笑:“先生,看样子,你是来寻宝的。”

    陈冬也是一笑:“是[过滤],但我这个人信奉佛教,不知道能不能请到佛教的宝贝。”

    服务小姐回头拿出一个铜像来,说:“这是明朝时期的藏传佛像,您看喜欢吗?”

    陈冬假装欣赏,连连点头:“不错,非常好,只是,我喜欢一些佛教的用品,如木鱼、佛珠什么的,不知道您这里有没有?”

    服务小姐摇摇头。

    陈冬有些遗憾,他慢慢地往外譡过滤]乃担耗训缆尢谒祷崖穑坎幌瘢宰约撼绨葜蠢碛Ω貌换崴祷眩鞘俏裁矗?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一开,里面走出一个额头微秃,面皮白净的中年人。中年人看看陈冬,问:“这位兄弟,要走吗,怎么,没有淘到喜欢的宝贝?”

    中年人看到陈冬从古董柜台过来,因此才有此说。

    陈冬点点头。

    中年人说:“我姓王,是这里的老板,不知您喜欢什么宝贝?”

    陈冬还没说话,那位服务小姐搭腔了:“王老板,他是来寻佛家用品的。”

    王老板哦了一声,看看陈冬。

    陈冬问:“不知你手上有没有佛珠之类的宝贝。”

    王老板眼睛一亮,瞥眼看看陈冬,呵呵一笑:“你来的不巧[过滤],我手中的确有一枚佛珠,只是,刚刚订了出去,而且人家已经交了订金。”

    陈冬忙说:“宝贝还在吗,我能不能看看?”

    “这个嘛……倒也可以,请跟我来。”

    王老板将陈冬带进办公室,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锦盒,然后慢慢打开,里面还有一个红木盒子,不过一看漆,就知道有些年份了。

    “说起这个佛珠[过滤],和我还有些缘分,那天我本来要打烊了,来了位女士,问我要不要?我说,关门了不做生意了,她说白天看中了我这里的一个玉佛吊坠,没钱买,想用佛珠换下,我接过她的佛珠一看,顿时看中了,真是好东西。”

    盒子打开,一颗眼球大小、晶莹剔透的珠子静静地躺在里面,珠子隐隐幻现绿光,幽幽的,有一股诡异的感觉。

    直觉告诉陈冬,这颗佛珠就是一个灵物。

    陈冬想多看几眼,可惜,王老板将红木盒子盖上了。

    陈冬忙说:“王老板可否提供一下,订家的联系方式。”

    王老板看看陈冬,说:“看样子,你是非常喜欢这颗佛珠,想转让下来?”

    陈冬点点头。

    王老板说:“这颗佛珠是明朝的东西,至今三百多年了,我和燕先生是老朋友了,他经常到我这里来买画,所以,我给了他一个朋友价。”

    “王老板能够透露您的卖价?”

    “三万元,不过,我想如果是市场价,应该在五万之上。”

    “没关系,我想我出得起,只要那位燕先生肯转让。”

    王老板摇摇头:“燕先生是一位书画名家,还是收藏夹,在喜欢书画之余,也喜欢收藏一些珠宝珍玩,我想,东西到了他的手上,他决不会再出手的,即使你出更多的价格。”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