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81章 燕家做客

第181章 燕家做客

    燕语还想说什么,这时外面进来两个人,其中之一说:“燕先生说的对,因为他是陈冬,所以,他决不会偷那幅画的。”

    陈冬抬头看去,只见进来的两人,正是薛老板和冯获。

    陈冬呵呵一笑,过来和两人握手。陈冬看看冯获,笑道:“冯大哥,嫂子没和你来吗?”

    陈冬的话刚说完,只见门外人影一闪,封玲扭扭捏捏地进来了。封玲见了陈冬,满脸通红,有些不自然。

    “嫂子,我说嘛,你一定和冯大哥在一起的。”

    封玲红着脸说:“陈老师,你快别这样,我比你小,叫什么嫂子[过滤]。”

    冯获哈哈大笑:“你年纪是比陈兄弟小,可我年龄大[过滤],你这个嫂子是当定了。”

    说着,冯获拍拍陈冬的肩膀,笑道:“好兄弟,虽然大哥离开了双龙城,可是对双龙城最近发生的事一直在关注着,接连几次,助茅妮保住双龙画院,荒岛大破灵异漩涡事件,只声赴死,救了无数的渔民,勇者闯关,将月度冠军和季度冠军集于一身,牛,够牛。”

    薛老板说:“还有,现场作画为病弱,拍卖会场为老友,这些故事也在网上传来了。”

    陈冬听得出来,冯获和薛老板言语之中,对自己无限的赞赏,他突然热血沸腾,心中激荡,笑道:“看来薛老板和冯大哥都知道了。”

    “当然了,就是我不关注,你嫂子每天都上网,你借体复生,成为双龙大英雄的事网上传开了,你嫂子每天都在我耳边说,我都背下来了。”冯获拉过封玲,说:“来省城之前,我给薛老板打电话,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带上你,可他说你没有联系上你,我还觉得遗憾你,没想到你自己来了。”

    陈冬苦笑一下,转头看看燕语。

    冯获忙说:“燕语,冯大哥给陈兄弟作保,画绝对不是他偷的。”

    燕文成拍拍女儿的手,轻声说:“你冯大哥的话比爸爸有分量吧?”

    燕语只好说:“当然了,冯大哥是我爸爸的好朋友,你这样说,我按理自然相信,可是……”

    冯获摆摆手:“没什么可是的,实话告诉你吧,林大师那幅画是假的。”

    “假的?”燕语一呆。

    燕文成点点头,说:“是[过滤],真正的《美女出浴》图失踪了。”

    冯获见燕语嘴巴启张,似乎还想说什么,笑道:“我知道,你一定以为,无论真假,只要偷去了画就会形成偷盗罪,可是,陈兄弟是什么人[过滤],别说是一张假画,就算《美女出浴》图是真的,他未必看在眼里[过滤],何况,那幅赝品水平一般,画技非常拙劣,你说,陈兄弟能够偷吗?”

    燕文成掂了掂手中的布袋,说:“布袋被扔下,说明小偷看过画了,如果陈老弟是同伙,他一定会一眼看出画的真假的。”

    这时,林大师也走了进来。

    冯获为他介绍了陈冬。林大师叹息一声,说出了书画失踪的经历。原来,一个星期前,文化市场的管理者找到林大师,希望举办一次书画交流会。林大师便和燕文成商议,订下了ri期。为了吸引更多的爱好誟过滤]辔某商嵋榱执笫约赫洳囟嗄甑囊环毕壮隼矗么蠹艺估溃蔷褪恰睹琅鲈 吠肌A执笫Ω嫠叽蠹遥睹琅鲈 吠际撬姆蚜巳鲈碌氖惫猓负醢肷牧楦校抛龀傻模榛龀芍两褚丫侥辏倜皇裁创笞魑适溃蛭恕睹琅鲈 吠迹残韏ing神太集中了,血压上升不知,得了脑梗死,虽然现在恢复得不错,却留下了后遗症,右手哆嗦,无法拿笔了。

    也正因此,他将《美女出浴》图看得比生命还重要。

    没想到,就在他准备将《美女出浴》图交给燕文成时,才发现,大作被人调了包。当时,他就将情况和燕文成说了,燕文成让他把赝品交给自己,并说收住风声,等大会开始,让女儿趁机调查,看能不能找到《美女出浴》图的失踪线索。

    听林大师说完,燕语这才对两个保安摆摆手,让他们下去。

    燕文成哈哈大笑:“今天真是个难得的机会,陈老弟,走吧,我做东,找一家饭店,咱们切磋一下画艺如何?”

    陈冬想起佛珠,知道要想得到它,必须接近燕文成,于是点点头。

    冯获却笑道:“找什么饭店[过滤],燕先生,就去你家里吧。”

    燕文成笑道:“好,好,就去我家,我知道,你每次来都忘不了欣赏我收藏的东东。”

    燕文成的家就在文化市场附近,三楼,四室两厅,好宽敞的房子,一进去,便是一股文化气息扑面而来。

    众人一进来,一位面相非常慈祥的妇人迎了过来,陈冬听燕语喊她妈妈,知道是燕太太。

    大厅正冲门,放着一个大型的西洋钟,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古董,但是,表还在走着,显然,可以当摆设,还非常实用。

    除了一些电器外,沙发等风格也靠近文人气息,在沙发后的墙上悬挂着一幅字,横向,四个大字:心平气和。

    字写的非常朴实、厚重,又苍劲有力。

    燕太太招呼客人入座,冯获却说:“各位还是先到书房看看吧,到了燕先生家,如果不看看他的藏品,实在遗憾[过滤]。”

    燕文成带着大家来到书房。书房,也兼着收藏室,里面除了正中靠南床的工作桌外,周围摆满了架子,架子上琳琅满目,全是收藏品。

    陈冬一眼看到,那个装佛珠的红木匣子就在架子的最中间。

    冯获笑道:“燕先生,我这次来,你有没有好的宝贝开开眼[过滤]。”

    燕文成顺手拿出那颗佛珠,笑道:“这是我刚请回来的。”

    盒子打开,燕文成和陈冬都愣了。里面居然是空的。

    冯获大笑:“燕先生,你说的不会就是这个匣子吧。”

    其实,那红木匣子也是配套来的,足有几百年的历史了,算得上古董一件。

    陈冬叫道:“燕先生,佛珠哪里去了?”

    陈冬闭冯获还急。

    事实上,冯获虽然遗憾佛珠的失踪,但当着这么多客人,他只是微微吃惊,而后一笑:“看来,我家里进了小偷,幸好其他的东西都在,没什么。”

    陈冬又叫了一声:“燕先生,我问你佛珠哪里去了?”

    燕文成这才转身去问太太。燕太太忙说:“古董店的王老板刚刚来过,说是回去拍个片,他要做什么古董店开业十周年纪念侧,下午再送回来。”

    燕文成哦了一声,对陈冬说:“没事的,王老板,我的朋友。”

    陈冬心中却有些不安。

    冯获等人都在欣赏燕文成的收藏宝贝,唯独陈冬站在一盵过滤]羧怀錾瘛?

    燕文成瞥眼看看他,心道:我的宝贝中比佛珠贵重的有不少,他却毫不感兴趣,看来他和佛珠真的有缘。

    很快,酒店送了菜来,众人来到餐厅落座,燕文成在东家位上坐了,林大师和薛老板左右挨着他,接下来左边是冯获和封玲,右边是陈冬和燕语。

    冯获朝对面的陈冬笑笑:“陈兄弟,你来了一趟燕先生家,可别白来,我刚才见你一直在低头思索,你在想什么?”

    陈冬摇摇头:“没什么。”

    燕文成笑道:“是佛珠。”

    “佛珠?”冯获忙问:“陈兄弟,你来省城,不会就是为了这个佛珠吧?”

    “是的,就是它。”陈冬说。

    燕文成哦了一声:“陈兄弟,我没想到你这么喜欢这枚佛珠,好,我今天在这里说下,等王老板送回来,我就送给你了。”

    陈冬一听,愣了:“燕先生,这怎么可以?这可是你花前买来的[过滤]。”

    燕文成笑笑:“没事,只要陈兄弟给我留一幅画就行了。”

    薛老板哈哈大笑:“是[过滤],你们这也算交易了,陈兄弟,我看行,燕先生是省城书画协会的副会长,自然在书画方面有颇高的造诣,你是咱们双龙城的才子,就算交流一下吧。”

    陈冬忙说:“我的画不值这么多的。”

    燕文成笑道:“怎么,我可听薛老板说,你的画在拍卖会上卖出了二十五万的价格[过滤]。”

    陈冬脸一红:“那是薛老板仗义,他知道我需要一笔钱来帮助朋友。”

    燕文成笑笑:“好了,就这么说定了,陈老弟,你就别谦虚了,我很看好你,说不定我留了你的画,几年之后会翻几十倍呢。”

    众人举杯喝酒。除了林大师不能喝酒外,其他人都一言而尽。

    冯获看看封玲和燕语,说:“你们两个女生可不能喝多了。”

    燕语说:“怎么,冯大哥是瞧不起我们女孩子吗?”说着,燕语瞥一眼陈冬。封玲说:“就是,不就是喝酒吗,谁怕谁?”

    闲言碎语,暂且不说。一晃,酒宴撤下,众人喝茶聊天。酒宴时,众人谈论书画,渐渐+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地,陈冬便成了主角。他脑子里知识如大海中的水般无穷无尽,说起来,滔滔不绝,从中到外,从今至今,无数的流派,无数的风格,说得头头是道。

    突然,陈冬发觉自己话有些多了,忙收了口,说:“不好意思,怎么大家都听我说了。”

    燕文成带头鼓掌:“太jing彩了,今天听了陈老弟一席话,我才知道什么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过滤],你这脑子里简直就是书画类的百科全书。”

    燕语哼了一声:“我看,不会是纸上谈兵吧。”燕语xing格固执,本来她认定了陈冬是小偷,没想到情况大转,心里别扭。她可是省城出了名的jing花[过滤],难道今天走了眼?说出去她哪有面子,因此,她虽然心里对陈冬的书画知识非常佩服,嘴上却不服气。燕文成自然懂得女儿,微微摇头,只是一笑,没说什么。冯获却说:“燕语,怎么你对大哥我佩服,就不佩服我的陈兄弟呢?”

    燕语说:“你是你,他是他,谁知道他是不是纸上谈兵的赵括。”

    冯获对陈冬示意一下:“陈兄弟,刚才燕先生不是说了吗,咱们酒也喝了,饭也吃了,就给燕语妹妹露一手吧。”

    薛老板等人鼓动,陈冬只好跟着大家来到书房。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