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83章 招之即来

第183章 招之即来

    燕语正要譡过滤]依锏牡缁跋炝恕?

    燕文成一接听,目光朝陈冬望来,点点头,说:对方要求用真的《美女出浴》图换佛珠,你说的不错。

    陈冬忙说:你先答应他,问出交易时间和地址。

    燕文成答应了对方。挂了电话,燕文成说:下午四点,文化市场北门。

    燕语哼了一下:时间就要到了,我现在就去,我一定要抓住这个偷宝的贼。

    燕文成忙说:燕语,我们最主要的是要把佛珠弄回来,至于其他的,那是次要的,你的脾气太急,我不放心,这件事还是我自己去吧。

    燕语急了:不行,爸爸,你又没有真画,去了也白搭,还是我去吧,我对付这种罪犯有经验。

    燕文成还想说什么,陈冬说:燕先生,我和燕语姑娘去吧,你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燕语瞥眼看看陈冬:你?你跟我有什么用?

    冯获笑道:妹子,陈兄弟可是异能大师[过滤],他怎么没用呢。

    燕语嗤笑一声,显然,她根本就对陈冬不太相信。

    燕文成看看陈冬,点点头,并嘱托他们注意安全。

    陈冬和燕语出去后,林大师和薛老板以及冯获和封玲也告辞了。临行,林大师拍拍燕文成的肩膀,说:你说的对,佛珠重要,那毕竟关系到百万大众的生命[过滤],一定要把佛珠弄回来,至于我的画,唉,顺其自然吧。

    燕语提着一个长条匣子,上了车,对陈冬说:这一次你有什么主意?

    陈冬笑道:你不是放了一张画在里面吗,我们就是这事真正的《美女出浴》。

    如果对方要先看画呢?

    他要看画行,但是,咱们也要看佛珠,公平交易嘛,你放心,只要佛珠出现,我就会拿到手。

    燕语说:行了,别吹了,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到底是跟着我,看我眼se行事。

    小车缓缓来到文化市场北门,燕语看看表,正好四点。她提着匣子走了下来,陈冬从另一边下车。两人刚下车,只见北门后走出一个人,正是那个尖嘴青年。

    尖嘴青年看看两人,哇了一声: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陈冬微笑道:兄弟,咱们不是一伙的吗,你将布袋放在我的兜里,算计不错[过滤]。

    尖嘴青年呵呵一笑:我以为可以栽赃给你呢,谁想到你们居然是一伙的。

    燕语将长条匣子一晃:佛珠呢?

    尖嘴青年从怀里掏出一个红木匣子,陈冬一眼看到,那就是装佛珠的匣子。

    佛珠当然在这里,没想到[过滤],燕先生居然也使诈,好像他知道我侯志会出手似的。

    直到此时,陈冬才知道这尖嘴青年的名字。

    侯志?果然长得像个猴子。燕语眼睛一瞪:快把东西交过来,不然,你就等着坐牢吧。

    等等。侯志jing惕地看看周围,说:燕语姑娘,听说你是民jing[过滤],我可不能大意……燕jing官,你今天可是来交易的,你要是该来硬的,就休想得到佛珠。

    燕语哼了一声:无论软的硬的,你都别想逃脱法律的制裁。

    好了,既然来交易,把东西亮亮吧。侯志说。

    陈冬早已按捺不住了,就在燕语打开长条匣子的同时,他突然一伸手,施展合字诀,将匣子吸了过来。

    燕语一愣,侯志更是惊呆,他扭头就跑。

    燕语刚要去追,陈冬说:东西到手了,别追了,让他去吧。

    燕语停下来,看着他,说:你刚才怎么把匣子弄到手的?

    你忘了我是怎么打范水生耳光的?我的手长。说着,陈冬打开匣子,一看,带了。里面空空的。他接过匣子时就觉得有异,匣子似乎不够分量。

    上当了。陈冬叹道。

    我说嘛,这种歹徒就不可能乖乖地交出东西,说吧,我的陈大英雄,下一步该怎么办?

    陈冬看着侯志逃走的方向,想了想,说:电话,赶紧查刚才的电籟过滤]?

    燕语掏出手机,查询了打往家里的电籟过滤]5牵檠允荆苑绞褂玫氖且淮蝬ing的卡,不过,按照信号锁定,是从文化市场附近打出的,也就是说,侯志的家应该就在附近。

    燕语看看陈冬,陈冬拍着额头在不断地沉思。突然,他扭头说:汪雨,你想一下,侯志偷画的目的是什么?

    燕语说:卖吧,我想,他一定会卖。

    陈冬点点头:对,他偷画是卖,偷佛珠也是为了换来真画,然后去卖,看他的样子,他必然不识得赝品,而是请专家看过的,才知是假,用佛珠来换取真品。

    对[过滤],我们去王老板的古董店,他一定去古董店了,交易不成,说不定就会把佛珠卖掉。

    哈哈,是古董店,但不是王老板的古董店,他傻吗?去王老板哪里,不等于自投罗网。

    对,对,我们找最近的古董店。燕语忍不住瞥一眼陈冬,心说:这小子心思聪明,不但注意多,思路襕过滤]榛睢?

    不,不能确定是最近的……陈冬说:你给王老板打电话,问他附近的古董店有多少,然后询问和他没关系的,侯志一定不敢卖给认识王老板的人。

    你怎么知道?燕语随口问着,但还是给王老板打了电话,然后开着车,朝文化市场东而去,几分钟后,燕语将车开进一条胡同,然后朝对面一指,说:瞧,就是那家。

    陈冬点点头,和燕语下了车,跨越街道,来到了对面的古董店。

    老板见来了两个人,忙起身相迎。

    陈冬转头看看,没有看到侯志的影子,朝燕语示意,想掉头走人。燕语说:等等,陈大英雄,你忘了一件事,咱们走的是捷径,一个电话问到这里来的,可侯志要一家家问,所以,我敢断定,侯志还没到。

    陈冬一听,有道理。燕语掏出jing官证,对老板低语几句,带着陈冬藏进办公室。果然,过了几分钟,就听外面有人说:老板在吗?

    两人偏头看看,果然是侯志。

    只见老板走到侯志面荹过滤]:钪疚剩耗闶抢习迓穑坷习宓愕阃贰:钪究纯此牡辏幼盼剩翰恢滥愫吐房诠哦甑耐趵习迨觳皇欤?

    王老板?不熟,怎么了?

    不熟就好,我这里有个宝贝,想出手,你给看看。说着,侯志从怀里掏出一颗珠子来。

    陈冬看到那颗珠子,赶紧一伸手,运用异能,将珠子吸到自己手中,看了看,是真的,迅速地放在匣子里,揣了起来。燕语惊讶地看看他,外面侯志一阵惊呼,发现掌心空空的,感觉不妙,掉头就跑。

    等燕语追出去后,侯志就像一只灵活的猴子,已经钻进人群不见了。燕语气愤地跺跺足,转过身来,见陈冬走到身后,一脸的微笑。

    篬过滤]愕垢咝肆耍尚资置挥凶サ剑慵笔裁碵过滤],等我堵了门口,他跑也跑不掉,佛珠还不是你的?现在好了,他跑了,我们就没有假画的线索了,我还想根据假画找到真画呢。

    陈冬一听,愧疚地说:这件事怪我,没有想这么复杂,是,是,找到赝品,可以根据赝品的线索,再找到真品,对了,我想,侯志肯定将赝品拿到文化市场问了,我们去那些书画店问问就是了。

    于是,两人来到文化市场,一家家地问,问了二十几家,果然找到了。

    听了燕语的话,书画店经理拿出一张赝品,说:你说的就是这张吧,不过它可不是林大师的真品,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说的时候,那小子还不相信呢,后来,我说他假冒林大师的画,要举报他,他吓跑了,画也丢在了这里。

    两人接过画,自己研究着。陈冬发现,虽然是赝品,但也有些笔力。看看落款,又看看印章。陈冬说:燕语,你看看印章,是林大师的吗?

    燕语摇摇头:我不太熟悉。

    书画店经理说:是[过滤],印章是,我这里有林大师的画,我对照过,印章是真的,可画是假的。

    陈冬拍拍额头,心中有数了,对燕语说:走吧,咱们去一下林大师家。

    路上,燕语一边开车,一边问:你有目标了?

    陈冬点点头:你想想,能够拿到林大师印章的人少之又少,除了他的家人还会有谁?

    燕语哦了一声:你是说,她的家人在纸上偷偷盖了章,然后拿给别人,让别人临摹?

    不错,应该是临摹,按照偷偷拍下的照片,不过,这临摹的水平和冯大哥差了许多。

    怎么可能?林大师的家人出卖他,这讲不通[过滤]?

    好了,到了那里问问就知道了。

    两人来到了林大师的家里。林大师是书画名家,家里布局自然也有一些艺术氛围。林大师不和二女一起住,除了老夫妇俩人,家里还有一个保姆,三十来岁,胖乎乎的,皮肤很白。

    听到门铃声,保姆出来开门,看看陈冬和燕语,忙问:你们二位是……

    燕语通了姓名,林大师正在休息,一听陈冬和燕语到了,赶紧出来迎接。落了座,燕语说起他的那幅画来,并说找到了赝品。陈冬目光一瞥,见保姆神se慌张,心中有数,问道:这位保姆大姐是哪里人,贵姓[过滤]?

    我姓范,是石城人。

    范?石城?陈冬心中一亮,笑道:我想,你应该认识范同和范水生吧。

    保姆身子一震,忙说:不,不认识。

    燕语看看陈冬,知道他在怀疑保姆。

    燕语眼珠一转,掏出jing官证,往桌子上一放,喝道:我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联系到石城公安局,你的身份一查便知。

    是,我是范水生族中的一个姑姑,不过,我好几年不回石城了,和范同没有来往。

    你不回石城,可范同父子可以来省城[过滤],前几天+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你和他们见了面?陈冬问。

    保姆神se连变:没,没……

    燕语将jing官证在她眼前晃了晃:你是想让我带回去审问吗?

    林大师忙说:这是怎么了,燕语,发生什么事了?

    燕语一指保姆,说:林大师,让她自己说吧。

    保姆扑通跪倒,对林大师说:林伯伯,我对不起你……前些天,范水生来找我,当时你不在家,他看中了你的那幅画,看是,我不敢让他拿譡过滤]腿梦以诳瞻椎男缴细橇四愕恼拢古牧四欠恼掌旨柑欤艘桓龌崂矗摇乙彩呛罄纯茨闵胖浪鸦涣耍摇也桓腋嫠吣悖履闵鳾过滤]……

    原来是这样。陈冬看看燕语。

    燕语也看看陈冬。直到此时,她才对陈冬开始刮目相看。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青年。燕语望着陈冬,心说:他头脑清晰,逻辑清楚,而且直觉好,说实在的,如果他进入刑侦行业,一定是个好侦探。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