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185章 嫂子的拥抱

第185章 嫂子的拥抱

    骆驼抬头看到他,哈哈大笑:“姓陈的小子,你果然在这里。”

    “把孩子放下。”

    “可以,但你必须把佛珠给我。”

    “佛珠,什么佛珠?”

    “你别跟我耍花招,我知道,你去找佛珠了,你小子的能力我是知道的,你一定找到佛珠了吧?”

    “骆驼,原来你没有死?龙珠的冰封没有将你制服?”

    “哈哈……”骆驼笑道:“我也是龙家的后人,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冰封异能,难道我龙帝一支就没有克制之术吗?你想错了,把佛珠交给我,不然,这丫头就得死。”

    陈冬看看路珠,随时都会被骆驼掐死,他知道,骆驼是那种说到做得到的人,法律在他眼中,什么都不是。陈冬只好将盒子拿了出来,骆驼看看盒子,打开,哈哈大笑,将佛珠揣起,猛地将路珠朝陈冬扔来。陈冬吓得脸sè大变,赶紧抱住路珠,腹腔猛地剧痛。原来,骆驼沉他接过孩子,居然施展异能,从他的腹腔里蹿了过去。

    “小子,你不是也会开合异能吗,我就让你尝尝身体裂开的滋味。”骆驼哈哈大笑而去。

    陈冬猛地栽倒在地,却抱紧路珠,没有让孩子受伤。

    血在哗哗地流着。路大嫂抱过路珠,才看到陈冬腹部破了一个巨洞,而且能够看到对面。

    她吓得惊呼一声,这种场面,+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她何时见过。

    陈冬意识渐渐模糊,但是,他还是运用异能,在渐渐地“合”着自己的身体。

    路大嫂叫道:“我打120……”

    就在这时,一个人出现在路大嫂面前,劈手将她的手机夺下,扔在地上。陈冬勉强凝聚jing神,抬头一看,居然是范且。

    “你……是你……”

    范且淡淡地说:“我打陈大英雄,没想到你还记得我[过滤]。”

    “你怎么来了?”

    “哈哈,我怎么来了?你以为你在省城所做的一切我不知道?你错了,范同本来就是我兄弟,他给我打了电话,我本来想亲自收拾你的,只是想到我最近做的案子太多了,所以才派骆驼前来……”

    “没想到……是你放了骆驼。”

    “哈哈,你想不到的还多着呢,骆驼被龙珠冰封,幸好他是龙家的后人,得以不死,不过,如果不是我,他休想出来,我救了他,给了他自幼,他自然服服帖帖,愿意为我做事,我本想杀了你,看你的样子……我看也用不了多久……”说着,范且突然跳了出去。

    路大嫂松了口气,说:“范老板走了,可吓死我了,像这种通缉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陈冬突然感觉到一阵冰冷的气息及体,身子动了动,说:“快,大嫂,快抱着路珠离开……”

    但是,陈冬的话已经晚了,整座房屋渐渐地被冰封了起来。等到路大嫂发觉,再向出去已经晚了。路珠吓得哭了起来,路大嫂赶紧抱住她,哄道:“珠儿不怕,有妈妈在,不怕。”

    转眼间,房屋被冰封住。

    陈冬本来耗费了一些心神,再加上愈合身体。虽然后来总算恢复了伤口,但是,就在他施展异能要打开冰封时,由于失血过多,昏迷了过去。

    彻骨的冷气,让陈冬的意识在逐渐失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感觉到身上似乎传来一股股的暖意,人处在半昏迷中。

    依然无力睁开眼睛,只是感觉到仿佛一个人在紧紧地抱着自己,是个女人。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躺在两团软软的胸上。

    对方在用自己的身体为他取暖。

    陈冬内心一阵感觉,意识恍惚间,他的脑子里闪出一个影子,忍不住喃喃地叫着:“小师娘……小师娘……”

    冷气涌来,意识渐渐模糊,乃至全无。陈冬再次昏迷了过去。

    渐渐地,他的意识再次凝聚了起来,一开始是一点一点,仿佛一滴滴的水。

    陈冬似乎感觉到死亡的渐渐临近,整个人身子越来越沉,越来越冷,眼睛无法睁开,周围漆黑一片,像在十八层地狱一般。隐隐约约,似乎看到牛头马面在向自己走来。

    不,我不能死。强大的生存意识突然冒出。我要活下去,百万双龙人还等着我去拯救,我一个人死不足惜,可是,一旦地心裂缝突破冰封,势必酿成巨大的灾难……

    一点点的意识,像一滴滴水,渐渐汇拢,逐渐形成一片片的水泽,接着,又汇成湖泊,或者更大一些的海洋。

    陈冬在一股温暖的感觉中,慢慢地清醒过来。他缓缓睁开眼,看到一双[过滤]露的臂膀揽着自己,他抬起头,看到了路大嫂那红润的面sè。

    是路大嫂。陈冬顿时明白了什么。路大嫂衣襟敞开,将陈冬紧紧地抱在怀里,陈冬的怀里还抱着露珠。三个人的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足足有五六层。

    路大嫂见陈冬醒来,欣喜地说:“陈兄弟,你醒了?”

    陈冬胸口一暖,他叹息一声:“大嫂,我……”

    “陈兄弟,你什么也别说,我不会让你死的。”陈冬觉得自己体力恢复了些,赶紧坐了起来。路大嫂扣好衣襟,抱过路珠。路珠睁大着眼睛,一直在望着他,这时说:“陈叔叔,小师娘是谁?”

    陈冬一呆。

    路大嫂说:“你刚才在昏迷中不时地喊着‘小师娘’……”

    陈冬苦笑一下,他试着凝聚异能。虽然失血过多,但是,陈冬在强大的意志力下,还是站了起来。看看窗外和门外,白蒙蒙一片。

    隐隐,感觉到白光外还有一片红光。

    陈冬心中一动,知道外面似乎有人在用火烤。

    他看看表,已经是八点了。想是早上起来,街坊邻居看到奇异的现象,报了jing。

    陈冬凝神半晌,感觉体力虽然没有恢复,但是异能还是可以运用。于是,他将戒指对准冰封,运用异能,借助戒指的力量,和自身的能量,将冰封打开了一个门户。三个人快步钻了出来。

    到了外面,虽然是秋天,但是,冰冷的气息却没有了。

    周围,有不少的市民观看,有人认出陈冬,呼叫:“是‘超人’陈冬。”

    一个身材高大的民jing奔了过来,抓住陈冬的手,正是岳关。

    岳关说:“陈兄弟,怎么是你?”

    陈冬忙说:“是范且,他来过了,还有骆驼,他现在成了范且的人。”

    “范且?”岳关一听,马上对身后的民jing低语几句,那民jing匆匆去了。

    陈冬赶紧说:“范且身有异能,不要冲动。”

    岳关说:“我知道,我已经和兄弟们说了,发现范且,先不惊动他,注意监视,陈兄弟,听说你去了省城,为了佛珠?”

    “[过滤],昨晚回来,就遭遇了骆驼,唉,本来我已经拿到佛珠,没想到被骆驼拿去了。”

    岳关转头看看路大嫂和路珠,说:“这是您的家吧?”

    路大嫂点点头:“是我租赁的房子,看来,我只有去乡下和妈妈住了。”

    陈冬看看那房子,说:“这是人为的异能,所以,虽然冰封住,却非一般火烤或者阳光可以破开的,我现在体力没有恢复,估计很难将房子复原。”

    路大嫂忙说:“陈兄弟,你快去医院看看吧。”

    岳关看看陈冬,见他脸sè有些苍白,忙问:“怎么,陈兄弟受伤了?”

    路大嫂说:“他昨晚……昨晚肠子都露出来了。”

    陈冬忙摆摆手:“没事的,现在好了,咱们走吧。”

    告别路大嫂,陈冬跟随岳关的车,回到了家里。

    唐莎和绿儿看到他回来,早就急坏了,告诉他骆驼来过,而且还逼问她们。

    陈冬见她们安全无恙,松了口气。

    过了一会儿,茅妮和胡蝶也来看望陈冬。二女自然是听岳关说的。

    唐莎已经学会了做饭,她为陈冬做了一晚肉丝面,还荷包了鸡蛋,看着陈冬吃饱,这才松了口气,说:“陈冬,你今天的脸sè是我见过最糟的一次。”

    胡蝶撩起陈冬的衣襟,看了看,说:“哥,岳关说你的肠子都出来了,是吗?”

    “别听他说,你瞧我,不是好好的吗?”

    虽然如此,陈冬的皮肤上、衣服上,还是沾了不少的血。

    胡蝶将他推到洗手间,换洗了衣服,等他出来,这才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陈冬将这次去省城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叹道:“本来,我已经拿到了佛珠,没想到又出了意外,我想现在佛珠落到了范且的手中,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拿回来,再说范且已有了骆驼为帮手,我根本斗不过他们。”

    胡蝶说:“哥,你怎么长别人的威风,我相信你,你可以的,一定能拿回佛珠。”

    陈冬点点头:“佛珠我是一定得拿回来的,现在,首要的是找到范且的落脚点。”

    胡蝶[过滤]了一声:“岳关说了,只要发现范且在哪里,他会第一个通知你,他让你今天在家里好好休息,不可cāo之过急。”

    陈冬吐了口气,他身心疲惫,的确像休息一下,可是,他如何坐得下去。想到地心随时都会裂变,不住地摇头。茅妮说:“陈大哥,你急也没用,我们找不到范且,就拿不回佛珠,再说,即便找到范且,怎么拿回佛珠,看来只能智取不能力夺了。”

    绿儿哼了一声:“什么范且,范同,让我看,他们谁也不是陈大哥的对手。”

    唐莎拍拍绿儿的手,示意她少说籟过滤]?

    吃饱饭,陈冬被胡蝶推进了小卧室,休息去了。

    胡蝶对唐莎说:“嫂子,我今天哪里也不去了,咱们轮流看好我哥,我觉得他放不下心,一定会偷偷离开的。”

    唐莎点点头:“是[过滤],他身子这么虚,出去我也不放心,再说,范且和骆驼都是异能高人,他就是平常也未必敌得过,不能让他去冒险。”

    说着,唐莎走进小卧室,拉了个椅子坐在床边。

    陈冬闭着眼,在想着佛珠的事,感觉到有人进来,一睁眼,看到唐莎,就想起来。唐莎按住他,柔声说:“陈冬,你睡吧。”

    陈冬看看她,顿时明白了,一笑:“小师娘,你不用担心,我现在是不会出去的,因为我还没有想到对付范且和骆驼的办法。”

    唐莎[过滤]了一声:“我知道,但愿你先别想出来,否则,我想我们谁也看不住你。”

    陈冬闭上了眼睛,一遍遍地想着:怎么才能把佛珠得到手呢,要论异能,我现在可能和骆驼不相上下,但是,范且吸取了龙珠的异能,显然,他此时的异能应该不压于我,怎么办?以一敌二,别说我现在体力还没恢复到最佳状态,就是平常,也不是对手[过滤]。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