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03章 忘情水

第203章 忘情水

    ()陈冬走到衣橱前,见衣橱外面没有锁,只有一个面板,似乎是触摸的,于是一阵胡乱点击,多拿是,衣橱门毫无动静。燕语走了过来,说:“还是我的,好歹我也是侦探班毕业的,这种东西休想难住我。”说着,燕语仔细看看,叫道:“我知道了,开关在这里。”说着,她在面板的某个位置一按,果然,衣橱开了。

    陈冬说:“行[过滤],燕语,挺厉害[过滤]。”

    燕语得意地说:“我们那一批学员,都是按照特种兵训练的,要求各种技能都要掌握,所以,一通百通,别看是2065年的东西,既然不要求指纹什么的,我想只要找对了开关就行了。”

    “客房又不是自己的家,需要什么指纹[过滤]。”陈冬说着,突然一个人的影子浮现在眼荹过滤]?

    是刘小慧。自从看到龙家姐妹,就让陈冬想起刘小慧来。因为她们的样子和刘小慧有几分相似,加上燕语提起特种兵,陈冬慢慢地坐在床上,轻叹一声。

    燕语翻了翻,发现里面的衣服大多是束腰装,忍不住说:“难道未来人都流行这种款式吗?”说完,看看陈冬,见他正在沉思,忙问:“陈大哥,在想什么?”

    陈冬摇摇头,站起来,挑了一身休闲宽松的衣服。

    燕语喜欢中xìng打扮,她最不喜欢穿裙子,束腰装太贴身了,她更加不喜欢穿。

    当然,她不喜欢穿束腰装,是因为紧身服饰会让自己的曲线很明显地透露出来。燕语虽然二十出头了,可是,那对胸实在让她在女同事间抬不起头来。

    扁扁平平的,从十几岁就这样,怪不得好禰过滤]露伎约旱耐嫘Α?

    也许,是和她从小就喜欢中xìng打扮覽过滤]兀跋炝怂男睦沓墒欤残硎翘焐绱恕?

    燕语想了想,和陈冬一样,找了一身男

    的服装,然后进了里屋,换好,这才出来。

    陈冬也已经换好了衣服,抬头看到燕语一身驼sè的休闲装,一愕:“你……”

    “你什么,我喜欢。”

    陈冬苦笑一下,正要说什么,外面有人敲门。

    陈冬正要过去,燕语摆摆手,来到门盵过滤]戳艘幌拢患疟叩钠聊簧铣鱿忠桓鋈送罚橇帷?

    燕语拉开门。玲珑急匆匆地走了进来,说:“陈先生,燕姐姐,你们去看看我姐,她不吃不喝的,情绪糟急了。”

    两人跟着龙玲,来到走廊尽头的客房里。那客房就是龙珑的寝室。

    寝室内,铺着软软的毯子,屋顶上,悬挂着大红的绸子,墙壁上,有一幅龙珑和青年的画像。

    龙珑正坐在沙发上,眼圈通红,看着手中的照片,而茶糩过滤]希抛乓煌肴馑棵妗?

    龙玲说:“姐,你好歹吃点饭。”

    龙珑摇摇头:“你去照顾两位贵客吃饭,我吃不下。”

    燕语忙说:“龙总,我们知道,男朋友去世了,你很伤心,可是,既然事实已成,我们悲伤是没用的,不如振作起来。”

    “不,我忘不了他……”龙珑摇头说:“你们不知道,我和他从中学就是同学,一起跳级,一起进入研究生般,本来,我是研究古典音乐的,可是他喜欢绘画,受他影响,我也转入书画班,两年来,我们写手湖畔,并肩海盵过滤]郎凸奘拿览鼍皊è,也憧憬过美好的未来生活,他说过非我不娶,我也说过非他不嫁,可是,老天却对我如此不平,让我失去了他……”

    陈冬叹息一声,突然想起自己和小师娘,暗道:如果我和小师娘能像龙珑和她的男朋友一样该多好,我们相依相伴,携手到老。

    龙玲还想说什么,龙珑摆摆手:“去,带两位贵客去吃饭,不要管我。”

    龙玲只好带着陈冬和燕语出来,到楼下的餐厅褐厅要了饭。一边吃一盵过滤]露槐呶势鹚墙忝玫氖隆A岣嫠咚牵鞘撬ソ忝茫淙皇撬ィ牵瑇ìng格却不相同,姐姐文静,她活泼。龙玲中学后,进修音乐舞蹈,因为他们的父母是搞文化艺术的,因此,他们都走入这一行当。

    说到父母,龙玲突然一阵叹息:“唉,他们死的太冤了,去年,因为一幅神奇的图画,他们被牵连,非法组织将他们残忍地杀害。”

    “神奇的图画?”燕语叫了一声。

    陈冬忙问:“是《双美图》吗?”

    龙玲叫道:“你们怎么知道?”龙玲一脸的惊奇。

    陈冬苦笑一下。

    龙玲接着说:“我好想听非法组织说起‘双美图’三个字,可是,爸爸妈妈都不知道,他们逼迫无果,就动手了。”

    陈冬说:“没想到,《双美图》的影响这么大,覽过滤]亍端劳肌返氖拢慊怪蓝嗌伲俊?

    龙玲摇头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双美图》,只是,据姐姐说,一年多以前,有人曾带着一幅画找到父亲,说要卖给他,但是出价太竅过滤]盖酌挥新颍侨司痛呕吡耍蟾拍欠褪恰端劳肌罚罄矗笔终疑厦牛腋改甘艿街炅荒旰蟮慕裉欤液徒憬阏乒芰烁改傅氖乱担幌氲剑址⑸瞬揖纾冀惴虮蝗松彼懒恕!?

    陈冬说:“看来,凶手和一年前的有一定联系。”

    燕语想了想说:“一个黑衣人,一个青衣人,他们出手狠辣,显然,是抱着让你们必死之心,我看倒像是杀人灭口。”

    “杀人灭口?”龙玲一愣。

    陈冬忙说:“燕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青年知道些什么?”

    燕语说:“如果他们想追问《双美图》的下落,应该逼问才是,怎么见人就杀,这不符合逻辑。”

    陈冬点点头:“是[过滤],的确是这样。”

    龙玲叹息道:“凶手的事jǐng方会用心的,我现在愁的不是这个,而是姐姐,姐姐怎么办?她和准姐夫的感情太深了,准姐夫一死,她不吃不喝,再不休息的话,能坚持几天?”

    陈冬忙说:“我建议,还是送医院。”

    龙玲苦笑:“那不行,我听说医院前几天刚刚接了一个和姐姐一样的病号,为了让病号忘掉痛苦,既然用新研发的医疗仪器,将病号的记忆细胞取了出来,是[过滤],病号是忘掉了痛苦,可是,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燕语忙说:“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龙玲想了想,说:“我倒听说石氏古董行在卖一种忘情水,可以让患者忘掉一段痛苦的感情经历,对,忘情水,我现在马上去。”

    说着,龙玲站了起来,朝外走去,陈冬和燕语对视一眼,跟在她的身后。

    古董店在摩天大厦东,距离并不远,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妇人,一见龙玲等三人进来,便迎了上来。当听说龙玲要买忘情水时,妇人拍着胸脯说:“放心,喝了我的忘情水,保管以前所受的痛苦全部忘记。”

    说着,妇人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在玲珑的手里。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冲进一个黑衣人和青衣人,手中举着枪,喝道:“别动。”

    黑衣人用枪指着龙玲等人靠墙站好,青衣人到架子上乱翻。陈冬发现他翻的最多的是画轴。

    青衣人看到一个坛子,正是妇人拿忘情水的。青衣人将坛子从上面翻了下来,坛子一倒,顿时,几十瓶忘情水洒在地上。

    妇人叫道:“你们……你们要[过滤]什么?完了,完了,我的忘情水[过滤],我只收藏了三十瓶,才卖了三瓶[过滤],就都砸了。”

    青衣人翻了一会儿,扭头过来,抓住妇人的头发,狠狠地说:“说,你们这里有没有一幅《双美图》?”

    妇人摇头说:“什么《双美图》?”

    “就是一幅画。”青衣人说。

    妇人忙说:“我的画全在这里,只要你们别杀我,尽管拿譡过滤]墒牵也恢朗裁词恰端劳肌贰!?

    陈冬和燕语对视一眼,这两个人就是在大厦里见过的。只是,三人靠墙背对他们,而且,由于两人服饰变了,他们一时也没看出来,再说,他们的jīng力似乎都在图上。

    燕语做了一个动手的手势,陈冬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青衣人没有找到画,来到黑衣人身后,说:“老大,没有。”

    黑衣人想了想说:“譡过滤]然厝ピ偎怠!?

    等青衣人和黑衣人走后,三人回过头来,见妇人坐在地上,浑身还在打哆嗦。龙玲走过去拉起她,说:“阿姨,既然你的古董没有都是丢失,你就别伤心了。”

    燕语说:“龙玲妹妹,我想,那两个人一定会去另一家古董店或者书画店,你应该报jǐng。”

    龙玲点点头,回来的路上,她将刚才古董店发生的一幕告诉了jǐng方。

    回到大厦,三人来到龙玲的寝室,见龙珑还是不吃不喝,神sè黯淡了许多。龙玲见姐姐这样,急了:“姐,你这样下去,咱们的事业还做不做?”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龙珑摇头说:“我没有心情,要做你做。”

    龙玲忙说:“我怎么会[过滤],我根本不懂管理。”

    陈冬和燕语也上前相劝,毫无效果。龙玲掏出小瓶子,对燕语说:“燕姐姐,麻烦你配合一下。”

    燕语知道,她想让自己做什么。她迟疑着,抓住了龙珑的胳膊。龙玲强硬地将忘情水灌进她的嘴巴里。

    龙珑大叫:“龙玲,你[过滤]什么,你怎能对姐姐这样。”

    龙玲眼圈通红,叫道:“姐,对不住了,妹妹只能这样。”

    饮下忘情水,龙珑头一沉,闭上了眼睛。燕语和龙玲将她扶到床上躺好,松了口气。

    来到客厅里,龙玲看看燕语,说:“燕姐姐,你的功夫挺好,真是难得,现在的人,能够吃苦学功夫的人可真少了。”

    燕语笑笑:“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是你们返古婚庆公司的老板[过滤],这位老人家[过滤],说起来可是个奇人,别看她一大把年纪了,可是,眼不花耳不聋,而且,还是个预言家,她的返古婚庆公司生意非常好,很多青少年结婚都喜欢复古一下,体验一下古典婚礼的乐趣。”

    正说着,突然,内门一开,龙珑扶着额头走了出来。她抬头看到陈冬,突然间[过滤]了一声,叫道:“老公,我果然见到了你……”说着,龙珑便扑进了陈冬的怀里。

    陈冬“受宠若惊”,慌忙推开她,说:“龙总,你快起来,这样多不好。”

    龙珑软软的身子靠在陈冬身上,就像没覽过滤]峭芬谎槁雎觯懦露路鸪露褪撬拿沃星槿恕?

    “糟了。”龙玲说:“我姐姐不但没好,还入了魔。”

    “傻说,姐姐入什么魔[过滤],姐姐这是高兴呢,妹妹,这就是我常跟你说的老公……”

    陈冬苦笑一下:看来,龙珑喝了忘情水,虽然忘了那位青年,却不知为什么,把自己当成了他的情郎。

    燕语一看,就变了脸sè,赶紧将陈冬拉了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