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08章 和姐妹同床

第208章 和姐妹同床

    ()恍惚之中,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阵震动。

    龙玲身子一震,坐了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諿过滤]下茄L炷模艺馐窃谧鍪裁矗克辖艄亓耸悠担芙词旨洌怕业叵戳耸郑窒戳讼瓷碜樱纯醋约旱牧硈è,红的像喝醉了酒,赶紧用冷水冲了冲,这才出来开门。

    门开了,燕语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看龙玲,说:“怎么这么久?”

    “我……我睡着了。”龙玲赶紧说:“燕语姐姐,有什么事吗?”

    “我想用一下你的电脑。”

    “好的,你用。”龙玲一指电视。

    龙玲的电视、电脑是一体的。

    燕语坐了下来,打开网络,搜索着。龙玲见她搜索什么2010和双龙城的关键词,愣愣地问:“燕语姐姐,双龙城你有亲戚吗?”

    “我……”燕语苦笑一下,继续搜索着,但是,过去的很多信息,网站上都更新了,就是有也只是一句话两句话的事。

    一张陈冬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龙玲惊呼一声:“陈冬,他……他不是姐夫吗?”

    燕语转过头来,说:“龙玲,我们是从2010年穿越过来的。”

    “这……这怎么可能呢。”

    燕语想了想说:“是[过滤],说起来,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以前,我也不信,可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什么事又不可能发生呢?”

    龙玲看着关于陈冬的一个简介,呆呆地说:“他……他就是著名画家陈冬,我父亲珍藏着他的画[过滤],我以为……以为他们只是重名,异能大师,解救万民的大英雄,天哪,这是真的吗?”

    燕语点点头:“是真的,这条信息上所说的陈冬,就是你现在所说的姐夫。”

    龙玲心头不由得一阵胡思乱想:原来他就是爸爸从小就跟我说的双龙城的大画家,原

    来他……他就是传说中的救世大英雄……

    “龙玲,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情况,我也希望你能够帮助我们。”

    “你让我怎么帮助?”

    “有没有服下后可以让人昏迷的药,陈大哥和你姐姐不配合,我们只能先将他们迷倒,然后带到怪博士那里。”

    龙玲想了想说:“我找找。”

    过了一会儿,龙玲从抽屉里找到一瓶药,说:“这是一种安神片,有安眠的作用,又不会伤害人的神经,只需一片,就可以让人昏迷十二个小时。”燕语点点头,将药瓶揣了起来,说:“等晚饭时,咱们趁机动手,记住,不要让他们看出来。”

    龙玲看看表,已经快六点了,便打了个电话,要了几道菜。

    门一响,陈冬和龙珑走了进来。

    龙珑笑靥如花,满面红光,说道:“妹妹,咱们晚上出去吃。”

    龙玲忙说:“不用了,姐,我要了几道菜,一会儿就会送到你房间的,你和姐夫结婚还没+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有好好地庆祝一下,咱们今晚就搞个简单的仪式。”

    龙珑笑道:“太好了。”说着,龙珑回头朝陈冬一笑。

    很快,酒菜在龙珑的寝室里摆上,陈冬和龙珑、燕语和龙玲,四个人围坐一起。燕语和龙玲对视一眼,端起杯,表示对陈冬和龙珑的祝贺。龙珑高兴地说:“老公,你看,他们对咱们的婚事都非常支持。”陈冬哈哈大笑,举杯畅饮。

    酒过三巡,陈冬突然接到一个指令,他退了出来。来到大厦外,陈冬看到了一辆商务车。上了车,陈冬看到,吴光头站在里面。

    “有什么事吗?”陈冬问。

    “我的指令你没有收到吗?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弄到龙总的遗言?”

    陈冬天生便不是受人胁迫的人,眼睛一瞪:“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吴光头从怀中掏出一个透明的仪器,在上面按了几按@按,陈冬就觉得一种强大的意念加入自己脑海中,让他不得不服从。

    吴光头从怀中掏出一个针管,淡淡地说:“看来,我不得不连龙玲的血清给你注shè进去,希望你能够尽快完成我的指令。”

    血清注shè完毕,吴光头摆摆手,陈冬回来了。

    上了楼,来到龙珑的卧室,龙珑迎了过来,问:“老公,你去哪里了?”

    “我透了透风。”陈冬说着,目光朝龙玲望去。不知为什么,此时,他的心中突然有了龙玲的影子。龙珑和龙玲,这对双胞胎姐妹在他心目中的分量,突然均衡起来,一左一右,让他无法割舍其中一个。

    龙玲见陈冬回来,和燕语对视一眼。

    燕语点点头,两人来到洗手间。

    龙玲说:“是时候了。”

    燕语让龙玲先回去稳住陈冬,自己取过四个杯子,在其中三个里放了安神药片,一阵摇晃,药片迅速化去,融入无形。

    燕语端了出来,说:“陈大哥,龙珑,酒喝了不少了,你们喝点水。”

    说着,燕语将放有药片的三个杯子分别放在他们面前,而自己的,是放了不含药片的。龙玲没有想到燕语会迷倒自己,她端起杯子,劝着三人。

    她哪里知道,燕语是不放心她。燕语知道,龙玲在解救陈冬的事上,意志并不坚决,观点不够明确,她甚至希望陈冬能够永远当她的姐夫,好让龙珑不再悲伤。因此,燕语想将三人都迷倒了,然后展开行动。

    龙珑端过杯子,[过滤]了一声,喝了一口。龙玲看看陈冬,示意他也喝。陈冬笑道:“我喝了这么多酒,好是你喝。”

    龙玲喝了一口,劝道:“姐夫,你也喝点,这是燕语姐姐的一番心思呢。”

    燕语点点头。

    陈冬端起酒杯,就在这时,突然,他的脑子里出现一个指令:“不要忘了遗言,一定不要忘了。”

    陈冬喝了不少酒,一阵呕吐,赶紧来到洗手间,吐完,一低头,看到纸篓里有一个瓶子,看看简介,心说:“这是安眠的药[过滤],好像是刚放的,难道……”

    他心思一动,走了出来。

    陈冬刚坐下,龙玲和燕语就劝着他。而此时,龙珑似乎有些困倦了,眼皮开始发沉,身子靠在陈冬的身上。陈冬忙说:“燕语妹妹,你和龙玲把她扶上床。”

    趁燕语和龙玲将龙珑扶上床的机会,陈冬迅速地换过燕语的杯子。

    等二女过来,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见燕语和龙玲也喝了,松了口气,心说:刚才燕语和龙玲在不住地对眼神,她们似乎要对我做什么,我且听听。想到这,陈冬假装药劲上来,眼皮一合,说:“我怎么了这么困,是不是酒劲上来了。”说着,身子一歪,头一低,倒在沙发上。

    燕语跳了过来,叫道:“陈大哥,你醒醒,你喝多了,上床上睡。”

    陈冬假装打着呼噜。

    龙玲说:“燕语姐姐,姐夫也被迷倒了,难道你真想带他们去怪博士那里?”

    燕语说:“必须的。”

    龙玲迟疑道:“可是姐姐……姐姐如果恢复了怎么办?我觉得这样也好[过滤],毕竟让她忘记了痛苦。”

    燕语说:“可这不是他们真实的一面,龙玲,帮我。”

    龙玲摇头说:“不,我想了,我不能这样做。”

    燕语点点头,淡淡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的,你困了,倒下。”

    龙玲果然慢慢地倒了下去。

    燕语站了起来,将龙玲拖到床上,然后看看陈冬和龙玲,叹息一声,说:“陈大哥,我只有先救你了,跟我来……”说着,燕语将陈冬的身子托起来,但觉得头一沉,一股睡意袭来,眼皮一沉,慢慢地倒在沙发上。

    陈冬站了起来,看看燕语,说:“原来你要我去见怪博士,那个人能帮我什么?我不能去,如果我去了,是不是就无法和龙珑龙玲在一起了。”

    此时,他的心中又有了龙玲的影子,血清的作用使得他的爱一分为二,对龙珑和龙玲同样的分量。

    陈冬扛起燕语,将她送回寝室。

    回到龙珑的寝室,陈冬松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端起那唯一没有安神药片的杯子,喝了一口,看了看,又看看其他的杯子,心说:真是无sè无味易溶的药物,扭头朝床上望去,只见龙玲和龙玲正在甜睡着。

    安神药片,是新时代的科技产品,为那些失眠多梦的人设计的,服下后可以进入一种非常美妙的世界,如同躺在蓝天白云下,忘记了生活的忧愁,忘记了曾经的忧伤,心静如水,可以让人的神经达到极度的放松,然后进入酣睡之中。

    睡梦中,龙珑喃喃地喊着:“老公,老公……”她嘴角含笑,似乎正梦到和陈冬在一起,眉眼间满是喜悦。

    陈冬走到床盵过滤]滩蛔≡谒ω倘缁ǖ牧成锨琢饲住?

    床边的龙玲[过滤]了一声,身子一翻,仰面朝天地躺着。

    陈冬不由得朝她望来。晚上,龙玲也喝了几杯红酒,此时,一张苹果脸更加娇艳,眉梢间,双颊上,腮边以及额头,都泛着晕红。

    陈冬摸摸她的脸,细腻软滑。

    突然,龙玲嘴唇轻启,喃喃地叫了声:“姐夫……”

    陈冬[过滤]了一声,以为她醒来了,赶紧叫道:“龙玲,你醒了?”却见她嘴唇再度闭上,鼻息均匀,原来,刚才她是在梦中。

    陈冬不由得心中一阵激荡,龙玲妹妹,你在梦中也想我吗?太好了。陈冬目光下移,看到她束腰上,微微鼓起的胸在轻微地起伏着,那两条垂在床边的腿充满了诱惑。

    陈冬慢慢地抚摸着她的身子,心说:龙玲也是我深爱的人,我不能只顾及龙珑,不顾及她。

    想到这,陈冬慢慢地解开龙玲的束腰带。腰带一松,上衣便松动了。解开几个扣子,便露出了粉红的文胸,以及文胸外白皙的胸部轮廓。陈冬将她的上衣向两边拉开,顿时,粉红文胸和平滑的小腹显露在眼前,伸手脱下她的裤子,里面是一条同样粉红sè的[过滤]。白皙滚圆的双腿,虽然不够修长,却也娇嫩纤细。伸手触动着那每一寸肌肤,不由得一阵感慨,龙珑和龙玲这对双胞胎,面目相似,身材保养却不一样。龙珑的胸部健美,且丰满,如两只皮球,滚圆鼓起,而龙玲,那对胸,平躺着,只能见弧形凸起的轮廓。看上去,龙玲比龙玲的肌肤要细嫩些,而且,隐隐有着一层光泽。

    陈冬的目光落在她的文胸上,缓缓解开……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