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18章 刑讯

第218章 刑讯

    ()陈冬慢慢地低下头,冯妍那善良的清澈目光让她不敢逼视。

    “妈妈,咱们下去。”冯妍跳下车,石菲也下来了,她奇怪,为什么,这个盗窃犯没有伤害自己,也没有拿走自己身上的金首饰。

    车门没有锁,石菲拉着冯妍朝家里跑去。

    陈冬和燕语下了车,两腿还是发软,因为麻醉的药力还在残存。

    陈冬说:“这就是封玲的住处。”

    燕语知道封玲,因为封玲是冯获的老婆,冯获和燕语的父亲燕先生是好友。

    两人来到院子中,悄悄地走近门口,只听里面像炸了锅似,方亚男的声音最大:“喂,舅母,你刚才说的就是那个臭小子,是我报了jǐng,岳jǐng官才把他抓住的,怎么,他挟持了你们?”

    石菲的声音传来:“不过没事,他没有伤害我们。”

    陈冬和燕语抬起头,从玻璃中朝里看去,只见封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抬起手,似乎要甩给方亚男一记耳光,只是方亚男离得远,而她似乎心口一疼,坐在沙发上。

    “真是造孽了,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才不再惹事。”封玲叹息一声。

    方亚男说:“外婆,你没听舅母说吗,岳jǐng官将那小子带到学校去了,当反面素质教育教材了呢。”

    封玲摇摇头:“你[过滤],你[过滤]……”封玲说了糩过滤]檬指ё判乜冢蛔〉卮笊ⅰ7肭辖羧±囱跗饬嵬ㄉ稀?

    燕语看看陈冬。陈冬想了想说:“算了,我们不该介入他们的生活,走。”

    说着,陈冬扶着燕语走了出来。

    两人回到大厦时,身上的麻药劲基本结束了。但是,刚上楼,他们就发现走廊里站着几个持械的民jǐng。岳晨正站在他们的寝室外。

    看到陈冬和燕语上来,岳晨眉头一挑,一挥手,呼啦一下,民jǐng围了上来。

    陈冬苦笑一下:“看来,咱们得换个地方了。”想到这,陈冬一拉燕语,朝电梯门而来。电梯门已经关闭了,陈冬施展异能防御圈,绿光一幻,民jǐng们无法突破,被悟xìng的气团阻在外面。这时,龙玲从寝室里跑出来,叫道:“老公……”

    陈冬摆摆手:“龙玲,我们没事,只是这讨厌的民jǐng太烦人了,我和燕语妹妹找地方躲一下,你自己保重。”

    龙玲满眼通红,显然不肯让陈冬离开。

    电梯从上而下,来到了十八层,门打开,陈冬拉着燕语走了进去。

    电梯继续向下,防御圈收了,等民jǐng们奔过来已经晚了,门关了。岳晨一挥手,带着民jǐng从楼梯追。

    那些民jǐng,虽然功夫缺少训练,但是,一些常规xìng的场地战却练了不少。从楼梯上一顺,刷地一下便是一层,一个个身手倒也敏捷。尤其岳晨,如同特种兵一般,身子趴在楼梯上,两腿一搭,便滑下一层。

    由于电梯需要等待其他楼层,因此,等陈冬和燕语来到楼下,岳晨和民jǐng们已经持械对准了电梯门。幸而电梯内还有其他下来的市民,因此,岳晨等人只是威胁,不敢开枪。

    其他人见民jǐng持械对准电梯门,吓得抱头蹲在地上。

    于是,陈冬和燕语又暴露在枪口处。

    岳晨喝道:“你们还不束手就擒吗?”

    陈冬苦笑:“岳jǐng官,你长点脑子行不行,我建议你去一下方家,好好地了解一下,到底他们家的秘籍是怎么丢失的。”

    岳晨冷笑道:“你少给我装蒜,如果和你无关,方家的人为什么举报你?再说,你跑什么,跟我们回去调查不就行了?”

    陈冬点点头:“行,我跟你们譡过滤]艺饧掠胛业耐槲薰兀盟粝潞貌缓茫俊?

    岳晨想了想,点点头。

    陈冬走向岳晨,岳晨一摆手,有人给陈冬戴上了手铐。燕语一见,抬腿,啪啪两下,将陈冬身边的民jǐng踢倒,一拉陈冬;“陈大哥,咱们走。”

    陈冬摇摇头:“我刚才想过了,方老的秘籍也不是小事,如果真丢失了,我也应该帮着找回来,你留下,照顾龙玲,放心,我没事的。”

    燕语松开手,缓缓退开。民jǐng用枪对准燕语,岳晨一摆手,带着陈冬离开了。

    “小子,你到底叫什么,是哪里人?”岳晨一路上不知为了多少遍,陈冬就是不说籟过滤]5搅薺ǐng局,岳晨马上命令助手抽取陈冬的血液,收取指纹,进入dna和指纹库,鉴定和验证。

    岳晨的助手马玉是个非常漂亮的女jǐng,参加过特种兵集训,对于网络信息以及一些科技设备,无所不通。

    2065年,jǐng方的数据库已经非常科学,早在三十年前,凡是新的人口出生,都会留下dna数据,以便jǐng方统一管理,同时,在新的人口办理身份证时,会留下指纹,也会充实jǐng方数据库,这样一来,很多案子,会通过现场提取dna和指纹的办法,轻松破案。

    很快,结果出来了,马玉瞥一眼陈冬,走到岳晨身盵过滤]莸莞∫⊥贰?

    岳晨见数据库查无此人,不由一愣。

    马玉说:“岳jǐng官,不但石城的数据库没有,全国都没有,我已经连线国际jǐng务处,希望能够得到配合。”

    岳晨摆摆手:“不用联系国际刑jǐng了,这下你就是附近几百里地的人,他的普通话很显然,带着一些地方的味道。”

    马玉看一眼陈冬,似乎想到什么,但又觉得不会,摇摇头。

    岳晨问:“你想说什么?”

    马玉摇摇头:“不会的……决不会的,[过滤],没什么,jǐng官,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把方老秘籍被盗的案宗拿过来,我再看看。”岳晨说。

    马玉走出刑讯室,很快,回来了,手中多了一个优盘。岳晨将优盘放在电脑中,抬头看着。陈冬一回头,发现身后的墙上出现一个屏幕,上面是方老秘籍被盗的一些线索。

    地点是冯家的别墅,时间是一个月前的星期六。当天晚上,冯家的监控出现了故障。据调查方政的案宗说:他每周六周rì会和冯曲、方亚男去封玲的别墅住,而早上起来,他会在门外的空阔处练一会儿绵掌。

    陈冬想了想,认为这件事与方政经常在冯家别墅外练习绵掌覽过滤]兀蛐碛腥硕苑秸拿嗾聘行巳ぃ呕嵯肫鹑ネ捣嚼系拿丶?

    冯老的秘籍并不由方政放着,而是冯曲。

    据调查冯曲的案宗说:有一次,母亲问起方家的秘密来,冯曲就将秘籍从方家拿到冯家的别墅里。母亲似乎很喜欢那套秘籍,所以,爱不释手,冯曲不便讨要,秘籍从此就留在了冯家别墅,直到被盗。

    关了案宗,岳晨看看陈冬,说:“你是什么时候来到石城的?”

    陈冬说:“不过几天。”

    岳晨想了想说:“我刚才问过龙玲,她也说你才来几天,如果你们的话是真的,那么……难道方家秘籍盗窃案另有其人?”

    其实,岳晨并非只凭一句话就抓人的jǐng官,他不会那么莽撞,他抓陈冬,是以为陈冬在他质问时,逃避姓名和来历,而且身份不明,对于这种人,正是jǐng方所关注的,何况,几天前,曾在文化大厦发生了命案,龙珑的未婚夫死了。虽然证明凶手不是陈冬,可未必和他无关。

    陈冬笑笑:“这么说,我可以走了?”

    “那倒不是,我还要继续调查。”说着,岳晨拿起电话,打了出去。他拨打的是龙玲的电话,再次询问了相识陈冬的时间。龙玲告诉他,是几天前,姐姐的婚礼前,还告诉他,是返古婚庆公司的红尘老板派他们来的。挂了电话,岳晨让马玉继续审问,自己去了婚庆公司。

    岳晨走后,马玉坐在桌子前,望着陈冬,脑子中又出现了刚才的念头。

    怎么和他十分相像?不会的,几十年了,怎么会是他?

    陈冬见马玉面对自己,却不问一句,似在思考什么。半晌,陈冬问:“姑娘,你的头让你审问我,你怎么不问?”

    马玉回过神来,说:“想问的岳jǐng官已经问了,我没什么问的了。”

    陈冬笑道:“可是,他问的我什么也没说[过滤]。”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马玉一喜:“你是说……你肯跟我说实话?”

    陈冬微微一笑:“我从来就不会欺骗美女。”

    马玉脸sè一红,叱道:“这里是jǐng局,不可油嘴滑舌,说,你想告诉我什么?”

    陈冬笑了:“姑娘想知道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为什么jǐng方的数据库里没有你的信息?”

    陈冬摇摇头:“这三个问题我一个也不能回答你。”

    “可你刚才……刚才还说……”

    “还说什么?”陈冬笑问。

    马玉脸sè再次一红,哼了一声:“你这人,我看即便不是盗窃犯,抓你来也不冤。”

    “怎么会呢?姑娘,你这话有点不通情理。”

    “看你油嘴滑舌的,就不会是个好东西。”马玉哼道。

    陈冬突然意识到什么,心说:是[过滤],为什么我一见到美女,就忍不住想搭讪,怪博士虽然治了我的情人痴,却更加激发了我的好sèxìng子,恢复了我的本xìng,不行,我不能胡思乱想。

    陈冬越是不想去想,心头念头越多。看着马玉坐在眼前,分明就是当年的刘小慧,或者是燕语,那娇美可人的样子,让陈冬一阵心猿意马。

    不,不行。陈冬心头燥热,两眼发光,把马玉吓坏了。

    “你……你想[过滤]什么?”

    陈冬赶紧说:“对不起,我……我可以练一套拳吗?”

    “练拳?随你。”马玉心想:这还是第一个在刑讯室里练拳的。

    陈冬示意她打开自己的手铐。马玉摇摇头:“不成,绝对不行。”

    陈冬笑道:“美女,没事的,我不会伤害你。”

    “你……你严肃点。”马玉喝道。

    陈冬慌忙定定心神,站起来,朝后退了几步,按照绵掌的步法慢慢地练了起来。他双手被铐,不得zì yóu,但是,身形步法还在,虽然事倍功半,却也多少起到效果,尤其,双手想动时,看到手铐子,便想到了罪恶,于是,心底的浮躁和杂念便收住了。

    渐渐地,陈冬心头宁静下来。他两眼清澈,灵台空明,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然后回到椅子上坐下。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