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19章 马玉

第219章 马玉

    ()马玉一直看着他,见他收功,这才问:“你刚才练的就是绵掌?”

    陈冬点点头:“你知道绵掌的套路?”

    “[过滤],我调查时,让方政练过,我记了一些,你说自己没偷方家的秘籍,那你怎么会练?”

    陈冬摇头说:“会练不等于是偷的,你说呢?就像我们平时吃的饭菜,和穿的衣服,不等于是偷的。”

    马玉忙说:“这哪是一回事[过滤],你别乱比喻。”

    陈冬朝外看看,jǐng局的大厅里已经走没了人,忍不住说:“姑娘,你们是不是早该下班了?”

    马玉点点头,说:“是[过滤],要不是你,我现在就回家吃饭了。”

    “看看,姓岳的就是累人,姑娘,你跟着他做事,是不是觉得委屈,没少受罪?”陈冬笑着问。

    马玉摇头说:“不是的,岳jǐng官很优秀,很多案子他判断准确,提高了侦破效率。”

    “是吗?”陈冬微微摇头:“我觉得这家伙浑的很。”

    正说着,门一开,岳晨进来了。

    马玉站了起来,给岳晨让座。马玉看看他,问:“怎么样?”

    岳晨在陈冬对面坐下,说:“我调查过了,红尘老板说你是他和你的同伴是他私生子的儿女,到现在都没有户籍。”

    陈冬心中苦笑:怎么,我成了我师娘私生子的孩子?又一想,是[过滤],师娘是不想让我暴露身份,他也担心我的身份特殊,会给未来的社会秩序带来一些影像。

    岳晨看看陈冬,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说着,岳晨示意马玉给他打开手铐。马玉上前,把手铐子取了下去。陈冬站了起来,问:“就这样放了我?”

    岳晨说:“我本不想放你,可是,红尘是我们石城的知名人士,别说她不惜将自己的说出来,就是她担保,我也会放了你的,唉,没想到,红尘老板曾经被人……被人强行糟蹋,那人不负责任,丢下她,她居然怀了一对儿女,只可惜,要面子的她一直不肯给你们办理户籍……”说到这,岳晨看看马玉:“明天给红尘老板出个证明,给他的一对儿女将户籍上了。”

    说完,岳晨走到走到陈冬面前,握握他的手:“兄弟,对不住了,不是我无情,是我是石城的守护誟过滤]荒苋靡桓錾矸莶幻鞯娜嘶煸诔鞘欣铩!?

    陈冬微微一笑,走了出来。岳晨对马玉说:“你将他护送出去,他一个人是无法离开jǐng局的。”

    马玉和陈冬并肩走着,突然,她的心底又生出那个感觉。

    来到jǐng局大门外,陈冬站下来,回头看着马玉说:“好了,姑娘,谢谢你的护送,回去,希望没有耽误你的晚饭。”

    马玉看看陈冬,嘴唇动了动,摇摇头,说:“你住在哪里,我还是送你一程?”

    陈冬笑笑。

    马玉手一探,打开手腕上的遥控装置,一辆小车开了过来,她打开车门,钻了进去,陈冬+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说:“你们的车都这么先进吗?”

    马玉哦了一声:“这只是普通的车辆,和其他的不都一样吗?”

    陈冬忙说:“一样,一样,我只是随便问问,哦对了,文化大厦,我住在那盵过滤]瞬恪!?

    车朝文化大厦的方向而去。

    透过后视镜,陈冬发现一辆商务车跟了上来,起初,陈冬没有在意,但是随后,他发现无论马玉的车开向哪里,那辆商务车一直跟在后面。

    很快,车在文化大厦前停下。

    陈冬跳了下来,马玉点点头,调转车,朝文化街开去。陈冬发现商务车也开了过去。陈冬心中一动,施展银龙飞天的功夫,落到商务车上。

    马玉的车在艺术馆对面停下,那里有一家龙腾画廊,马玉跳下车,突然,有人喝道:“别动。”

    身后出现一个蒙面人。

    蒙面人手持枪械,对准马玉。马玉伸手要去拿枪,蒙面人喝道:“别动。”马玉只好放下手,却不惊慌,问道:“你是什么人,想[过滤]什么?”

    “没什么,我听说你祖上传下来一幅画,把画拿出来。”说着,蒙面人逼迫马玉将画廊打开。

    画廊的大厅里,沙发上坐着一个五十几岁的中年人。中年人手中捧着一个画册,正在欣赏着,猛然看到蒙面人挟持马玉回来,惊的站了起来,叫道:“快放开我女儿。”

    蒙面人朝中年人喝道:马玉说:“去,把你父亲珍藏的画拿出来。”

    中年人战兢兢,从箱子里找出十几个画轴。蒙面人一手拿枪,一手抽开每个画轴的绸布,看看画,摇摇头:“混蛋,我要的是陈冬的画。”

    中年人看看马玉。蒙面人对中年人说:“据我所知,当年你爷爷在世时,和双龙城的薛鸿关系不错,薛鸿手中有一幅陈冬的《龙腾图》,是在拍卖会上得来的,后来,薛鸿赠送给你爷爷,拿出来。”

    陈冬藏身门后,心中一动,看看那中年人,心说:马玉行马,他是马玉的父亲,难道他是马老爷子的孙子?

    只听中年人说:“不错,我马宝是珍藏了一幅《龙腾图》,可是,那是我马家的传家宝,你休想得到。”

    蒙面人呸了一声:过滤]读谕肌肥浅露淖髌罚湍懵砑矣惺裁垂叵担裁创冶Γ俨唤怀隼矗揖鸵四闩拿!?

    说着,蒙面人枪械一抖。沉着枪械抖动的机会,马玉突然一反手,将他的胳膊扭着,劈手将枪械打落在地。蒙面人功夫也不赖,反腿蹬出,马玉身子一避,蒙面人脱身,就地一滚,抓起枪械。马玉一按手腕,麻醉枪shè出。但是,蒙面人早有防备,闪在沙发后,开枪shè击。

    枪经过了消音,因此动静不大,但是,一个花盆被shè中,摔在地上,却弄出了声响。

    一个中年女子从楼上下来,叫道:“老马,出了什么事。”

    蒙面人一个箭步过去,将中年女子挟持住。

    马玉顿时不敢乱动了,叫道:“快放开我妈妈。”

    蒙面人哪里会放开,继续要挟马宝和马玉。马宝无奈,打开保险柜,取出一个画轴。

    蒙面人刚想去抓,突然,画轴平平飞出,朝门口而去。

    蒙面人一抬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身材倾长的青年人,浓眉大眼,一脸的微笑,正掌心一扬,抓住画轴。

    马玉看到青年人后,惊呼一声:“是你。”

    青年正是陈冬。

    陈冬笑笑,将画轴放在抱在怀里。蒙面人大怒,抬枪shè来。

    马玉以及她的父母都是惊呼一声,却见陈冬将右手朝前一晃,身前出现一道绿光,顿时,子弹撞在绿光上,停下了,接着落在地上。蒙面人大惊之际,陈冬右手一扬,只见他的枪械朝陈冬的手中飞来。蒙面人大惊失sè,伸手去掐马玉的母亲。陈冬默念一声:“合。”只见蒙面人双手合拢,再也分不开。

    马玉呆呆地看着陈冬,突然叫道:“你……你是陈……”

    陈冬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走到案子前,打开画,看了看,果然是自己那幅《龙腾图》,记得当年为了包老头,他画了这幅画,拍卖了二十五万。

    马玉脸sè一阵激动,两眼放光,看着陈冬,嘴巴张着,急yù说着什么。陈冬抬头朝她摆摆手,然后走向蒙面人,摘下他的头巾,惊呼:“吴光头?”

    马玉也愣了:“是[过滤],怎么是他,他不是关在拘留所吗?”

    吴光头哼了一声:“jǐng局的拘留所也能关住我?”

    陈冬问:“说,为什么你总是想得到和陈冬的画?”

    吴光头:“这是我祖上留下来的话,说陈冬的画有灵气,可以学到异能。”

    陈冬苦笑:“傻说,我怎么不知道?”

    吴光头看看陈冬,突然想到什么:“你……你……”

    “你什么?”陈冬摆摆手:“你告诉我,你祖上是谁?怎么知道陈冬?”

    “他……他是范水生的跟班。”

    陈冬想起了那个经常跟在范水生身边的光头,嘘了一声,将画递给马宝。马玉打了电话,附近的民jǐng前来,将吴光头带走了。

    陈冬抱抱拳:“让你们受惊了,告辞。”

    说着,陈冬走了出来。他刚到街道盵过滤]碛衽芰顺隼矗械溃骸俺掠⑿郏鹊取!?

    陈冬回头看着她,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陈英雄[过滤],你一定就是当年的陈大英雄,陈冬。”马玉望着他,脸上充满了崇敬之sè。

    陈冬忙说:“怎么会呢,几十年过去了,我才多大了。”

    马玉摇头说:“不,我知道,陈大英雄是可以进入灵异空间的,他能穿越过去,一定可以穿越未来,你是穿越来的,是吗?”

    看着马玉亮晶晶的眼睛在星夜下闪烁着,陈冬不便欺骗她,只好点点头。马玉欣喜地叫着,刚才,她只是猜疑,此时见陈冬点头,顿时像做梦一样,突然抓住陈冬的手,不再撒开:“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陈大英雄,你的事迹我可是看的太多了。”

    陈冬慢慢地抽出手,问:“你是怎么猜到我的?”

    “你不知道[过滤],我要熟练网络信息,在网上查找了不少关于你的故事,虽然自从三十年前,网络进行空间整理和升级后,过去的一些资料大多都更新了,即便能搜索到,也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可是,我们jǐng方的数据库有,我是有特权的,能够进入数据库。”

    “哦,是这样[过滤]。”陈冬摇摇头:“你怎么会对我的事感兴趣?”

    “因为……因为你徒弟嘛。”

    “我徒弟?”

    “是[过滤],我的姑nǎinǎi,就是我爸爸的姑,马莹莹,难道你忘了吗?”

    陈冬突然想起马莹莹来。

    “是她?”陈冬笑了:“当然知道。”

    马玉笑道:“我小时候每年都去双龙城的,姑nǎinǎi见了我就说起你的故事,对了,我叫马玉,陈大英雄……”

    陈冬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忙说:“别叫我什么大英雄,叫我的名字。”

    “那怎么行?你是我姑nǎinǎi的师父,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陈冬也觉得别扭,在石城,他遇到了几个亲友的后代,如果按照平辈论交,可这些亲友都在,比如封玲,自己和封玲是平辈论交,怎能跟她的后人平辈论交?

    陈冬再次感觉到,未来不适合自己。这里的一切不应该有自己,如果自己出现,或许会打乱它的社会和生活秩序。

    “马玉,今天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是说我的情况。”

    “我明白,陈英雄,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陈冬点点头:“好了,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爸爸妈妈受了虚惊,去安慰安慰他们。”

    马玉点点头,眨眼间,只见面前绿光一闪,陈冬便失去了影子,马玉望着夜sè下的石城街道,突然间有些怅然若失和一片向往。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