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22章 人质要挟

第222章 人质要挟

    ()当吴光头的商务车冲向别墅时,陈冬就意识到了什么。由于两辆jǐng务车并行,他不想惊动岳晨等人,所以,陈冬犹豫了一下,就在他犹豫时,吴光头和屠夫已经冲进了冯宅。

    岳晨的车停下了,只见他带着三个民jǐng跳了下来。岳晨一摆手,有两个民jǐng跳上jǐng务车,端着枪,对准院内,另外一个民jǐng跟着岳晨来到门口。

    当陈冬等人下车时,吴光头和屠夫已经挟持着封玲出来了。

    “哈哈,姓岳的,过来[过滤],抓我[过滤],如果你不想这老太婆死的话,就让你们的人开枪,看是你的枪子快,还是我的手快。”

    马玉跑到岳晨身盵过滤]纪芬恢濉T莱坑檬质疽獯蠹也灰壳埃缓蟪锩嫠担骸拔夤馔罚畔挛淦鳎灰淮碓俅砹恕!?

    冯家人已经斗冲了出来,看到封玲被挟持,都吓得脸sè大变。冯直一家不在,但是,冯曲一家都在。冯曲不住地叫着,却不敢靠近。

    方亚男大喝一声:“放了我nǎinǎi,有本事你冲姑nǎinǎi来。”

    说着,方亚男不顾死活地冲向吴光头。

    吴光头不敢开枪,因为他知道,即使自己打死了老太太,也不会逃走。他需要的是人质。因此,方亚男扑过来,他一伸手,抓住她,然后将枪顶在她的脑袋上。

    趁此机会,陈冬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将封玲抱开。

    方亚男一直以为陈冬是恶徒,看到他抓住封玲,拼命地往这边扑。吴光头用枪托一砸,方亚男顿时昏了过去。

    屠夫抡着骨头,叫道:“谁也别过来。”

    陈冬看看封玲。封玲说:“陈老师,别让歹徒伤了亚男。”

    陈冬点点头:“我知道,不会的。”

    封玲看看冯曲,说:“亚男是她的女儿。”

    陈冬再次点点头:“我知道的,你放心。”

    封玲还想说什么,吴光头喝道:“闪开,都闪开。”

    岳晨等人不敢造次,陈冬慢慢地抬起手掌。燕语和马玉看到了,都摇摇头。因为吴光头的枪口就对在方亚男的头上,即使他的异能再离开,只需吴光头一个闪念,手指一扳,就会要了方亚男的命的命。

    陈冬对方亚男没有什么好感,如果是封玲,他或许不会乱来,但是,方亚男,他的顾忌没那么大,因此,陈冬甩开封玲,想奔过去,即便只有五成的把握,他也想夺回吴光头背上的长条箱子。封玲见陈冬身子一动,就知道他想动手,忙低声说:“不可,陈老师,亚男是你的外孙女……”

    封玲的声音虽然小的无法再小,但由于陈冬就在他身盵过滤]虼耍露梅浅U媲小K氲卮糇×恕N抟桑舛猿露此担且桓鲆馔獾恼鸷场?

    一霎间,陈冬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才嗡嗡地,如有无数的云在飘,又过一会儿,他的意识才回归,喃喃地说:外孙女,外孙女……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他转头看着封玲,叫道:“封玲,你说什么?”

    封玲抓住陈冬的手,颤抖着,另一只手指向门外。

    陈冬这才发现,院子里除了他和封玲,一个人也没有了。就在他刚才呆如木鸡的时候,吴光头已经挟持着方亚男上了商务车,逃走了。

    岳晨、马玉连燕语等人都上车追去了。冯曲和方程都追到了门外。封玲所指,正是冯曲的背覽过滤]?

    “亚男的妈妈是你的女儿,当年,我和冯获结婚时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不过,他建议我留了下来,这些年,他待冯曲和冯直一样,也正因为冯曲是你的女儿,想起这些年不见你的踪影,我们担心你有什么不测,所以,一直溺爱亚男。”

    陈冬脑子里仍然嗡嗡地,他喃喃地问:“冯曲母女知道吗?”

    “冯曲已经知道了,因为前些年她生过一场病,需要输血,当时,她无意中发现自己和冯直的基因不是一个父系,我只好将实情告诉了她,不过,亚男不知道,她一直以为冯获是她的亲外公。”

    “看来,冯曲没有认出我来?”

    “她做梦都想不到你能穿越过来,因为她以为你早已死了,当她知道了你是她的亲生父亲后,她去过一趟双龙市,回来后一直沉默着,后来我和她沟通,她说,双龙市民传说你已经死在灵异空间了。”

    陈冬轻叹一声。就在这时,冯曲跑了进来,叫道:“妈,亚男被吴光头带走了,怎么办[过滤],这孩子从小刁蛮任xìng,惹恼了吴光头,还有命吗?”

    陈冬眉头一皱,说:“我去。”说着,陈冬突然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忽地一下,起在半空,绿光一幻,朝远处去了。

    冯曲惊呆地看着半空,张大了嘴巴,半晌才说:“妈,他……他……”

    封玲轻叹一声,说:“他就是陈冬。”

    冯曲身子一震,仿佛被人用棍子击中了头顶一般。“陈冬……陈冬……”冯曲喃喃地说:“妈,你说他是双龙城的陈冬?”

    封玲点点头。

    冯曲脸sè连变,倒退了几步。封玲抓住女儿,轻叹一声:“孩子,我知道你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但他真的是你亲生的父亲。”

    “妈,我……我怎么面对他[过滤]。”冯曲抱住封玲,叫道。

    方程从外面进来了,说:“老婆,不用着急,jǐng方已经追去了,我想亚男一定会没事的。”说着,他转头看看,因为刚才陈冬还在院子里,怎么没看到出去就没有覽过滤]?

    冯曲想了想,叫道:“方程,譡过滤]担勖歉タ纯础!?

    且说陈冬,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在半空中穿行着,很快,就发现街道上有jǐng车朝东而去,他知道,吴光头一定是朝东去了。

    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陈冬眨眼间看到吴光头的车,在吴光头的车后,还跟着岳晨和马玉的车。三辆车相隔都不过几十米。

    陈冬不敢莽撞,因为他担心稍有不慎,便丢了方亚男的xìng命。

    于是,他在半空中跟着。

    马玉开着jǐng务车,一抬头,看到了半空中的陈冬,一阵欣喜。刚才,她不知道陈冬为什么突然呆在那里,当然,她看到封玲嘴唇在动,一定是和陈冬说了什么,不过,马玉没有时间去想,吴光头挟持方亚男出来后,她开着车,跟在岳晨的车后,紧紧地尾随而来。

    三辆车,渐渐来到了海边。

    吴光头和屠夫挟持方亚男上了船,哈哈大笑:“你们追,我不怕你们。”

    陈冬本想此时冲下去,救下方亚男,但是,又不便显露了身份,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心中一动,想起什么,施展异能,去了荒岛。

    他觉得,吴光头的方向应该就是荒岛。

    果然,吴光头驾船来到荒岛上。

    身后,岳晨、马玉、燕语等人也驾船而来。

    吴光头挟持方亚男上了岛,回头看看岳晨的船,已经追了上来,怒道:“姓岳的,你给我站住,再往前譡过滤]揖鸵苏庋就返拿!?

    说着,吴光头再次将枪对准了方亚男。

    岳晨赶紧停下船,喝道:“吴光头,你少作点孽,争取宽大处理,否则,等待你的只能是无休止的牢狱之灾。”

    “哈哈。”吴光头大笑一声:“老子不怕,既然你们将我逼上绝境,大不了老子去监狱了渡过余生。”

    岳晨刚要说话,突然看到吴光头身后出现一个人,那个人正是陈冬。

    岳晨一呆,喃喃地说:他怎么在岛上?他刚才不是在冯宅的吗?

    吴光头见岳晨目光朝自己身后望来,慢慢地转过头,顿时脸sè大变。

    陈冬已经来到他的身后,伸手一托他手中的枪,然后施展异能,将枪扔了出去。

    啪,枪落在地上。

    陈冬没有直接用异能,他是担心万一,所以先将枪口挪开,这才敢出手。

    岳晨等人见吴光头的枪被拿掉,赶紧驾船朝岛上奔,屠夫抡着骨头不住地发动点击术,使得岳晨等人无法近身。

    此时,吴光头没有枪械,伸手去掐方亚男的脖子。陈冬哪里跟他机会,念了一声“合”字,只见,吴光头的双手合在一起。吴光头双腿朝方亚男踢出,方亚男哎呀一声,摔倒在地,正好摔在那支枪边。

    陈冬大怒,左手抓住条形盒子,右手施展异能将吴光头远远地扔进了大海中。屠夫看到吴光头就像一块石头,被扔到海水中,顿时一惊,抡起骨头朝陈冬砸来。陈冬身子一闪,施展绵掌,打在他的胸口。

    陈冬不便让岳晨看出自己的身份,因此,他才用绵掌对付屠夫。陈冬的绵掌也有几分火候,不过,屠夫也不简单,身子即便挨上一掌,也不碍事,抡起骨头,正要发动异能,枪响了。岳晨,一枪打中他的手腕,骨头落地,接着,岳晨带着民jǐng奔过来,将屠夫按住。

    就在这时,那边枪也响了,是方亚男,站在陈冬的背后,一枪打中了他的后心。

    陈冬转过身来,望着方亚男,满脸的不相信。他怎么也想不到方亚男会朝他开枪,但是,方亚男就是方亚男,她从小刁蛮任xìng,天不怕地不怕,在她眼中,陈冬就是和吴光头一样的坏蛋,对于坏蛋,她毫不留情。刚才,她倒在地上,看到吴光头的枪就在身盵过滤]谑亲チ似鹄矗彼酒鹄词保夤馔芬丫涞胶K校婪蛴直籮ǐng方制服,在她看来,坏蛋们只剩下了陈冬,于是,她走到陈冬的背后,一枪打中了他。

    陈冬慢慢地朝地上倒去,他苦笑摇头,如果他还不知道方亚男是自己的外孙女,倒也罢了,此时,他看到方亚男朝自己开枪,心头真是百感交集。

    看到陈冬中枪倒地,燕语和马玉都冲了过来。

    “陈大哥……”燕语几步便奔了过来,劈手抓过方亚男手中的枪,一脚将她踢在地上。马玉就在陈冬倒地的刹那间,一伸手,托住了他的身子。

    “冬哥哥,你别死[过滤],你不能死……”马玉伸手摸了一把,见掌心满是血,急得哭了起来。有民jǐng将方亚男的胳膊转住,岳晨朝这边看看,也是一呆,他让人讲屠斗带譡过滤]⒋蚶涛夤馔罚缓蠖月碛袼担骸翱欤鸵皆骸!?

    马玉和燕语将陈冬架到船上。燕语迅速地脱下陈冬的外衣,然后进行了抢救包扎。看到燕语熟练的动作,岳晨忍不住问:“姑娘,你是做什么职业的?”燕语哪有心思理他,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陈冬,神sè间除了焦急,担心,还能有什么。

    当船只撤离时,荒岛上出现一个人,正是怪博士的克隆替身。他听到枪声和嘈杂声后,从实验基地出来,看到地上有一摊血,又看看远远而去的船只,摇摇头,回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