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24章 自我疗伤

第224章 自我疗伤

    ()龙玲当然听不到陈冬的心声,这时,燕语走了进来。

    燕语看看陈冬,问龙玲:“陈大哥开始疗伤了吗?”龙玲摇摇头:“看他的样子,好像还是那样。”

    龙玲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走了出去,对医生说:“你们的科技能不能测试人的脑电波,我是说,看到人的脑电波活动。”

    马玉突然说:“对[过滤],我在特种兵训练营学过,可以通过脑电波,破译人的大脑活动。”

    燕语一听,赶紧进来,将陈冬重新推进了手术室。

    接通脑电波信息,马玉坐在电脑前,望着那些一圈圈散发的波状的纹路,凝神观察着。燕语问:“陈大哥的意识要告诉我们什么?”

    马玉说:“他好像在说,希望可以看到他的伤口。”

    燕语心中一动,说:“我明白了,医生,请将视觉神经和器官视频接通。”

    医生说:“我们从没这样试过[过滤]。”

    燕语喝道:“快。”

    医生只好按照燕语的吩咐,将神经接收器和视频联通。

    陈冬的眼前一亮,顺着视频,看到了自己的心脏。

    2065年的透视设备,已经远远超过现在的ct和磁共振,画面非常清晰,甚至微小到一根血管。

    陈冬默运异能,缓缓地愈合着心脏,将那些断开的血管重新结合了起来。

    对于医生来说,这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发现,他简直呆住了,看着屏幕,发现病人的心脏在自行愈合,眼睛越瞪越大。

    燕语叫道:“还愣着[过滤]什么,马上准备输血。”

    冯曲跑了上来,一挽袖子:“输我的。”

    医生问了血型,发现燕语的和陈冬的正好匹配,点点头,将针管对接,冯曲的血液淌进了陈冬的体内。

    但是,一个人的血液自然不够,医生让护士去血库提,龙玲说

    :“输我的,我的血型是o型的。”

    燕语看看她。龙玲低声说:“我……我想留给他一些纪念,就让我的血留在他的体内。”

    龙玲似乎意识到,如果陈冬活过来,也许很快就要离开未来,离开她。她有这种感觉,陈冬不属于她,不属于未来世界。

    龙玲在陈冬身边躺下,美眸一直望着他的脸。

    此时,陈冬的脸sè已经渐渐有了红晕。大家的心都松了下来。冯曲还想继续输血,鉴于她的身体条件,医生摇摇头,将她身上的针管[过滤]在龙玲的胳膊上。

    血,在一滴滴地进入陈冬的体内。陈冬的脸逐渐红晕,而龙玲的脸sè却越来越苍白。

    龙玲悄然将腕下的开关开到最大,血在急速地往外流着。

    医生撤下心脏激活器,因为生命体征仪显示,陈冬的心跳已经正常。

    此时,陈冬慢慢地睁开眼。他赶紧身上有了气力,一抬头,他看到了血包,顺着管道扭头看去,又看到了躺在身边的龙玲。

    龙玲嘴唇颤抖着,脸sè苍白的可怕。

    没有人注意龙玲,因为大家都在关注着陈冬。

    陈冬叫道:“快,给她关了。”

    医生跑了过来,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龙玲将血管开关全部打开了。

    医生赶紧关了开关。

    马玉来的哦[过滤]龙玲身盵过滤]嵫燮ぜ负跆Р黄鹄戳耍牵逞笠缱判腋5奈⑿Γ懦露厮担骸袄瞎也换崛谩恪媚闼赖摹?

    陈冬两眼突然一cháo,伸手握住了她。两个人四目相对,用目光交流着。

    一刹间,陈冬突然觉得,龙玲的生命融入在自己身上,他再也难以抛下这个可爱的女孩。

    “奇迹,真是奇迹。”医生和护士连连感叹,他们弄不懂,陈冬的伤口为什么会自我愈合,也只能用“奇迹”两个字来形容了。

    接下来,陈冬咈冬和龙玲被推进了病房,燕语和马玉流下来照顾陈冬和龙玲,冯曲去准备饭了。

    冯曲走后,岳晨来了。岳晨见陈冬居然还活着,也是一惊,不过他没有多想,说道:“吴光头偷盗的东西拿到了,除了一些画外,还有一本绵掌,正是方老丢失的,我刚才遇到了冯曲,已经给她了,另外,没有找到吴光头的尸体,想是被海水冲走了。”

    过了一会儿,岳晨要回jǐng局,他希望马玉和自己一起去审问屠夫,但是,马玉说要留下来照顾龙玲。

    陈冬的体力恢复的很好,此时的状态甚至比龙玲还好些。相反,龙玲却虚弱的很。

    燕语说:“陈大哥,没想到方亚男那丫头这么缺少家教,等我见到她,一定狠狠地教训他,给你出这口气。”

    陈冬摆摆手:“算了,小孩子嘛,别和他一般见识,再说,你们刚才不是说了吗,冯曲也给我输了血。”

    燕语哼了一声:“她那是为女儿赎罪。”

    马玉说:“语姐姐,我看冯阿姨对冬哥哥是真的关心,甚至比我们都还焦急。”

    “胡说,除了龙玲,还有比我们更关心陈大哥的人吗?”

    “谁说没有?”这时,外面有人说了一声,走进来。白发苍苍,正是红尘。

    陈冬想起身,红尘摆摆手,来到床边坐下,按住他,说:“我今天一早就眼皮跳,心烦,觉得你会出事,刚才我让人出去打听,果然听说海上发生了枪杀案,jǐng方出动了不少人,我就给岳晨打电话,才知道我的乖徒儿……唉……”说到这,红尘突然有些哽咽,半晌才接着说:“你没事就好。”

    陈冬看得出来,红尘虽然表面上说话非常随意,其实,她的内心比任何人都关心他。陈冬握握红尘的手,笑笑:“让师娘担心了。”

    “是[过滤],你小子要是死了,我看师娘的这条老命[过滤],也要跟着你走了。”

    马玉呆呆地问:“你们……什么师娘[过滤]?难道您就是当年双龙城的红尘?”

    红尘笑笑:“除了我,还有谁能有这么值得骄傲的徒弟。”

    马玉哦了一声:“我早就听说石城有为预言家,可我一直不相信预言的事,所以没有拜访您老人家,刚才一听您的口气,就知道您一定是当年冬哥哥的两位师娘之一了?”

    红尘上上下下看看红玉,笑道:“这个小女jǐng心思绵密,脑子又灵,就像当年的刘小慧[过滤]。”

    红玉从红尘的口气中听出,她是在夸自己,双颊一红,却是展齿一笑。她笑得很甜蜜,因为她觉得,只要自己能和陈冬联系在一起,就很开心。

    正在这时,走廊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陈老师在哪间……陈……”

    门口出现三个人,左边是一位中年妇人,右边是一位年轻的女子,而中年,则是个头发斑白的老妇人。

    这三人,正是冯曲母女和封玲。

    封玲一边譡过滤]槐呓凶牛吹讲》壳埃吹搅顺露街皇滞瓶肭头窖悄校涂觳奖剂私础Q嘤锖?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马玉赶紧搀住她。封玲来到病床盵过滤]プ〕露氖郑蛔〉乜醋牛沼谒闪丝谄担骸澳切⌒笊斓哪鮗过滤],还好,还好,陈老师,我把小畜生带来了,你就狠狠地教训她。”陈冬摇摇头:“封玲,算了,都过去了……”

    封玲转头看着方亚男,喝道:“过来。”

    方亚男慢慢地走到病床荹过滤]?

    封玲沉声命令:“跪下。”

    方亚男眼睛一瞪:“我为什么要给他下跪?”

    封玲说:“你枪杀了他,难道……难道……”

    冯曲说:“亚男,岳jǐng官的话你没听说吗?方家秘籍的盗窃与他无关。”

    “不,我不给他跪,不就是错伤了他吗,要打要杀随你们,我就是看不惯他,怎么了,下次有枪,我还……”

    方亚男刚说到这,突然,封玲抡起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你这个小畜生。”封玲再次抡起手,却被陈冬握住了手腕。

    方亚男怨恨地看一眼陈冬,掉头跑了出去。

    “冤孽[过滤],真是冤孽。”封玲摇摇头,看着陈冬,又看看冯曲,张张嘴。陈冬摆摆手。陈冬知道她想挑明冯曲和自己的关系,但是,他不想将自己陷在未来的生活中。

    “封玲,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说着,陈冬一指红尘。

    封玲望着红尘,觉得她的样子依稀相识:“您……您是……”

    “封玲妹子,我是红尘[过滤],当年你还和我在一起开书画装裱店呢。”

    “红尘姐姐……天哪,真的是你?”封玲欣喜地抓住红尘的胳膊。

    红尘笑道:“刚才那丫头是你什么人?就是她打伤的我乖徒儿?”

    封玲拉过冯曲,说:“这是我女儿冯曲,我有两个孩子,还有一个儿子冯直,是她弟弟,刚才那个小畜生是我的外甥女。”

    冯曲说:“红尘阿姨,都怪我疏于管教,让亚男闯下这么大的祸。”

    红尘摇摇头,笑道:“好了,谁也别歉疚了,我这徒儿[过滤],命硬的很,可没那么好死,别说一个黄毛丫头,就是当年的范且,龙珠,还有灵异空间的龙皇兄弟……咦,我说这些,你们是不是都知道了?”红尘说的兴起,突然想起陈冬的身份。她转头看看燕语,燕语是陪陈冬过来的,当然没事,封玲也知道,除了她们,就是龙玲和冯曲。但看两人神sè正常,心说:看来都知道了。

    马玉说:“红尘前辈,您还知道关于冬哥哥的什么事[过滤],我想听呢。”

    红尘见马玉一说起陈冬来,两眼放光,一副向往的样子,心说:这个小妮子似乎对陈冬心有所倾,瞥一眼燕语和龙玲,红尘叹息一声:“他[过滤],就是个情种,我看他的风流韵事[过滤],说也说不完。”

    陈冬脸上发烧,伸手捏捏红尘的手背。红尘假装不知,瞥眼朝马玉笑道:“小女jǐng,你想不想听呢?”

    马玉羞得低下头,喃喃地说:“前辈,你怎么这样[过滤]……”

    冯曲突然想起什么,将提来的饭桶放在桌子上,说:“对了,我带了饭,来,让……让他们吃点。”

    冯曲一直不知道自己改怎么称呼陈冬,叫父亲?他叫不出口,何况,他觉得陈冬不希望暴露他们的关系。

    龙玲见冯曲拿出饭碗,身子一欠,说:“让我来喂他。”

    马玉忙说:“好啦,你自己还身子虚呢,还是我喂你。”

    说着,马玉接过一只碗,坐在龙玲的身边。燕语拿起另一只碗,坐在陈冬身边。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