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28章 实验

第228章 实验

    ()陈冬说:“看来,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不错,本来以前只是怀疑,可是看了刚才你的身手,我想,除了当年的陈大英雄,谁还能够?何况,怪博士的时间传输机也说明了一切,陈大英雄,你想回到过去是吗?”

    陈冬点点头:“你说的不错,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是你,你和怪博士有仇吗?”

    “我们当然没仇。”

    马玉怒道:“那你还炸了他的设备?杀了他?”

    吴光头哈哈大笑:“怪博士是他杀的。”说着,吴光头一指陈冬。

    陈冬一愕:“你胡说。”

    吴光头说:“如果不是你,我是不会杀害怪博士的,我杀他,是因为我知道你的存在,你想回到过去是吗?我是决不会让你如愿的,除非,你用带有灵异能力的画来换取。”

    陈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吴光头老是搜集书画,而且和他覽过滤]氐幕矗窃谘罢伊橐炷芰Α?

    “但现在,这里还有一批设备,你应该知道,我如果想杀你,还是有几分把握的。”陈冬看看吴光头,故意这样说,其实,他没有把握。陈冬不敢做这样的赌注,哪怕有七成的把握。因为,引擎装置就在吴光头的手中。

    吴光头一举手,叫道:“那好,来[过滤],咱们可以赌一赌,看是你的意念快,还是我的手指快。”

    意念虽然一想便发生作用,但要作用到他人身上,陈冬难保他在临死前不按动引擎。

    “吴光头,其实,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已经不准备回到过去了,即使你炸了这些设备,和我无关,当然,我以前是想回去的,可现在……”陈冬然后左手将马玉往怀里一揽,笑道:“我离不开这里,你应该看得出来。”

    吴光头一呆。

    被陈冬的手一揽,马玉的心简直快要

    蹦出来了,刹那间她觉得自己非常的幸福,心头如灌了一瓶子蜜一样甜。

    当然,她知道陈冬是用谎话来骗取吴光头放松jǐng惕,只是这谎言对马玉来说,也是非常期待的,因此,她满面cháo红,那张訹过滤]常拖衿还谎?

    吴光头看看马玉,心说:看她的样子,陈冬还像不是说谎。

    就在他心头迟疑的时候,陈冬突然出掌拍在他的手腕上。这一掌是绵掌三十六路中的回经式。一招拍中,对方的经络便会倒行。吴光头伸指再按,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方向不对,不是按,而是抬。引擎朝地上落去。陈冬施展合字诀,将引擎吸到马玉的手中。吴光头大怒,朝马玉扑来。马玉身子一闪,吴光头一头撞在设盵过滤]希偈被璧乖诘亍?

    就在这时候,冯科冲了进来。

    冯科看看倒地的吴光头,又看看陈冬和马玉,说:“你们……你们怎么比我还早[过滤]?”

    马玉说:“我们走的是大路。”

    冯科拍拍脑袋:“对[过滤],我只图近了,没想到小路堵塞的更加厉害,可是,你们怎么能打开怪博士的门锁,那可是高科技的,需要指纹,否则,就得破译他的密码。”

    马玉笑道:“冯科,别忘了,不只有你们搞科研的可以,我是参加过特种兵训练的特jǐng。”

    冯科笑笑:“巧我,怎么把你这茬给忘了,看来,我来晚了,没什么手脚可以施展了。”

    马玉说:“好了,我未来的大科学家,有十来个炸弹等着你呢,动手。”

    冯科一听,马上朝墙壁处奔去,不过十几分钟,将十来枚炸弹全部拆除,然后像带着胜利品一样,把那些炸弹捆在一起,扔在地上。而此时,民jǐng已经进来,将吴光头铐了起来。吴光头醒了过来,但是,他似乎失去了记忆,茫然地看着实验室,又看看陈冬和马玉等人,说:“我是谁,我是谁……你们要[过滤]什[过滤]什么……”

    马玉摆摆手,民jǐng将吴光头带了下去。

    陈冬转头看看那些设备,让冯科查看一下,有没有被毁的。冯科四处查看,松了口气:“没问题,一切正常,幸好,吴光头还不是个变态狂,他侵入实验室,我真担心他做什么手脚呢。”

    陈冬当然知道,吴光头的真实目的,是要挟他拿到画,而不是实验室。他对实验室不感兴趣。

    马玉想了想说:“这个吴光头不简单[过滤],他居然能够潜入实验室,马玉,你不是说你的实验室是设置很好[过滤],吴光头怎么能进来?”

    马玉说:“这家伙我是轻视了他,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在你给我的芯片中,留了几组密码,那是怪博士常用的,是提示我们如何进入他的系统的,我想,怪博士的克隆人打开时,应该被吴光头看到了。因为这里是怪博士家,所以,我设置的密码,不是自己常用的。”

    马玉摇摇头:“你[过滤],真是太大意了。”

    冯科苦笑:“科技成功怎么说也是人家怪博士的,我可不敢窃取,再说这里是人家的家,我这样做,也是表示对怪博士的尊敬,说实在的,这个老家伙还真值得人佩服。”

    陈冬想了想说:“你的粒子对撞机实验成功了吗?”

    “还需要空间,要在空间下做出频率速度的碰撞实验,然后才能推算出具体的时间。”

    陈冬说:“好了,咱们可以回去了。”

    陈冬和马玉上了冯科的商务车,三人回到冯家,继续着家宴。

    冯科一回来,顿时成了整个家宴的主角,他讲述着刚才发生的故事。当然,很多是他推测的,因为他并不在现场。

    他首先从自己驾车出去开始,然后告诉大家,他是如何如何地关心实验室,为了争取时间,他便抄了近路,谁想,近路车少,可道窄,而且一道红绿灯,就堵,必须等,等到了怪博士的别墅,吴光头已经死了。

    冯妍一听,叫道:“吴光头死啦?”

    冯科点点头。

    方亚男哼了一声:“你眉飞sè舞地絒过滤]税胩欤挂晕闶谴笥⑿勰兀础饶愕搅耍蕉芬丫崾恕!?

    冯科忙说:“当然了,我想,这一定是我们英姿飒[过滤]的女jǐng马玉同学的jīng彩杰作了,虽然我不在现场,但是仍能联想到当时的情节。”说着,冯科站了起来,一边比划一边说:“吴光头听到脚步声,躲避起来,看到两个人影,于是从后面偷袭,马玉同学一个倒踢紫金冠,一脚将他踢飞,装在了设盵过滤]希璧构ィ缓竺駄ǐng来了,将吴光头押走。”

    方亚男说:“听你说来,也不jīng彩嘛,就一脚[过滤]?”

    冯科笑道:“一脚,只一脚才更加突出马玉同学的功夫嘛。”

    马玉张张嘴,陈冬赶紧示意她。马玉一笑,没有说籟过滤]?

    冯科接着说:“当然,最最让大家想不到的是,接下来,以为超级大英雄出场了。”

    龙玲、燕语、封玲和红尘,以及冯曲都忍不住朝陈冬望一眼,都以为冯科在说他。

    冯科接着说:“只见他闪身来到墙盵过滤]⑾至奖叩那缴戏胖昧耸疵墩ǖ强啥际亲钚驴萍疾穂过滤],如果是一般的人,别说拆了,见都没见到,可我们的超级大英雄冷静面对,啪啪啪,三下五除二,搞定,要问这位大英雄是谁……那就是冯科同学,哈哈……”

    说完,冯科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大叫:“痛快,痛快。”

    石菲摇头笑道:“我这个儿子[过滤],真是的,做梦都想成为像陈冬先生那样的大英雄。”

    封玲摇摇头,没有说籟过滤]B碛袢葱γ忻械乜醋懦露7饬峤房吭诔露募缟希运院馈7窖悄信蘖艘簧骸氨砀纾湍阏饬较拢瓜氤晌麓笥⑿勰茄娜宋铮遗蕖!?

    冯科忙说:“怎么不可能,表妹,要论科研,陈大英雄未必如我呢,说不定我还可以当他师父。”

    冯妍叫道:“你瞎说,你这样的话要是让我的同学们听到,还不把你的[过滤]揪下来?”

    冯科赶紧捂住嘴巴,然后放下,笑道:“现在是家宴,家宴,大家都是一家人,就让哥哥吹吹嘛,我也知道,要是到了外面,大话是不敢说的。”

    燕语想了想问:“冯科,实验设备没有破坏?”

    冯科摇头说:“没有,在我的保护下,设备安全无恙。”

    红尘端杯说:“好了,刚才的事就当小[过滤]曲了,来,大家继续。”

    酒宴过后,冯科非常兴奋,去了怪博士家,研究他的时间传输机去了。

    陈冬、龙玲、燕语回到了文化大厦。

    陈冬是和冯曲、方程一起来的。

    方程夫妻的事业也在文化大厦上。

    到了大厦门口,下了车,众人一起走进电梯。冯曲看看陈冬,说:“你……你真的不怪亚男吗?”

    陈冬摇摇头,笑笑:“她还是个孩子,我不会怪她的。”

    “是,是,他毕竟是个孩子。”冯曲点头说:“对了,冯科是在帮你们研究时间传输机?你们想离开这里?”

    方程看看冯曲,又看看陈冬,说:“离开,去哪里?”

    冯曲忙说:“很远的地方,你就别问了。”

    方程是少言寡语的老实人,见老婆如此一说,也就不再多问。陈冬点点头,说:“这里不适合我们,如果有机会,我们是会离开的。”说着,陈冬看看龙玲。龙玲眼圈一红,望着陈冬。陈冬低声说:“龙玲,别难过,只是说说,时间传输机未必就能成功。”龙玲摇头说:“可是,我真的担心这一天会到来。”

    陈冬轻叹一声。

    八楼到了,冯曲看看陈冬,张张嘴,她很想请陈冬等人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坐,但是,她又不敢面对陈冬,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门开了,众人道别。

    回到十八楼。陈冬来到客房门口,看看龙玲。龙玲握着他的手,不肯放开。

    龙玲抬起头,陈冬看到,她的美眸里满是泪水。陈冬的心一软,他最看不得的便是美女的眼泪。尤其像龙玲这样的女子,就像当年的汪雨,多愁善感的样子,让他不忍离开。

    陈+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冬看看燕语,跟着龙玲去了她的寝室。

    门关上了,燕语轻叹一声。她突然脑子里生出一个念头,即便时间传输机被冯科研究成功,也许,陈冬不会跟着自己回去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