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30章 院长

第230章 院长

    ()陈冬正在和燕语聊着即将回到未来的事,门一开,龙玲进来了。

    燕语忙站起来说:“龙玲,你身子还没好,不如去休息一下。”燕语知道,龙玲不希望陈冬回到未来,所以,她担心龙玲会打消陈冬的念头。

    她看得出,陈冬在未来和过去的选择上有些犹豫,不过,或许是展厅失窃,让陈冬想到了什么,才有意识地疏远龙玲。

    燕语想的不错,在展厅里,陈冬想到了那幅画,难道是《双美图》,他记得吴光头派人前来,就是想寻找《双美图》。

    《双美图》让陈冬想起了许多,不但汪雨和刘小慧,还覽过滤]サ闹种稚睿酉肫鹆诵∈δ铩K淙唬露吹搅岢闪难樱幌肜肟牵托∈δ铩⑼粲辍⒘跣』鄣热讼啾龋岜暇沽Χ然共还弧?

    所以,回到客房前,陈冬毫不犹豫地走了进来。他这样做,就是想疏远龙玲,不想再陷入个人情感之中。

    龙玲走到陈冬身盵过滤]钋榈赝潘担骸袄瞎闶遣皇呛芟肜肟蠢矗俊?

    陈冬点点头:“龙玲,对不起,我决定了,周rì就回去。”

    “周rì?就是后天[过滤],你……你难道真的忍心离开我吗?”说着,龙玲的眼圈一红。

    陈冬看到她凄然的样子,嘴巴张了张,苦笑一下,没有说籟过滤]?

    燕语走了上来,拉过龙玲的手,轻声说:“龙玲,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要想开些,再说,我们不属于这个社会,只是匆匆的过客,明白吗?”

    龙玲摇头说:“可是,你们是真实存在的,我能够感受得到。”

    燕语也觉得无法劝阻。她摇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

    燕语拉着陈冬的手往外譡过滤]露∫⊥贰?

    龙玲说:“老公,我不会阻止你离开的,可是,你就不能在临走前好好地陪陪我吗?”

    陈冬摇头说:“不要这样,龙玲,我不能一错再错了,如果那样,我对你的伤害会更加严重,我……”

    龙玲坐了下来,说:“那好,我就在这边陪你。”

    “不,不……”陈冬吓了一跳,他看看龙玲,觉得她得她是认真的,赶紧说:“这不行……”

    龙玲朝里间瞥一眼,低声说:“是担心燕语姐姐吗?”

    陈冬苦笑一下,心说:这可怎么好。

    龙玲慢慢地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喃喃地说:“老公,你不用害怕,我不会让你为难的,真的……”说着,龙玲的手慢慢地伸过来,握住陈冬。

    陈冬赶紧将手松开。

    龙玲抬起眼,看看他,一脸凄苦的样子:“为什么,难道我现在就这么可怕吗?”

    陈冬摇头说:“不是,我只是……只是不敢再伤害到任何人,只想尽快回到过去。”

    “是[过滤],我看得出来,你恨不得马上就离开,离开我,再也不想看到我。”

    陈冬从龙玲的声音中听到了一股幽怨的味道,他有些歉疚地看看她。龙玲慢慢地站了起来,双手伸出,搭在陈冬的身上,缓缓地抚摸着。

    突然,龙玲摸到了陈冬的兜,捏了捏,问:“这是什么?”

    陈冬说:“是佛珠的残片。”

    “佛珠?”龙玲想了想,问:“是灵异空间的灵物?”

    陈冬点点头:“是的。”

    龙玲慢慢地松开手,似乎若有所思。

    陈冬说:“龙玲,你休息一会儿,我出去走走。”

    说着,陈冬开门走了出来。

    回到过去的时间越来越近,陈冬担心自己对龙玲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他不得不选择逃避。

    外面起风了。先是起风,接着,yīn云密布。

    似乎,此时的老天也和陈冬一样,心情沉沉的。

    咔嚓,一道闪电落下,额头湿湿的,是雨点。

    雨点一开始只是星星点点,后来,练成了线。

    陈冬退到大厦门口,站在台阶上,默默地望着街道。街道上,车辆穿梭,行人疾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sè亮了。

    雨也早停了。陈冬一呆,看看天空,突然觉得两腿发木,身子疲软。这才感觉到,自己在这里站了一晚上。

    他拖着麻木的双腿,走进电梯。

    回到十八层客房,龙玲和燕语都已经起来了。燕语看看陈冬,嘴唇动了动,又闭着了。龙玲不知从哪里弄来一身新休闲装,递给陈冬,说:“老公,快换上。”

    陈冬看看衣服,忙说:“这怎么可以,我……”

    “你客气什么[过滤],换上,你一会儿不是要去实验室吗?”

    陈冬看看燕语。燕语说:“是[过滤],我和龙玲说的,一会儿要去实验室。”

    陈冬将衣服换好。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龙玲说:“你们出去吃早餐,我不饿,就不下去了。”

    等陈冬和燕语走后,龙玲从陈冬替换下来的衣服里拿出五六个碎片,对在一起,成了一个龙眼大小的珠子。

    龙玲回到自己寝室,将碎片都放在抽屉里,然后将陈冬的衣服放进洗衣蚚过滤]?

    且说陈冬,和燕语来到怪博士的实验室,一进门,看到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站在里面,却不见冯科。

    陈冬问:“您是谁,冯科呢?”

    眼镜哦了一下,看看陈冬和燕语,说:“你们二位就是要穿越过去的龙晨东和龙烟雨?”

    陈冬和燕语点点头。

    眼镜说:“我是研究院的院长,冯科的领导,冯科呢,有个任务,出差了,所以,他的实验我来接着做。”

    陈冬赶紧说:“那就有劳院长了。”

    陈冬和燕语在一旁观看着,发现眼镜的cāo作非常熟练。眼镜看看他们,笑道:“我以前常和怪博士交流,我们是一个老师的徒弟,不过,他有个xìng,这一点和我不同,出师后,我开了一家研究院,是对外公开交易研究成果,他呢,则属于爱好的范畴,唉,比起他来,或许我多了些生意人的铜臭气。”

    陈冬忙说:“研究需要大量的成本和经费,也是应该的。”

    “是[过滤],这个怪博士,将科研当成了爱好,却不是生意,因此,他的老婆才一肚子怨气,因为他将老婆的工资全都拿来购买研究设备了。”

    燕语看看实验室,说:“就凭一位护士长的工资,我想,温饱是没问题的,但要进行这么庞大的科学实验,不可能,何况这座别墅……”

    眼镜笑笑:“你们不知道,怪博士曾经是有人出资赞助的。”

    “出资赞助?”

    “是[过滤],否则,他哪能吃饱了不知饿,还能醉心科研,早就饿掉牙了。”

    陈冬看看燕语,突然心中一动:“那人资助他搞科研,是不是克隆人?”

    眼镜目光闪烁,看看陈冬,点点头:“不错,我也怀疑这一点,那天冯科将芯片拿回去,我认真地研究了,发现里面果然有不少克隆人的研究数据。”

    燕语感叹道:“你们未来的科技实在太发达了,居然可以研究出克隆人来。”

    眼镜不由得看看燕语。陈冬赶紧用手一拉燕语的衣服,示意她不要多说。陈冬走到眼镜的身盵过滤]Φ溃骸笆荹过滤],未来科技还会发达的,是不是[过滤]院长?”

    眼镜笑道:“那是,科技是一代更比一代强,这要是在几十年前,我们的科技达到现在的地步,多克隆出一些陈大英雄来,社会上不就少了些不平之事吗?”

    陈冬笑笑:“是[过滤],可惜,陈大英雄成了过去的产物。”

    眼镜叹息一声:“我研究过资料,可惜的事,没有人知道陈大英雄的下落,否则,我可以根据他的dna,克隆出一个他来。”

    陈冬呵呵大笑:“如果世上全是陈大英雄,就不用jǐng察来治癧过滤]恕!?

    眼镜瞥一眼陈冬,也是哈哈大笑。

    燕语问:“院长,您觉得时间传输机还有漏洞吗?”

    眼镜摇摇头:“应该可以了,二位要不要现在体验一下?”

    陈冬忙说:“我们想明天上午再尝试的……”

    院长笑道:“只是试验,未必穿越到过去,来。”说着,院长将两人带到一个通明的特殊材料的房间里。

    房间的四面,有着无数的纹路,似乎线路板,顶上有一盏大的像雷达一样的东西,中间还有一个辐shè球。

    门慢慢关上,雷达开始散发着一道道光波,那光波似乎可以[过滤]扰人的意识。

    陈冬看看燕语,问:“这是什么东西?”

    燕语摇头说:“不知道。”

    陈冬看看,房间里有一个话筒类的东西,应该是对话装置,赶紧对着里面问:“院长,我觉得和怪博士和冯科说的粒子对撞空间不一样……”

    眼镜哈哈大笑,慢慢地走到房间前,笑道:“这是特殊材料制成的房间,进入这个房间后,任何有超能力的人都会变成普通人。”

    陈冬一愣:“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大英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你想穿越到过去,哈哈,你想得好,既然到了未来,为什么要选择回去呢。”眼镜一脸得意。

    陈冬和燕语都意识到了什么。燕语低声说:“糟了,陈大哥,我们好像上了当。”

    眼镜说:“不是好像,是确实,你们确实上了当。”

    “你……你不是研究院的院长?”

    “不,我是,研究院的院长,这一点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

    “你想怎么样,快放我们出去。”燕语一拳砸在墙壁上。

    “没用的,这墙壁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别说拳头,就是枪弹也打不透。”

    陈冬暗运异能,却发现,他的异能失去了作用。异能需要运用意念,但是,在这里,他的脑电波收到了强烈的[过滤]扰,无法使用超能力。

    陈冬恨恨地看着眼镜,喝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陈冬?”

    “是时光传输机告诉我的,呵呵。”眼镜得意地说:“我听说了时光传输机的事,就觉得你们两个人很可能来自过去,你要知道,我是搞科研的,一定会对过去的科研成果很感兴趣,虽然现在的网络公开数据,只保留了近三十年的,但并不等于我手中没有你们的资料,我对过照片,你完全和五十多年前的陈大英雄的照片一样,再加上我对冯科的盘问,这小子一五一十地把你出入冯家的事说了一遍,我是个喜欢联想的人,而且,联想很丰富,每每都接近现实,这一次,我想我又联想对了。”

    陈冬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你的确猜对了,不过,你怎么也猜不到自己是怎么死的。”

    说着,陈冬望着他的身后。眼镜的身后,出现一个人,一身的黑sè束腰装,蘑菇头,面如圆月,眉清目秀,正是龙玲。龙玲的手中,多了一个匣子。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