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33章 拍卖抢劫犯

第233章 拍卖抢劫犯

    ()主持人请马宝和冯妍在贵宾的座位上坐下,然后郑重介绍了两人。当台下参加拍卖会的顾客听说冯妍是当年一代临摹大师冯获的孙女时,无不鼓掌。

    陈冬听到周围的人不住地赞叹,说冯妍真是位小美女,看气质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的后代。

    接着,支持人又介绍马宝。台下的人听说马宝就是今天《双美图》的持宝誟过滤]薏煌兑韵勰降哪抗狻?

    拍卖开始。

    前几件拍品,不但陈冬,似乎连台下观众都不感兴趣。简短截说,到了最后一件。

    当屏幕上出现《双美图》时,台下的观众无不将目光聚焦了上去,很多人议论纷纷,低声说着关于《双美图》的故事,当然,每个人所知道的不同。

    这时,马宝站了起来,拜拜手示意大家静下来,然后说:“各位,我必须首先声明,这幅《双美图》并非几百年前的明朝作品,而是几十年前,大英雄陈冬所临摹的……”

    台下有人说:“我们要的就是临摹作品,我们看中的就是陈大英雄的名气,快开始,我等不及了。”主持人点点头,拍卖开始,起价三十万,增幅不小三万。

    第一个站起来的人,居然直接喊了五十万。

    接着,有人要了六十万、七十万,居然增幅为十万。突然,一个人举手说:“一百万。”

    从七十万,直接提到一百万。增幅成了三万的十倍。

    另一个人不甘示弱,叫道:“一百五十万。”

    拍卖会场的最前方,始终有一个黑衣人没有做声,这时候,突然一举手,说:“三百万。”

    后面的人都瞪大了眼睛。陈冬微微欠身,想往前看看,心说:这是谁[过滤],居然肯下血本,三百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陈冬只看到一身黑衣。

    周围一阵轰动。

    主持人叫道:“三百万一次,三百万二次……”

    就在这时,突然,jǐng报器响,后门冲出一个人,叫道:“不好了,有个蒙面人闯进拍品存放间,抢走了《双美图》。”

    场上顿时乱了起来。

    有保安冲进来,控制了现场。

    主持人问保安:安:“启动110联网系统了吗?”

    保安点点头:“启动了,民jǐng马上赶到。”

    说话间,几个民jǐng冲了进来,然后从夹道中来到台上,冲进后门。过了一阵,民jǐng们从后面奔了出来,对主持人说:“我们查看了现场,歹徒是带有防护措施的,面具遮盖了他的面目,手套使他没有留下指纹,不过你们放心,岳jǐng官马上来的。”

    岳jǐng官?陈冬心说,是岳晨吗,他这么快怎么能来到。

    正想着,身后的门口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兄弟们,情况怎么样?”陈冬转头看去,只见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jǐng一步步朝通道走过来。那女jǐng一身束腰的jǐng服,装备齐全,两道浓眉下,一对乌黑的眼睛,冷冰冰的,嘴唇很薄,带着一股冷酷。

    女jǐng一边譡过滤]槐呃淅涞厣╯hè着现场的人,当她的目光落在陈冬脸上时,看看他身后的画轴,这才挪开。

    匆匆来到后面,女jǐng进入后门,很快,又回来了,和几个民jǐng交流了几句,说:“我的同事已经分组对附近的街道进行了监控,如果有人出去,一定会发现的,但至今,我还没有接到匆匆出去的可疑人,也就是说,我怀疑抢劫《双美图》的歹徒就混在这里。”

    众人议论纷纷,女jǐng摆摆手:“大家不要慌,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好的,歹徒不过是极少数的扰乱分子,即使他的作案手法再高明,也休想掏出法网。”

    说着,女jǐng又走了下来,居然来到了陈冬面前,一指他身后的画轴,说:“把他打开。”

    陈冬忙说:“[过滤]什么?”

    女jǐng喝道:“难道我的画还不够明白吗,把画卷打开。”

    陈冬摇头说:“不行,这是我的画。”

    女jǐng劈手朝陈冬的胳膊抓去,陈冬用手一挡,一掌拍向她的肩头。女jǐng眼中一亮,身子朝后一跳。两个民jǐng呼啦掏出[过滤],对准了陈冬,喝道:“老实点。”

    陈冬不想节外生枝,当然更不想丢失《双美图》,他在想着退身之策。

    女jǐng淡淡地说:“押上来。”

    两个民jǐng将陈冬押到台荹过滤]B肀头脲吹匠露汇怠7脲械溃骸傲绺纾趺词悄悖俊?

    陈冬苦笑一下:“冯妍,我想我被人误会了,这位女jǐng……”

    女jǐng从怀里掏出证件,在陈冬面前一亮:“山水城jǐng官岳蕾。”

    岳+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蕾将证件揣好,摘下陈冬背后的画轴,慢慢打开。

    过滤]端劳肌罚芪У娜司凶牛竺娴娜艘餐凹纷拧?

    岳蕾看看屏幕上的照片,又看看《双美图》,冷笑道:“小子,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陈冬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冯妍不相信的目光。陈冬苦笑道:“这幅图是……”

    他本想说,这是真的,那幅是赝品,但是一想,不行,《双美图》事关重大,怎能随便说出。

    就在这时,主持人身后出现一人,五十来岁,光头,小眼睛看看《双美图》,似乎愣了愣,说:“原来这小子就是抢劫犯[过滤]。”

    陈冬哼道:“你是谁,怎么认定我就是抢劫犯?”

    光头说:“我……我姓吴,就是这里的馆长。”

    陈冬看看这位吴馆长,似乎有些像某个人,光头和吴光头,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不成?

    正想着,岳蕾对马宝说:“马先生,让你受惊了,你跟我们去一下jǐng局,走一下程序,然后可以把画拿走了。”

    说着,岳蕾一摆手:“带走。”

    民jǐng押着陈冬往外走。岳蕾带上了《双美图》,冯妍走到马宝身盵过滤]担骸奥聿液湍阋黄鹑ァ!?

    马宝点点头:“好,我们去走个程序,然后一起回石城,唉,我本想来参加拍卖会,没想到发生这种事,太可怕了,幸亏这位岳jǐng官机灵。”

    陈冬回头看看他,正巧看到吴馆长在望着岳蕾手中的《双美图》发愣。民jǐng推了陈冬一把,陈冬转过头来,心想:怎么办才好。

    一晃,众人来到jǐng局。

    岳蕾将陈冬、马宝和冯妍带到刑讯室。

    有两个明镜将陈冬按在椅子上。岳蕾看看他,问:“姓名,年龄,身份,地址,一一报来。”

    陈冬说:“龙晨东,22岁,无业游民,石城人。”

    有民jǐng将陈冬的身份证拿了出去,岳蕾输入系统,查了一下,说:“的确有这样一个人,篬过滤]豢淳褪堑醵傻钡奈抟涤蚊瘛!?

    陈冬一皱眉头:“岳jǐng官,你不能这样武断,总得给我解释的机会……”

    岳蕾摆摆手,问冯妍:“你好像认识他?”

    冯妍点点头,说:“可是……他……他……”

    陈冬笑着说:“冯妍,你是不是想说我是个好人?”

    冯妍点点头。

    陈冬望望岳蕾,笑道:“你瞧,冯妍可以证明我是好人。”

    “好啦,别自作多情了,我这里只相信证据,说,你为什么要抢劫《双美图》?还有没有其他的团伙?”

    陈冬苦笑一下:“我看同样是jǐng官,你比岳晨差远了。”

    “你……”岳蕾啪地一拍桌子,眉头倒竖,叫道:“别提他。”

    陈冬意识到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但看她怒极的样子,心想:难道他们是仇敌不成?

    冯妍说:“这位姐姐,岳jǐng官说了,龙大哥是好人。”

    “不要提他,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你看到我抢劫《双美图》了?”陈冬问。

    岳蕾冷笑道:“事实就在这里摆着,你还狡辩。”

    陈冬叹息一声:“我真想不到,科技发展的如此迅猛,居然还有你这样的武断jǐng官,难道你就不看看监控?我想,艺术馆是有监控装备的?”

    “你还提监控?”岳蕾叫道:“监控装备已经被提前破坏了,一点数据都没有。”

    陈冬一愕,心中一动,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突然联想到什么。如果按照陈冬在过去的xìng格,早就和岳蕾急了,只是,他现在隐隐将自己当成这些年轻人的长誟过滤]豢隙松矸荩裕ΥΡ3忠恢址缍龋僬[过滤]歉龇浅4厦鞯娜耍溃幢阕约菏┱挂炷芴幼[过滤]牵端劳肌繁磺朗鞘率担端劳肌非3兜阶约海热蛔约涸庥隽苏饧拢透贸料滦睦矗飆ǐng方挖出抢劫犯。

    岳蕾见陈冬沉思,对马宝说:“你履行一下手续,签个字,可以拿走《双美图》了,不过,你可要小心些,不要再遇上龙晨东这样的人。”

    陈冬抬头说:“等等。”

    岳蕾瞪着他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陈冬摆摆手:“我不想和你废话,你能不能给岳晨打个电话?”

    岳蕾一瞪眼:“不行,这是山水城,不是他石城,他管不着这里的事。”

    陈冬叹息一声,摇摇头:“唉,算了,我今天遇到一个不可理喻的孩子。”

    “你说什么?老娘比你还大。”岳蕾一脚踏在桌子上,喝道:“走。”

    岳蕾带着民jǐng走了出去。

    马宝和冯妍也出去了。冯妍临走前,看看陈冬,低声说:“龙大哥,你放心,我给岳jǐng官打电话,他会来的。”

    陈冬本来正想着如何逃譡过滤]惶闪丝谄愕阃罚骸胺脲恍唬飧雠甹ǐng官不可理喻,我想,岳jǐng官会明白一切的。”

    刑讯室的门关上了,陈冬坐了下来,脑子中想着那个吴馆长。

    看他的面目,和光头和吴光头爷孙有几分相似,应该和他们覽过滤]叵怠N夤莩た吹健端劳肌肥毖凵癫欢裕馊贸露鹆艘尚模詹盘导嗫厣璞冈谂穆羟耙丫黄苹盗耍男闹性偈且欢2渭优穆艋岬拇蠖喽际钦涔蟮奈锲罚淙换峒尤胍馔獗O眨墒牵M钠烦鍪履亍0凑粘@恚夤莩びΩ靡餵ǐng惕,如果不报jǐng,也应该有第二套预案,可是实情居然发生了,难道《双美图》的被抢和吴馆长覽过滤]兀?

    从吴光头联系到吴馆长,陈冬认为,他们之间绝对有什么关系。又想到岳蕾,陈冬摇摇头:这个女jǐng,年龄比岳晨大个一两岁,听她口气,不但认识岳晨,还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兄妹?他们都姓岳,自己一直没有询问岳晨,他们和岳关有什么关系,如果是岳关的后人,那自然和胡蝶覽过滤]叵盗恕?

    这也是陈冬一直控制着自己情绪的原因。因为,胡蝶是他的亲妹妹,他最疼爱的人。胡蝶的后人,他好歹也得给个面子。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