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34章 监守自盗

第234章 监守自盗

    ()正当陈冬胡思乱想时,门一开,岳蕾走了进来。

    “怎么样,想清楚没有,是等着我拿到充足的证据,还是自我坦白?”岳蕾在陈冬对面坐下。

    陈冬看看岳蕾,又想想岳晨。岳晨的身上,有当年岳关的影子,而岳蕾,则多少有点胡蝶的任xìng。

    “好[过滤],想让我说可以,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岳关和胡蝶是你什么人?”

    “你……你怎么知道我爷爷nǎinǎi?”

    果然是他们的后人。陈冬胸口起伏,一阵激动。在石城,他见到了封玲,见到了冯曲以及方亚男等人,没想到在山水城,他又见到了胡蝶的后人。

    陈冬忽地一下站起来,双目深情地望着岳蕾,嘴唇启动,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你……你想[过滤]什么?”岳蕾叫道:“坐下。”

    陈冬坐了下来,平綶过滤]艘幌虑樾鳎乃担翰唬也荒芗ざ蠢床皇粲谖遥业某鱿只岽蚵伊撕⒆用堑纳钪刃虻摹5牵露故侨滩蛔∥实溃骸澳阋痭ǎinǎi可好?”

    岳蕾怪怪地看看他,叫道:“你想打我爷爷nǎinǎi的主意?办不到。”

    “唉,我只想知道他们身体好不好?”

    “自然好得很,小子,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怎么知道我爷爷nǎinǎi?哦,我知道了,凡是和《双美图》覽过滤]氐娜撕褪拢忝亲匀坏鞑榈那迩宄肹过滤],不愧是一个高明的抢劫犯,只不过,你遇到了老娘我,我比你更高明。”

    陈冬苦笑,正想继续询问,这时,门外有人说:“姐,你就别吹了。”

    两个人出现在门口,一个是岳晨,一个正是马玉。

    岳蕾站了起来,淡淡地说:“岳晨,你好长的鼻子[过滤],连我们小镇发生的事都闻到了?”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岳晨瞥一眼陈冬,呵呵一笑,朝岳蕾说:“姐,你这毛躁的xìng子还是不该,我怎能放心得下。”

    “不用你管。”岳蕾淡淡地说:“这一次我是抓了现行的。”

    马玉快步跑到陈冬身盵过滤]熳∷母觳玻涣车墓厍凶矗嵘剩骸岸绺纾荒盐恪!?

    陈冬微微一笑。

    岳蕾看看马玉马玉,朝岳晨喝道:“这个小女jǐng[过滤]什么?”

    岳晨说:“姐,龙兄是我们jǐng方的朋友,他屡次帮助我们破获了重大案件,上一次帮我们抓获了一个盗窃团伙,这一次又帮我们挖出了一个科技犯罪团伙。”

    岳蕾怒道:“我管他是什么人,他在我们山水镇违法就不行。”

    就在这时,外面进来一个jǐng官,看jǐng衔要比岳蕾竅过滤]锏饕彩欠浅M希栽览偎担骸澳悴挥盟盗耍私桓纉ǐng官。”

    岳蕾还想说话,那人哼了一声:“怎么,你连上司的话也不听了吗?”

    岳蕾气得掏出[过滤],对准了陈冬,叫道:“谁也不许放他譡过滤]裨颍揖涂埂!?

    岳晨眉头一皱:“姐,你这是[过滤]什么?”

    岳蕾冷笑道:“[过滤]什么,我绝不会放走一个恶人,除非,你们将我的枪下了。”

    马玉赶紧拦在陈冬的身前,伸着双手,叫道:“不是的,冬哥哥绝对不是偷画的人。”

    陈冬伸手拉开马玉,对岳蕾说:“我知道你很想证明自己,是非常优秀的,这也不难,你现在应该去一下艺术馆,搜索一下吴馆长的手上,我想,你一定会有所发现的。”说到这,陈冬突然想起一事:“哎呀,不好,马宝和冯妍走了多长时间了?”

    岳蕾没有说话,那jǐng官说:“十几分钟了。”

    “快,去追。”陈冬叫了一声,推开岳晨,朝外跑去。岳蕾扣动扳机,啪地一声,朝陈冬的背影打了一枪。

    陈冬早有防备,因此,他暗运异能,护住自己,一转身,出了门。

    岳蕾一愣,她看看自己的枪,不知是陈冬转身快,还是自己看花了眼。

    叮地一声,子弹落在地上,弹了起来。岳晨走了上去,捡起子弹,若有所思。马玉叫道:“岳jǐng官,冬哥哥说了,让我们去追。”

    岳晨微一思索,虽然他不知道陈冬为什么去追,但是,他还是点点头,对岳蕾说:“姐,你也去。”

    三人上了jǐng务车,打开导航搜素功能,调出马宝的车牌信息,然后按照卫星导航,锁定了他的位置,在前方十几公里处的南郊。

    马宝开着车,带着冯妍,出了jǐng局,在街上买了些食物和水,这才朝镇外走去。路上,他接到了吴馆长的电话,吴馆长询问他现在什么位置,马宝告诉他,自己刚从一家超市出来,正想出镇。吴馆长便在电话里向他不住地道歉,说这次拍卖会给他带来了影响,如果不是抢劫犯的出现,《双美图》肯定能出手。为了表示道歉和安危,吴馆长让马宝在镇外三岔口上等一下,自己有礼物给他送去。

    本来,马宝是不想要什么礼物的,《双美图》是他的家藏,虽然是赝品,可那是陈大英雄的临摹大作,市场价值也是不菲,从今天的拍卖会上,依然可以看出,一些藏家敢于出血本拍下。

    不过,既然吴馆长在电话里恳求,自己不便拒绝,于是,车来到三岔口时,停了下来。

    这处三岔口,如同“丫”字型,尾巴从镇里出来,另外两条路,一条通往海盵过滤]惶跬ㄍ恰?

    很快,远处一辆黑sè的小轿车追了上来,车停下,吴馆长从车里下来,手里捧着一个长条匣子。

    马宝忙问:“这是什么?”

    吴馆长笑着说:“这是我的一个做木雕漆工的朋友送的,他知道我喜欢收藏字画,所以送了我一个盒子,用上好的古红木制作,漆工非常漂亮、细致,就送给你,可以用来放《双美图》。”

    马宝接了过来,慢慢打开,却嗅到一股香气,顿时,甚至有些迷糊。

    吴馆长冷笑一声,一把将他推倒在地。

    马宝叫道:“你……你想[过滤]什么……”

    吴馆长哈哈大笑:“当然是拿到真正的《双美图》。”说着,吴馆长朝商务车扑来。冯妍赶紧拦在门口,被吴馆长一把扯开,摔了出去。

    绿光一闪,一个人从空而落,抱住了冯妍。

    冯妍瞪大了眼睛,当他看清来人时,忍不住叫道:“龙哥哥,是你?”

    来人正是化名龙晨东的陈冬。

    陈冬[过滤]了一声,见吴馆长已经将头探了进去,右手掌心向外一探,只见吴馆长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拽着一样,退了回来,他两只手还在张着,想是一惊看到了《双美图》,急得不住地大叫。

    陈冬运用意念,手一甩,只见陈馆长身子嘭地摔了出去。

    这时,远处传来jǐng车声,很快,车来到近前,有民jǐng按住吴馆长,岳晨、马玉、岳蕾跑了上来。

    岳蕾走到吴馆长身盵过滤]剩骸霸趺椿厥拢俊?

    马玉搀扶住父亲,朝陈冬投来感激的一瞥。

    吴馆长说:“岳jǐng官,你来的正好,吴馆长想抢我的《双美图》,他在盒子里不知放了什么,让我浑身无力。”

    岳蕾嗅嗅盒子,哼道:“是软肌香,犯罪分子常用的药物。”说着,岳蕾扭头望向陈冬,将枪对准了他:“小子,你会飞吗,怎么来的这么快?”

    冯妍抱住陈冬的腰,回头说:“jǐng官,龙哥哥不是坏人,是他把吴馆长制服的。”

    岳蕾还想说什么,岳晨上千,按下她的枪,看看陈冬,问:“龙兄,委屈你了。”

    陈冬哈哈一笑,走到小轿车前,钻了进去,很快,从里面拿出另一个长条盒子。马宝一见,忙说:“是我的。”他上前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另一幅《双美图》,突然,他发现图的下角有一个指纹污点,忙说:“这才是我收藏的,我记得又一次马玉非要看这幅画,她办案回来,还没来得及洗手,把画的这个角摸脏了。”

    岳蕾愣愣地问:“那另一幅画是谁的?”

    陈冬呵呵笑道:“岳jǐng官,您说呢,是您从我的背上抢走的,我要不要告您个抢劫罪呢?”

    岳蕾脸sè大变,她来到马宝身盵过滤]檬滞蠖宰蓟碌闹肝疲淙胂低常徊椋皇锹碛竦闹肝啤T览倩厣斫夤莩ぬ崃斯矗鹊溃骸暗降资窃趺椿厥拢俊?

    吴馆长见事情败露只好说:“是这样的,我……发现了马宝的《双美图》后,就起了贪念,所以将监控线路截断,制造了抢劫案,其实,是我拿走的画。”

    “好[过滤],你这叫什么,监守自盗?怪不得没看到抢劫犯逃出去,原来是你……”

    陈冬走到吴馆长面前,问:“当年范且的侄子范水生身边有一个光头,那是你什么人?”

    “他……他就是我的父亲。”

    陈冬点点头:“这么说,屡屡在石城作案的吴光头,就是你儿子了?”

    吴馆长叹息一声,点头说:“是的,既然我们父子都落在你们手中,我也无话可说。”

    陈冬看看岳晨,说:“吴家的人当年跟随范家,所以才对《双美图》或者其他覽过滤]氐牧槲锔行巳ぃ蚁耄夤莩た饧乙帐豕荩彩窍胪诰蛞恍┑蹦炅粝吕吹牧槲铩!?

    岳晨看看岳蕾,摇头说:“姐,我记得爷爷曾对你说过,你的xìng格不适合当jǐng官,因为你缺乏冷静的头脑和科学的判断能力,你的xìng格太冲动了。”

    岳蕾张张嘴,看一眼陈冬,面有愧sè。

    陈冬忍不住问:“岳jǐng官,你爷爷可是岳关?”

    岳晨两眼一亮,望着陈冬,点点头,嘴唇动了动,吞吐着说:“我这几天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你是不是……”

    陈冬见岳晨目光闪烁,似乎对自己起疑,忙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下去。

    却在这时,突然间,从海边的方向开过来一辆大卡车,车在三岔口停下,猛地,车厢里站起来十几个黑衣人,手中都举着武器。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