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39章 不敢吻

第239章 不敢吻

    ()陈冬坐了下来,和包老头边喝,边说起了此行的经历。他拿出佛珠,说:“老包,佛珠被毁了,你说,它怎么才能愈合,我试过开合异能,无法愈合它?”

    包老头看看佛珠碎片,说:“我记得祖上的遗言说有佛珠的只言片语,好像说佛珠就是佛心,其他的就没有了,至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老弟[过滤],你只能自己悟了。”

    陈冬将佛珠揣了起来,点点头。

    包老头看看陈冬,突然轻轻一叹。

    陈冬忍不住问:“老包,你叹什么?”

    包老头沉吟半晌,说:“是我差点害了你,要是你有个什么好歹,我怎+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么向你的爸爸妈妈交代。”

    陈冬忙问:“对[过滤],我爸爸妈妈呢,难道还没回来吗?”

    包老头叹息一声:“他们知道了你的事迹后,哪里不高兴地回来看看,可是又知道你杳无音讯,每天着急,后来,由于一些记者天天登门,他们又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给他们打电话的。”

    陈冬笑笑:“好啦,别多想了,反正我平安回来了,你该高兴才是。”

    包老头看看陈冬,突然一声长叹。

    陈冬忙说:“老包,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包老头喃喃地说:“我想起了月儿,她要是活着,也和你差不多大了。”

    包大娘听老伴提起月儿,眼圈一红。陈冬忙说:“老包,我记得咱们喝酒,有几次你提起了月儿,月儿到底是谁?”

    包老头叹息一声,才告诉他,月儿是他的女儿,二十年前,他和老伴偷偷地进入过灵异空间,当时,老伴怀了孕,在一个荒岛上,老伴生下了一个女儿,由于那时正是月光之rì,孩子的脸盘就像天空中明亮的圆月,他们给女儿起名月儿。后来,他们继续搜寻灵物,遇到了浪cháo,小船打翻,女儿被浪头冲走了……

    天亮之后,陈冬摇摇晃晃回到了双龙画院大厅。

    陈冬一身奇装怪服,如果不是施展银龙飞天的异能,直接落到双龙画院的大院内,估计要惊世骇俗了。

    胡蝶一早就去陈冬的寝室,见他根本就不在,而且看被褥,不像用过的,的,于是跑了出来,正巧看到陈冬。

    “哥,你一晚上去哪里啦……喝了这么多久。”胡蝶赶紧将他搀扶到房间里。

    “没事,没事……”陈冬摆摆手。

    茅妮和燕语都过来了,两人也是刚起来。

    陈冬躺在床上,酒气冲天,却不住地笑:“老包被我……被我灌倒了,终于倒了,这些年,我……我们在一起喝酒,他是第一次被我灌倒……”

    胡蝶叫道:“原来你找包老头去喝酒了,怎么不说声[过滤]。”

    茅妮拉拉胡蝶,低声说:“好了,陈大哥回来就好,别说了。”

    燕语看看陈冬,眉头皱了皱,她本想回省城的,可是,陈冬这个样子,让她无法张口。

    陈冬睁开眼,看到燕语,忙说:“燕语妹妹,我知道你归心如箭,回去,走……譡过滤]妹┠萑ニ湍恪!?

    燕语忙说:“陈大哥,你喝成这样,我怎能离开。”

    胡蝶说:“好啦,不就是喝多了嘛,燕语,走譡过滤]皇碌模饷淳貌换丶遥共恢依锶嗽趺吹P哪亍!?

    燕语迟疑半晌,点点头。

    她突然想起陈冬要救唐莎的事,却不知他该如何去救,燕语知道,陈冬一定会再次进入灵异空间,可是,要想进去,需要男女亲吻,这是龙家当初设置灵异空间的一个开关,除非如此,无法进入。

    陈冬摆摆手:“好啦,我的事你别再cāo心了,拖累了你这么久,走……走。”

    燕语点点头,走了。

    淡然,燕语没有穿着伴娘的喜服譡过滤]土怂簧硪路?

    等茅妮送燕语走后,胡蝶看看陈冬身上的衣服,摇摇头,说:“哥,你别到处乱跑,我去给你买身衣服,这样子像什么,唱戏的,还是返古的?”

    说着,胡蝶出来了。

    胡蝶走后,陈冬被酒jīng烧的肚子火热火热的,也无法入睡。尤其,他想起了小师娘,不知此事小师娘在哪里,她带走了绿儿和二根,一定是灵异空间了,可是,他们怎么能进入洞府?

    陈冬心中不安,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来到大院内,凝聚意念,施展银龙飞天,冲上半空,然后朝双龙山的方向而去。

    转眼间来到双龙湖畔,陈冬扑通一下,落到水里。

    和包老头喝了一晚上的酒,他的确喝得太多了,意念迷糊之间,异能突然发挥不稳定,恰好,掉进了双龙湖。

    被水一激,陈冬头脑略微清醒了一下,看看周围,虽然节气已到初冬,但是,勇者闯关节目还在继续,看得出来,赛道上各关卡机器设备都在,只是现在时间还早,湖畔冷清清的。

    陈冬从水中上来,慢慢地朝双龙山的方向走去。

    他摇摇晃晃,一直来到双龙庙中。

    双龙庙的墙壁已经挪开,似乎是为了将石像架到庙里去。

    来到庙中,陈冬在地砖上坐了下来,慢慢地打开一条缝隙,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陈冬跳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惊呼一声,伸手朝他抓去。听声音是个女子,那女子收不住身,也跟着落了下来。

    陈冬头脑一醒,滚身站起,接住后面的人,定睛一看,只见那女子二十来岁,模样清秀,身材窈窕,上身是一件披风,下身穿着呢裙,再里面是一条黑sè的打底裤。

    “姗姗,怎么是你?”陈冬惊呼一声,原来,跟随他落下来的人居然是陈画师的女弟子姗姗。陈冬突然想起曾经和姗姗的两度激情,不由得心生愧疚,低下头。

    姗姗默默地看着陈冬,半晌才说:“陈大英雄,不认识我了?”

    陈冬忙说:“不是。”

    “好歹我们也曾是同门师兄妹[过滤],都是陈画师的徒弟,我以为你当了大英雄后,眼睛就朝天看了呢。”

    “不……不是。”陈冬忙说:“姗姗,我……我……”

    姗姗笑笑,走到床边坐下,看看周围,哇了一声:“原来这里就是网络上盛传的山底洞府[过滤],这就是三百年前龙帝和二表妹相爱的地方?”

    陈冬点点头:“看来,双龙市的人们都知道这些事了?”

    “那还用说,小师娘的那个从灵异空间带来的妹妹,叫绿儿是,她那张嘴巴[过滤],可成了双龙市各媒体记者追捧的对象,不止双龙市,还有附近的几个县市,甚至省城也来了记誟过滤]Ω纾阍趺戳恕?

    陈冬叹息一声:“我……我在想小师娘……”

    姗姗点点头:“我就知道你在想她。”说着,姗姗瞥一眼陈冬,感叹一声:“你和小师娘的爱情故事传遍了网络,你知道吗,在网上,没有人不为你对小师娘的痴情而赞叹呢,还有很禰过滤]⒆樱髅髦滥阆不缎∈δ铮乖谕狭粞裕橇粞訹过滤],简直太直接,太大胆了。”

    “什么留言?”

    “喜欢你呗。”

    “我……我有什么值得喜欢的。”陈冬苦笑一下。

    “好了,我的陈大英雄,你就比谦虚了,如果市民们知道你回来[过滤],还不把双龙画院给挤到了。”

    姗姗看到了床头上的那两枚戒指,眼中一亮。

    陈冬看看戒指,吐了口气。上次在灵异空间,他见证了戒指的合并和分离,时光穿梭,现在,两枚戒指依然在床头上镶刻着。

    姗姗伸手一摸,将戒指抓在手中。陈冬几步踏了过来,按住她的手,说:“别动。”但是,陈冬的动作毕竟迟了,因为他看到戒指,深思恍惚,又回到了穿越时的情景,再加上酒jīng的作用,戒指已被姗姗拿了下来。

    “你……你……”陈冬叹息一声。

    姗姗说:“急什么,我看一会儿再放回去好不好?”

    陈冬点点头,坐在床上,问道:“姗姗,你怎么来了?不是回老家照顾母亲了吗?”

    姗姗眼圈一红:“我母亲……没有扛住,走了……唉,不说她了……在乡下,我听了你不少传说,还听说小师娘为了找你,可能进入了灵异空间,所以,我来这里看看,没想到看到你,当时我还以为你要寻死寻活呢,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以为在为小师娘难受,所以想抓住你,不成想跟着掉了下来。”

    陈冬苦笑一下:“让我拖累你了。”

    姗姗忙说:“师哥,你说这话有些远了,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其实,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也想救小师娘。”

    陈冬一愣,不由得看看姗姗。

    姗姗也抬头望着他。

    “不,不行。”陈冬摇头说。

    “为什么,难道小师娘有危险,我就不能去救她吗?”

    “可是……”陈冬张嘴yù言。

    “可是什么……”姗姗说:“是因为只有亲吻才能进入灵异空间吗?哈哈,你忘了,我们可是上过床的,我想你不会不承认?你还在乎什么?”

    陈冬满面通红,低下头来,说道:“不,不,我不能那样。”

    姗姗呆呆地看看陈冬,半晌,说:“师哥,你变了。”

    陈冬抬头看看她,发现她目光火辣辣的,忙又低下头,说:“以前的事,我实在对不起,姗姗,请你原谅,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能弥补我的过失。”

    “那好[过滤],我现在就让你吻我。”姗姗将嘴巴朝陈冬一凑。

    陈冬摆摆手:“不行,我心里已经有了小师娘,再不能这样了。”

    姗姗看看他,说:“好,那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其实,同xìng相斥,异xìng相吸。异xìng的吸引力对年轻人来说,是很难抵抗的,尤其像本xìng如陈冬这样的青年。只是,此时的陈冬,心中装着小师娘,和以前不一样了,尤其小师娘为他进入了灵异空间,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他怎能生出异心。当然,另外还有几点,第一是红尘的开导,第二是包老头的传教,第三是绵掌的作用,第四是成为大英雄后的荣誉感。

    这几天,陈冬以前没有,因此,他在天生的xìng格下,才会做出一些荒唐事。

    姗姗的姿sè虽然比不上唐莎,甚至连汪雨、刘小慧都比不上,但是,也算得上是标致的女孩,这样的女子,又是外表文静,内心火热,充满了激情,对于年轻人来说,很难抵抗这种来自这种女孩身上的诱惑,尤其她是那么的主动。但,陈冬的确变了。

    纵使在酒jīng的作用下,他还是不敢乱想,喃喃地说:“不能这样,不能。”姗姗伸手去抱他,他赶紧站起来,慢慢地练习绵掌,希望排除杂念,不至于做出糊涂事来。

    “师哥,你怎么变得这样了,以前,你是地,现在是天,你的变化简直有天壤之别,咱们只是为了救小师娘[过滤],亲个嘴有啥,不就是意思意思嘛。”姗姗一[过滤]坐在床上。

    陈冬摇摇头:“不是的,姗姗,我现在是去救小师娘,如果我和别的女孩子亲吻,我……我对得起小师娘吗?我还是男人吗?”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