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40章 龙宫劫

第240章 龙宫劫

    ()陈冬说出这样的话来,甚至连自己都感到奇怪,他其实并不知道,真正改变他内心的还有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他怀中的佛珠。

    佛珠虽然裂开,但是,依然能发挥它的作用,它的存在,可以无形中压下陈冬内心的躁动,使他心静如水。这个功能,就像练完绵掌一样。

    陈冬看看姗姗手上的戒指,摇摇头,一伸手。姗姗嘟着嘴巴,只好递给他。陈冬将戒指镶嵌在床上。

    姗姗眼珠子一转,突然坐倒在地,哎呀一声。

    陈冬下意识地伸手拉起来,问:“怎么了?”

    姗姗抓住陈冬的胳膊,慢慢地起身,突然间,姗姗一提脚,吻在陈冬的嘴巴上。陈冬再要躲避,已经晚了,绿光一现,将两人吸到甬道之中。

    陈冬看看姗姗,姗姗咯咯笑道:“怎么样,我们还是进来了?”

    陈冬苦笑一下。

    姗姗转头摸着甬道,却发现无法触摸外面,而外面什么也看不到,仿佛自己和陈冬被装在一个快速移动的绿桶里。

    “师哥,好了,我又不怪你,你现在是变了,可别变得太迂腐了,你是大英雄[过滤],喜欢个十个八个的女孩子算什么。”姗姗伸手去摸陈冬的胸膛。陈冬赶紧抓住她的手,但是,甬道太窄,他无法躲开这个外表文静,内心火热的女孩。

    姗姗将火辣的身子靠在他的身上,笑道:“你现在就是不想也不行[过滤],反正我就在你的身边。”

    陈冬突然想起红尘,红尘外表火辣,言语开朗,甚至放荡,其实,并非随便的女人。而姗姗,看上去文文静静,其实,内心的狂热无法言喻。

    姗姗伸手摸着陈冬的身子,喃喃地说:“师哥,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我知道,你喜欢小师娘,我也不敢破坏你们的感情,不过,你知道吗,当一个女人有了第一次后,就希望第二次,我……我是个喜欢文艺的女孩,从小就爱好艺术,当然,我喜欢文静的艺术,却希望狂热的爱情,我不知道,我这种心理和外表为什么会有强烈的反差,总之,越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越会狂躁不安,希望有个人来陪,唉,唉,如果,我能像小师娘一样有福气该多好……”

    陈冬尽量扭过身子,闭上眼,不去想他。虽然,他已经变了,可是,一个如此惹火的尤物在身盵过滤]材岩宰龅揭坏阍幽疃济挥小?

    绿光幻现,陈冬和姗姗滚身落地,出现在四道门户边。

    由于四道门户早在陈冬拿到钥匙后,就将它们全部打开了,因此,此时,门户大开,隐隐有绿光幻现。

    姗姗看看四道门户,忍不住说:“这就是四道门了,当年龙珠为了这四道门户,到处寻找钥匙……”

    陈冬叹息一声,见已经进了灵异空间,再想反悔已经晚了。

    姗姗看看他,笑道:“师哥,你前几次是从哪个门户进去的?”

    陈冬看看门户,说:“这四道门户本是四条龙,一条火龙,一条冰龙,还有一条行风,一条行云。或盘于石上,或游于水中,或腾于云空,或俯首喷雨,姿态万千,不过,只要启动开关,每次进入的空间是一样的。”

    “那用四道门户有什么用?”姗姗摇摇头:“一条不就得了?”

    陈冬微微一笑:“你不知道,当年的了龙皇是个喜欢书画的人,作画讲究用笔,用彩,青红黄绿,各种sè彩,交相生辉,何况,四道门户本来就是对后人的考研,除非四把钥匙同时拿到,才有可能进入灵异空间。”

    姗姗点点头:“我懂了,原来是这样,好比银行金库的锁头,要有两把才能同时打开,是为了增加保密xìng。”

    陈冬点点头:“找寻一把钥匙已经实属不易,何况找寻四把,四把同在,才能进入空间,这是龙家人对灵异空间的看重。”

    姗姗笑笑,握住他的手,笑道:“那么,咱们开始。”说完,姗姗慢慢地闭上眼睛,撅起小嘴。

    姗姗,虽然内心火热,但从外表看,是那种文静的女孩,因此,她几乎素颜朝天,只是淡施胭粉,那自然美的嘴唇,娇润无比,微微启张。

    陈冬心中突突地一跳,赶紧摒弃心神:不,我不能动心。

    姗姗没有睁眼,但似乎感觉到陈冬此时的心情:“师哥,你心里想着小师娘好了。”

    陈冬心中一动:“是[过滤],为了救小师娘,我只能这样了,何况,我已来到这里,也别无选择。”可是,陈冬还是有些迟疑。

    姗姗睁开眼,看看陈冬,突然一提脚,吻在他的嘴巴上。

    绿光幻现,两个人再次被吸入绿sè的灵异通道。

    等两人现身时,已经来到了野人谷。

    趴在树林中,看着空场中不断走动的野人,姗姗的身子不住地往陈冬的身上偎。陈冬知道+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她毕竟胆小。姗姗低声说:“师哥,要是咱们被野人抓到,还不开膛破肚,让人家做成野餐[过滤]。”

    陈冬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们只可智取,不能力拼,也不知道小师娘他们是怎么过去的。”说到这,陈冬眉头皱起,暗暗担心,如果小师娘、绿儿和二根已经被野人……

    他不该再想了,只能祈祷老天,不要对他太残酷了。

    到了野人轮班的点,陈冬一摆手,拉着姗姗绕到架子下,然后将手中早已捡好的石头,朝树林中一扔。

    野人们智商毕竟有限,呜呜地朝树林中蹿去,弓弩嗖嗖,长矛忽忽,飞向丛林。

    陈冬说了声譡过滤]玩╂┏锤苋ァ?

    快要来到洞府时,姗姗突然扭了脚,哎呀一声,坐倒在地。

    她一出生,顿时引起野人的注意,野人们朝这边追来。

    陈冬托起姗姗,来到洞口,却见里面正有三个野人正睡觉。

    呜呜声吵醒了野人,三个野人看到陈冬和姗姗,呜呜地扑了过来。陈冬想施展异能,无奈,异能已经不灵了。不过,他早有心理准备,双手一抡,呼呼两掌过去,将两个野人打倒在地,最后一个野人一愣,朝姗姗扑去。姗姗惊呼一声,抱住陈冬的腰。陈冬叫道:“快松手。”

    他的绵掌是身法配合,被姗姗抱住了腰,又不便甩开他,双手再拍,掌力已大打折扣。

    啪啪两张,虽然拍在野人胸口。但是,野人皮糙肉厚,居然毫不畏惧,伸手抓住了陈冬的胳膊。陈冬[过滤]呀一声,直觉得野人的手指像刀子一样,叫道:“姗姗,你松手。”

    姗姗从没见过野人,更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早就吓傻了,甚至连陈冬说什么都听不到。

    野人大吼一声,居然将陈冬和姗姗抡了起来,啪地一声摔在石壁上。两人落下地来,姗姗已经被撞昏了。陈冬强自爬起来。另两个野人已经爬起来,呜呜叫着,张着嘴巴,三个野人一起扑来。

    陈冬展开绵掌,没有了姗姗的累赘,他步法灵活,在野人中穿梭,啪啪啪,接连几掌,将野人震倒在地。

    虽然如此,但是,他的绵掌火候还是不够,没有给予野人重创,更要命的是,此时,其他野人都出现在洞口。

    黑压压的野人,涌了过来,围住两人,呜呜着,手諿过滤]蟪っ媸倍蓟峤饺吮涑纱题?

    陈冬灵机一动,呜呜了糩过滤]V谝叭艘汇丁3露钢告╂种钢缸约旱淖彀汀?

    有野人要动手,中间一个高大的野人,陈冬还记得,他就是野人头领。野人头领呜呜糩过滤]渌叭硕季[过滤]讼吕矗肫肟醋懦露?

    野人头领指指陈冬的嘴巴,又指指自己的嘴巴,呜呜了糩过滤]?

    陈冬指指姗姗,意思是,自己表演,让大家看。野人们虽然不懂,但陈冬所做的并非进攻xìng动作,而且,他神sè间带着微笑,也没有敌意,因此,放松了jǐng惕。

    陈冬趁机抱起姗姗,往她唇上吻去。

    蓦地,一道绿光出现,将陈冬和姗姗吸了进去。

    姗姗逐渐醒来,一睁眼,看到了陈冬那张英气的脸,再看看自己,还在他的怀抱中,不由得玉面绯红,笑道:“师哥,我们是不是已经被野人吃了?”

    “你说呢?”

    姗姗摇头说:“我觉得不像。”她已经瞥见周围是个山谷,四处野草鲜花,景sè倒也优美。

    “这是什么地方,太美了。”姗姗站了起来,朝四周望着。

    “虽然美,却不是久待的地方。”陈冬说。

    姗姗一抬头,突然惊呼一声,扑进陈冬的怀里,叫道:“蒣过滤]摺!彼底牛僖膊桓姨贰3露呐乃担骸昂昧耍嵌际俏业呐笥选!?

    “什么,朋友?”姗姗偷偷地看一眼,果然,那些蛇似乎没有进攻的意思,都在周围,像欢迎客人一样。

    一条巨大的蟒蛇昂着头,从石头后出现,姗姗再次吓得将头埋在陈冬的怀里,但过了一会儿,又没觉得发生什么,大着胆子偷眼看去,只见蟒蛇逐渐将头伸了过来,口一张,吐出一个掌心大小的珠子。

    “哇,这是什么,蛇胆吗?”

    陈冬摇摇头:“是灵物,我们必须依靠它,才能通过蛇谷。”

    姗姗一听,抱住陈冬的脖子,就吻在他的唇上。

    绿光再现,两个人出现在一座岛上,耳中传来阵阵厮杀声。

    陈冬拉着姗姗,快步跑去,发现一群黑衣人,足足有二十几个,将三个人围在中间。那三个人,二女一男,那男的二十出头,憨头憨脑的样子,正在不住地叫着:“都不许过来,谁过来我就跟谁拼命。”

    另外两个女的,都长得如花似玉,一个白衣女子,一个绿衣女子。那绿衣女子,一身的葱绿sè衣裙,身材娇小,眉目如画,一口玉齿,正紧咬着嫩唇,手中有一口长剑,却没有章法,左晃右晃,护在身荹过滤]5背露吹脚滓屡邮保偈毙耐肪拚穑砍鑫尴薜母锌D桥由聿那愠ぃ嫒琊ㄔ拢幌譻è衣裙,站在那里,如He立鸡群,如同仙女下凡,有一种超然脱俗的感觉,不是唐莎是谁。而另两个人,就是二根和绿儿了。

    而围攻的二十几个黑衣人,都头裹黑布,身穿紧身衣,手持钢刀,为首的一个,腰里还系着黑绸子。

    那黑衣头领手中钢刀一晃,朝唐莎道:“美女,听说你是上差,那就是美女啦,我们家老大惦记着你,让哥哥我请你回去。”

    唐莎尚未说话,绿儿一晃手中长剑,叫道:“呸,敢打我姐姐的主意,妄想。”

    二根叫道:“对,谁也别碰我嫂子,否则,我和他拼命。”

    黑衣头领大笑:“你自己看看,龙宫还有多少人?美女,你的手下可都为你死了,难道你就不心疼吗?”

    陈冬抬头朝远处看去,果然,众人身后就是宫门,而宫门内,依稀可以看到沿街的尸体。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