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46章 小师娘,疼吗

第246章 小师娘,疼吗

    ()第246章小师娘,疼吗

    忙了一天,陈冬和唐莎都有些累了。回到家里,唐莎一头扎到床上,说:“老公,帮我揉揉,好累。”

    陈冬笑笑:“好。”

    说着,陈冬便坐在床盵过滤]焓衷谔粕纳砩先嗄笞拧?

    唐莎闭着眼睛,感觉到陈冬的手越来越轻,揉捏的越来越慢,睁眼一看,轻叹一声。原来,陈冬垂着头,正在打盹。

    唐莎看得出来,陈冬一脸疲惫的样子,知道他这一天疲于应付,和仰慕英雄的市民拍照留念,累得不清,便慢慢地爬了起来,说:“老公,我给你放好水,你去个温水澡,能解除疲劳的。”

    陈冬点点头。

    等唐莎放好水,陈冬来到浴室,了一会儿,果然,浑身非常的舒服。不过,他躺在浴盆里,覽过滤]上胨サ母芯酰燮ぶ鸾ヌР黄鹄础?

    唐莎走了进来,笑道:“你[过滤],难道放下娇滴滴的老婆,想睡在浴室里不成?譡过滤]曳瞿闳ゴ采纤!?

    说着,唐莎将陈冬扶到床上。

    唐莎也想个温水澡,于是重新放了水,脱去衣服,慢慢地坐在浴盆里。

    闭着眼睛,唐莎一边掬着温水,洒在自己的身上,一边想着和陈冬相识的这段rì子。

    以往的记忆失去了,但是,她不烦恼。因为,留下的都是甜蜜的回忆。

    又想起这两天和陈冬在一起,是何等恩爱甜蜜,至于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唐莎真的不愿去想。

    完澡,唐莎从浴盆里出来,看看自己的窈窕xìng感的身子,微微一笑。很多市民羡慕唐莎,找到一个好老公,唐莎心道:陈冬为什么这么喜欢自己,是不是就是被自己这副完美的身子所迷[过滤]。

    裹好浴巾,唐莎回到了卧室,见陈冬趴在床上,正呼呼地睡着。

    唐莎推推他,说:“老公,这样睡不好,会压迫心脏的。”

    陈冬翻到床里,继续睡去。唐莎在床边躺下,望着屋顶上的团花白边的吸顶灯,似乎能够看到自己光洁的身体。

    对面墙上,悬挂着刚刚作出的她和陈冬的巨幅照片。陈冬,浓,浓眉大眼,英气逼人,那饱满的天庭,充满了智慧,倾长的身躯,藏着勇敢。

    想起陈冬搭救包老头,唐莎感叹一声:那时的陈冬,的确是智慧和勇敢的化身,如果换了别人,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处在危机时刻,再对照在未来得到的消息,还不方寸大乱,可是陈冬,很快就想出了对付范且的办法。他失去了异能,却能够联想到利用莽撞的屠夫。但是,在狡猾的范且面前,要去做这些,是需要何等大的勇气[过滤]。

    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有才有艺,有勇有谋,应该说,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男人。唐莎幸福地笑了。

    陈冬一觉醒来,见床头灯开着,墙上的表时针已经爬到了凌晨四点的位置,低头看看唐莎,眼睫低垂,嘴角绽放着微笑,正偎在自己的怀里,她一只手搁在枕头上,另一只手搭在腿侧,睡态优美,尤其,睡梦中,唐莎双颊含晕,更增几分美艳。

    陈冬凑上嘴巴,忍不住在她娇嫩的唇上吻了吻,然后下了床。从洗手间回来,陈冬重新卧在床里。

    这时候,唐莎慢慢地睁开眼,她抬头看看表,问:“老公,几点了?”

    “还早,才四点多。”陈冬说。

    唐莎揉揉眼睛,坐了起来。

    去了一趟洗手间,唐莎回到卧室,打个哈欠,说:“老公,你昨晚睡的好死。”

    “是吗?”陈冬笑笑:“累了,我从来没应付那种场面,不但身体累,心也累,人家都仰慕咱,咱也不能不理,是。”

    唐莎点点头:“是[过滤],我知道你的心情,你怕伤了粉丝的心。”

    陈冬笑笑:“好了,不说了,你困不困,再睡一会儿。”

    唐莎摇摇头:“已经不困了。”

    看了一会陈冬,唐莎突然一笑:“老公,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为什么喜欢我?”

    陈冬哦了一声:“老婆,你……你怎么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越是简单,我越想知道。”唐莎微笑着,摸着他的脸颊,轻轻地说。

    陈冬笑笑:“要听真话吗?”

    “当然了,不许你骗我。”唐莎在他的脸蛋上捏了捏,别忘了,我是你的小师娘,你骗我,我就惩罚你。

    陈冬笑了,然后点点头:“我自然不会骗你,是这样的,那天我正在街头找工作,无意中看到了陈冬画馆,因为陈老师和我同名,所以,我觉得好奇,就走了进来,本来,我只是想和陈老师搭讪几句,没想到,就在我想走的时候,我听到一个美妙的声音传来……那声音是我听到的最美的,甚至超过了所有的音乐,我忍不住扭头观看,看到你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你是说那是和我的第一次见面?”唐莎问。

    陈冬[过滤]了一声:“小师娘,[过滤],不,老婆,你知道吗,你实在是太美了,我……我见到你的时候,整个人就像做梦一样。”

    唐莎听到陈冬说着和自己邂逅的情景,又听他对自己的夸赞,不由得双颊绯红,笑道:“瞎说,我有那么吸引人吗?”

    “真的。”陈冬将唐莎揽在怀里,在她额头上吻了吻,说:“在我眼里,你就是天女下凡,不,天上地上都没有你这么美的女子。”

    “你瞎说,天上地上都没有,那我是从哪里来的。”唐莎在陈冬的胸前轻轻地捶打了一下,接着说:“难道,从那时起,你就爱上我了?”

    陈冬沉吟了半晌,才说:“不,不是。”

    “不是?”唐莎忍不住抬头看着陈冬。

    陈头吞吐着说:“小师娘,你那时……那时真的吸引了我,可我……我还不懂什么是真爱,我只是……只是被你的xìng感所诱惑,只想……只想得到你,给陈老师戴一顶绿帽子。”

    “好[过滤]。”唐莎举着拳头,在陈冬胸口连捶了七八下,才说:“你……你这么下流。”

    陈冬喃喃地说:“小师娘,那时的我,真的很……很猥琐,我……”

    陈冬还是习惯了称呼小师娘,有时说顺了嘴,就改不过口来。唐莎也听惯了,只是前几次提醒他,现在也懒得提醒了,心说:随他称呼。

    “好了,别说了。”唐莎在陈冬的唇上吻了吻:“我说过的,不管你以前怎么样,只要你现在对我好,我就会恨开心,何况,我现在很幸福,也不想恢复记忆。”

    陈冬看看唐莎,见她满眼柔情,忍不住一阵感动:“小师娘,你是我见过的心肠最好的女子,你的宽容、善良和温柔,让我心中有愧。”

    唐莎笑笑:“你愧对我是吗?那就对我好一点。”

    陈冬一举手:“我保证,小师娘让我上东,我决不上西,让我打狗,我决不撵鸡。”

    唐莎动情地看看陈冬,说:“你[过滤],别光会说,那你现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陈冬摇摇头。

    唐莎慢慢地拉开浴巾,将那对丰满的酥胸露了出来,眼角带晕,羞涩地说:“来[过滤]。”

    陈冬心中一阵激荡,慢慢地将头埋在唐莎的胸荹过滤]?

    随着陈冬的一阵亲吻,唐莎忍不住轻[过滤]一声,双手抱住了陈冬的头。

    渐渐地,唐莎发出了梦呓般的呢喃,躯体轻轻地扭动着,双手在陈冬的脊背上来回地抚摸着。

    陈冬突然一阵冲动。或许,是由于刚才的回忆,让他想起了更多的往事,或许是唐莎那动情的呢喃声,刺激了他的神经。

    陈冬一翻身,下了床,然后将唐莎的身子和床边垂直,双手分开她的两腿,身子猛地往前一俯。

    只听唐莎[过滤]呀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陈冬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太急了,忙问:“小师娘,疼吗?”

    唐莎微微点点头,娇嗔道:“轻点……”

    唐莎虽然已经二十四岁,但是,她毕竟还是一朵娇嫩的花,需要细心地呵护。陈冬不敢再鲁莽,只好极尽温柔和体贴,于是,卧房里,一首舒缓的情爱之曲,慢慢地响起。

    天sè渐亮,陈冬和唐莎起了床。唐莎拿出为陈冬刚买的一身西装,让他穿上,又替他打好领带,看看陈冬,增添了几分jīng神。

    “这样多好,一本正经的样子。”唐莎说:“还是西装好看。”

    陈冬笑笑:“难道我不穿西装,就不正经了吗?”

    唐莎瞥他一眼,哼道:“我看你不穿衣服时才不正经呢。”

    陈冬大笑,突然将唐莎抱了起来,转了一圈,这才放下,笑道:“小师娘,你到底喜欢我不正经的时候,还是正经的时候[过滤]。”

    唐莎在他的脸蛋上轻轻一捏,啐道:“都不喜欢。”

    陈冬笑了:“都不喜欢?其实,是都喜欢。”

    “好了。”唐莎说:“别闹了,婚期马上就要到了,想想还有什么该办的。”

    “我想画一幅画,然后卖掉……”陈冬说。

    茅妮想了想说“茅妮不是说了吗,咱们的婚礼费用,她来负责。”

    陈冬摇摇头:“我知道,我给她帮了好多忙,她一直想报答我,没有机会,我帮她的,是公子远远不能回报的,所以,她想趁这个机会……我看还是花咱们自+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己的钱,她的画院虽然逐渐盈利,可毕竟刚刚开始。”

    唐莎点点头。

    饭后,两个人去了红尘的装裱店,三人见了面,自然是一番的叙旧。

    陈冬和红尘聊了几句,就开始作画。

    这一次,他画了一幅《美女图》,图上是一位娇美的女子,身上只裹着一条浴巾,如花如玉的容颜和羊脂一般的肌肤泛着光晕,就像摄影大师下的艺术作品一样,低垂的幔帐,让美女有一种朦胧感。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美女的姿态,她卧在床上,一直手支在头上,一只手搭在身侧,眼睫半垂,似在沉思。

    这幅画,陈冬是将唐莎的姿态联系起来,加上灵异空间洞房的古代装扮,让这幅画,既有现代的美感,又覽过滤]诺涞脑衔叮绕涠说氖敲琅淖颂萌讼舶从植换岵宥校硗猓褪敲琅难凵瘢堑痛沟难垌朴脑梗葡嗨迹豢梢饣幔豢裳源?/dd>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