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51章 竹楼错爱

第251章 竹楼错爱

    ()唐莎上前拉住陈冬,急得哭了起来:“老公,我才是你老婆[过滤],我是唐莎,你想想,你说过永远爱我的,你还对我发了誓……”

    陈冬慢慢地推开她,就像看着陌生人一样,摇摇头:“不,不,她才是我的老婆。”说着,陈冬将江楠抱在怀中。

    江楠失去了冰封异能,身上的冷意已不再有。江楠看着唐莎,问:“姐姐,你是谁?”

    唐莎见陈冬居然到了不认识自己的地步,一下子坐在竹椅上,呆呆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江楠看看唐莎,问陈冬:“老公,你认识他吗?”

    陈冬摇摇头,拉着江楠朝楼上走去。

    竹楼上面,有三间卧房,两人走到靠东的一间。陈冬拉着江楠在床边坐下,握着她的手,无限深情地看着她,说:“老婆,跟着我你受苦了。”

    江楠摇摇头:“不,不,我不在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是再苦,我也不怕。”

    陈冬微微一笑,在江楠的唇上吻着,江楠突然一躲,有些害羞地说:“老公,别这样,让下面的姐姐看到就坏了。”

    陈冬点点头,推开窗户,朝外面看了看,突然看到远处有一片果林,喜道:“太好了,我们有吃的了。”

    说着,陈冬拉着江楠从竹楼上上来。唐莎见两人下来,拦在门口,凄然地看着陈冬,说:“老公,你们去哪里?”

    陈冬看看她,说:“这位姐姐,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们要去那边摘果子吃,你如果饿了,我便帮你带几个回来。”说着,陈冬推开唐莎,和江楠携手走了出去。

    陈冬服下连心水后,心头间除了江楠,再没有其他女子。果林在竹林的东方,差不多百十米,绕过一个池塘便是。放眼看去,一颗颗果子,熟透yù落。陈冬纵身起来,摘下

    个,放在江楠手里。

    连心水的药力,并不能将一个人的记忆抹去,但是,由于异能戒指的作用,陈冬和江楠的记忆都被戒指封住了。

    两个人除了知道对方外,其他的都不知道了。包括陈冬的异能。陈冬忘记了自己会异能,虽然,佛珠融入体内+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后,他的异能已经再随着进入灵异空间而消失,但是,别说异能,就连曾经会的绵掌他都忘记了。

    跳跃,是他的本能。他只是想着要摘果子,所以,一起身,跳了起来,将果子摘下后,又落了下去,一切非常自然。

    江楠却大喜:“老公,你太厉害了,我让你摘那一个。”

    江楠指的是枝头的一颗果子。陈冬看着果子,一纵身跳起几米竅过滤]焓纸诱讼吕矗旁诮种小=πΓ莞担骸袄瞎阋渤浴!?

    两人正吃着果子,唐莎走了过来。陈冬看一眼唐莎,伸手摘下一个,递给她:“这位姐姐,给,果子。”

    唐莎摇摇头,她没有接果子,而是看着陈冬的眼睛,眼圈通红,叫道:“陈冬,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陈冬?”陈冬仿佛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接着脑子里一片空白:“陈冬是谁?”

    “陈冬就是你[过滤],我是唐莎,你的新婚妻子。”

    陈冬茫然地看看她,摇头说:“不,不,我的老婆是她。”

    说着,陈冬拉过江楠。

    唐莎痛苦地问:“那好,我问你,你知道她是谁吗?”

    陈冬看看江楠,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

    唐莎眼泪刷地流了下来:“陈冬,你为什么不想想,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会是你的老婆嘛?”

    江楠低下头,似乎在极力地想着什么,摇头说:“是[过滤],我是谁?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唐莎说:“你是江楠,你和陈冬并非夫妻,你们只是朋友。”</”

    江楠叫道:“不,不是的,我是他老婆,你休想拆开我们。”说着,江楠紧紧地抱住陈冬。陈冬看看唐莎,说:“虽然我们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我们知道,我们是彼此相爱的,这就够了,相爱为什么要知道对方叫什么?”

    唐莎一呆。

    陈冬深情地看一眼江楠。江楠也深情地看着他,两个人情意绵绵,忍不住吻在一起。唐莎赶紧扭过头。江楠低声说:“老公,我们去竹楼,好吗?”

    陈冬点点头,两人勾肩搭背地走了。唐莎赶紧叫道:“不可以,陈冬,你绝不可以这样。”看着陈冬和江楠,如此亲昵的样子,唐莎绝望地坐在地上。

    怎么办?陈冬不但和江楠心心相连,而且,还失去了记忆,我该怎么办?唐莎苦笑着,看看蓝天,叫道:“苍天,求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过了半晌,唐莎站了起来,心道:不行,我必须阻止他们。

    想到这,唐莎急急地朝竹楼赶来。

    且说陈冬,和江楠来到竹楼,上了二楼,走进东边的卧室。江楠抱住陈冬的脖子,喃喃地说:“老公,刚才你吻我的感觉真好,再来……”

    陈冬俯首吻在江楠的唇上。

    虽然,陈冬和江楠都失去了记忆,但是,人类最原始的却还在心底。两个年轻人的吻,如同火把,将这丛木柴点燃了。火苗突突地上升着,火势越来越大,两个人都是满面cháo红,呼吸急促,彼此都期待地望着对方。于是,两人相互撕扯着对方的衣服,眨眼间,他们都赤身地站在床边。

    江楠看着陈冬的身体,陈冬看着江楠的身体。两具身体对对方来说,都具有强大的吸引力。陈冬,身材倾长,猿臂蜂腰,那白皙的肌肤,微微泛着古铜sè,让江楠看的心cháo澎湃。

    江楠的身体,纤细而高挑,亭亭玉立,一对酥胸,如同两个熟透的果子,白里透红,平滑的小腹下,那隐藏的密处,让人想入非非。

    陈冬和江楠猛地抱在了一起。就在这时,唐莎冲了进来,叫道:“陈冬,你不能这样。”

    陈冬随手一推,叫道:“闪开。”

    唐莎身子朝后一坐,顿时倒在地上,头磕在竹椅之上,嗡地一下,晕了过去。

    渐渐地,唐莎醒了过来。她的眼睛尚未睁开,便听到一阵痛苦的呻吟。唐莎睁眼看去,顿时心凉到极点,原来,陈冬正伏在江楠的身上,像牛一样,在哼哧哼哧地运动着。

    唐莎眼泪刷地出来了,她捂着嘴巴跑下楼去。

    虽然坐在楼下,伤心疼哭的唐莎还是能够听到竹床传来的吱呀吱呀的声音。那声音,就像一根根箭,在刺头着她的心。

    唐莎朝果林跑去。

    她真想找一个地方,一死了之,可是,又一想:不,不,陈冬只是被药物迷了,我不能丢下他,怎么办呢?如何才能让他恢复神智?

    唐莎抓着自己的头发,想不出什么主意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唐莎看到陈冬扶着江楠走了过来。

    两人来到池塘盵过滤]刈隆L粕⑾郑呗肥焙孟裼械悴欢跃ⅰ?

    陈冬跳到池中,撩起江楠的裙子,用水洗着她的腿。

    只听江楠说:“你……你就不能温柔一些吗,疯狂起来像个野兽,瞧人家,都出血了。”

    陈冬连连道歉:“对不起,老婆,我……我当时也控制不住自己,我给你洗。”

    江楠瞥一眼唐莎,自己下到池里,说:“我自己来,那姐姐在一盵过滤]嗄盐椤!?

    陈冬扶着她,关切地问:“还疼吗?”

    江楠摇摇头:“好多了。”

    陈冬赶紧说:“当时可把我吓坏了,这地方除了咱们三,连个人毛也见不到,你要是受了伤,该怎么办。”

    唐莎咬咬嘴唇,长叹一声,走到池边坐下,说:“陈冬,江楠,你们真的不知道自己的来历吗?”

    两人摇摇头。

    唐莎说:“那好,我慢慢说给你们听。”

    说着,唐莎将自己知道的陈冬的一些故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陈冬和江楠越听越感兴趣。陈冬想了想说:“这位姐姐……”

    唐莎摇头说:“别叫我姐姐,我原是你的小师娘唐莎,后来……我成了你的老婆。”

    “不,不,我有老婆的。”陈冬说:“那我叫你小师娘,小师娘,你说的这个陈冬太厉害了,他真的是我吗?”

    唐莎点点头:“是的,你是龙族的后人,身有异能,你的出生,或许就是为了阻止刚才我说的那场灾难。”

    江楠忍不住问:“唐莎姐姐,你刚才说的灵异空间,真的这么神奇?”

    唐莎[过滤]了一声:“我们现在就在灵异空间里,其实,外面的世界非常大,我们必须想法出去才行。”

    “我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陈冬问。

    “问的好。”唐莎告诉陈冬,他现在是万人敬仰的大英雄,这次来到无尘谷,是为了寻找汪雨和刘小慧,救出她们,并告诉陈冬,这两个女孩都是她的朋友。

    唐莎尽量地表明自己和陈冬的关系,又告诉他,其实,江楠和他只是普通的朋友。

    陈冬摇头说:“不对,不对,我怎么感觉她是我最亲最爱的人?”

    江楠说:“是[过滤],唐莎姐姐,你不能骗我们,我们的关系决不会像你说的这样,只是普通朋友。”

    唐莎摇摇头,告诉陈冬和江楠,她决没有欺骗他们,并告诉陈冬,其实他以前只有一个真正的朋友,那就是包老头,为了老包头,陈冬宁可去死。

    听到“包老头”三个字,陈冬似乎有些印象,但是,那感觉依然像昙花一现,一闪就不见了。

    这时,江楠已经洗好了身子,来到池边。

    陈冬想了想,揽过江楠,摇摇头:“虽然,我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但是,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就是我的老婆。”

    “不。”唐莎叫道:“陈冬,你们一下来就服下了一种药剂。”

    唐莎从怀中掏出那瓶药,叫道:“就是它,也叫连心水,因为你们都喝了它,所以,你们才以为深爱着对方。”

    陈冬看看江楠,江楠也看看他,两个人都是半信半疑的神sè。

    唐莎见自己的一番苦心劝说,似乎起了效,忙说:“现在,你们能听懂我的意思吗?你们不是夫妻,以后不可以再这样过分亲昵。”

    江楠忙抱住陈冬,叫道:“那不行,我不能离开老公的。”

    陈冬说:“是[过滤],我也离不开老婆。”

    唐莎叹息一声:“你们怎么还不明白?你们不是真正的夫妻,是药物的作用,这样,你们难道不想知道以前的事,不想回复记忆?不想知道自己是谁?”

    陈冬看看江楠,两人都点点头。

    唐莎忙说:“那就好,咱们一起寻找解药好不好?只要找到解药,你们就知道自己是谁吗?”

    江楠想了想,说:“好,不过,在找到解药之前,你不能分开我们,我们也不会分开的。”

    唐莎长叹一声,只好点点头,期盼着早一点找到解药。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