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54章 心魔

第254章 心魔

    ()空心收起石头上摆放的两本经书,见经书居然连翻了没翻,叹息一声,摇摇头,说:“你们可以走了。”

    唐莎一手拉着汪雨,一手拉着刘小慧走出洞来。陈冬随后走出,空心走在最后。来到洞外,空心反手一掌轻拍,口中念着什么,只见一道金光将洞口封住。陈冬心中一惊。他试探着,伸掌拍出,默念“分”字诀,发觉自己的异能居然还在身上,不禁一喜。但是,让他惊讶的是,他居然打不可空心的禁制。

    天哪,难道空心的异能比自己还高。陈冬快步追上空心,和她并肩走着,忍不住扭头看着她。虽然,空心和陈冬打过几次照面了,但是,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欣赏空心。空心个人和刘小慧差不多,属于娇小的女孩子,但是,面sè如凝脂一样,眉目如画,非常的清秀,虽然穿一身灰布僧装,但是,依然无法掩去她身上的光华。

    陈冬忍不住问:“空心师父,你今年多大了?”

    空心瞥一眼陈冬,眼中一笑:“施主说笑了,空心在山谷待了三百多年,具体年岁已经记不得了。”

    陈冬忙问:“是[过滤],谷中无rì月流逝,看你的年龄,也就是十六七岁左右。”

    空心笑而不语,快步下了山。

    陈冬追上唐莎,瞥眼看看刘小慧。刘小慧扭过头,不去看他。陈冬只好走到汪雨身盵过滤]肫鹱约阂丫吞粕峄椋从指芯醪煌祝ν丝6杂谕粲旰土跣』郏露匀桓芯鹾推渌⒆硬煌R蛭嵌荚妥约河[过滤]》粝嗲祝液屯粲辏媲椤2还杂诹跣』郏鞘钡乃椿勾υ诤胹è的心情中,说真感情,谈不上,要说没有,现在想想,也说不情。总之,愧疚是一定的。陈冬退后一步,靠近刘小慧,低声说:“小慧,你还在记恨我?”刘小慧快走几步,追上唐莎和汪雨,没有理他。

    陈冬苦笑一下。

    回到竹楼之中,四个人坐了下来。唐莎笑道:“汪雨、小慧,有件事还没有告诉你们,我和陈冬结婚了。”

    汪雨[过滤]了一声,顿时,一脸失望的样子。刘小慧神sè连变,变,但还是小小:“姐,祝贺你。”

    唐莎[过滤]了一声,拉住刘小慧的手,说:“小慧,你和汪雨都是陈冬的朋友,这次婚礼,你们没有参加,实在有些遗憾了。”

    刘小慧瞥一眼陈冬,没有说籟过滤]M粲甑妥磐罚肷危盘鹄矗廴χ猩了缸爬峄ǎ骸吧┳樱麓蟾纾颐皇裁纯伤档模荒茏:啬忝橇恕!彼底牛粲晖蝗晃孀帕撑芰顺鋈ァ?

    唐莎一呆,她怎么知道汪雨对陈冬的情感。如果不知道陈冬和唐莎结婚还罢,虽然,汪雨知道陈冬喜欢他的小师娘,可是,内心中总有一份侥幸心理,这次听说两人已经完婚,瞬间,心头的一丝希望便灭掉了。失望之极,则是伤心yù绝。想起曾经和陈冬的那段幸福rì子,汪雨心中酸楚,+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跑了出去。

    唐莎呆呆地看着陈冬,问:“汪雨怎么了?”

    陈冬苦笑一下,没有说籟过滤]A跣』坂厮担骸敖憬悖液捅斫阍诙粗卸鄏ì,彼此谈心,可以说无话不聊,我知道表姐的心思,她……她也喜欢姐夫。”

    “是这样[过滤]……”唐莎苦笑一下,看着陈冬说:“都是你造的孽[过滤]。”

    陈冬叹息一声,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件事。

    刘小慧站了起来,说:“姐,我去劝劝表姐。”说着,刘小慧跑了出去。

    只剩下陈冬和唐莎两人,陈冬走到唐莎身盵过滤]讼吕矗约汉屯粲甑氖峦晖暾厮盗艘槐椋低辏炙党隽俗约汉托』鄣氖隆L粕恢痹谀靥牛辏挥兴狄痪浠[过滤]3露盘粕氖郑担骸靶∈δ铮页露皇歉龊萌耍摇叶圆黄鹉悖娴亩圆黄鹉恪!?

    唐莎眼角含泪,幽幽地说:“我现在真的很后悔,不如……不如刚才就喝下那瓶忘心水。”

    陈冬脸sè大变,叫道:“不,小师娘,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许多荒唐事,可是,我发过誓,我永远都不会再爱其他的女人。”

    唐莎摇头说:“你是发过誓,可是,你和江楠……”

    陈冬一呆,半晌没有说一句话,他能说什么,事实摆在这里,他再一次背叛了小师娘。

    陈冬慢慢地走了出来。他望着天空。天空虽然明亮,却不见rì头,不见月亮。永远是这样的空明。陈冬顺着竹林中的小径慢慢地走着,来到了池边。远远看去,果林下,汪雨正在和刘小慧依偎着坐着,陈冬不知道他们在说着什么。他在池边坐下,想起自己和江楠,猛地抡起双手,在不断地打着自己的脸颊。他觉得,每打自己一下,自己内心的罪恶感便少一些。

    那盵过滤]跣』酆屯粲甏掖遗芰斯础M粲暄廴乖谕ê欤吹匠露难樱械溃骸俺麓蟾纾憧焱O吕础!?

    陈冬茫然地望着池水,似乎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他的脸蛋子已经肿了起来,但是,左右手还在不停地打着,机械地打着。

    汪雨劝了糩过滤]淮簦骸靶』郏憧醋〕麓蟾纾胰ソ猩┳印!?

    汪雨走后,刘小慧呆呆地看着陈冬,看到眼前心爱的人居然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刘小慧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对陈冬的情感,猛地扑了过来,抱住陈冬的脖子,叫道:“哥,别打了,你别打了,我们都不怪你,真的,我和表姐说好了,谁都不怪你……”

    陈冬摇摇头:“不,小慧,你不用劝我,谁也别劝我,我是个恶人,我害了你们,害了许许多多的人,谁也不该原谅我,你们都该打死我,打死我。……

    陈冬突然抓住刘小慧的肩膀,两眼瞪着,神sè非常的恐怖,他大叫着:“打死我,你打死我。”

    刘小慧吓得坐倒在地。她第一次看到陈冬如此的恐怖。

    远处,唐莎和汪雨跑了过来,二女来到陈冬面前,看到陈冬两眼血红,神sè非常得难看,都吓傻了。

    陈冬突然两手朝天,叫道:“老天,你惩罚我[过滤],我陈冬是个畜生,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我对不起任何人……”

    陈冬[过滤]地一声大叫,声音远远地传了出去。

    唐莎冲过来,抱住他,叫道:“陈冬,你别这样,都怪我,我不该怪你,好了,我知道我刚才有些怨怪你,我向你道歉,陈冬,看在咱们夫妻的份上,你就别生气了,好吗。”

    陈冬摇摇头:“不,小师娘,你没有错,错的是我,你打我[过滤],你骂我[过滤],汪雨妹妹,小慧,我伤害了你们,你们都来出气[过滤],快来,我现在心里憋得慌,你们都来出气,否则,我就要死了,我受不了……[过滤]……”

    陈冬再次一振臂,将唐莎振倒在地,他仰天大叫着。

    猛地,一道红光出现在身盵过滤]词俏蕹臼μ涂招摹?

    无尘师太拂尘在陈冬脸上一扫,轻声说:“睡,睡一觉就好了。”

    陈冬双目一闭,慢慢地倒了下去。

    唐莎赶紧抱住陈冬,叫道:“老公,陈冬,你怎么了?”

    空心走上几步,说道:“女施主不用担心,师父用异能催眠了他,让他休息一下,他心中有魔,如果再不镇定下来,一定会伤及身体的。”

    无尘师太点点头,拂尘一甩,和空心化为红光,不见了。

    “心魔?”唐莎一呆,看着陈冬那昏迷的样子,泪水哗哗地淌着。汪雨和刘小慧看看,上前劝说,唐莎总算平綶过滤]讼吕础H私露蠓龌刂衤ァL粕纯赐粲旰土跣』郏仕窃诠戎卸鄏ì,以何为食。汪雨和刘小慧告诉她,因为谷中无rì月可见,无时间流逝,似乎和外界空间隔绝,时间是停止的,所以,并不感觉饥饿,有时,空心也会送些果子过去。

    唐莎点点头,本想让汪雨和刘小慧照顾陈冬,自己去取些果子。刘小慧站了起来,自告奋勇地去了。

    等刘小慧摘了果子,唐莎想喊醒陈冬,让他吃几个。没想到,陈冬鼻息沉沉,在恍惚地睡着。

    睡梦中,陈冬不时地说着梦话,有时喊着“小师娘”,有时又喊着“老包”。

    谷中无rì月,也不知陈冬睡了多长时间。

    终于,他慢慢地睁开眼,醒来了。

    唐莎大喜,忙说:“陈冬,你醒了。”

    陈冬看看唐莎,又看看汪雨和刘小慧,眉头间似乎笼罩着层层yīn云。他慢慢地坐了起来,朝外走去。

    唐莎等人不放心,赶紧赶在他的身后。只见陈冬一步步走上了台阶,来到无尘庵外。

    陈冬走进佛堂,跪倒在无尘师太身后,喃喃地说:“师太,我想跟你出家。”

    无尘师太没有回头,只是摇摇头:“你与佛无缘。”

    “不,师太,我……我一身罪过,万难赎过,只求一盏青灯,rìrì忏悔。”陈冬往前跪爬了几步。

    无尘师太却再无声息。

    空心和江楠就在旁盵过滤]辖羯锨耙豢矗械溃骸笆μ布帕恕!?

    陈冬一呆。

    这时,唐莎等人冲了进来,拉住陈冬。空心说:“各位施主,我师父今rì修成正果,她早有遗言,从今天开始,江楠师妹便是无尘庵的住持。”

    江楠已经是尼姑装扮,她摘下手上的戒指,给唐莎戴上,朝陈冬等人揖手道:“各位施主,贫尼法号忘尘,从今天开始,便掌管这无尘庵了。”

    陈冬忙说:“江楠妹妹,我……我想出家。”

    江楠摇摇头:“家师早已说过,你是男人,不能驻留尼姑庵,何况你和我佛无缘。”

    火化了无尘师太,陈冬摇头叹息,朝山上走去。

    来到无尘洞外,陈冬试着用异能打开洞口,却始终差了一点。金光一幻,空心出现在他的身边。空心揖手道:“施主,请回。”

    陈冬摇头说:“不,我要求佛,我身上有佛珠的异能,为何与佛无缘?”

    空心摇摇头,走了。

    陈冬在洞外盘膝坐下,望着山谷,茫然地发呆。唐莎等人跑了上来,但是,不论怎么规劝,陈冬就是不肯回去。

    时光流逝,谷中不知。

    这一天,突然,唐莎一阵呕吐感。汪雨和刘小慧赶紧带她去见江楠。江楠虽然身为住持,却没有异能,只好求教空心。空心来到唐莎身盵过滤]穆霾纪芬欢骸翱蠢磁┲魇怯邢[过滤]恕!?

    唐莎大喜:“小师傅,你是说我怀孕了吗?”

    空心点点头:“小尼在谷中跟随师父,学过很多书籍,对于把脉技艺也略懂一二,女施主是喜脉,应该怀了宝宝。”

    汪雨和刘小慧都是大喜。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