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56章 欲火难耐

第256章 欲火难耐

    ()陈冬一把推开她,江楠一声惨叫,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陈冬大惊,赶紧追了下来。江楠一头着地,昏了过去,陈冬抱起她,将她扶在落下的椅子上,不住地叫着:“江楠妹妹,你醒醒,醒醒。”

    其实,江楠没有昏去,摔伤因为楼梯是竹子的,一档档也卸掉不少冲力,她见陈冬抱住自己,双眼紧闭,假装昏迷。

    陈冬伸手去拉她的僧衣,想为她系上。江楠两只手圈在他的腰上,感觉到心中yù火更加炽盛。她突然想起在一本经书上看到,脑后有一个[过滤]道,可以让人昏迷。江楠进入谷中,如果按照外面的时间算,差不多九个月了,她每天诵读经书,虽然心不在焉,看到感兴趣的却也会用心记住。由于这九个月,她无法和陈冬在一起,每天休息时,脑子里自然会胡思乱想,想到厉害处,就会头疼,会浑身不是滋味。当然,也会失眠。

    一本经书是经络点[过滤]术,江楠为了让自己的头脑放松下来,能够休息好,所以,经常练习,无法休息时就在自己的昏睡[过滤]上点一下。

    此时,她突然想起点[过滤]术,于是手臂一曲,往陈冬的玉枕[过滤]处点去。

    陈冬猝不及防,晕倒在地。江楠快速地剥开陈冬的上衣,在他光滑赤露的胸上吻着,抚摸着。接着,江楠又解开他的腰带,将他的外裤和[过滤]一起褪掉。

    只可惜,无论江楠怎么抚摸,甚至连嘴巴都用上了,陈冬毫无感觉。

    昏迷和昏睡不同。或许人昏睡去还有感觉,但是昏迷,等同于神经麻木。

    江楠跨在陈冬的身上,不住地扭动着,只可惜,陈冬依然没有感觉。她抓住陈冬的手,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过了一会儿,江楠yù念渐渐停歇,终于过去了。

    她趴在陈冬的身上,突然想起什么,脸sè一变,赶紧将他的衣服穿好,又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朝外看看,并没有人发觉,这才松了口气。

    江楠伸手点开陈冬的[过滤]位。

    陈冬睁开眼,看看江楠,茫然地想想,说:“我怎么晕倒了?”

    “我……我不知道。”

    江楠快步跑了出了出去。

    陈冬想了想,看看自己的衣服,似乎没有动过,松了口气。他站了起来,继续在谷中溜达着。

    谷中无rì月,这天,陈冬又在谷中走动。等他走到竹楼下时,听到上面传来咣地一声。陈冬快步奔了上来,刚上去,就见江楠爬在地上。陈冬迟疑了一下,还是将她抱在床上。

    “江楠妹妹,你醒醒,你怎么了?”

    江楠慢慢地睁开眼,嘴巴启张,似乎在呢喃着什么。陈冬听不明白,只好俯下身子,江楠伸出手,带过他的脖子。陈冬微微皱眉,问:“江楠妹妹,你想说什么?”

    江楠示意陈冬再靠近些。陈冬刚将耳朵贴近她,就觉得大椎[过滤]处一疼,接着,慢慢地趴在江楠的身上。

    陈冬隐隐觉得,这一次和上次一样,上一次,他晕倒前,似乎觉得也被人戳了一下,这一次也是,不过位置不太一样。

    陈冬仿佛睡去了一般,迷迷糊糊间,就觉得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

    是谁,小师娘吗?不行[过滤],她怀了孩子,已到了临产期。

    小师娘,别,会伤了孩子的。陈冬想说话,可是,他是在睡梦中。渐渐地,就觉得衣服被人剥了下来,不但上衣,还有裤子。柔软的唇在自己的胸前吻着,缓缓向下,还有两只柔软的手,在抚摸着自己。

    天哪,小师娘,你怎能不顾孩子[过滤]。陈冬在睡梦中,下意识认为亲吻和抚摸他的人是唐莎。却哪里知道,此时,唐莎正在庵中生产,而亲吻和抚摸他的人,正是江楠。

    江楠回到庵中后,翻开点[过滤]术,发现有一种方法可以点击人的睡[过滤],让人进入梦乡,又可以保持知觉。于是,江楠一遍遍地练习,她知道,谷中无rì月,自己寂寞难耐,只有在陈冬的身上才能寻求满足。所以,江楠将点[过滤]术连熟,就在yù火难耐时,看到陈冬出现在楼下,于是,在竹楼之上弄出动静,将陈冬吸引了上来。

    陈冬有一身的异能,只是对于美女,他的防范心太差。他原本聪明,却下意识中,对美女有一种恻隐之心。没想到,正是因此,他中了江楠的道。

    陈冬渐渐地就有了感觉,因为他毕竟是个男人。而且,他将江楠当成了唐莎。

    江楠发现这一次,陈冬的男xìng本sè出现了,早就等不及了,脱下自己的僧袍,便跨在陈冬身上。

    陈冬猛地感到什么,就觉得一个女子的身体从上而下,压了下来,然后反反复复。他虽然如在梦中,却也能感觉到此女和唐莎的不同。

    陈冬和小师娘多次恩爱,自然知道唐莎的xìng格,唐莎温柔贤淑,即便恩爱时,也是细腻轻柔,而此时身上的女人,简直只能用疯狂二字来比拟。

    不对,不对,这不是小师娘。陈冬体会着,越来越觉不像。

    我怎么了,为什么和别的女子?这是谁?陈冬在睡梦中想起,似乎自己刚救了江楠。他猛地一惊,想到:我怎么睡着了,难道是因为江楠吗。他毕竟是聪明之人,很快就想到了那两次脑后的袭击。不行,我得醒来。

    陈冬和上次不同,上次,他是昏迷,脑神经如同麻木,根本没有知觉。这一次,他是如在梦中,脑意识还在活跃着。想到这,陈冬默运异能,只觉得身后督脉猛地畅通,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陈冬醒来,一睁眼,顿时看到江楠正抚摸着胸部,在自己身上疯狂地运动着。

    陈冬一把将她推倒,站了起来,穿好衣服,哼了一声,快步而去。

    等陈冬来到庵前,突然听到一阵婴儿的啼哭声。那哭声非常嘹亮,似乎穿破云天。陈冬大喜,跑进禅房,只见刘小慧从屋里跑出来,叫道:“哥,生了,姐姐生了,是个大胖小子。”

    陈冬大喜,赶紧跑进去,只见汪雨正在给孩子裹着,而空心正在一边洗手。

    空心看看陈冬,吐了口气,说:“你这当父亲的到哪里去了?夫人生产也不在身边陪护。”

    刘小慧说:“幸好表姐懂一些生产的知识。”

    汪雨忙说:“也幸亏空心小师傅,她帮了不少的忙。”说着,汪雨将孩子抱给陈冬:“陈大哥,你看看,孩子像不像你?”

    陈冬见那孩子,粉雕玉琢一般,十分可爱,呵呵地笑着。唐莎非常虚弱,出了一身的汗,赶紧伸手说:“快,让我看看。”

    陈冬将婴儿放在唐莎的身盵过滤]粕郯乜醋牛涣衬竫ìng的光辉。

    空心说:“母子平安,这是天大的好事,小尼去替你们拜佛诵经。”

    唐莎看看陈冬,说:“陈冬,你也去,谢谢佛祖,再请他老人家祝福咱们的宝宝,早一点离开这里。”

    陈冬点点头,跟随空心来到佛堂,跪在蒲团之上。

    空心双手合什,面向佛祖雕像,喃喃地说:“佛祖在上,小尼空心稽首了,小尼和师父在空谷三百年,一直平静求佛,是您老人家的旨意,送来几位施主,让我们结下善缘,如今,一对施主夫妇已经生儿育女,让我谷中多出一分生气,请保佑他们母子平安……”

    陈冬也是双手合什,道:“佛祖,谢谢您,赐给我这么贵重的礼物,你放心,我一定心存佛念,传播大爱,也请再将恩德赐给我的妻儿……”

    这时,江楠走了进来,见陈冬在这里,又匆匆出去了。

    回到自己的禅房,江楠坐了下来,想起刚才发生的情景,脸上一阵阵发烧,心中也通通直跳。空心走了进来,看看江楠的脸sè,说:“忘尘住持,我见你心神不定,似乎心魔依然未除,师父临走前曾留下话来,说务必让小尼督促你诵读《伏魔经》,压制心魔,最终消除心魔,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

    江楠淡淡地说:“我知道了。”

    江楠拿过一本经书,封面上正是《伏魔经》三字。她随意地翻着,等空心出去,又将经书扔在一边。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对面禅房中,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江楠走到窗盵过滤]悦婵纯矗遄愕溃骸澳忝橇娇谧釉谡饫锷医匆朗乜辗浚ё啪樗卸粒嫒萌擞裘啤!苯椿氐卦陟坷秕庾挪剑较朐绞遣豢臁?

    生了宝宝,自然要面对两大问题。一是为宝宝取名的事,当然,这件事还不算大,最大的是第二件事,那就是如何离开无尘谷。

    在为宝宝取名时,汪雨和刘小慧也在出着主意,汪雨希望取两人的姓氏,就叫陈唐。或誟过滤]鹿龋蛭饫锸俏蕹竟龋⒆釉诠戎谐錾饷炙称渥匀弧L粕醯贸绿朴械憷返囊馑迹幌执A跣』墼蚓醯贸鹿忍亮耍鹿茸永酶吡唬饷植豢扇 ?

    汪雨绞尽脑汁,也想不好出什么好名字来,最后说:“要不叫陈雨,沾我的雨字,我喜欢雨。”

    唐莎想想,说:“陈雨这名字倒是非常清脆,有感觉,只是有点女xìng化了。”刘小慧想想,觉得可以叫陈现,陈字本来就古,为了有现代感,可以叫陈现。

    陈冬觉得陈现这个名字还可以,不过,他想听听唐莎的意见。唐莎看看陈冬,说:“你是龙家的后人,又与龙家的灵物覽过滤]兀绻皇橇业牧槲铮露膊换岢晌蛉司囱龅拇笥⑿郏梢匀煤⒆咏谐铝源死幢硎径粤蚁热说木匆狻?

    陈冬点点头,于是,宝宝最终取名陈龙。

    无尘谷,是隔绝外世的地方,因此,孩子不会有着风的说法。唐莎抱着宝宝在谷中游荡,一时间哪管这里是无尘谷,还是世外,满眼只有宝宝,只要看到陈龙的小脸时,她就觉得幸福无边。

    唐莎常常对汪雨和刘小慧说:“我现在明白了,做女人,最幸福的就是当妈妈,当看到自己的宝宝时,心中是无比的欣喜。”

    汪雨和刘小慧对视一眼,此时,她们尚是未婚之女,怎能体会到唐莎的心情。

    陈冬、唐莎,包括汪雨和刘小慧,都将孩子当成了宝贝。谷中再无其他的快乐,于是,这个孩子就情系在四人的身上。

    陈冬突然想起江楠,他看看刘小慧和汪雨,于是提议和汪雨、刘小慧结为兄妹。虽然唐莎和刘小慧以前结拜过,但是,没有走庄重的仪式,这一次,陈冬提了出来,他觉得,只要他和汪雨刘小慧结为[过滤]兄妹,那么,他的内心就会多一层障碍,在这谷中,大家生活在一起,也会方便些。唐莎点点头,和汪雨刘小慧一说,二女明白了,知道陈冬是想避嫌,或许时间一长,不是陈冬胡思,就是汪雨和刘小慧会多乱想。这样也来,三人结为异姓兄妹,就多了一层束缚,不会再乱来了不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就当他们结拜时,宝宝失踪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