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60章 被女警铐住

第260章 被女警铐住

    ()男孩子从兜里掏出手机,自己打了120,这才吐了口气,大叫:“老天,我的身子怎么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说:“怎么了,我让你永远别想靠近女孩子。”

    陈冬听声音非常熟悉,江楠,一定是江楠。他顺声望去,突然看到一道绿光一闪,等他挤过人群,朝空中望去,绿光却不见了。

    陈冬快步来到雕塑后,这才施展异能,银龙飞天,来到半空,朝下看看,灯光阑珊,再往周围看,却不知道江楠去了哪个方向。陈冬吸一口气,运用意念,朝东方追去,一直追到海盵过滤]患锌梢傻娜擞埃鞠⒁簧缓没氐焦愠∩稀?

    此时,广场上,市民已经散开,问了一下,那个男孩子已被送到医院去了。

    陈冬知道,医院无法治疗冰封异能,因为这不是病。他有些后悔,刚才应该先把男孩子的冰封解了,但是,他又不肯放弃追赶江楠的机会。

    陈冬摇摇头,来到工艺品店,和路大嫂告辞。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陈冬起来,边想起了莲花城的事。唐莎见他一起床,就在沙发上沉思,不由问:“老公,你昨天去了哪里,有什么事吗?”

    “[过滤]……没事。”陈冬说:“手机买了吗?”

    唐莎[过滤]了一声。

    陈冬记下了唐莎的电话号码,说自己在无尘谷待了这么久有些烦闷,想出去溜达溜达,于是将唐莎和孩子送到唐妈妈那里,也好有人照看。然后,陈冬就回到家里,披上风衣,戴上礼帽和墨镜再次出现在莲花城。

    陈冬一进花卉店,李菲便说:“陈大哥,你又来了?”

    陈冬点点头:“早[过滤]。”

    路大嫂听到动静,抱着路珠出来,说:“陈兄弟,你先坐一会儿,我把路珠送到幼儿园去。”

    路珠已经五岁了,觉得自己是大人了,忙说:“妈妈,你陪陈叔叔说话,我自己去。”

    路大嫂忙说:“那怎么成。”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走了进来,似乎是熟客,路大嫂迎了上去,说:“岳老板[过滤],您要选工艺品吗。”

    岳老板点点头:“路经理,有,有没有新款[过滤],我看看。”

    陈冬见路大嫂忙,就自告奋勇,抱住路珠出来了。

    在路珠的指点下,跨过一条街道,便来到了幼儿园前,看着路珠被幼儿园的阿姨接近去,陈冬松了口气,转过身来,突然看到一辆jǐng车从街头驶过。车上依稀坐着卢怡然和岳关。当然,陈冬这时还不知道卢怡然的名字。

    陈冬想起那个受伤的青年,叹了口气,刚回到工艺品店前,陈冬看到jǐng车停在了广场盵过滤]缓驮拦卣谛⊥ぷ又芪Р榭醋拧?

    陈冬走了过来,和几个看热闹的市民站在一边。

    岳关看看小亭子,说:“卢怡然,我觉得这两桩案件有几个联系点。”

    卢怡然忙问:“岳jǐng官请讲。”

    岳关一边想,一边说:“第一,案件牵扯到的是青年男女,第二,还是热恋或者要结婚的男女,第三,凶手似乎对男人有些嫉恨,所以,他才会使用这种手段。”

    卢怡然点点头+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说:“看来,昨晚上,这对青年男女的行为刺激了凶手,凶手才出手……我想,凶手应该是个情场失败誟过滤]纳窬艿搅舜碳ぃ圆呕岫⒃谇嗄昴信纳砩希纉ǐng官,你觉得他的手段真的是异能吗?”

    岳关[过滤]了一下:“我们去医院查过,医院对男孩的病无法诊断,所以,男孩像程成一样,只能回家,医学不能解释的伤病,我们应该从灵异的角度去看。”

    卢怡然想了想说:“我一直认为人世间不会有什么异能,但现在,看来我不得不改变看法了,否则,这件案子就不可解释。”

    说着,卢怡然转过身,突然看到陈冬,目光一亮,大步奔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叫道:“小子,你跑不了啦。”

    岳关走了过来,他并没有认出陈冬,只是觉得他非常神秘,有些好奇。

    “这人是谁?”岳关问。

    卢怡然说:“这小子就是治好程成的人,我怀疑程成他就是歹徒。”

    岳关哦了一声:“你的意思是,他先用异能将程成冰冻起来,然后再给他解开,那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卢怡然看看陈冬,说:“我想,是妒忌,他一定认识朱珠,喜欢朱珠。”

    陈冬哈哈一笑:“卢怡然,好一个怡然自得的名字。”

    岳关听到他的声音,眼睛一亮,顿时知道他是谁了。岳关正要说话,陈冬用手示意,岳关闭住了嘴巴,摇头笑笑。

    陈冬看看卢怡然握住自己的手,说:“你就不怕你的手被我冰封住吗?”

    卢怡然微微一愣,但还是没有松手,她出手极快,掏出手铐子,铐住陈冬的左手,另一端铐在自己的手上,说:“譡过滤]胰ゼ苌说哪泻ⅰ!?

    岳关张嘴yù言,他本想阻止卢怡然,想想,又闭住了嘴巴。

    陈冬微微一笑:“天下之大,我还是第一次见过这样请人救人的。”

    “少废话,走。”

    卢怡然将陈冬押上车,让岳关开车。一路上,卢怡然询问陈冬的来历,陈冬就是不开口。卢怡然哼了一声:“你别以为自己有异能,那些东西,都是障眼法,我才不信呢。”

    陈冬笑道:“是[过滤],异能只不过是障眼法,没什么可怕的。”

    来到男孩家,陈冬出手将男孩的冰封解了,松了口气。来到车上,陈冬看看手铐子,说:“卢jǐng官,可以放开了。”

    卢怡然哼了一声:“你休想,跟我回jǐng局,我还要好好地调查,对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人,我绝不会放过。”

    岳关忙说:“卢怡然,我想,这位兄弟未必就是歹徒,如果他是,他[过滤]嘛不跑?在广场上,他完全有机会逃走。”

    卢怡然哼道:“他这叫自信过度,他以为暗中害人,明着救人,不但被救人的家人感激他,咱们jǐng方也敢谢谢他,他错了,他这种手法并不高明,我现在正在研究几个案子,都是贼喊捉贼的,我觉得这家伙和案件中的贼极其相似。”

    陈冬笑笑:“也好,既然覽过滤]芊沟牡胤剑揖透闳ァ!?

    卢怡然看看他,伸手朝他的墨镜抓来。陈冬施展异能,设置一层防护圈,卢怡然的手碰到一层金光,弹了回去,叫道:“你[过滤]什么,袭jǐng?”

    陈冬笑了:“卢jǐng官,是你要动我对手,不是我袭击你。”

    正说着,突然,前面出现一片绿光。

    陈冬叫道:“快停车。”

    岳关将车停在路盵过滤]露焕讼氯ィ吹桨肟罩姓咀乓桓雠樱簧砗趕è的裙子,秀发盘在头顶,面sèyīn沉,正是江楠。

    江楠伸手一拍,陈冬拽起卢怡然,和岳关蹿了出去。咔嚓一声,只见jǐng车被绿光分成两半。

    岳关叫道:“是江楠。”

    陈冬点点头:“是她,她现在有异能戒指在手,非常危险。”

    “哈哈,岳jǐng官,你到莲花城来,就是为了对付我的吗?凭你也配。”说着,江楠一转身,忽地一下,施展异能,去了。

    卢怡然站了起来,呆呆地望着半空,喃喃地说:“太不可思议了。”

    陈冬说:“这下你知道谁是歹徒了,还不把手铐子松开。”

    卢怡然冷笑一声:“你想逃譡过滤]棵荒敲慈菀祝舛衽说某鱿植⒉荒艽砟憔褪俏薰嫉摹!?

    陈冬苦笑一下。岳关正要说话,陈冬摆摆头,说:“岳队长,我看咱们还是去酒店看看。”

    岳关一愣。卢怡然冷笑:“怎么,你还想住大酒店[过滤]。”

    陈冬笑道:“我的卢大jǐng官,你想过没有,歹徒盯上的是一些即将和正要结婚的青年男女,如果我们去酒店问问最近的婚礼订单,一定可以摸准歹徒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岳关眼中一亮,点头说:“对,对。”

    jǐng察毁了,卢怡然气恼地跺跺足,只好打地来到大酒店。

    经过调查,发现明天和大后天各有一组婚礼预定。酒店的王老板认识卢怡然,问道:“卢jǐng官,听说你和岳老板的婚礼rì期也订下了,如果你看得起我,就把婚宴订在这里。”

    卢怡然点点头:“行,王老板的意思我明白了,等我见了岳阳,就和他说。”

    王老板笑道:“岳老板的古董店生意不错,每天都很忙,我看这件事[过滤],你就做主。”

    卢怡然笑笑,和岳关、陈冬走了出来。王老板见她和陈冬的手铐在一起,觉得有意思,就问:“这位是……”

    卢怡然还没说话,陈冬笑道:“王老板,不该问的就别问。”

    王老板赶紧说:“是,是。”

    三人从酒店出来,陈冬一抬头,看到一个青年人从工艺品店走出,路大嫂正送出来,那个青年人自己和他照过面,记得路大嫂叫他岳老板的。陈冬忍不住朝那边一指,问:“卢jǐng官,那位你认识吗?”

    卢jǐng官一抬头,看到了岳老板,顿时脸sè有些微变:“好[过滤],他又到着sāo娘们的店里来。”

    陈冬叫道:“喂,你还是jǐng官呢,怎么说籟过滤]!?

    卢怡然却不理他,掏出手机,便拨了出去。过了一会儿,那盵过滤]览习蹇绻值溃芰斯矗纯丛拦兀抗庠诔露牧成嫌忠簧ǎ湓诼坏牧成希Φ溃骸扳唬阍趺丛诰频昵埃俊?

    卢怡然淡淡地说:“你管我[过滤]什么,我问你,你怎么又到工艺品店来了?你是不是看上那个路经理了?”

    “没……没,我只是想布置咱们的新房,买些工艺品。”

    “布置新房?是心有他属?”卢怡然右手铐着,左手拧在岳老板的耳朵上,叫道:“你敢有非分之想,看我怎么收拾你。”

    “哪……哪能呢……怡然,你看看我影楼里,也有几个女孩子[过滤],我要是[过滤],怕是早就……”

    “住口,滚。”卢怡然喝道。

    岳老板似乎非常惧怕她,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看卢怡然和陈冬连在一起的手,跑开了。

    卢怡然哼了一声。

    陈冬摇摇头,心说:这种泼辣的女孩子,我看,岳老板要是娶了她,有罪受了。

    按照婚礼订单,三人来到明rì将结婚的一对准新人的新房前,没想到,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呜呜的哭声。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