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70章 强盗

第270章 强盗

    ()黄儿看着手中的鱼,喃喃地说:“小姐,鱼……鱼也能吃吗?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佛家讲究爱惜生灵,不杀生的。”

    凤飞飞看看陈冬,苦笑:“你瞧,我修炼了几百年,还不如我的一个丫鬟。”

    黄儿忙说:“不,不,奴婢只是天生胆小。”

    青儿说:“小姐,你不用管她,饿了她就吃了,还佛家,佛家不杀生,他吃空气[过滤],世间万物都是生灵,他们即便吃素,也总得吃粮食?粮食就不是万物之一?”

    青儿的话倒让陈冬一动。陈冬平时并不忌肉食,自然不会往什么佛家的事上想。凤飞飞轻声说:“师父虽然是得道的高僧,但是,他并不忌讳酒肉,他说,酒肉是酒肉,也不是酒肉,如果你将它当成酒肉,那就是酒肉,否则,它就不是,师父讲究修的是普爱之心,他一声行走多处,扶贫济困,助危救难,常说,修行不能高山坐,否则,只修一心,而忘万民,那不是真正的高僧。”

    陈冬点点头:“你师父的话很有道理,我记得看过不少的书,上面的高僧都是在深山修行,一生修行,修来的只是己身的安静,还是令师的话有道理[过滤]。”

    正说着,突然间,陈冬听到一阵嘟嘟的声音传来,仿佛号角。

    凤飞飞等人也听到了。四人快步来到宫门前,抬头看去,只见一条大船停泊在岸盵过滤]咸挛辶龊谝氯恕T洞Γ坪趸褂写辉诙:谝氯丝吹椒锓煞傻热壑幸涣粒游枳诺侗剂斯矗谥薪凶牛骸疤昧耍幌氲降荷匣褂谢畹模プ∷牵缂父隼趾屠趾汀!?

    黄儿问:“他们是什么人,想[过滤]什么[过滤]?”

    黄儿未经世事,还不懂那些人的心思。凤飞飞脸sè微变:“糟了,你我都失去异能,如何应付这些强盗。”<

    /p>

    “是强盗吗?”陈冬问。

    “应该是。”凤飞飞说:“我记得当年附近的村民说,他们害怕的倒不是水患,而是水患后聚集的强盗。”

    陈冬朝前几步,拦在门口,对她们说:“你们快走。”

    凤飞飞苦笑:“譡过滤]颐悄芴拥侥睦锶ィ俊?

    陈冬眉头一皱,心中一寒,是[过滤],能逃到哪里去。眼见几个强盗奔了上来,刀光霍霍,刺得人几乎无法睁眼。陈冬双手一沉,然后慢慢抬起,见一个强盗已逼近身盵过滤]蝗蛔笫肿プ∷氖滞螅沂滞睦呒湟慌摹E镜匾簧乔康辽碜右徽穑钡顺鋈ァF渌那康烈汇叮潜纠聪氤骞露プ》锓煞扇矗肫氤露死础?

    几把钢刀同时落下,简直就想将陈冬分割了一般。黄儿吓得尖叫了起来。凤飞飞抱住她。青儿也靠近凤飞飞,心中期盼,陈冬能够将这些强盗打走。

    陈冬头一低,脖子绕着钢刀转了一圈,然后双手一抡,一股奇特的力量,旋转起来,带动几把钢刀,忽地一下全部飞走。众强盗都是大愣。陈冬双手朝前一推,一个强盗凌空飞起,被他推倒在地。接着,陈冬左肩一靠,将另一个撞跌了出去。其他强盗见状,掉头就走。从地上爬起来的强盗也纷纷逃脱。

    陈冬刚松了口气,脸sè又沉了起来,因为,远处有两艘大船又开了过来。强盗们站在海盵过滤]⑽蠢肴ィ亲防矗蛘獗摺?

    此时,已可以看清船只上的人覽过滤]V患剿掖蟠希髡咀攀父龊谝氯恕:沤窍炱穑洁降模萌硕淅镎笳蠓⒙椤?

    陈冬回头看看凤飞飞等人。

    青儿俯身抓起几把强盗脱落的刀,给凤飞飞和黄儿各一把,说:“大不了和他们拼了。”

    凤飞飞摇头说:“拼?拼不过的,几十个强盗,我们几个都失去了异能,绝对没有希望。”

    青>青儿叫道:“小姐,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落在他们手中吗?小姐,你应该知道的,我们宁可死,也不能被他们凌辱。”

    黄儿问:“什么凌辱[过滤],难道比死还可怕吗?”

    青儿瞥一眼黄儿,哼道:“你怎么什么都不懂,凌辱对女孩子来说,比死可怕一万倍。”

    黄儿不说话了,虽然,她还是不懂什么是凌辱,但是看到小姐和青儿如此紧张,心说:凌辱一定非常难受了,那就死,可是……

    黄儿瞥一眼陈冬,如果是以前,她对生没有什么留恋的,因为在灵异空间,她被困了三百多年,也觉得活得毫无意义,可是现在,不知为什么,她的心里浮现出陈冬的影子,她不想死,她希望能够永远看到陈冬,能够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脸。

    或许这就是一个情窦初开少女的心扉,因为,此时,她还不太懂爱情,只是被异xìng吸引,喜欢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是坐着说说籟过滤]?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船只靠在岸上,几十个黑衣人跳了下来,为首的有以为身材魁伟,却是个独眼。五六个强盗上前说了些什么,独眼大手一挥,呼啦啦,像乌云一样,强盗们扑了过来,半月形包围住宫门。

    陈冬上前几步,他知道,或许十来个强盗还行,但是,几十个强盗如果一拥而上,他是万难救下凤飞飞三女的。

    不过,陈冬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凤飞飞三女被抓,他能够想到她们的后果。

    “你们是哪里的强盗?”

    “哈哈,小子,你在问大爷们吗,告诉你,大爷们平时就在海上打劫,水灾一起,天下大乱,大爷们自然要出来打打牙祭。”说话的强盗一边说,一边还瞥着凤飞飞等人,有些难耐的样子。

    独眼蔑视着陈冬,一摆手:“来人,给我把那三个妞抓过来。”

    呼啦,过来三个黑衣人。陈冬双手一抡,啪啪啪,将三人打了回去。

    独眼一瞪眼:“好小子,看你体质不错,跟了老子,老子让你当二当家的。”

    “呸。”陈冬怒道:“一群杀人放火的强盗。”

    独眼哼了一声,又一摆手,这一次,过来了七八个。陈冬施展绵掌,啪啪啪,接连放倒三个,但是,有几个已经冲了过去,只听青儿和黄儿一声尖叫,本来,二女想用刀劈向强盗,却不成,手腕被托,刀也出手了。

    凤飞飞将刀横在脖子上,喝道:“你们如果过来,本姑娘就死给你看。”

    一个强盗忙说:“好,好,我们不过去,小姐别动气[过滤]。”说着,突然假装哎呀,蹲在地上,这时,一个强盗从门后绕过去,按住了凤飞飞的手腕。

    陈冬大急,奔了过来。又有十几个强盗将他围住。

    纵然陈冬的绵掌已有三四成火候,可是,他要想打倒十几个强盗,却是不能。

    就在此时,突然,空中出现一道金光,接着,只见挟持凤飞飞三女的几个强盗被一股股大力扔了出去,摔在地上,而围困陈冬的十几个强盗也像后腰拴了绳子,猛地被拽了起来,远远地摔了出去。

    人影幻现,一个白须飘飘的老道站在宫门荹过滤]?

    那老道一身青sè的道装,面如银盆,须发皆白,却一身仙风道骨的样子,手中持着一把拂尘,淡淡地看着面前的强盗,说道:“尔等沉水灾聚众烧杀抢劫,可否想过天下有可为和不可为之事?”

    强盗们见道长从天而降,而且一出手,神鬼难测,都惶惶然不敢上前,围在独眼的周围。

    独眼战兢兢地问:“你……你是什么人?”

    “哈哈……”道长一笑:“我的名字已经一甲子不用了,如果你非要问起,也罢,就叫贫道玉清。”

    “玉清道长……”独眼抱抱拳:“独眼知道您是修行的高人,不过,这天下美女如同美味,我想,您也巴不得,这样好不好?这三个妞,我分你一个?”

    玉清道长脸sè一沉:“你胡说什么?”

    独眼忙说:“分您两个成不成?”

    玉清道长眉头一挑,突然拂尘一抖,喝道:“滚。”

    只见一片金光平地而起,将几十名强盗卷在半空,扔在了大海中。

    强盗们哪里还敢留恋不舍,赶紧爬上船,惶惶地去了。

    玉清道长转过身来,看看陈冬等人。

    陈冬及凤飞飞三女赶紧上前道谢。

    玉清道长看看他们,点点头,说道:“如果贫道掐算不错,你们应该是和龙家覽过滤]氐娜肆耍俊?

    凤飞飞忙问:“道长认识龙天空?”

    玉清道长摇摇头,看着凤飞飞,半晌,说:“不,我并不认识他,却听说过他,你就是凤飞飞?”

    凤飞飞惊奇地问:“道长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玉清道长回过头来,朝西侧的大海望了一眼,慢慢地说:“贫僧有个哥哥,俗家名字齐天,你可知道?”

    凤飞飞脸sè动容:“您……您是我师父的弟弟?”

    玉清道长点点头:“是[过滤],我就是齐地,唉,自从哥哥离家求佛,一晃一甲子过去了,我们兄弟再未相见。”

    凤飞飞说道:“师父圆寂之前,似乎有一件尘缘未了,将他的俗家名字告诉了小女。”

    玉清道长忙问:“他有没有提起木鱼之事?”

    凤飞飞摇摇头:“没有。”

    玉清道长呆愣半晌,轻叹一声:“看来,哥哥直到圆寂,也不肯原谅我[过滤]。”

    凤飞飞忙问:“道长,木鱼又是怎么一回事?”

    玉清道长嘴唇动了动,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半晌,他转头看看陈冬,说:“小子,你怎么会绵掌?”

    陈冬说道:“小子是从方老那里学来的。”

    “方老?怎么会?绵掌是贫道所创,从未传于他人,这次出来,一则为而来木鱼之事,二则也是想了将我这套绝学留传后世……”

    陈冬抱拳说:“道长有所不知,小子是穿越而来的,实则,小子的绵掌是和后世之人学来的。”

    “穿越……”玉清道长哦了一声明白了:“原来如此,刚才贫道看你为了保护三位柔弱女子,力敌众强,却不畏惧,这份正义和勇气难得,又见你居然施展的是绵掌,所以……贫道想收你为徒……”

    陈冬见玉清道长是齐天高僧的弟弟,又修行极竅过滤]匀辉敢猓辖舯担骸岸嘈坏莱ぁ!?

    玉清道长看看他,说:“不过,有一项任务,你必须替贫道完成。”

    陈冬忙说:“请道长明言。”

    玉清道长想了想,说:“就是我哥哥留下来的木鱼,你务必找到它。”

    陈冬忙问:“小子到哪里去找呢?”

    “木鱼乃佛家之物,跟随哥哥多年,它应该就在土地庙附近,只是……我和哥哥矛盾多年,他一定会屏蔽我的搜索,不会让它落到我的手中,你们既然住在龙宫,就是和龙家有缘之人?”

    陈冬点点头:“我是龙家的后人。”

    玉清道长目光一亮:“太好了,那为师就收下你这个徒弟。”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