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71章 土地庙栖身

第271章 土地庙栖身

    ()玉清道长在岩石上坐下,让陈冬演练了一遍绵掌。

    玉清道长点点头:“不错,绵掌传到你的手里,能够练到这般地步也是难得了,不过,我看你出掌抡臂,抬腿迈步之间,却有些凝滞,似乎呼吸不对,其实,我创下的绵掌,每一式都是化圆,无论从外至内,还是从里至外,都在画yīn阳鱼,身子游走一遍,也恰好走了一个太极yīn阳鱼的步法,另外,如果是练掌,而非临阵对敌,须习惯蟍过滤]疽桓鲎馐侨嚼锩挥械模彩亲钗丶摹!彼底牛袂逡陨硎窘蹋槐咦鲆槐叽凇=酉吕矗偃贸露凑兆约核笛萘贰?

    陈冬恍然,他以前只是按照记忆练,却没有想到,原来脚下每一招每一式都在画着yīn阳鱼。

    玉清道长笑道:“你只要明白了yīn阳鱼,就会带动yīn阳之气,生生不息,当然,你不但要带动宇宙间的yīn阳之气为己用,还要调解自身的yīn阳之气和宇宙之气融为一体,那么,如何打开玄关,接通宇宙和自身,你要记住……”

    接下来,玉清道长告诉陈冬,每一次画圆,要完成一呼一吸,吸气时,意会气下丹田,由尾椎沿督脉上升,呼气时气接上颚,下走膻中,回归丹田。

    以前,陈冬只是记住了绵掌的外形,却不知道绵掌尚有如此高深的学问,不但呼吸要意会自身任督二脉,还要使内气和外气达到贯通。

    玉清道长见陈冬默记在心,点点头,说:“你心中绵掌已经有了雏形,再要更改,非常困难,这就像一个坏习筟过滤]闪司湍迅恼耍矗饭π枰玻枰奈拊幽睿樘ǹ彰鳎挥姓庋悴拍苁盏绞掳牍Ρ兜男Ч昧耍勖窃稻∮诖耍饶隳玫侥居阍偌妗!背露ξ剩骸笆Ω福?

    哪里?”

    玉清道长微微一笑:“师父要游山逛水,找一个风景极佳的地方,以备后事。”说着,他看看凤飞飞等人,点点头,化金光而去。

    天sè渐暗。凤飞飞看看陈冬。陈冬想了想说:“龙宫已经破败,不如我们现在就上岸。”

    凤飞飞点点头。

    四人上了船,天黑下来时,顺流来到了岸上。

    站在岸盵过滤]露鞠⒁簧蛭堑眯∮娲寰驮诟浇上В琧háo水一涨,渔村被淹没了。村长等人不知是死是活。这次地震和cháo水,给附近的百姓带来了巨大伤害。

    四个人弃船而譡过滤]估吹搅肆易扒[过滤]?

    龙家庄园+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已经成了一片废墟,龙家人也已经各奔东西。

    凤飞飞看看昔rì的龙家庄园,摇摇头,无数往事涌上心头。

    青儿看看凤飞飞:“小姐,咱们去哪里?”

    凤飞飞看看中天的月亮,说:“回府上看看。”

    凤飞飞的家离庄园并不远,但来到之后,发现偌大的村落,一个人影也没有。看来,百姓遭受了水灾,早已背井离乡。

    村落里,能够算得上房子的已经寥寥无几,放眼都是废墟。

    陈冬想起了双龙庙,或者说土地庙,忙说:“我们还是去龙姑那里借宿,就是山上的土地庙。”

    凤飞飞点点头。土地庙她当然认识,因为师父当年就在庙中居住过,只是那时,还没有龙姑。

    陈冬等人上了山,来到土地庙前,推门走进院落,一片凄凉,庙内冷清清的,叩叩门,没有动静。

    陈冬一招手,四人走了进来。

    “有人吗?”青儿问了糩过滤]奕擞ιK赝房纯捶锓煞伞7锓煞煽纯闯露3露鞯交鹗偷频闵希南吕锼阉髁艘幌拢蝗焐性冢钣镁咭灿校肓讼胨担骸拔抑懒耍欢ㄊ潜苣讶チ耍止螅酱η康梁嵝校糜辛礁雠蓟苟蓟鼓昵幔蠢矗偌冶尘胂缌恕!?

    凤飞飞看看土地庙,已经被龙家改装成居家的样子,感慨地说:“可惜,我们没有穿越回去。”

    黄儿看看凤飞飞,张嘴语言,凤飞飞摆摆手:“黄儿,小姐不怪你,从今之后,咱们不说这个话题了。”

    陈冬松了口气,将庙门关好,说:“凤小姐,累了一天,你们早点休息。”

    凤飞飞点点头,来到东间卧室,青儿和黄儿却朝西间卧室而去。陈冬张张嘴,没有说话,他只好苦笑一下,将几把椅子一合,在客厅里睡去了。

    天sè渐亮,凤飞飞从卧室里走了出来,看到陈冬睡在外间,一愣,忙喊起了青儿和黄儿,叫道:“你们怎么让陈公子睡在这里?”

    黄儿歉意地看着陈冬。青儿却说:“小姐,他是咱们的跟班,在哪里睡不成[过滤]。”

    凤飞飞瞪了青儿一眼。陈冬醒了,坐了起来,笑笑:“凤小姐,没事的,青儿姑娘说的对,我一个大男人,在哪里睡不一样。”

    凤飞飞看看青儿和黄儿,说:“今天晚上,你们到我的房间里来睡,把西卧室给陈冬子腾出来。”

    青儿忙说:“小姐,我们是丫鱗过滤]跄芎湍谝黄穑俊?

    凤飞飞摇摇头:“好了,什么小姐丫鱗过滤]獬∷只俚袅硕嗌俜孔樱恼饷唇簿俊!?

    凤飞飞也是穷苦出身,她本来就没有太多的讲究,对青儿和黄儿早就像姐妹一样。黄儿点点头:“小姐,我们听你的。”

    青儿忙说:“什么我们,黄儿,我可没说和小姐去睡去,你心疼陈冬子,那你去好了。”

    黄儿玉面绯红,赶紧低下头,却忍不住偷偷地看一眼陈冬。

    青儿接着说:“反正我和陈公子也不是没在一张床上睡过,对,陈大英雄。”

    陈冬苦笑一下,说:“好了,我弄点吃的,大家找点水洗把脸。”

    说着,陈冬走了出去。

    厨房里倒是有些米和地瓜。陈冬正要做饭,黄儿走了进来,说:“陈冬子,我来,你是公子,不该做这种下等差事。”

    陈冬笑笑:“黄二姑娘,什么上等下等,差事不分等级,只有条件不同,现在我们在这种环境下,也只能将就了,锦衣玉食是不可能了。”

    黄儿点点头,接过地瓜,放在水中洗着,却突然[过滤]地一声,将手缩了回来。

    陈冬忙问:“怎么了?”他抓起黄儿的手。黄儿见他握住自己的手,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突直跳,满脸火热,却内心有一丝丝的甜蜜感。

    “水……水凉。”黄儿说。

    陈冬说:“还是我来。”他见黄儿一脸虚弱的样子,赶紧将她扶回卧室,这才将饭做好。

    吃饭的时候,青儿不住地怨怪陈冬:“你怎么搞的,瞧,黄儿成了什么样子?”的确,黄儿脸sè蜡黄,神sè疲倦,几乎坐不住的样子。

    凤飞飞瞥一眼青儿,说:“黄儿体弱,饭后咱们去找一下郎中,我知道山后有一家村镇,镇上的老郎中挺有名气的。”

    饭后,陈冬本想留下来寻找木鱼,却不放心凤飞飞三女,于是跟随前往。

    一路上,黄儿柔弱的身子斜靠在陈冬的身上,简直就像没覽过滤]峭芬谎3露薹ㄔ俦芟右桑缓蒙焓滞性谒难稀;贫园椎牧硈è,泛着一丝丝的红晕。

    来到镇上,几人发现,镇子坐落在山后,虽然也经历了灾害,但要比山前好了许多,倒有一小半的房子保留了下来,不过,镇子已经破败,零零星星,很难见到几个人影,几家铺子还在开着,掌柜的[过滤]巴巴地望着街道,看到陈冬等人走来,顿时眼睛一亮,好远就吆喝着。

    卖布的、卖包子的、卖酒水的,等等。几人来到一家药铺外,见里面正坐着一个白胡子郎中。凤飞飞走了进去,问道:“请问万郎中在吗?”白胡子站了起来,揉揉昏花的老眼,说:“老朽就是,姑娘要看病吗?”

    “你……你就是万郎中?”凤飞飞恍然,是[过滤],二十几年过去了,当年正值中年的万郎中,此时已至暮年。

    “姑娘,你……你认识我?”万郎中问。

    “[过滤]……当年……家父……算了,算了……”凤飞飞不想提及当年的事了。当年,她的养父重病时,她常常来请万郎中。

    陈冬将黄儿扶在墩子上坐下。万郎中一边把脉一边皱眉。青儿忙问:“郎中,黄儿怎么样[过滤]?”

    万郎中松开手,捋着胡子,沉吟半晌,说:“怎么会是这样的体质?”说着,万郎中抬头看看黄儿,他眼睛昏花,虽然看不清楚,却点点头:“是了,看你气sè,定然是终年缺乏阳气所至,姑娘,你这些年住在什么地方,身体极寒,阳气全无,像你这种体质的女孩子,简直万里挑一[过滤]。”

    黄儿说道:“我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住了多年,见不到阳光。”

    “那就是了。”万郎中摇摇头,叹息一声。

    凤飞飞忙道:“万郎中,黄儿的身体好救吗,该怎样用药?”

    万郎中摇摇头:“如果病情减轻一半,或许药石可救,但她现在的体征,已经病入膏肓,yīn寒之气悄无声息地侵犯了内脏。”说着,万郎中摇摇头。

    凤飞飞脸sè一变,黄儿眼泪刷地流了下来,扑到凤飞飞的怀里,哭道:“小姐,黄儿不想死[过滤]。”

    凤飞飞抱住她,轻轻地拍打着:“没事的,小姐不会让你死。”说着,凤飞飞赶紧询问,有没有一丝希望,让黄儿活下来。万郎中想了想,说:“如果说一丝希望,倒也不是没有,那就要找一纯阳之体结为姻缘冲喜,或可保命。”

    “冲喜?”凤飞飞一呆。

    万郎中点点头:“这位姑娘许是住在极yīn之地,yīn寒之气悄无声息地侵入了她的脏腑,最多也就是三天的命了,可是这纯阳之体,却万里挑一……”说着,万郎中看到了陈冬,一招手,让陈冬坐下,摸了摸他的脉,脸sè一喜:“有希望了,这位公子就是纯阳之体。”

    陈冬一呆,不由得看看凤飞飞。凤飞飞眉梢升起几朵喜意。

    回来的路上,凤飞飞让青儿搀扶黄儿,自己和陈冬走在后面。

    “陈公子,小女有个想法……”凤飞飞看一眼陈冬。

    陈冬赶紧摆手:“不,不,小姐,你想说的我能够猜测到了,这是万万使不得的。”

    凤飞飞一愣:“难道你还想念及你的妻儿?”

    陈冬点点头:“是[过滤],小师娘对我情深意重,我不能背叛她。”

    凤飞飞叹息一声:“我没有想到你对夫人如此钟情,也罢,就让黄儿给你做小如何?”

    陈冬苦笑:“不行的,凤小姐,你根本就不明白我们那个年代的婚姻制度,一夫一妻。”

    “一夫一妻,怎么会这样?”凤飞飞沉思着,突然抬头说:“陈公子,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过滤],所谓入乡随俗,你已经回到了过去。”

    陈冬摇头说:“不,我不能对不起小师娘,我以前犯下许多对她不住的事,我再也不能背叛她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