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72章 拜堂冲喜

第272章 拜堂冲喜

    ()凤飞飞看看前面的黄儿,那柔弱可怜的样子,让她心酸,虽然,她知道陈冬钟爱妻子是值得尊敬的,也无可厚非,但是,黄儿和她相依为命,情如姐+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妹,她怎能让她死去。

    陈冬说:“我们可以寻找纯阳之人,让他和黄儿成就姻缘。”

    凤飞飞苦笑道:“你没听万郎中说吗,纯阳之人万里挑一,何况附近根本就没有几个人影,即便我们到外地去,你看黄儿的样子,能走出百里之外吗?”

    陈冬低下头,他知道,凤飞飞说的是实情,看看黄儿那娇柔的背影,他也不忍看到这样一朵脆弱的花折掉,可是,他怎能对不起小师娘。

    “不,不行,我做不到。”陈冬摇头说。

    凤飞飞叹息一声:“陈冬子,你想过没有,你这次跟我们来,或许就是命中注定,你要帮助我们……”

    陈冬长叹一声,苦笑摇头:“无论怎么说,我决不能这样做,否则,我再也无脸去见小师娘了。”

    凤飞飞轻叹道:“你已经来到了过去,还能回去吗?”

    陈冬一呆,遍体生凉。是[过滤],沙漏已经被海水冲走了,他即便有异能在,又有几分希望找到沙漏?虽然上一次他侥幸找到,但是,那一次,是无意中发现手机出现的灵异,让他联想到了时间沙漏,而且,上一次,沙漏正巧卡在海底城堡的砖缝中。这些因素,都是万里挑一的,怎会再来一次。

    陈冬绝望地低下头,他知道,自己是万难回到现代了。即便他不放弃寻找沙漏,也许穷其一生,都无法找到。

    凤飞飞见他神sè连转,很快,一股绝望的神sè浮在脸上,心头一松,说:“陈公子,你答应了?”

    “不,不,我虽然回不去,可万万不能这样做,我心底总是装着小师娘的,即便相隔几百年,我也不能背叛他。”

    陈冬说这些时,情深意切,两眼cháo湿,他抬头望着天空,希望老天为他作证,又希望流云可以将他这些话带给唐莎。

    凤飞飞有些动容了。这几天,陈冬几乎每天都带给她不同的感受,而此时,这个对爱钟情的男人再一次让凤飞飞心飞心中感触。

    如果大师兄能像他对待自己的小师娘一样对我,该多好[过滤]。凤飞飞眼角也有些湿润了。此时,前面的黄儿和青儿都听到了陈冬的话,忍不住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黄儿看着凤飞飞,两眼模糊,哭道:“小姐,你不用为奴婢犯难了,就让我去死,只是……只是黄儿再也不能伺候你了。”

    凤飞飞的心也几乎碎了,她走过去,抱住黄儿,说道:“不会的,黄儿,小姐决不会让你去死的。”说到这,凤飞飞想起了什么,她对陈冬等人说:“对了,我忘了和万郎中问一件当年的事,你们等我一下。”

    说着,凤飞飞匆匆地转了回去,过了片刻,她才匆匆奔回,和陈冬等人走回土地庙。

    回到土地庙,凤飞飞将包裹打开,里面露出两套喜服,还有一些婚礼用品,如蜡烛、红绸、梦头巾记忆一些甜点等等。凤飞飞让青儿将黄儿扶到床上,然后开始布置新房。凤飞飞则来到门口,只见陈冬正在院子里练习绵掌。

    陈冬以前虽然练过绵掌,而且已经相当熟练了,但是,他却从不知呼吸之法,更没有同时意会任督二脉之气和天人交融。

    这一次,他试着去练习,却因为以前都熟练的套路,更加困难。他只有放慢速度,将三十六路绵掌从头至尾,一遍遍地练着。

    凤飞飞默记着那些招式,看看陈冬虽然脱去了风衣,还是满头大汗,便招招手,说:“陈公子,过来休息。”

    陈冬走了进来,看到青儿正在布置新房,一愣。凤飞飞忙说:“我已经为黄儿物sè了纯阳之体,今天就给黄儿冲喜。”

    陈冬松了口气,笑笑,走到黄儿的卧室,见她正仰面朝天地卧在床上,似乎这一天之间,她又虚弱了不少,不免有些心中不是滋味。

    “黄儿,会好的,放心,凤小姐找到了和你冲喜的人。”

    黄儿眼圈通红,紧闭着嘴巴,微微摇头,没有说籟过滤]?

    凤飞飞从脖子里取出一串凤饰,递给陈冬,轻声说:“这是师父当年送给我的一件礼物,你给黄儿戴上。”

    陈冬不知道凤飞飞为什么让自己给她戴,但是,看到黄儿正期待似的望着自己,陈冬点点头,走了过去,将凤饰给黄儿戴上。

    蓦地一团金光从凤饰中幻出,罩在陈冬的头上。陈冬蓦地身子一震,接着两眼发呆,茫然地望着黄儿。黄儿看看凤飞飞,问道:“小姐,陈公子怎么了?”

    凤飞飞轻声说:“这枚凤饰是师父当年送给我的,他用jīng美的玉石和异能,雕刻而成,他说只要有男人给我戴上,他就会永远跟随我,听我的话,师父当时已经感觉到我喜欢大师兄,可是,也看出二师姐对大师兄也有情意,唉,他这样做,用心良苦[过滤]……”

    青儿看看呆愣的陈冬,忙说:“小姐,姓陈的小子是不是已经忘记了原来的事?”

    凤飞飞点点头:“[过滤],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希望陈公子不会怪罪我,为了黄儿,也只能这样了,咱们总不能看着她死去。”

    说着,凤飞飞看看陈冬,问道:“陈公子,你还认识我们吗?”

    陈冬扭头看看他们,摇摇头:“我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凤飞飞说:“你叫陈冬,是上天派你来拯救我们的。”

    说着,凤飞飞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和青儿,又指着黄儿说:“你认识她吗?”陈冬依然摇摇头,说:“不认识,不过,我觉得她是我最疼爱的人。”

    “是的,她叫黄儿,今天就要成为你的妻子了,她是个温顺乖巧的女孩子,从小就跟着我,很多外事都由青儿来做,她几乎从不离开闺阁,也算娇惯了,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陈冬看看黄儿,点点头。

    黄儿看一眼陈冬,又看看凤飞飞,忙说:“小姐,我不要这样,陈公子……”

    凤飞飞叹道:“黄儿,如果不这样,你就会死,如果你死了,你就再也别想和陈公子在一起了。”

    黄儿脸sè一变,闭上了嘴巴。

    陈冬坐在床盵过滤]醋呕贫淙唬耸钡乃坏慵且涠济挥辛耍牵芄桓芯醯剑稍诖采系幕贫撬钭钕不兜娜耍罟匦牡娜恕?

    凤飞飞看看陈冬,告诉她黄儿的病情,并告诉她,如果不冲喜,黄儿最多只有三rì的命。

    陈冬握住黄儿的手,眼圈湿润,喃喃地说:“黄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去的,我们现在就进行婚礼。”黄儿含羞点头,虽然,她对人事不太知情,但是,婚礼的概念还是懂的。

    凤飞飞朝青儿示意,于是,婚礼开始。

    青儿将陈冬推了出去,将黄儿搀扶起来,又去烧了热水,让她沐浴,然后换上了喜服。

    凤飞飞也劝说陈冬,冲去了因练掌而出的一身汗,去东卧室换了喜服等候。

    时辰到,青儿搀扶着黄儿走了出来,冯飞飞招呼陈冬出来。

    陈冬见黄儿头蒙红巾,身穿喜服,弱不禁风的样子,赶紧过去搀住她。黄儿感觉到一双宽大有力的手握住她,心中甜丝丝的,忙低声说:“陈公子,谢谢你。”

    陈冬点点头:“黄儿,我们即将成为夫妻了,你放心,我会永远照顾你的。”

    婚礼开始,两人拜过天地和凤飞飞,然后夫妻对拜,被送入了洞房。

    洞房就是西卧室,此时,一派喜庆之sè,红烛高燃,幔帐低垂,大红的双喜贴在墙上,桌子上摆放着酒水。

    陈冬扶黄儿在床边坐下,然后慢慢地挑开她的蒙头盖,见黄儿苍白的脸sè上,此时泛着一丝丝的红晕,一幅娇不胜羞的样子。

    “黄儿,我虽然忘记了所有的事,可是,有一件是没有忘的,你是我最疼爱的人。”

    黄儿心中犹豫,她知道,陈冬对自己的妻子非常疼爱,自从送她们回来,无时不在想念。因此,此时的她,内心非常矛盾。

    陈冬看看桌子上的酒水,说:“这是给我们准备的吗?”

    黄儿点点头:“是交杯酒,据说,夫妻拜堂后,就要喝交杯酒的,喝了交杯酒,就是夫妻了。”

    陈冬将黄儿搀扶到椅子前坐下,端起酒杯。黄儿望着他,轻叹一声:“陈公子,你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吗?”

    陈冬点点头:“忘记了,可是,我却并不想念它们,因为,我最牵挂的人就在身盵过滤]裕蘼酃シ⑸裁矗嘉匏搅恕!?

    黄儿瞑目半晌,她在想着,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过滤],难道为了自己,就要让陈公子背叛自己的妻子吗?

    这时,外面传来青儿的声音:“喂,黄儿,喝没喝交杯酒[过滤]?”

    黄儿忙睁开眼,将酒杯端了起来,看着陈冬。

    自从进入灵异空间的那一吻,陈冬就突然进入了她的内心,撞开了她少女的心扉,再到cháo水中的搭救,还有岩石下生死一线的握手,让黄儿总是忍不住偷望他,只要他在身盵过滤]约壕突崴挡怀龅目摹?

    青儿的声音再次传来:“黄儿,这是小姐的美意[过滤],难道你想离开我和小姐吗?”

    黄儿心中一颤,是[过滤],如果自己死了,小姐谁来伺候,让那个xìng格粗野,做事不细心的青儿吗,她不放心。

    黄儿慢慢地端起杯子,穿过陈冬的胳膊,慢慢地和陈冬喝下了交杯酒。

    “黄儿,咱们休息。”陈冬扶着黄儿走到床盵过滤]拢潘爻滤囊路?

    黄儿不胜娇衃过滤]樗踝糯采希较はに魉鞯纳舸矗幼牛肀咭桓鑫氯岬纳碜涌苛松侠础;贫劬σ膊桓艺觯痪醯贸露亟г诨忱铮贫闹邪邓担何艺庋龅降锥圆欢訹过滤],要不要将实情告诉陈公子?

    黄儿侧着身子,红烛映照着她处子的,泛着纯洁无邪的光。

    脖颈下,那串凤饰在隐隐闪着金光,两只酥胸,就像两个小桃子,一对[过滤]娇嫩嫩的。陈冬抱住黄儿,说:“睡,睡。”

    黄儿点点头,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