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75章 长夜难眠

第275章 长夜难眠

    ()陈冬等人替妇人买了两幅棺木,将妇人和她儿子的骨架以及衣服雇人埋了,这才回到土地庙。

    此时,天sè已晚。

    青儿将买回来的大红蜡烛点上,照耀得客房里一片通明。

    凤飞飞突然想起什么,看看陈冬,说:“对了,陈冬,你还有一个任务。”

    “任务?”陈冬茫然地问:“什么任务?”

    凤飞飞将玉清道长交代的事说了一遍,并告诉他,玉清道长看样子非常在意那个木鱼,以他的修为,这么高深的超能力,看上去像有什么担心似的,希望陈冬能够完成他的使命。

    “当然了。”凤飞飞说:“师娘会帮你的。”

    陈冬点点头,拿起一个蜡烛在客房里寻找着。

    青儿打个哈欠,说:“我累了,要休息了。”说着,青儿去了东卧室。

    自从陈冬和黄儿住在一起,青儿就和凤飞飞同住一间了。

    陈冬找完客房,又来到东卧室。

    由于土地庙的三间房子,中间虽然隔开,却没有安装门户,因此,凤肥肥和青儿休息时,也只能敞着门户。

    凤飞飞和青儿刚刚躺下,见陈冬进来,一愣。青儿叫道:“姓陈的,你懂不懂礼节,你怎么能乱闯小姐的闺阁?”

    凤飞飞按住青儿,忙说:“青儿别这样,这是什么地方,哪里是我的闺阁。”

    黄儿跑了过来,拉住陈冬。

    陈冬说:“我要寻找木鱼。”

    青儿怒道:“你不能明天就找吗?都耽搁了几天,你可以一晚上不睡,也想让我们陪着[过滤]。”

    凤飞飞摆摆手:“去休息,明天再找。”

    陈冬和黄儿出去后,凤飞飞躺了下来,望着屋顶发呆。

    这几天,她一直失肹过滤]钡较滤母笥也拍芩ァH浞渴峭ㄗ诺模颐挥忻呕В芄磺逦靥蕉悦娣考渲写龅亩靼?

    一开始的前两天,她还不觉什么,因为,他知道,对面那两个人还处在青涩的状态,可是近几天,听觉告诉她,陈冬和黄儿已经沉浸在男欢女爱之中。他们已经懂得+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了yīn阳交合的美妙,并能够身心投入地享受着那种感觉。从他们的们的喘息声,从黄儿逐渐被唤醒的本能,她能够清楚地体会的。

    那男女恩爱的声音传入凤飞飞的耳朵里,让她无法不回响自己的过去,虽然三百多年了,但是,那段美好的记忆又回到了脑海中。

    虽然,时间让它们不再清晰,甚至变得模糊起来,可是,凤飞飞无法不起想像。

    长夜难肹过滤]幸恢帜岩允头诺难挂指小?

    看看身边的青儿,一倒下就呼呼地睡去,似乎那隐隐传来的声音根本就无法影响她。

    此时,那声音又传了过来,冯飞飞用被子将头蒙了起来,她不想去听。因为,一听到那种声音,她就不免想起大师兄来。她的心就会非常空虚。

    然后,那声音似乎带有无穷的穿透力,薄薄的被子根本就无法阻挡。

    像缓慢的潺潺流水,却又能听到清澈欢快的声音。

    那美妙的音符,让凤飞飞眼前浮现了一幅画面,她依稀看到陈冬和黄儿正缠绵在一起。又仿佛,那缠绵的两个人正是自己和大师兄。

    此时,陈冬和黄儿正在缠绵着。

    经过了几天的恩爱,两个人对yīn阳交合之事已经渐渐熟悉,陈冬更是轻车熟路,不需黄儿的言语传授。

    其实,黄儿只是听凤飞飞说的,她自己也不懂的。但现在,她已经完完全全体会到夫妻恩爱的甜蜜和幸福了。

    天sè渐亮,陈冬慢慢地睁开眼,他突然想起凤飞飞交给自己的任务,马上起床,穿好衣服,走了下来。他记得昨晚没有将东卧室搜查完,于是走了进来。一进屋,陈冬顿时呆住了。只见凤飞飞衣衫不整,身子半[过滤],正在沉睡着。

    一只滚圆的酥胸露在红肚兜外,一条修长的搭在炕沿。

    那xìng感的姿态,让陈冬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就在这时,青儿睁开眼,突然看到陈冬,惊呼了一声,叫道:“姓陈的,你……”

    凤飞飞醒了,她突然看到自己衣不蔽体,赶紧用被子盖住身子,心头蓬蓬直跳,那张因为来到尘世渐渐红润的脸像火烧一样。

    “快出去。”凤飞飞喝斥着。

    陈冬赶紧跑了出来,虽然他的脑子里没有什么仁义礼智信等概念,对于人情世故以及伦理礼节等,一片空白,但是,他知道,自己是师娘的跟班,师娘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应该做什么。

    来到门槛上坐下,黄儿一边整着衣衫,一边走了过来,问道:“陈公子,怎么了?”

    青儿跑了出来,在陈冬的额头上一点:“流氓,哼。”黄儿闻讯了青儿,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跑到东卧室,跪在炕前,叫道:“小姐,你别怪陈公子,他什么都不知道,要怪就怪奴婢。”

    凤飞飞轻叹一声:“黄儿,你起来。”

    凤飞飞整好衣衫,下了炕,来到外面。

    陈冬赶紧垂首侍立,他并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或者说哪里做得不对,但是,他能够感觉到,青儿和凤飞飞都很生气。

    凤飞飞看看他,说:“先练掌法,练一阵再寻找木鱼,其他的,谁也别说了。”

    青儿张张嘴,朝陈冬哼一声,站在一棵树前,开始练掌。

    陈冬又练了几十遍绵掌,觉得比昨天又有长进,他高兴地看看黄儿,走进土地庙,低声说:“师娘和青儿都在练掌,现在我可以寻找木鱼了?”

    黄儿[过滤]了一声:“我陪你找。”

    两人来到东卧室,仔细地寻找着。

    突然,陈冬翻出一条红兜肚,他的眼前顿时浮现出凤飞飞那半[过滤]的样子,不由得呆了。

    黄儿将红兜肚拿了下来,放好,轻声说:“陈公子,别胡思乱想好不好?这是小姐的东西,要是被她看到,她会生气的。”

    陈冬忙说:“是,是。”

    搜索完东卧室,两人又在客厅里搜索者。

    如此一天,陈冬将三间屋子几乎都搜了三遍,也没有找到木鱼。当然,他没有见过木鱼,是凤飞飞向他描述的。

    又一个夜晚来临了。

    凤飞飞最怕的就是夜晚。因为,夜晚让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是难受。寂寞,或者孤独?总之,是非常的郁郁。

    凤飞飞睡不着,便走了出来,站在院子里,抬头望去,正是月圆之夜。天空中,月亮的清辉向四面八方倾洒着,天地间亮如白昼。

    唉,月亮[过滤]月亮,你可知道我此时在想些什么,如果你知道,能够将我带到二十几年前去,将我送到大师兄的身旁?

    一阵阵奇异的声音从西卧室里传出来,是那种已经熟悉的男欢女爱的声音。凤飞飞脸上微微发热,心中突突跳着,猛地想起早上发生的一幕,眼前浮现出陈冬的脸来。

    不,不,我为什么想他,我想的是大师兄,我对大师兄的爱永远都不会变的。

    凤飞飞不想听到这种声音,她慢慢地走了出来,来到院子外,朝山下望着。

    尽管是夜晚,但由于月光清亮,因此,凤飞飞的目光可以看得很远。只是,她目光所及的地方却再也没有了龙家庄訹过滤]H绻盎乖冢耸保皇侵蚧鹜髀穑?

    正想着,突然,一个黑影从身后窜出来,叫道:“太好了,是个美人,美人,是不是睡不着[过滤],大爷来了。”

    凤飞飞惊呼一声,突然,头上一黑,身子被装进了一个袋子中,接着,被人扛了起来,感觉中,是朝山下而去。

    凤飞飞的惊呼声,让正在缠绵的陈冬和黄儿停了下来,两人坐起身子,听了听。

    黄儿说:“好像是小姐,声音从外面传来的。”

    说着,黄儿叫道:“小姐,小姐……”对面没有应声。

    黄儿有些不安,赶紧和陈冬穿好衣服,来到东卧室,果然,凤飞飞不在。黄儿拉起青儿。青儿看到陈冬,就想骂,黄儿赶紧告诉她,小姐不见了。

    三人跑了出来,黄儿对青儿说:“你去山后,我和陈公子去山荹过滤]!?

    青儿看看夜空,忙说:“黄儿,还是咱俩,让姓陈的去山荹过滤]!?

    黄儿点点头,推了陈冬一把:“快去,一定要找到小姐。”

    陈冬点点头,朝山下跑来。

    来到山下,陈冬朝左右看看,正不知道要往哪里去,突然,他听到右侧的湖畔传来呜呜的声音,像是被人按住了嘴巴。

    陈冬赶紧来到湖盵过滤]吹揭桓龊谝潞鹤樱谕炎乓桓雠拥囊路?茨桥樱皇欠锓煞墒撬?

    黑衣汉子yīn测测地叫道:“你喊什么,喊也没用,这里附近根本就没个人影,就是有人来,谁敢管大爷的事,喝了,喝……喝下之后,你就不会反抗了,而会求大爷我狠狠地玩你。”

    说着,黑衣汉子捏住凤飞飞的嘴巴,将一瓶药水灌进了她的嘴巴里。

    陈冬看到这里,冲了过来,大喊一声,将汉子踢倒在地。

    凤飞飞爬了起来,向外吐着,叫道:“陈冬,不要放走他,让他拿出解药来。”

    “解药,什么解药?”陈冬不懂,望着那人。

    那人yín笑道:“这yīn阳交合散是没有解药的,服下后一个时辰内如果不和男人交合,你就会血脉寸断而死,来。”说着,那人朝凤飞飞扑去。凤飞飞惊呼一声,一掌拍向他,那人功夫不弱,气力也大,硬是挺着胸膛挨了凤飞飞一掌,哈哈叫道:“再打[过滤],使劲再打,你在给大爷挠痒吗?”

    陈冬一掌拍出,正中那人后心。那人身子晃了晃,回过身来,怒道:“好小子,敢打大爷,看拳。”说着,那人一拳呼呼生风,朝陈冬的胸口击来。陈冬身子一侧,左手一抡,挡开他的胳膊,右手一探,嘭地一声,打在他的胸口。那人身子倒跌而出,后脑撞在湖边的石头上,顿时身子不动了。

    凤飞飞跑了过来,摸了摸他的怀,只有一些碎银子,什么都没有,她神sè惨变。

    陈冬走了过来,看看那人,摸摸气息:“死了,他死了。”

    凤飞飞整整衣衫,说:“回去。”

    两人回到庙中,青儿和黄儿也跑了回来,见凤飞飞安然回来,二女非常高兴。青儿忙问:“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凤飞飞默默地说:“没什么,大家都休息去。”

    黄儿见凤飞飞似乎极力地隐忍着什么,忙问:“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了伤?”

    陈冬想起一事,忙说:“对了,我看到那人给师娘服下……”

    凤飞飞一摆手,阻住陈冬的画,此时,药xìng上来,她眼前一阵怎迷幻,大师兄的影子在不住地晃着,心头浮上阵阵绮念,浑身也感到酥软,她扶着墙回到卧室里,躺在炕上,心头绮念越来越重,眼前,大师兄的影子不断地晃动着。

    “大师兄,大师兄……”凤飞飞出现了幻觉,忍不住叫了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