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78章 上了小姐的床

第278章 上了小姐的床

    ()陈冬转身回去,继续烤着后面的鱼。

    他低着头,没有去想昨晚的事。他不是不想回想,是不敢想。因为昨晚,他清晰地感到凤飞飞急了,而且生气了。陈冬快步跑回西禅房,悄悄地躺下,连敢动也不敢动,生怕吵醒黄儿,问他。

    天亮之后,黄儿醒了,和平时一样,帮陈冬穿好衣服。陈冬那颗蓬蓬乱跳的心这才压下。不说,我不能说,师娘生气了,我要是说了,黄儿也会生气的。我不能让黄儿生气。陈冬如此想着,安抚着自己的心,让自己赶紧忘记这件事。于是,他起身去院中练掌,去渠中捉鱼,去捡木柴,烤鱼,让自己忙忙碌碌的,什么都顾不上想。

    吃完鱼,黄儿说:“小姐,天亮了,咱们也吃饱了,找木鱼。”

    凤飞飞望着脚尖,并没有听到黄儿的籟过滤];贫炙盗艘槐椋臶过滤]了一声,点点头。

    黄儿拉着陈冬去了佛堂,青儿则在禅房里寻找着和。凤飞飞一直望着在佛堂里的陈冬的背影,突然,陈冬的脸转过来,凤飞飞赶紧低下头。

    其实,陈冬并没有往外看,黄儿让他寻找木鱼,他便一心去找,决不会想别的。

    佛堂中除了雕像和案桌,然后就是三个蒲团,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找完佛堂,然后是静心室。

    静心室在佛堂左右,空空的,一边放着一个蒲团,显而易见,没有木鱼。陈冬和黄儿又来到东厢房。

    东厢房是禅房,里外两间都找遍了,没有哦。陈冬和黄儿走了出来,青儿也出来了,都摇摇头。

    凤飞飞抬起头来,扫一眼寺院,喃喃地说:“难道没在这里?”

    青儿说:“小姐,要不咱们再到别处找找?+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凤飞飞摇摇头:“不会的,我觉得在寺院的可能xìng大,

    父是高僧,这个地方又叫静心寺,他应该感兴趣的,他也说过,想在这里圆寂,只是尘缘未了,才去了土地庙,土地庙的条件原不如这里,师父怎么把木鱼放在其他地方?”

    青儿说:“我看[过滤],也许玉清道长是故意耍咱们的,你师父本来就没有什么木鱼。”

    凤飞飞摇头说:“不会的,道长怎会和咱们这些晚辈开玩笑,他看上去也是有修行的人了,再说,师父是僧人,有佛珠,有金钵,有经书铁卷,自然更少不了木鱼,再找找。”

    下午,陈冬在佛像的肚子里掏出一个坛子。众人大喜。青儿说:“一定是木鱼,快打开。”

    结果,坛子打开,里面盛的全是酒。青儿跑到佛像前,将脑袋凑近佛像的肚子,看了看,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青儿朝着佛像说:“喂,佛祖,你直接告诉我们行不行,到底木鱼在哪了?”

    凤飞飞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对佛祖无礼。

    青儿叹道:“行[过滤],木鱼没找到,找到一坛子酒,也好,我们也应该过过酒瘾了。”

    说着,青儿让陈冬去多烤几条鱼,以备晚餐。

    鱼烤好,天sè也暗了下来。众人围在院子里,边吃边喝。黄儿本不想喝酒,但是,在青儿的劝说下,也只好喝了些。当然,陈冬喝得最多。陈冬不知道酒为何物,只觉得辣辣的,见黄儿等人都喝,自己便也喝。他抱起坛子,大口大口地喝,直到喝的迷迷糊糊的,才说:“这就是酒……酒[过滤]……”

    青儿呵呵笑道:“你这个笨蛋,都醉倒了,还不知道啥是酒。”

    说到这里,青儿头一歪,也醉倒了。黄儿伸手抱住陈冬,趴在他的怀里睡去了。

    凤飞飞也喝了不少。她心情不好,本来不想喝,但一喝起来,就止不住想一直喝。酒能浇愁。当酒jīng麻醉了意识,凤飞飞一阵阵笑,笑完又低着头叹息。

    <

    她转头看看陈冬,说:“把……把她们扶进去。”

    陈冬点点头,将青儿和黄儿扶进了西厢房。等他出来,看到凤飞飞一仰脖,一大口酒灌进了肚子,然后,站了起来,身子一个摇晃。陈冬赶紧上前扶住她。

    “师娘,你……你也歇着去。”陈冬说。

    凤飞飞摆摆手:“不用管我,你……你去睡。”陈冬松开手,见凤飞飞又差点摔倒在地,赶紧再次扶住她,将她搀扶住。

    陈冬扶着凤飞飞到了东厢房。凤飞飞一歪身,倒在木床上,眼皮已经无法抬起,伸手抓住一只手,喃喃地说:“别譡过滤]鹱摺?

    陈冬本想回去,听到这里,赶紧蹲在床盵过滤]担骸拔也蛔摺!?

    凤飞飞朦胧中,以为是大师兄偎依在身盵过滤]偈奔洌楦械腸háo水猛地涌满全身:“天空,天空,别丢下我。”

    陈冬心说:天空,天空不是师娘的大师兄吗?她不是喊我。想到这,陈冬就站了起来,要往外走。谁知,凤飞飞突然抱住他的腰,叫道:“别走。”

    陈冬又站住了。

    “你别譡过滤]灰肟遥础健轿疑肀呃础!?

    说着,凤飞飞拉了拉陈冬的身子。陈冬慢慢地倒在凤飞飞身盵过滤]乃担菏δ锶梦姨稍谒纳肀[过滤]冶闾上拢裨颍δ锘嵘恕?

    陈冬头一挨床,便是一阵晕眩,酒意上来了,迷糊中就觉得凤飞飞的手穿过他的衣襟,抚摸着他的胸膛。

    陈冬有些害怕,不敢乱动。

    “亲我……亲我……”凤飞飞喃喃地说。

    时辰已到,凤飞飞体内的药xìng又上来了,yù念连连,加上酒jīng的作用,药力达到了极限,让凤飞飞无法控制,何况,此时,她恍惚觉得龙天空就在身盵过滤]幌胙扒蟀淖倘螅睦锘箍峡刂啤?

    陈冬听她命令自己,慢慢地转过身,半睡半醒之间,就觉得凤飞飞猛地抱住他,唇上一软,被她吻住了。

    一瞬间的窒息,然后只觉得凤飞飞的[过滤]撬开了自己的牙齿,吮吸着自己的[过滤]。

    那感觉,陈冬记忆中从未覽过滤]R蛭突贫谝黄穑淙磺孜牵苫贫用挥邢穹锓煞烧庋源约骸R还尚孪实奶逖椋贸露妊刑冢由戏锓煞捎裉宀谒纳砩希教跬炔欢系丶凶潘耐龋厍霸补龅亩鳎艚舻靥潘露锶饶训保痪醯眯「瓜碌谋Ρ绰仄鹄戳恕?

    凤飞飞一边吻,一边呢喃着,那声音刺激着陈冬的神经,让他心底原始之火达到了顶峰,整个人像被烈火燃烧一般。

    凤飞飞喃喃地说:“摸我,快摸[过滤]……”凤飞飞抓住陈冬的手,往自己的胸前放去。陈冬双手握住那对宝贝,顿时整个人像爆炸一样。那对宝贝,比之黄儿的诱人百倍。黄儿的娇小,尚未发育成熟的样子,而凤飞飞的丰满诱惑,手感怎能一样,对神经的刺激也不相同。

    随着陈冬双手的抚摸,凤飞飞的yù念也如cháo水一般,一波一波,汹涌澎湃,湮灭着她的意识。

    凤飞飞疯狂地撕扯着陈冬的衣服,然后又撕下自己的衣服,抱住陈冬,躺在床上,双手带动他的[过滤],不住地呢喃:“快,快,我要,我要……”

    听到凤飞飞一声令下,陈冬哪里还能忍受得住,于是乎,和凤飞飞展开了一场颠鸾倒凤的厮杀。

    酣战良久,两个人才疲惫地倒在床上,舒泰地睡去。

    天sè渐渐亮了。西厢房里传来黄儿的声音:“陈公子,陈公子?”

    接着,黄儿的声音出现在院子里。

    这盵过滤]露头锓煞苫ハ嗦Пё牛乖谑焖2还贫纳粢步ソゴ肓礁鋈说亩淅铩?

    两人忽然醒了,看到对方,凤飞飞惊呼了一声,她看着赤身的陈冬,再看看玉体横陈的自己,怎么也不敢相信,昨晚,自己居然和陈冬睡在一起。

    恍惚中,昨晚发生的一切犹在眼前,如梦入幻,又真真切切。虽然只是片段的记忆,由于酒jīng的作用,她忘记了一些,可是,足以证明,自己和陈冬的确发生了什么。

    难道不是天空,我……我……

    凤飞飞拉过杯子盖住自己,呜呜地哭了起来。

    此时,黄儿和青儿都呆呆地站在门口。她们也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青儿气急,朝陈冬喝道:“姓陈的,你这个千刀万剐的东西,你敢……敢,快穿上衣服。”

    黄儿跑到床盵过滤]纯疵赏分笨薜姆锓煞桑送ň凸蛄讼氯ィ薜溃骸靶〗悖恪愠头N遥俏叶圆黄鹉恪!?

    陈冬似乎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赶紧穿好衣服,溜了出来。青儿拎起一条木棍,追了过来,喝道:“站住。”

    陈冬呆呆地站在院子里,青儿抡起棍子在陈冬的身上不停地打着,边打边骂。陈冬却不敢逃譡过滤]桓一故帧?

    黄儿跑了出来,抱住青儿,哭道:“青儿,住手。”

    青儿怒道:“黄儿,小姐的清白被这小子玷污了,你还给他求情?”

    黄儿摇头说:“不,不是的,青儿,我没有求情,只是……陈公子失去了记忆,他现在一点寻常的人情世故都不懂,都怪我,都怪我[过滤],你要打就打我。”说着,黄儿抱住陈冬,用自己的身子护住他。

    青儿举起木棍,看着黄儿,气得将棍子一扔,跑进了东厢房。

    陈冬呆呆地站在院子里,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陈冬心道:我昨晚错了吗?可是,是师娘让我做的[过滤],而且,看她的样子,当时她也很兴奋,可为什么师娘醒来,一副委屈的样子,青儿气成了这样,黄儿虽然没说什么,可也是满眼的怨怪。

    良久,凤飞飞在青儿和黄儿的搀扶下走了出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