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79章 木鱼中的女人

第279章 木鱼中的女人

    ()凤飞飞一脸的绝望,她望着天空,喃喃地说:“大师兄,飞飞对不起你,飞飞想了你三百多年,却不成想……到最后还是背叛了你,你死了,飞飞也不想再活……”

    青儿和黄儿双双跪在凤飞飞的面前,哭道:“小姐,你不能这样[过滤]。”

    凤飞飞一脸绝望,摇头说:“我凤飞飞虽然出身贫寒,却也是知书达理之人,既然我心中已有大师兄,又怎能和其他男子有染,你们闪开……”

    “不。”黄儿抱住凤飞飞的腿,哭道:“小姐,要死要该是奴婢去死[过滤]。”

    青儿忽地站了起来,提起木棍,朝陈冬奔来。木棍刚举起来,便被凤飞飞制止住了。凤飞飞摇摇头:“青儿,这件事……也……也不能全怪陈冬,黄儿说的对,他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全无道德礼节,说到底,也是我自己作茧自缚[过滤]……”说着,凤飞飞拉起黄儿,叹道:“如果小姐不是为了你,哪会有今天。”

    黄儿扑在凤飞飞的怀里,眼睛肿得像桃一样:“小姐,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就让我去死。”

    凤飞飞凄然道:“黄儿,你死了又能怎样,难道昨夜发生的事就能抹去吗?”

    青儿看看陈冬,叫道:“姓陈的,去佛堂前,跪下,好好地磕头忏悔。”

    陈冬低着头来到佛堂,跪在蒲团上,咚咚咚,果然用力地磕着头。

    因为没有青儿的命令,他不敢停止。咚咚咚的声音一直传来,凤飞飞摆摆手。黄儿跑了过来,将陈冬拉起来,突然看到他面前的地面裂开了,里面似乎有一个盒子。

    黄儿将地面打开,拿出盒子,和陈冬来到凤飞飞身边。

    “小姐,您瞧,这是什么?”黄儿将盒子递给凤飞飞。

    凤飞飞慢慢地打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个木鱼。

    凤飞飞将木鱼拖在掌心,只见木鱼通体晶亮,是红漆做的,木质非常好,看看里面,似乎有隐隐幻动的人影,但雾气蒸腾,如山间景sè。凤飞飞正自奇怪,突然,青儿一把将木鱼抓在手中,叫道:“要不是这东西,小姐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说着,青儿将木鱼摔在了地上。

    木鱼落地,忽地一下,一道绿光幻出,接着,袅袅烟雾散开,似乎有两条人影上了半空,接着只听一个女子的怪笑声传来:“哈哈,终于zì yóu了,齐天,你封了我这些年,你好狠心[过滤]。”

    绿光一幻,人影不见了。

    凤飞飞惊呼:“师父一定在木鱼中困住了谁……”她有些怨怪地看看青儿。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幻现,玉清道长落到院子里。

    玉清道长抓过木鱼,看了一眼,叹道:“贫道虽然算到你们找到了木鱼,还是晚来了一步。”

    青儿哼道:“臭道士,都是你做的好事,让小姐……”

    青儿没有继续说下去。

    玉清道长看看凤飞飞,掐着指头算算,说:“原来如此,哈哈……”

    凤飞飞玉面绯红,赶紧低下头。

    青儿怒道:“你笑什么?”

    玉清道长微微笑道:“其实,这也是一件好事。”

    青儿一瞪眼:“好事,我小姐的清白……可毁在这笨蛋的手里?”

    玉清道长看一眼陈冬,点点头:“是[过滤],这小子现在被你们弄成了这样,不过也好,浑然天成,一块璞玉,正适合练习绵掌,至于你家小姐……”说着,玉清道长看看凤飞飞,目光似乎通澈肺腑,半晌说:“你中了歹人极其厉害的chūn药,虽服下药石,但那药石只能使你神智清醒,却无法根除你所中药xìng,这种药最忌烈酒,昨晚如果你们不是……元yīn[过滤]尽、七窍流血而亡了。”

    凤飞飞慢慢地抬起头来,羞涩地看着玉清道长。玉清道长轻声说:“我刚才从你眼中看到一股绝望之气,想是你有了寻短见的念头,须知一饮一啄皆是定数,如果不是如此,你早已命丧九泉,也找不到木鱼是吗?你师父……唉,自从那件事后,你师父就逢事往前看,他不再被过去的烦恼而纠缠,才能称为得道的高僧,我想,你一定得到了师父的教诲……”

    凤飞飞喃喃地说:“忘掉过去的烦恼,追求未来的快乐。”

    “哈哈。”玉清道长大笑一声,突然似想起什么,叹息一声:“唉,我和你师父虽然是兄弟,但是,他的境界我远远不及[过滤],还有,姑娘,我知你心中还记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的大师兄?我追寻你师父而来,已知你师兄已经作古,你的二师姐似乎尘世间也扑捉不到信息,既然人已作古,何必徒增烦恼,念念不忘?”

    凤飞飞轻叹一声,经过玉清道长一说,她有些释怀。

    黄儿走上两步,问道:“道长,那木鱼之中所困何人?”

    玉清道长沉吟半晌,抬头望着天空说:“是我哥哥俗家的妇人和女儿。”

    凤飞飞[过滤]了一声。

    青儿忙说:“既然是齐天老僧的妻女,为什么他将她们封在木鱼之中。”

    “只因……只因当年……”说到这,玉清道长苦笑一下:“既然是开导你们年轻人,贫道不妨将一桩荒唐事说给你们。”

    原来,玉清道长的哥哥齐天,在女儿出生后,一个机缘,遇到一位云游的僧人,由于施舍了一顿饭,云游僧又圆寂在即,于是,老僧将自己的衣钵传授给齐天。本来,齐天只是应付,云游僧圆寂后,妻子照顾婴儿,自然在情感上会有所偏离,齐天便自己在静室中翻开佛经,这一看,居然渐渐着迷,等到妻子再来找他,他已经心无旁骛了。

    在住处附近,有一家寺院,齐天经常去寺院和住持论经参禅,妻子在家寂寞,不多久,便和弟弟齐地有染。这一幕终于被回来的齐天看到,从此,兄弟反目。齐地被齐天赶出家门,恼羞成怒,出海寻仙,在海上修行道家丹气,十八年后,也有大成,回到家中,正巧,齐天不在。

    这段时间,齐天依然参佛,妻子寂寞难耐,看到小叔回来,便要叙旧。其实,齐地此时也是修行之人,尘念渐去。恰好,齐天归来,见妻子如此不守妇道,便将她和十八岁的女儿一起封在木鱼之中。

    兄弟二人一番打斗,齐地修行略浅,逃走了。这些年来,齐地继续修行,总觉对不起哥哥,同时也关心嫂嫂和之女的命运。修行时算定哥哥命数已到,便回来寻找,发现他已经圆寂,手中所传也有了后人。待到齐地再次从海上仙山来到尘世,发现龙天空也已离世,佛珠、戒指、铁卷、金钵,都不知去处。不过,他关心的不是这些,而是木鱼。

    听完玉清道长所说,众人大为感概。

    凤飞飞喃喃地说:“原来道长也曾……”

    玉清道长点点头:“是[过滤],这些年贫道一直忏悔,我知道你师父为什么要忘掉过去的烦恼,追求未来的快乐,唉,贫道刚才见你为了chūn药之事烦恼yù+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死,所以才讲出自己的典故,其实,贫道何尝没做过懊悔的事,事情既然出来,悔之不及,寻死寻活于事无补,不如看淡之,顺其自然,权当冥冥之中的定数。”

    凤飞飞点点头,心说:如果不是陈冬昨夜和自己那样,自己此时哪还有命在。

    青儿问道:“老道,看来你寻找木鱼,是为了和老相好相聚?”

    玉清道长苦笑道:“姑娘错了,我如此看重木鱼,是算中了嫂子在木鱼中积下了厚厚的怨气,并非放她出来,而是想看护她,让她永远不要进入尘世。”

    众人一愣。

    玉清道长看看天空,轻叹一声,接着说:“因为嫂子这些年独守空房,恨死了哥哥,又被哥哥困在木鱼之中,她一旦出来,这股怨气就成了心魔,会让她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黄儿叫道:“这么说,我们放走她,会带来许多血腥吗?”

    玉清道长点点头,叹道:“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我算到了该有的劫数,本想努力阻止它,却想不到,还是没有阻止她逃出木鱼,唉,一切都是天意[过滤],贫道无力回天,孩子们,好之为之。”说着,玉清道长身子一晃,化为金光不见了。

    黄儿看看凤飞飞,问道:“小姐,怎么办[过滤],如果这件事给百姓们带来血腥,我们可就成了罪人了。”

    青儿冷笑道:“别听老道的,我看他是一派胡言。”

    凤飞飞摇头说:“不,他言语之中自然有一份担心,我想,他不会用这种事来欺骗咱们的,何况,刚才那女子腾在空中时的声音,至今我还余悸在心,我能够听得出她一肚子的怨气,说不定,为了[过滤]穂过滤]娴幕岽罂苯洹!?

    “那怎么办[过滤]?”黄儿焦急地说。想到人间将增添无数的尸体和血腥,而这些还是因为自己等人造成,黄儿心神慌乱。

    凤飞飞想了想说:“出海,去寻找她们,制止她们。”

    “制止?”青儿叫道:“小姐,咱们现在什么也不是,就凭这打人不疼的绵掌?人家可是有异能的?”

    凤飞飞苦笑一下:“我知道,但是,事在人为,只要我们去努力,一定可以有效果的……”说着,凤飞飞看看黄儿,说:“黄儿,把凤饰拿下来。”

    黄儿一愣,不由呆呆地看着凤飞飞。她不知道小姐为什么突然要这样做。

    凤飞飞叹道:“咱们这次出海,九死一生,我不想让陈冬死的不明不白,再说,他不是咱们这个时代的人,也没必要陪咱们去死。”

    黄儿明白了,她走到陈冬面前,默默地看着他,说:“陈公子,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陈冬点点头,望着黄儿。黄儿握着陈冬的手,将他的来处说了一盵过滤]缓笥炙底约褐辛藋īn寒之气,必须借助纯阳之体冲喜的事说了出来,是凤飞飞不想失去她,才用凤饰封住了她的记忆,但是,她们都不是存心要这样,最主要的是失去了沙漏,他无法回去。

    “陈公子,你知道了这些,恨我们吗?”

    陈冬摇摇头:“不,黄儿,我说过,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不管我以前爱过谁,她都不能和你相比。”

    黄儿眼圈通红,抱住了陈冬,哭道:“陈公子,我真的希望能和你永远在一起,可是,当你醒来,你就会知道我是个多么自私的人……”

    说着,黄儿伸出手,将脖子上的凤饰摘了下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