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85章 杀

第285章 杀

    ()陈冬果然是在声东击西。陈冬想通了,既然无法回到现实中,那就是说老天要让他留下来大[过滤]一番。

    寒心人一身异能,她就像齐夫人一样,心怀怨穂过滤]坏┏隼矗突嵊腥Я俑鋈嗽庋辏敲矗褪侨Я俑黾彝ナデ兹耍唬蘼廴绾危约阂欢ㄒ柚乖帜训姆⑸?

    清晨起来,他看看熟睡中的黄儿,是那般的娇美,嘴角含笑,睡得非常香甜。陈冬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心头沉重了,就是黄儿,以及凤飞飞等人。他没必要让这些人都跟着自己去冒险。

    此行,万死一生,他一个人取面对就够了。

    因此,陈冬深情地望一眼黄儿,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悄悄地出来了,然后留了纸条。

    留纸条时,他想了想,故意说自己去了北方,心说:即便黄儿等人醒来,追赶自己,也会和自己背道而驰。

    离开山水镇,陈冬朝南而去。

    一路上,黄儿温柔娇美的脸庞一直在眼前晃动着,仿佛从山水镇的方向,有一条绳子在牵着他,他不知道自己这一行,能不能再和黄儿见面,一个南下,一个北追,也许,今天一别,再也无法相见。

    心头覽过滤]梢奶郏畔路路鸸嗔饲σ话悖孔咭徊剑纪蚍旨枘选Q廴Σ恢痪跫涫罅恕?

    陈冬是个重情重义的男儿,他胸中热血鼓荡,如果不是担心黄儿等人的安危,他决不会就此和她们分手。

    唉。陈冬看看晴朗的天空,深吸一口气,大步流星地走了下去。

    傍晚的时候,陈冬来到了一座破败的庙荹过滤]?

    想是这里离龙家庄园不远了,周围也遭受了地震和水灾,到处还是一幅惨不忍睹的现象。

    “畜生,畜生……”一个上身破烂下身的妇人从庙角上站起来。

    陈冬一呆:“大嫂,您……”

    妇人朝庙中一指:“这些畜生……”

    庙内,传出一阵yín笑之声,yín笑中,夹杂着女子的尖呼。

    陈冬朝那边奔了几步,只听闷哼一声,回头一看,妇人已经撞墙而死。陈冬心中生起一股怒意,只听哈哈的声音传来:“姑娘,别喊了,你母女就从了我们,在这里喊破天都没用。”

    陈冬快步来到庙前,看到里面有七八个黑衣人,正将三个粗布衣服的女子按在地上,撕扯着她们的衣服。

    陈冬怒从心起,大喝一声:“滚出来!”

    那七八个黑衣人便是从海上过来的强盗,和被齐夫人打杀的强盗本是一伙,但大家分头行事,这些人并未见过陈冬。

    有两个挽着袖子奔了过来,骂骂咧咧地,而其他的还在撕扯三个女子的衣服。

    陈冬心头杀念猛起,大叫一声,双手抡起,左右开弓,蓬蓬,两声闷篬过滤]橇礁龊鹤直惚凰拿嗾拼蛄顺鋈ィ沟谇缴希飞舷恃泵埃乖诘厣喜欢恕?

    另外几个回过头来,放下三个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从背上抽出钢刀。

    呼呼,一个黑衣人劈头一刀奔来。陈冬身子一侧,脚下一滑,左手拉住他的手腕,将他身子一带,右手拍在他的胸荹过滤]?

    嘭,黑衣人闷哼一声,身子朝后倒去,却被陈冬又拉了回来。

    嘭,又是一掌,印在黑衣人的胸口。黑衣人头一垂,没有了呼吸。

    陈冬一脚将他踢飞,然后冷冷地看着另外几个黑衣人。

    那几个黑衣人吓傻了,扑通,都跪在地上,大喊饶命。

    陈冬瞥眼看看那三个女子,都是脸上浮着恐惧的神sè,正掩着衣襟。

    “一场天灾,让无数的百姓遭受苦难,那也不可避免,你们却……却丧尽天良,还想给这些受伤的百姓雪上加霜,真是畜生不如。”

    陈冬并非血腥之人,只是这几天看到遍地的尸体,胸口热血不由得涌了上来,再加上刚才自杀妇人的样子,还有隐隐中一股无法回归现实的郁闷感,让他心头不快,猛地大喝一声,呼呼几掌,拍在他们的头顶。

    噗噗,几个黑衣人仆倒在地,命丧黄泉。

    陈冬看看庙中三女,松了口气,说:“你们是哪里人,快回家。”

    三女,一长二少,似乎是母女。那年长的妇人拉着两个孩子,说:“快给恩人叩头。”

    三人一起跪下,感谢陈冬救命之恩。

    陈冬将三人搀扶起来,一问,三人是附近一个村落的,因rì间外出省亲,回来时遇到了这些强盗,如果不是陈冬,三人贞节难保。

    妇人连连道谢,希望陈冬到自己留宿一晚,然后第二天再走。

    陈冬点点头,来到妇人家里。妇人的丈夫听说陈冬救了自己的妻女,不住地感谢,又问陈冬是哪里人,要去哪里。

    陈冬笑笑,告诉他们,自己的家在龙家庄园附近,要去南方。

    闲话不说,陈冬在妇人家留宿一晚,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告辞离开。临行,妇人告诉陈冬,这场天灾让附近百里的百姓遭受苦难,天灾后,强盗横行,官府无力镇压,据说往南譡过滤]幸蛔剑缴嫌幸换锴康粒酱笸踅型和罚比瞬徽Q郏饭陌傩蘸涂蜕滩坏狼挂M露芄槐芸羯健?

    陈冬心说:既然我要南行,索xìng就会会这个秃头,也好帮路过的百姓和客商除了这个祸患。

    于是,陈冬径直朝贼山而来。

    中午,陈冬来到了山下。果然,周围一片凄凉,不但因为天灾的缘故,一路上,到处可见百姓自发留下的示jǐng,jǐng告路过的人不要前往,绕路再行。

    来到山下,陈冬往石头上一坐,朝山上看看,突然,他看到一棵树上挂着牌子,牌子上写着:人过留人,鸟过留鸟。

    好大的口气,这话是说,连鸟也别想飞过去[过滤]。

    正想着,突然,呼啦一下,从沟渠里蹿出五个汉子来。为首的一个,黑脸,膀大腰圆,上上下下看看陈冬,说:“小子,穿的不伦不类,从哪里来的?”

    陈冬看看他,淡然一笑:“我的来处,你不必知道,去,让光头带着所有的弟兄下来。”

    黑脸强盗哈哈大笑:“怎么,想见我们老大?你小子带了多少银子,值得我家老大亲自出马?”

    陈冬笑笑:“我只是想让他看看做强盗的下场。”说着,陈冬突然扑了过去,双手啪啪连拍,将黑脸强盗周围的强盗拍在地上。

    黑脸吓得脸sè一变,叫道:“小子,你等着,有种你等着……”

    说着,黑脸掉头朝山上跑去。

    陈冬盘腿坐在石头上,悠闲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突然,山上传来一阵厮杀声,接着,几十个强盗冲了相爱来。中间有四个强盗,扛着一把椅子,上面坐着一个秃头的强盗,四十来岁,小眼睛眯着,身边跟着那个黑脸的强盗。

    来到沟渠盵过滤]衾惨幌拢康撩桥懦梢慌牛巫勇湎拢和仿靥鹧郏纯闯露担?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原来是个毛头小子[过滤]。”

    陈冬瞥眼看看他:“你就是秃头?”

    秃头哈哈大笑:“真是个狂妄的小子,看样子,你不是路过,倒像是来存心找茬的。”

    陈冬淡然一笑:“我不但路过,也要找你们的茬,说说,你们犯了哪些罪,让我看看你们该不该杀。”

    “哈哈。”秃头狂笑一声,朝黑脸说:“告诉他?”

    黑脸来到沟渠盵过滤]露担骸澳阕约嚎纯础!?

    陈冬走到沟渠盵过滤]豢戳艘谎郏闳妊嫌浚鹬猩铡T矗登锖崞呤耍勺派习俚氖濉S心杏信欣嫌猩伲钚〉模瓷先セ乖隈唏僦小?

    “你们这些畜生。”陈冬两眼放shè怒火,施展绵掌,穿[过滤]在强盗中,啪啪啪,双手连拍,眨眼间,十几个强盗倒在地上。

    秃头脸sè大变,一招手,身边四个抬椅子的强盗,突然手中一抖,一张网将陈冬罩了起来。

    “哈哈,小子,你仗着自己有点功夫,就想和秃头大爷做对,来人,给我剖去心脏,扔进沟渠中。”

    有一个强盗持刀奔了过来,被陈冬一脚踢到。

    四个强盗一收网,陈冬四肢被束缚住,越来越紧,无法动弹。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车的轱辘声。

    众强盗不由得朝路上望来。黑脸说:“老大,覽过滤]返摹!?

    秃头一摆手,黑脸带着几个强盗拦在路中间。

    马车停下,陈冬抬头看去,赶车的居然正是青儿。车帘一撩,凤飞飞、黄儿、齐琪跳了下来。

    众强盗都瞪大了眼睛,哪想到来的全是美女。

    秃头一阵yín笑:“他娘的,老天爷开眼了,来人,给我抓活的。”

    众强盗扑了上来。齐琪手中木槌朝前一指,口中默念,只见众强盗就像一只只鸟,腾空而起。

    但是,他们不是鸟,鸟是有翅膀的,他们没有。飞上半空,又落了下来,一声声惨叫传来,众强盗都成了肉饼。

    黄儿扑了过来,从网中救出陈冬,扑在陈冬怀里,一时,千言万语都无从说起,只是不住地呜呜地哭。

    陈冬苦笑一下,朝凤飞飞抱抱拳:“今天真是多亏了凤小姐,你们怎么……”

    青儿倒背着手走了上来,哼了一声:“我的陈大英雄,你以为自己就能救世[过滤],想甩下我们,没门,别忘了,我们小姐也是智慧星下凡,你那点小聪明,哼。”

    陈冬再次抱抱拳,看看齐琪,问道:“齐琪,你怎么?”

    齐琪说:“一路上,我尝试了多次,最后想到,一定和佛语覽过滤]兀唬驮诟詹牛颐啥粤丝诰鳎欠鹩尚纳!?

    青儿说:“是[过滤],你要是再蒙不准,我们今天就要陪姓陈的一起死了。”

    陈冬叹道:“我可以去死,你们万万不能,你们落在他们手上,后果是非常惨的。”

    黄儿抬起头来,看看陈冬,说:“陈公子,我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别丢下我们了好不好?”

    陈冬点点头:“好。”

    凤飞飞走上几步,看看陈冬,又看看先前被陈冬打死的那些强盗,眉头一皱:“陈冬,我们在来的路上便看到庙前有一些尸体,看伤势,应该是你的绵掌所为,全是内伤,现在又……你……你怎么出手这么狠?当然,我是在为黄儿问的,她让我问你,自己却不想开口。”

    黄儿低下头来,一会儿又抬头看着陈冬。

    陈冬知道,黄儿有责怪自己出手狠辣的意思。他叹息一声,说:“庙前的那几个强盗,jiānyín妇女,死有余辜,而这些,你们来看……”

    说着,陈冬将她们带到沟渠荹过滤]?

    众女子看到沟渠中的无辜百姓,都是神sè惨变,赶紧离开沟边。

    黄儿问道:“他们都是这些强盗杀的?”

    陈冬点点头:“这些人,不但抢劫,还杀人,天灾给附近的百姓带来了巨大的伤痛,他们还趁火打劫,在人的伤口上捅上一刀,像这种丧尽天良的人,留下来,是百姓的祸患。”

    青儿说:“对,这些天杀的,死有余辜。”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