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86章 南海奇冰

第286章 南海奇冰

    ()天快黑的时候,马车来到一个村落荹过滤]4油饷婵矗ㄍ迓涞耐ǖ郎希桓鋈擞耙裁挥小?

    村子周围很静。

    夕阳将余晖洒在树上,屋顶上,以及村边的小河里,远处,一片片庄稼散发着稻香。

    黄儿和陈冬并肩坐在车辕上。望着这优美的乡景,忍不住哇了一声,感叹道:“好美[过滤],陈公子,如果我们能够在这里长久地住下来该多好。”

    陈冬点点头:“是[过滤],这里处处散发着乡土气息,真是个适合居住的地方。”

    说着,陈冬瞥眼间,看到村落的门在一扇扇地关闭着,窗户半掩着,里面露出一双双恐惧的目光。

    陈冬一收缰绳,马车渐渐地停了下来。

    青儿一撩车帘,探出头来,问道:“姓陈的,怎么不走了?”

    陈冬低声说:“我觉得这个村落的百姓有些特别。”

    凤飞飞听到陈冬的声音,撩开帘子,朝周围看看,点点头:“果然有些问题,这些百姓似乎惧怕什么,陈冬,我们下去看看?”

    陈冬点点头,跳下车,并将黄儿扶了下来,拴好马匹。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众女下了车,随陈冬来到最近的一家门口,轻声细语地说了几句,总算将门叩开。

    门内有一对老年夫妇,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一脸恐惧地缩在床头。

    黄儿上前问:“老人家,你们这里出什么事了吗?”

    从外表看,黄儿就是那种善良的姑娘,再加上她语音轻柔,因此,一家人松了口气。老妇人说:“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过路人,也不像恶人,是这样的,唉……”

    老妇人叹息一声,这才告诉众人。原来,不知从哪里流窜了一伙强盗来,占领了小河对岸的土地庙,并且每天晚上到村子里来抢粮食,还抢女人,村子里已经有五六个妇人被他们糟蹋了,那几个妇人羞愤而死。

    今天,强盗们放出话来,让村子里把成年的女子都送进庙去,要不然,晚上就放火烧庄。

    听完,凤飞飞忙完:“你们为什么不跑呢?”

    “跑?”老妇人叹息一声:“先不说我们祖辈以来就靠庄稼吃饭,没处逃,就是逃也逃不譡过滤]康撩钦剂送献叩奈ㄒ灰蛔牛碧堤煸种螅康脸雒唬傩漳芴拥亩继恿恕!?

    陈冬看看凤飞飞等人,说:“既然咱们遇到了,就灭了这伙强盗。”

    上了马车,众人来到村南。果然,桥对面有个土地庙。

    陈冬驾着马车,一路冲了过来。

    桥头站着一个汉子,看到有车奔来,伸手拦住。陈冬跳下车,看看他,说:“兄弟,我们是过路的。”

    汉子看一眼黄儿,哈哈大笑:“过路的?好,把这妞儿留下,你走。”

    陈冬眉头一挑,突然一掌拍在他的胸口。汉子闷哼一声,掉进河里。

    听到动静,庙内有人问:“老芠过滤]裁词拢俊?

    陈冬走到门口,说:“没事。”

    里面的人听声音不对,都站了起来,看看陈冬。陈冬朝里面看看,有六个汉子,一个个满脸横肉,虎背熊腰的,正在吃喝。

    “你小子是从哪来的?”一个汉子问。

    “村里,给各位送人来了。”说着,陈冬朝身后一指。

    黄儿、青儿、凤飞飞、齐琪都出现在庙门口。

    汉子们眼睛一亮,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乡间村落里居然能有如此漂亮的姑娘。扔下手中的酒坛,六个汉子急不可耐地奔了过来,就当他们想奔出庙门时,陈冬双手一抡,啪啪啪,啪啪啪,在每个人的身上印了一掌。

    咚咚,咚咚,有四个汉子倒了下去。另外两个,想是练过十几年硬功的,身子比其他人结实,虽然倒退几步,又奔了过来,这一次,是朝陈冬奔来的。

    陈冬双手一穿,朝两汉拍去。

    两个汉子正是这些强盗的头,是一对兄弟,早年在少林寺当过俗家弟子,都有十几年的硬功基础了。

    两人身子一躲,将陈冬的掌让了过去,呼呼,各自击出一拳。陈冬心中微惊,这还是他施展绵掌以来,遇到的最厉害的对手。

    陈冬脚步朝后一滑,摆摆手,示意凤飞飞等人朝后退退。

    两个汉子拳头走空,蓬蓬,各自打在门框上。只见门框都被他们的拳头砸烂。

    青儿吐吐[过滤]。黄儿不禁为陈冬担心。凤飞飞示意齐琪,随时准备施展异能。

    陈冬却一退又进,攻入两人中间。左掌一绕,格挡开一人的胳膊,右手在他的肩头一拍。那人疼得一咧嘴。他身上皮厚,肩膀却是关节之处,陈冬的掌风此时可以将三米外的小树打的伏地,这汉子再有硬功,也是吃痛。

    “好小子,有两个,让你见识见识少林罗汉拳的厉害。”

    那汉子身子侧着,左脚点地,右腿曲抬,上身前倾,双拳一上一下,朝陈冬的头和胸口击来。陈冬脚下一滑,饶到他的后面,左掌拍在他的后心,顿时将他打倒在地。身后,另一汉子一脚踹来,正中陈冬的后腰。陈冬就地一滚,站了起来,腰部隐隐作痛。

    那汉子大喝一声:“臭小子,找死。”便扑了过来。陈冬被他一脚踹在身上,大怒,暴喝一声,双掌齐出,居然迎着汉子,在他身体未落之际,拍在他的胸口。汉子自身前扑之力何等巨大,再加上陈冬的绵掌,顿时,闷哼一声,落地之后,身子抽动几下,见阎王去了。

    黄儿跑了过来,抱住陈冬的胳膊,关切地问道:“陈公子,你没事?”

    陈冬揉揉腰:“没事,没想到碰到两个硬角sè,走。”

    陈冬见这几个强盗都归了西,便上了车。青儿跑了进去,找了找,提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袱上了车,包袱里全是金银细软。大家继续赶路。

    没走多远,夜sè就暗了下来。

    凤飞飞撩起门帘,看看外面,说:“陈冬,咱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先住下?”

    陈冬[过滤]了一声。

    如此三几天,陈冬等人已经来到南海附近。

    天气越来越热,众人已经换上了薄衫,陈冬的风衣也穿不住了,毛衣去掉,黄儿为他购买了一身湖蓝sè的长衫。

    临近海盵过滤]憧梢孕岬揭还墒蹁醯钠ⅲ沟醚兹鹊奶炱兴航狻?

    前面,似乎传来阵阵惊呼声,海滩的渔村前围了不少人。陈冬等人走上前去,这才看到,人群中出现一个雕像。那是一个冰人,冰人是人的轮廓,但比人要放大了几圈。

    有人啧啧称叹:“这是什么,冰人,不会是从北方飞过来的,我们南方怎么能看到冰人。”

    有人突然说:“[过滤]呀,你忘记了十年荹过滤]?

    那人惊呼一声:“不好,寒心人要出现了,快走。”

    呼啦一下,渔民们都跑没了,沙滩上只剩下陈冬等人,以及这个冰人。

    黄儿围着冰人转了一圈,说:“好美[过滤]。”

    青儿拉开她,说道:“傻子,你没听渔民们说吗,我想,这就是寒心人的标志,看来,她到过这里,并留下了记号。”

    凤飞飞吐了一口气,看看茫茫大海,说:“不管怎么说,我们毕竟找到了她,而且,看样子我们来得还算及时,寒心人还没有开始抱负xìng杀戮。”

    凤飞飞的话刚落地,突然,一个yīn冷的声音虚无缥缈地传了过来:“也许,你们就是老娘的开始。”

    陈冬等人心一寒,齐齐后退几步,朝周围看着。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即便最近的渔村,也在几百米外,而大海近岸,也看不到船只,有十几艘渔船,在靠近渔村的浅滩上停泊着。

    陈冬高声叫道:“是寒心人吗?出来。”

    那声音再度传来:“小子,我就在你面前,你吵吵什么。”

    陈冬左右看看,然后目光落在冰人上:“你……你……”他赶紧伸手拉开黄儿。就在这时,冰缓化开,只见里面盘膝坐着一个老妇人。老妇人面sè如冰,五官如此雕刻的一般,一脸的yīn冷,目光像刀子一样扫着众人。

    “你们好像是专程来找我的?”老妇人问。

    青儿叫道:“你就是寒心人?”

    老妇人点点头:“不错。”

    青儿朝齐琪叫道:“快,齐琪,动手[过滤]。”

    齐琪双手哆嗦着,慢慢地拿出木槌。突然,寒心人一然手,木槌到了她的手上。众人大惊。寒心人低头看看木槌,冷冷地问:“是佛家的东西,有什么用?”说着,寒心人居然将木槌朝齐琪递来。

    齐琪抖索着身子,不敢上荹过滤]3露缌斯ィ话炎ス鹃常旁谄腌鞯氖掷铩:娜松ㄒ谎勰鹃常担骸澳训勒馐悄忝堑幕ど矸抗焙寥炭嗟男ι浅4潭ν辏腌髡姓惺郑骸肮媚铮矗梦铱纯茨愕幕ど矸惺裁醋饔茫俊?

    齐琪闭着眼,喃喃地叫着。一道绿光吐出,只见寒心人的身子被像被绳子一样,拽上了班孔刚。

    青儿高兴地叫道:“好[过滤],摔死她……”

    正说着,声音却戛然而止,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原来,寒心人居然又盘膝坐回原处。

    “哈哈……”寒心人桀桀怪笑:“原来是一件灵物,不过,要用来对付老娘,却差的远。说着,寒心人手指一点,齐琪突然惊呼一声,手像摸到了蒣过滤]趿嘶厝ィ鹃橙幢涑闪吮唤亟氐兀尤贿沁堑囟系簟:寥炭嘈渥右簧ǎ且唤亟鼗谟校患恕?

    青儿吓得脸sè大变:“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寒心人手一招,青儿和齐琪双双被她吸在身边。寒心人冷冷地说:“看来,你们要成为我出关以来的第一批冰人了。”

    陈冬大步跨上,叫道:“寒心人,放开她们。”

    寒心人抬头看看陈冬,哈哈大笑:“小伙子,这些年,我不止一次见过你这样为女人冲动的男人,好,既然你想成为第一个,我成全你。”

    陈冬慢慢地走到她的身盵过滤]喽推腌骼缴砗螅ヒ煌洌绞值痛梗夯禾穑档溃骸昂娜耍∽恿妨艘惶酌嗾疲M玫侥闹附獭!?

    说着,陈冬左掌双掌朝前一拍。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