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89章 小姐失身

第289章 小姐失身

    ()陈冬看看黄儿,又看看那凤飞飞三人,心中好不为难。

    虽然,他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三女被寒气入侵内脏而死,可是,他也不能做出那种风流之事来。这情景如果放在以前,陈冬自然乐得享受三具美体,但现在,他先有小师娘在心,又装着对黄儿的一份情感,自然不能乱来。

    黄儿扑通跪倒在地,抱着陈冬的双腿,苦道:“陈公子,就当黄儿求你了,你不能看着小姐死[过滤]。”

    陈冬心头万分为难,他摇摇头,叫道:“黄儿,你快起来,这件事……我……我实在无法做到……”

    黄儿凄然一笑,爬到凤飞飞的身盵过滤]亟庾潘囊路3露胱柚梗吹交贫潜莸难樱齑饺涠此挡怀隼础?

    很快,凤飞飞那成熟修长的身材一览无余地暴露在眼荹过滤];贫蛔樱卣谧∷纳碜樱赝烦露矗抗庵谐渎搜肭笾畇è。

    陈冬一咬牙,走了过来。黄儿站起身,慢慢地为他解着衣服,一边泪水盈盈,心头说不出是喜是怨,是苦是涩。

    很快,陈冬的衣服除掉,他看看黄儿,吞吐道:“黄儿……我……我……”

    黄儿一掀被子,按着他靠近凤飞飞。

    凤飞飞虽然几近昏去,但是,总是有些知觉。但是,她浑身僵硬,口吃难以启张,意识也处于迷离状态。

    +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除了黄儿,其他三女,以她的寒气为重,因为,在寒堡中,她便护住了三女,刚刚,她又将用身子尽量遮挡着二女。

    她虽然意识到要发生什么,可是,却无力拒绝。凤飞飞又羞又急,心中喊道:不要,不要……

    黄儿见陈冬还在迟疑,便起身将凤飞飞拖到旁边的石头上,这样一来,凤飞飞整个人就像个大字,摆出了xìng感撩人的姿态。黄儿看了陈冬一眼,见他突然闭上了眼睛。

    黄儿瞥一眼陈冬,见他丝毫没有冲动的样子,知道无法行男女之事,急道:“陈公子,你倒是看看小姐[过滤]。”

    陈冬不敢睁眼,黄儿拉过他的手放在凤飞飞的胸上,陈冬此时心头并无yù念,他哪里会冲动?

    黄儿简直急得快要哭了,他见陈冬身体的前端还是疲软的,知道无法yīn阳交合,于是解开裙带,除掉裙子,一偏身,倒坐在凤飞飞的身上,然后将陈冬往自己的怀里一带,然后吻上了他。

    在黄儿的绵绵细吻下,陈冬很快就冲动了,他突然觉得黄儿抓住了自己的小弟弟,往前引领着。

    陈冬摇摇头,说:“黄儿,别这样。”

    黄儿说:“是我[过滤],我的身子。”说着,黄儿一手揽着他的腰,一只手,将他的小弟弟引领到两腿之间,然后双手绕住陈冬的腰,往里带动。

    此时此刻,陈冬自然无法拒绝黄儿。他回吻着黄儿,身体开始不断地运动。

    黄儿伸出一出手,摸索着,用手引领誟过滤]碜游⑽⑻ё牛蚝笠怀罚袜鸵恍Α?

    陈冬突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居然已经和凤飞飞交合在一起。他刚想抽身,黄儿叫道:“别动,陈公子,你已经这样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过滤],难道你真不想让小姐活了?”

    说着,黄儿偏身跳开,穿好裙子,去那边拿了些酒,解开青儿和齐琪的衣襟,在她们的胸口搓着。

    此时,陈冬的身体和凤飞飞贴在一起,他看看凤飞飞,双颊之上已经泛着两团红晕,但是,身体还是凉的。他叹息一声,只好继续运动着。

    不知不觉,他感到凤飞飞的身子温暖了起来,看到她身上有了血sè,也忍不住心中一喜,又见她眉头微微皱着,牙齿轻咬嘴唇,似乎内心有什么痛楚,正在忍耐,心道:难道她心脉之间还有寒气未除?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就不能前功尽弃了,陈冬心一横,加快了冲撞的频率。

    事实上,陈冬的确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固然,一个人可以转变xìng格,但那是在许多伦理道德和素养的基础上,开始的变化,但是此时,木已成舟,想反悔也晚了。陈冬知道,自己大错铸成,或者说为了救凤飞飞也只能这样了。

    于是,陈冬便将什么道德观念抛在了脑后。

    所谓好人恶人,其实,都是一念之差。

    陈冬天生情种,所以,成年后才背上了一桩桩风流情债。之后虽然对唐莎专情,却也是因为一份愧疚在心,在提醒自己不要辜负了她。此时,陈冬和小师娘远隔数百年,自知回去无望,于是,这份束缚无形中解开了。当然,由于黄儿的温柔可人,如果不是遇到今天这种情况,陈冬也不可能再惹出风流韵事来,只因此事太过特殊,人命关天,加上黄儿的跪地央求和以身引领,事实已经形成,陈冬便只能接受了。

    当心中念头一起,自然,陈冬的心态渐渐放开。心态一放开,就像河闸打开,yù念便开始滋生。

    凤飞飞自然是一个典型的美女,她高雅端庄,又不失落落大方,那高贵的气质甚至是黄儿等人所不能比拟的。陈冬的目光慢慢地落在凤飞飞的身上。此时,由于血液的循环,凤飞飞的肤sè可是恢复,整个人白里透红,那修长的身材和小师娘一般xìng感,丰满的双胸,又让陈冬不忍想起龙珑来。陈冬慢慢地伸出双手,忍不住放在凤飞飞的胸上。那对胸,和龙珑的一般滚圆,少了些坚硬,却多了些柔软和舒适的感觉。

    当血液循环开后,凤飞飞的意识便开始渐渐苏醒。朦胧之中,她感到一个人正在冲撞着自己的身体。她目光迷离,慢慢地睁开,看到了陈冬,几乎惊叫出来,她又急又衃过滤]偷匾幌拢只杳粤斯ァ?

    半晌,她在一阵阵冲撞的快感中苏醒过来。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哦,是了,凤飞飞想起了自己的身体中了寒心人的寒毒。是黄儿让他做的,还是他自己?不,不要,我不能和他这样,我心中有大师兄[过滤]。凤飞飞一阵焦急,双手微抬,便在这时,突然,就觉得胸前传来一阵快感。她瞪大了眼睛,原来,陈冬俯首吻住了自己的胸。天哪,我……我还能活吗。凤飞飞正要开口,却感觉那阵阵快感直荡心底,让她说不出的愉悦。凤飞飞迟疑了,她的脑子一片混乱,突然间,大师兄的影子浮现眼荹过滤]?

    “天空,天空……”凤飞飞喃喃地说着:“是你,一定是你,你回来了……”

    凤飞飞猛地想起了龙天空,心头万分喜悦,仿佛此时,她身上的人就是龙天空一般。不知多少次,凤飞飞在梦中,和大师兄恩爱缠绵着,那感觉就像真的一样,在封闭空间三百多年,她心中几乎没有一刻不在想大师兄。那份思念,就像扎了根一般。而这种男女交合也让她一下子想到了大师兄。因为当年,大师兄带给她的幸福,她永远记在了心上。

    凤飞飞恍惚中,伸出双手,抱住了陈冬,她口中发出梦呓般的欢叫。

    陈冬听她不住地叫着龙天空,又反转双手,拥抱住自己,知道她已经醒了,身体应该没事了。本来,他yù念滋生,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但一听她喊着龙天空,又想到她梦呓般的欢叫声一定会让黄儿不舒服。于是,陈冬瞥眼看看黄儿,果然,黄儿正在看着他们,嘴角绽放着几丝苦涩。

    陈冬慢慢地停下了。

    陈冬一停下,凤飞飞顿时清醒了,她晃了晃头,揉揉眼,当看清和自己交合的人居然是陈冬时,惊叫一声,一下子从石头上滚下来,拉过自己的衣服,遮住自己,羞愤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黄儿扑通跪倒在地,叫道:“小姐,你要怪就怪我,是我让陈公子这么做的?”

    凤飞飞没有说话,她低着头,慢慢地穿好衣服,站了起来,看看陈冬,一脸幽怨,满眼泪水。

    如果说上一次和陈冬交合,是因为自己中了yīn阳交合散的话,但这一次呢?她无法原谅自己,当然,她知道,这前后两次都不是陈冬的错。上一次,甚至可以说是自己引诱了他,而这一次,他也是为了救自己。

    凤飞飞突然一扭头,朝墙上撞去。

    陈冬吓了一跳,赶紧施展绵掌的布法,脚步一滑,到了石壁荹过滤]_说匾簧锓煞烧米苍谒男乜凇3露纯嗟厣胍髁艘簧刈诘厣稀7锓煞苫瓜朐俅巫不鳎贫丫∷械溃骸靶〗悖绻阆氩豢腿没贫ニ馈!?

    说着,黄儿朝墙壁撞去。凤飞飞一把抱住她,两个人哭成一团。

    凤飞飞哭道:“黄儿,小姐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可你想过没有,我心中只有大师兄……”

    黄儿叫道:“小姐,龙天空早就作古了[过滤],而且,人家早就妻儿一群了。”

    凤飞飞苦笑摇头:“可我永远忘不了他。”

    黄儿一指陈冬,说道:“陈公子不也一样吗,他也忘不了他的小师娘,可是,他来到咱们这里,无法回去,不也接受现实了吗,再说,这也是你劝的他[过滤]。”

    凤飞飞一呆。黄儿扭头看看青儿和齐琪,苦笑道:“她们怎么办[过滤],小姐,我听你的。”

    凤飞飞慢慢地坐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去面对陈冬,是[过滤],自己也曾劝过他,但为什么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就那么难以接受呢。

    突然,陈冬伸手摸着地下。他坐在地上,感觉到那地方有些温热。甚至脊背靠墙的的位置也是。

    陈冬心中一动,他站了起来,看看整面墙壁,叫道:“这石壁后不是岛屿,应该还有一个洞,你们看,这些石壁是一块块的石头垒成的,不是浑然一体的,说明,有人封住了里面。”

    黄儿和凤飞飞走过来看看。陈冬让她们摸摸刚才自己摸过的地方。黄儿惊呼:“温的?”

    陈冬点点头,说:“你们闪开。”

    陈冬施展异能,慢慢地打开石壁,发现里面果然有一个洞府,而且亮幽幽的。三人走了进来,这才发现,靠近刚才温热的地方,有一股细流,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如同一个泉眼,而细流顺着一条几米长半米宽的小溪流到一个池子里。

    池子里热气腾腾。

    “温泉!”黄儿欣喜地跳了起来:“陈公子,快将她们弄进来[过滤]。”

    陈冬赶紧施展异能,将青儿和齐琪吸了进来,又将外面的衣服等全部弄了进来。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