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291章 当新郎

第291章 当新郎

    ()这一天,龙家庄园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陈冬和凤飞飞的婚礼开始了。

    附近的乡亲来了很多贺喜的,场面非常的热闹。

    凤飞飞和陈冬都身穿大红喜服,按照古典的婚礼程序,两个人手牵绸子,来到大堂前,拜了天地。

    黄儿招呼众乡亲在大院里喝了喜酒,大家这才一个个散去。

    陈冬搀扶凤飞飞来到布置的洞房内。来到洞房,凤飞飞在床沿坐下,陈冬看看她,暗叹一声:唉,如果不是黄儿,自己决不会娶凤飞飞的,可自己对凤飞飞两度亲昵,虽说都是事出有因,但人家毕竟是千金小姐,对人家负责也是应该的,除了结为夫妻,还有什么办法能保住人家的名节?让她绝了死念?

    两人沉默着,谁也不说籟过滤]M煌坏暮熘蛱拧4巴猓靤è渐暗。凤飞飞突然想起什么,问道:“陈冬,青儿和齐琪还好?”

    陈冬点点头:“我昨天去给她们送食品和水,她们一切还好,就是闹着要跟回来。”

    “那怎么行,她们无法脱离温泉,离开温泉,晚上万难熬过。”

    陈冬说:“是[过滤],青儿和齐琪寒气沉淀于心,每逢夜间便滋生出来,凤小姐,我看……不如想一下她们的婚事。”

    凤飞飞轻叹一声:“我何曾没有想过,只是……我觉得并非寻常男人才能化了她们〖体〗内的寒毒,也许,也得纯阳之体才行,纯阳之体,去哪里才能找到?”

    陈冬一呆,默然半晌,望着窗外。

    凤飞飞站了起来,淡淡地说:“好了,不说这些了,把我的蒙头盖挑开。”

    陈冬走了过来,挑开她的蒙头盖,只见凤飞飞双眉微锁,似是心事重重。

    凤飞飞默默地走到桌前,看着那壶酒轻叹一声,慢慢地倒满两个杯子,看了陈冬一眼。陈冬走了过来坐下。凤飞飞端起酒杯,陈冬也端起酒杯,两人胳膊相勾。凤飞飞喃喃地说:“喝下交杯酒之后,你我便是夫妻了,从今之后,我叫你夫君,你叫我娘子,你可记得?”

    陈冬点点头。

    凤飞飞又道:“还有,我不似黄儿那般xìng子,虽然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不是不可,但你以后要想纳妾,须得经过我的同意。”

    陈冬赶紧说:“不,不会的,我先有黄儿,再有您,已经知足了,怎么再生纳妾之心。”

    凤飞飞摇摇头:“我只是有言在先,另外,黄儿虽和你拜堂在先,但我毕竟是她的小姐,因此,我和她只能分东室西室,没有大小之分。”

    陈冬点点头:“这个自然。”

    凤飞飞松了口气,慢慢地饮下杯中酒。陈冬也将酒饮了。

    凤飞飞站了起来,转身看看洞房,喃喃地说:“三百多年了,无论如何,我总算成为这里的女主人。”

    陈冬也站了起来,说道:“一切都是按照以前的样子复制的,希望凤小姐能够满意。”

    凤飞飞转头看看他,摇头说:“你忘了我是怎么说的?要叫娘子,从今晚开始,我已经不是你眼中的小姐了,而是你的娘子。”

    陈冬[过滤]了一声。

    凤飞飞来到床边坐下,看看陈冬,轻声问:“今天当着所有乡亲的面,我介绍你时,说你叫龙陈冬,你是不是感觉委屈?”

    陈冬微微一笑:“没有,我知道小姐……哦,是娘子,我知道娘子的心情,你忘不了龙天空。”

    “是[过滤],我怎能忘了他……”说着,凤飞飞神思似乎拉回了多年之前,喃喃地说:“那段时间虽然短暂,却是我终生难忘的,大师兄多才多艺,温文尔雅,我怎能忘记。”

    陈冬轻叹一声,心说:凤飞飞虽然和自己举行了婚礼,但她只是为了一个贞节,但她心中并没有我。

    陈冬一声苦笑。

    凤飞飞收回思绪,看看陈冬,轻声说:“相公,我知道,你心中还是与委屈的,但我喜欢大家叫你龙庄主,你明白吗?”

    “我明白?”

    “那就好,那就好,记得我和大师兄第一次在一起,那晚,我和他说起要嫁给他的事,他不知从哪里取出一套喜服,让我换上,那天,他叫我娘子,我叫他相公,我……我真的很幸福……”说着,凤飞飞双颊绯红,神sè间流露着甜甜的笑意。

    陈冬忍不住说:“凤小姐……娘子,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应该追求未来的幸福。”

    凤飞飞身子微微一震,半晌叹道:“是[过滤],你说的对,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我们应该追求未来的快乐和幸福,我常常用这句话劝慰自己的……相公,你说的对,我不想了,咱们休息。”

    说着,凤飞飞伸手拉过陈冬,来到床边坐下,慢慢地落下幔帐。

    幔帐外,烛光突突地跳着,幔帐内,陈冬的心也在跳动。

    凤飞飞似乎决定了什么,她缓缓地除去自己的喜服和月白sè的短衣,然后又替陈冬将喜服脱下,将短衣脱掉。

    缓缓解开短衣,凤飞飞躺在绣huā的鸳鸯枕上,露出了那同样大红的绣着一对戏水鸳鸯的兜肚。兜肚鼓鼓着,难以遮掩那对柔软而丰满的酥胸。

    肚兜下,平滑的小腹上,肚脐也露了出来,下面,洁白的短裤裹着两条细长的。

    陈冬眼前突然浮现出小师娘的影子,迟疑+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着。但随之,心道:罢罢罢,既然无法回到过去,再说,我已经和人家成了亲,难道要让人家守活寡不成?小师娘,别怪我,一切都是天意[过滤]。陈冬慢慢地脱下短衣,又将短裤褪去,伸手去褪凤飞飞的短裤。

    凤飞飞突然伸手按住他,目光中似有矛盾的意思。

    “娘子,怎么了?”

    凤飞飞看看陈冬,轻叹一声:“没什么……”

    凤飞飞松开手,任陈冬将自己的短裤褪了下去。陈冬目光顺着她平滑的小腹往下移动。凤飞飞双手往两腿之间捂了捂,脸上显出羞涩之意。

    陈冬俯身躺在她的身盵过滤]嵘剩骸澳镒樱绻愫蠡冢颐恰?

    “不,不,我没有后悔。”凤飞飞一把抓住陈冬的手,摇摇头:“你应该知道,我贵为小姐,和你……和你有了那种事,如果不这样,我真的活不下去了。”

    陈冬点点头:“我知道,所以,为了负责,我也会娶你的。”

    凤飞飞闭上眼睛,[过滤]了一声,心说:我不多想,我一定要忘了过去,忘了……

    正想着,就觉得陈冬的嘴巴凑了上来,慢慢地吻住自己。

    绵绵的吻,细腻的吻,让凤飞飞顿时眼前浮现出龙天空的影子。

    那吻,让凤飞飞一阵阵情动,她不由得抱住了陈冬的脖子,回吻着他。

    陈冬伸出手,慢慢地撩起她的兜肚。望着那丰满的一对酥胸,陈冬两眼渐渐放光,一只手绕过凤飞飞的脖颈,在她的左胸上轻轻地揉捏着。凤飞飞更加迷离,身子渐渐地扭动着。

    陈冬慢慢地将嘴巴下移,吻在凤飞飞的另一只胸上。

    极度的刺激感让凤飞飞惊呼起来,她突然捂住双胸,叫道:“不要……”

    陈冬抬头看着她。

    凤飞飞摇摇头:“你不是龙天空,不是。”

    陈冬说:“我当然不是[过滤],可我现在是你相公[过滤]。”

    “相公,相公……”凤飞飞神思迷茫,点点头:“是[过滤],龙天空已经成为过去,你是我的相公……相公……”

    说着,凤飞飞慢慢地放下手。陈冬再次吻了上去。凤飞飞闭上眼,心道:我让人们称呼他龙庄主,就是想让自己容易接受这份姻缘[过滤],可他不是大师兄,不是……我怎能和他这样。

    想到这,凤飞飞就像伸手去推,可是这时,渐渐地,她〖体〗内的yù念也被陈冬带动了起来。她听到了自己的心曲,那发自心底深处的声音,正在渴望着什么,她的心cháo在起,几乎浑身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在期待着什么凤飞飞将吐在喉咙里的声音又咽了回去,双手变推为抓,忍不住抱住了陈冬的肩膀,心道:罢了,罢了……

    心念放开,凤飞飞身体也松弛了下来。如此一来,在陈冬的亲吻和爱抚下,凤飞飞渐渐yù念难忍,满面cháo红,身体也泛着一片片的晕红,腰在不停地扭动着,双腿曲张,看上去,已是yù火难耐的样子。

    陈冬翻身下床,伸手将凤飞飞的身子拉到床沿,和床沿垂直,然后将她的两条腿左右分开。

    凤飞飞猛地一阵神智清醒,叫道:“你[过滤]什么?”

    陈冬说:“娘子,我是你相公[过滤],今天是咱们的婚礼,一刻值千金[过滤],你说我要[过滤]什么?”

    “可是,可是……”凤飞飞忙说:“别这样,龙天空从没这样过。”

    陈冬心中有气:怎么又是龙天空,娘子[过滤]娘子,我们已经成婚,你心里能放下龙天空吗?

    任何一个男人,绝不会容忍自己的妻子心中还想着其他的男人。陈冬也是男人,他当然心中有气。是因为自己两度玷污了人家的清白,陈冬才答应娶她,和她婚礼,可是,都这时候了,她心中还念念不忘着龙天空,叫我龙庄主也就罢了,龙陈冬也罢,因为自己的外祖毕竟是龙天空,但是你不能这时候还把我当龙天空[过滤]。

    陈冬看看凤飞飞,问道:“娘子,你是说,你和龙庄主从没用用过这样的姿势?”

    凤飞飞脸红红的,摇摇头:“我们其实只在一起三次,不过我们都是在床上的,哪像你这样,你这样决不是龙天空的样子。”

    “三次?”陈冬心说:才三次你就将他记了三百多年,不行,你既然成了我的老婆,就要把陈天空忘记。

    想到这,陈冬说:“娘子,我是陈冬,不是龙天空,如果你非要我变得和龙天空一样,那……”

    凤飞飞见陈冬似乎生气了,忙说:“相公,对不起,我……我只是心中有个念想,希望……希望自己能够在心理上接受而已。”

    陈冬说:“没事的,你放松下来,心中只想着我。”

    凤飞飞只好接受现实,她慢慢地放松下来,望着陈冬,尽量将他记在自己的心里。

    陈冬慢慢地俯下身子,然后展开了冲锋。

    陈冬憋着一口气,这次冲锋,简直极度疯狂,如暴风骤雨一样。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