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08章 救人

第308章 救人

    陈冬想了想,又叫进一个来。岳三娘如法炮制,将这一个也打倒在地。陈冬低声对二愣和岳三娘说:“门外还有四个,你们有把握吗?”

    岳三娘说:“别说四个,四十个也不怕。”

    陈冬低声说:“不可惊动小鬼子。”

    岳三娘只是口上说说,自然知道厉害。她和愣子并肩走了出去,来到门口,突然出手,啪啪两下,将四个鬼子放倒。陈冬做了个竖立的姿势。两人将鬼子贴墙放好,用枪支着。三人朝外走去。

    愣子嘿嘿地笑,朝陈冬一伸大拇指:“陈兄弟,你比咱们方队长牛多了,你又救了咱一命。”

    陈冬低声说:“别吵,大门口还有宪兵。”突然,陈冬一瞥眼,看到旁边有一辆摩托车,心中一动,说:“譡过滤]铣怠!?

    三人上了车。陈冬发动了摩托车,却不料,这三轮摩托和二轮不一样,差一点撞在墙上。门口那四位探头看看,叫道:“怎么搞的。”

    陈冬摆摆手:“喝多了,没事。”他小心翼翼地总算开到了街道上。

    岳三娘拍拍陈冬的肩膀:“陈小子,老娘我收回以前对你说的那些籟过滤]!?

    陈冬笑笑,摇摇头。岳三娘想了想,说:“现在城门好像关了,怎么办+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

    陈冬说:“就说执行紧急任务,走。”

    摩托车左右拐着,快到城门时,陈冬终于能够掌握自如了。

    门口的哨卡站着两个伪军,惊醒了,拦住摩托车。陈冬说:“紧急任务。”

    伪军说:“啥任务,怎么皇军没打电籟过滤]!?

    陈冬一巴掌打了过去:“八格。”

    伪军捂着脸蛋子看看三人,打一敬礼,说:“太君,我们也是为您们服务[过滤],就履行个程序,口令,夜黑。”

    陈冬说:“八格。”

    他并不知道,这宪兵队和门口的伪军口令是不一样的。伪军见他答不上来,有些怀疑,掏出枪来,朝空放了一枪。

    岳三娘嘭地一枪,送给他一个子弹,让愣子赶紧去开城门。愣子刚来到城门盵过滤]盼郎诳ㄌ匠鲆桓黾芑估矗煌弧;股╗过滤],封住了大门。陈冬一见,招呼两人弃摩托上城墙。陈冬在前,两人在后,身后哨卡里七八个伪军和五六个鬼子涌了出来,刚才,这些人都在睡觉,枪声一响,便惊醒了。

    陈冬将绳抓垂下,叫道:“下。”

    陈冬让岳三娘先下。岳三娘到了下面,端着枪,愣子和陈冬一上一下,顺着绳子溜了下来。鬼子已到城墙边。岳三娘借着月光,啪啪啪,几枪,撂倒三个。陈冬和愣子跳了下来,三人朝树林里跑来。来到树林外,城门已开,只听小鬼子和伪军喊着,追了出来。

    陈冬牵过马,对愣子和岳三娘说:“快,你们上马,去石头村。”

    愣子叫道:“陈兄弟,那你呢。”陈冬一边脱着鬼子的衣服,一边说:“别管我,我有去处,我有个朋友就在近处。”说着,陈冬将衣服挂在树上,拿起枪,边打边朝南而去。

    岳三娘说:“别磨蹭了,上马。”愣子无奈,只好上了马,和岳三娘撤了。

    陈冬将小鬼子吸引开,将枪一扔。他本来就打不准,再说,子弹也打空了。陈冬钻进一个村子,然后翻墙越脊,又回到了石城边。

    陈冬算计的没错。城里的鬼子以为他们逃走了,却不想,陈冬又来到城墙边。他看看绳索还在,就悄悄地爬了上来,趁着月黑风竅过滤]比氤悄凇?

    城门口虽然加派了小鬼子和便衣队,但是,城墙上没人。

    陈冬爬到一户的屋顶,躺在上面睡了一觉。天色渐亮,他才溜了下来,出了城。

    一路上,看到一队队的小鬼子顺着大路在搜索着,显然,小鬼子发火了。居然有人从宪兵队将人救走不说,还杀了几个小鬼子,他们觉得这是奇耻大辱。

    一路上,陈冬听到小鬼子和便衣队在议论着大英雄,说什么昨晚的行动一定是大英雄[过滤]的。

    陈冬摇摇头,心说:看来,小鬼子被大英雄吓坏了。

    午后,陈冬回到了石头村。陈冬刚出现在桥盵过滤]捅徊t望的八路看到了。有人给黑妹发去了信息。黑妹带着齐琪迎了出来。齐琪看到陈冬,顿时扑了过来,抱住他,说:“师哥,我以为……以为你……”

    陈冬笑笑:“傻丫头,你不知道师哥的本事吗,有什么可怕的。”

    方刚等人也迎了出来。愣子呵呵大笑,将陈冬抱了起来,转了一圈,才放下:“陈兄弟,大家这才可没人敢小看你了,孤胆英雄,我看你比那个大英雄也不赖。”

    陈冬笑笑,抱拳说:“让大家担心了。”

    方刚过来拍拍陈冬的肩膀,说:“你[过滤],骑去了黑妹的马,你知道她当时是怎么说的吗?”

    陈冬望向黑妹。黑妹笑道:“怎么,你想听吗,那我就说……我说你小子死了不要紧,可别把我的马送到鬼子手里去。”

    陈冬哦了一声,笑笑:“也没什么,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要去救愣子和三娘。”

    黑妹看看齐琪,说:“是齐琪说的,他说你一定是救他们了。”

    方刚再次拍拍陈冬的肩:“以后这种行动还是和我们商量一下,毕竟太危险了。”

    陈冬笑笑:“其实有时候我们是可以用智的,虽然小鬼子人多,但我们也不用怕它。”

    黑子哈哈一笑:“陈兄弟,你这一去[过滤],我妹妹骂了你半夜,不过幸好,她的马安然回来了,要不然[过滤]……”

    黑妹瞪了黑子一眼,走到陈冬面前,看看他,说:“行[过滤],我以为和愣子一样,不过是个莽夫,没想到有些脑子。”

    愣子说:“那还用说,陈兄弟穿着小鬼子的服装,大摇大摆地进了牢房,当时我还想骂呢,陈兄弟嘘了一声,我就认出来了……”

    岳三娘呵呵一笑:“看来,不止我对陈兄弟刮目相看了,大家一样吧,陈兄弟……”说着,岳三娘走到他的身盵过滤]诿眉房琜过滤]在他腿上一噌,瞟着他说:“老娘有点看上你了。”

    众人哈哈大笑。黑妹啐了一声,拉着齐琪进屋去了。

    傍晚有人来报,说石城传出消息,说这次救人又是大英雄做的。众人不由得都朝陈冬看来。陈冬哈哈大笑:“看来,小鬼子是要面子,动不动就和大英雄联系在一起。”

    愣子笑道:“对,对,我看陈兄弟就是大英雄,哈哈,陈兄弟,你就当这个大英雄吧,咱们也沾沾英雄的光。”

    陈冬摆摆手:“好了,愣子,别闹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天色渐亮。陈冬爬了起来,看看身边的愣子,还在呼呼地大睡。他来到院子里,见岳三娘、方刚、黑子正在练拳,又看到黑妹正在教齐琪打枪。

    陈冬想起什么,摇摇头,走了过去,说:“黑妹,你不用教她。”

    黑妹瞥他一眼:“怎么,齐琪妹妹不能打鬼子吗?再说,这年头的学会打枪怎么样?起码能自保,我还想发展她加入八路军呢。”

    陈冬忙说:“不是的,你……”

    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因为他知道,齐琪的生命也许随时就会结束,她决不能留下来。

    黑妹白他一眼:“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齐琪已经答应了,要和我学枪,你管得着吗?我还要教她功夫呢,女孩子,学点功夫也好防身。”

    陈冬走到一盵过滤]僮恚豢吹胶诿迷诮唐腌魅拧?

    这时,诸葛智拧着愣子出来了。愣子打着哈欠,叫道:“诸葛智,你[过滤]什么?”

    诸葛智说:“练功,在武工队住,就得学会练功。”

    黑子一边打拳一边说:“不错,武功这东西,不能搁下,一搁下就会退步。”

    陈冬想起自己的绵掌,他走回屋里。

    是[过滤],他的绵掌也是每用一次,每次都有进展。但是,他不便在外面练,只好来到炕上,盘膝坐下,练习呼吸和任督二脉气息的配合。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睁开眼,看到诸葛智站在面荹过滤]3露驴唬担骸爸罡鸫蟾纾阍缇屠戳耍俊?

    诸葛智笑笑:“刚来,看到你正在休息,没敢打扰,你这是在练功吗?”

    陈冬笑笑:“什么功,睡不着,坐着想点事。”

    诸葛智点点头:“该吃午饭了,大家让我来喊你。”

    晌午刚过,一个情报兵跑了进来,向黑妹汇报情况。

    “不好了,双龙山侧的村民被小鬼子抓去了。”

    众人都是一惊。黑妹叫道:“小鬼子为什么滥抓无辜?”

    情报员说:“听说是因为大英雄,小鬼子的特别行动队在双龙湖畔摆下了擂台,让大英雄前去,大英雄一[过滤]不露面,他们就杀三个百姓。”

    陈冬心中一愣,暗道:看来是伊藤二郎想逼自己出面。

    愣子跳了起来,骂道:“他奶奶的,咱们出发,砍了这狗[过滤]的。”

    方刚摆摆手:“大家不可冲动。”说着,方刚看看黑妹。

    黑妹眉头皱着,说:“这显然就是小鬼子的阴谋,他一方面要引大英雄出来,一方面或许也想将咱们东海支队和武工队一网打尽,他算定了咱们都不会置百姓死活不顾的。”

    黑子说:“妹妹,这件事我看你就别参与了,我和方队长……”

    黑妹叫道:“不行,我是政委,我有话语权。”

    “好吧。”黑子看看方刚:“方队长,明天第一天,如果大英雄不出现,咱们就得有三个乡亲死于非命,还是商量一下吧,看该怎么应付。”

    方刚点点头,瞥一眼诸葛智:“军师,你先说。”

    诸葛智摸摸下巴,沉吟一下,说:“刚才政委说了,我的看法和政委是一样的,这是小鬼子的奸计,不过,不管如何,人我们是一定救的,问题是怎么救。”

    接下来,诸葛智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他觉得现在应该从两方面出发,一方面,有人去寻找大英雄,一方面,武工队和东海支队做好扰乱擂台的计划,说白了就是讲大英雄和东海支队扯上关系,拖,拖一天算一天,就说大英雄去执行特殊任务,这几天不在附近,支队已经快马加鞭去联系,一定尽快赶到,这样一来,小鬼子就有可能不会滥杀无辜。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