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18章 孤男寡女,美女诱惑

第318章 孤男寡女,美女诱惑

    荒山野岭,孤腫过滤]雅?

    一个心中想着沙漏,想着现实中的亲友,一个想着如何帮助帝国大业完成。

    就这样,天色渐渐亮了。陈冬站了起来,贞子也只好起身。

    “走吧,进城。”陈冬说。贞子一路跟着他,在想着如何阻拦他刺杀旅团长。

    山下有一条小河。贞子突然拉住陈冬,提出要下河洗个澡。陈冬眉头一皱。贞子指指自己的肩膀,虽然伤好了,可上面淌了不少血,很脏的。陈冬知道女孩子爱美,只好点点头,让她尽快。

    贞子假装羞涩,躲在石头后面,悉悉索索地脱下衣服,慢慢地下了河。

    一边洗,贞子一边在想着,如何将消息传递给中村旅团长。

    很快,贞子洗完了。她上了岸,突然哎呀一声坐倒在地。陈冬转身问:“怎么了?”抬头间,看到贞子赤身的样子,赶紧转过头来,说:“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贞子瞥他一眼,低低地声音说:“陈大哥,我扭了脚脖子,你,你跟我揉揉吧,要不然,我走不了。”

    陈冬倒退着来到她的身盵过滤]桓一赝罚斐鍪秩ッ髯拧?

    一直温软的手握住他,拉着他的手往后移着。接着,他感到自己的手落在一条腿上。

    滑腻,柔软。陈冬的手猛地一颤,却被贞子按住了。贞子带着他的手,慢慢下移,来到脚脖子上。

    “陈大哥,就是这里。”

    陈冬只好慢慢地给她揉着,片刻,问:“好了吧?”

    “好多了。”贞子站了起来,伸手朝前一指:“陈大哥,帮我把衣服拿过来吧。”

    陈冬一件件为她递着衣服,看着那些女士的衣服,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女孩子的身体。

    他赶紧摒弃杂念,站了起来。礫过滤]曜哟┖靡路饺苏獠沤顺恰?

    刚进城不久,前面是一家衣绸店。贞子拉着陈冬走了进来。陈冬低声说:“到这里来[过滤]什么,我们还有重要任务,我一定让你亲手杀了中村。”

    贞子说:“你瞧我的衣服上,好多血迹,我得换一身体面的。”

    陈冬只好等着她。只见贞子来到里面,和掌柜的低语几句。掌柜的看看陈冬,神色一变,点点头。陈冬面朝外面,没有看到。

    贞子挑好一套衣服,去了换衣间,半晌,传来她的声音:“陈大哥,你进来看看,这衣服合身吗?”

    陈冬挑帘进去,眼前一亮,只见贞子换了一身月白色的旗袍,旗袍上还绣着几只红色的牡丹,衬托着阵阵纤细高挑的身子,在原本俊俏的基础上,更增了三分女性魅力,三分风流韵味。

    陈冬心中猛地一跳,不由脱口说:“真美。”

    贞子手帕捂着嘴,咯咯一笑,然后转过身,双手一掐细腰,凸出自己的翘臀,[过滤]微微扭头,又转身过来,双手从胸前朝下一滑,丰满的胸部顿时将身体的曲线完美地展现出来。

    “陈大哥,我真的很美吗?”贞子目光中突然饱含着某种色彩,嘴唇润泽,慢慢地启动着,腰肢微微一扭,那懒散的动作,几乎整个人没覽过滤]峭芬话悖晌韵吕础3露幸恢殖迳先ゲ蠓鲎∷某宥故且种谱×俗约旱哪钔罚λ担骸巴玫模甙伞!?

    贞子将枪放在手包中,挑帘出来。陈冬一扫眼,却发现掌柜的不在。

    “掌柜的呢?”陈冬问。

    贞子将三块大洋放在案子上,说:“走吧,不等了,想是去了茅厕。”

    一路上,贞子悠闲地看着两边的风景,哪里是去报仇的样子。陈冬真是急不得躁不得。

    前面就是小鬼子的旅团部了。贞子突然将陈冬拉进客店。陈冬低声问:“为什么不直接去小鬼子的大本营?”

    贞子说:“陈大哥,虽然我相信你的神奇能力,可是,小鬼子有特高课,那些特工都非常了得,我们先观察一下,再说,万一中村不在呢。”

    陈冬点点头,随着她来到楼上。

    小二送了茶来,朝贞子看一眼,点点头。贞子会意,拉着陈冬坐下,偎在他的身上,喃喃地说:“陈大哥,我马上就要为父母报仇了,我怎么才能报答你呢?”

    陈冬离她的身子远了一些,说:“不用报答,小鬼子是你的仇人,也是所有諿过滤]说某鹑恕!?

    “可是……”贞子眼圈突然一红,抽泣了起来:“我一想起那天被小鬼子……被小鬼子强暴的事,我就……”

    陈冬眼睛瞪了起来,叫道:“小鬼子,真是畜生。”

    贞子点点头:“是[过滤],他们都是畜生,陈大哥,等报了仇,你去哪里?”

    陈冬叹息一声:“回家。”

    贞子喃喃地说:“等大愿了结,我就去找我爹娘,我被小鬼子强暴后原本就不想活了,要不是一心想着报仇,早就撞死了。”

    陈冬忙说:“那不是你的错,你不该这样想。”

    “可是,多少个夜晚,每每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就+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忍不住想起那个可怕的夜晚,我害怕,害怕那一幕会再现……”贞子可怜兮兮地说着。

    陈冬忍不住拍拍她的肩:“不会的,小鬼子就要滚回老家去了。”

    贞子趁机偎在他的怀里,抱住他,喃喃地说:“陈大哥,如果你能永远陪着我就好了。”

    陈冬心中一动,忙说:“不,我……我有妻儿……”

    贞子看看眼前的杯子,慢慢地端了起来,说:“陈大哥,你渴了吧,喝水吧。”

    看着陈冬端起杯子,一口喝了下去,贞子心中一阵冷笑。

    陈冬放下杯子,站了起来,看看对面,说:“贞子,行动。”

    贞子[过滤]了一声,心中默念着:十、九、八、七……

    陈冬刚走下台阶,突然头一晕。

    贞子上千扶起他,叫道:“陈大哥,怎么了?”

    “我好像……不好,茶里有药。”

    “什么,一定是小二,小二……”

    陈冬两眼一闭,晕倒在地上。

    贞子用脚踢了踢他,一招手,门外过来两个小鬼子,将陈冬架起,带进了旅团部。

    刑讯室中,一个肥胖的小鬼子出现在阵阵面前,看看昏迷的陈冬,说:“贞子小姐,你不愧是特高课之花,帝国的[过滤]英,这小子终于落在了我们手中。”

    贞子一施礼:“多谢中村君的栽培,那都是小野君无能,还有伊藤家族,如果贞子早一步出马,我帝国英雄就不会死亡这么多。”

    中村看看陈冬,说:“我看不必审问了,直接枪毙。”说着,中村一摆手。

    就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两个人,喝道:“等等。”

    一男一女两个青年小鬼子军官走了进来,正是伊藤二郎和伊藤樱子。

    贞子嗤笑一声:“原来是你们,你们还有脸来见旅团长。”

    伊藤二郎兄妹朝中村施了一礼,看看陈冬,淡淡地说:“贞子小姐不愧是帝国特高课之花,虽然手段不怎么高明,毕竟将号称大英雄的陈冬抓了起来。”

    贞子咯咯一笑:“我不管什么手段,对特高课来说,只讲究结果,不讲究过程,我不像你们,什么武士[过滤]神,这是战场,不是擂台,没那么多规则。”

    伊藤二郎眉头一挑,正要说话,中村摆摆手:“好了,你们就不用吵了,都是帝国的[过滤]英,不过,伊藤君,我看你确实应该和贞子小姐学学,有时候,她的蛇信要比你的佩刀厉害。”

    伊藤樱子问:“旅团长阁下,您想将这个人怎么样?”

    中村一摆手:“杀了,以除后患。”

    伊藤樱子说:“这个人一身的神奇能力,如果杀了,樱子觉得十分可惜,不如想法为我们所用。”

    中村看看伊藤樱子。伊藤樱子瞥一眼贞子,冷笑道:“贞子是帝国的特高课之花,不会没有这个本事吧。”

    贞子咯咯一笑:“你说的不错,如果我们能让他为我们所用,那我们帝国将收住在各大战场上的不利局面,造出一个杀人狂魔,哈哈。”

    中村看看贞子:“贞子小姐,你有把握?”

    贞子点点头:“我特高课有一种药剂,只要注[过滤]后,他就会忘记自己是谁。不过,效力只能维持三天,只要我不停地为他注[过滤],他就会永远成为我们最重型的战场武器。”

    中村眼睛一亮:“好,人我就交给你了。”

    说着,中村朝伊藤二郎和伊藤影子招招手:“你们跟我来。”

    伊藤兄妹朝陈冬看一眼,跟随中村出去了。

    恍惚中,陈冬醒了过来,却忘记了自己是谁。

    他睁开眼,发现周围是一间华丽的房间,布置非常优雅。明亮的窗前,放着一盆兰花,粉红的幔帐挑在两盵过滤]蠛斓慕醣唬寤ǖ恼硗贰?

    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过来。只见她一头乌发,眼睛水汪汪的,饱含着深情,身上穿着银白色的旗袍,裹着纤细的腰肢。腰一扭,风情万种。

    放下手中的汤碗,女子问:“陈郞,你醒了。”

    陈冬茫然地问:“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女子轻叹一声,走了过来,抱住他的肩膀,抽泣道:“陈郞,你怎么连我都忘了,我是你老婆贞子[过滤]。”

    “贞子?”陈冬想了想,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我怎么失去了记忆?好像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

    “你……你是被人打的。”

    “被人打的?”陈冬一愣。

    “是[过滤],几个土八路冲了进来,将你打成了这样,唉,要不是我发现早,陈郞,你就死了。”

    “原来是这样。”陈冬站了起来,觉得头有些晕,赶紧再次坐下。

    贞子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陈郞,你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我会杀了那几个土八路。”

    陈冬忙说:“不,我不能让你去冒险。”

    贞子一笑:“来,我给你熬的汤,大补的,你喝了身体会恢复元气。”说着,贞子端过碗来,一口口地喂着陈冬。

    陈冬再一次失去了记忆,不过,失去记忆和被凤饰屏蔽了记忆不同,他只是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亲友,自己身边的人。但是,好恶、道德等等,伦理观念还是有的。

    小鬼子的药剂是抑制大脑细胞,不是破坏,也不是剔除,只是屏蔽。大脑中越深刻的记忆越会被屏蔽掉。因此,什么父母、小师娘、宝宝以及黑妹、愣子等人,陈冬都忘记了。

    不过,他觉得贞子似乎曾经熟悉。由于贞子对他的记忆弱,相反,却有了一些印象,似曾相识的感觉。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