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20章 不是夫妻睡一起

第320章 不是夫妻睡一起

    第三天早上,贞子给陈冬注[过滤]了针剂后,带着他到街头散步。

    其实,不但陈冬觉得闷,贞子也憋坏了。再说,家里也得购置一些新鲜的蔬菜。

    贞子挎着陈冬的肩,走在街上。

    今天的贞子,换了一身青花的旗袍,紧紧地裹着她纤细的腰肢,走到哪里,哪里便发出一阵阵唏嘘声。无数双目光被她吸引过来。前面的,望着她那张娇美的脸,或誟过滤]枪墓牡男馗竺娴木投⒆潘唐鸬耐尾亢陀盏难6嗝娴模蚰抗饴湓谒狗旒涞?上。

    随着双腿的迈动,开在大腿根部的裙子前后甩动,春风隐露。

    当然,也有无数的人朝陈冬望来,无不赞叹这对青年,女的性感诱惑,男的英气逼人。

    从菜市场回来,突然,陈冬听到一个惊喜的声音喊道:“陈大哥……”

    陈冬下意识地顺声望去,看到人群中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正朝他跑来。

    那姑娘肤色微黑,穿一身黑色的粗布衣服。虽然村姑打扮,浑身上下也有一股掩饰不住的青春气息。

    那姑娘正是黑妹。黑妹来到省城,就是要寻找陈冬。当她看到陈冬身边的女子时,那颗心猛地一沉,脚步顿住。不错,是陈大哥,可是,她身边的女子是谁?看上去,他们是那般甜蜜、恩爱,难道是他口口声声的小师娘?

    陈冬瞥一眼黑妹,却毫无相识的感觉。他收回目光,见贞子正怪怪地望着自己,便说:“走吧。”

    贞子拉着陈冬,匆匆而归,进入胡同,回到了家中。

    两个人刚坐下,只见门口一暗,黑妹走了进来。黑妹看看陈冬,瞥一眼贞子,抱抱拳:“是嫂子吧?”

    贞子戒备着,手按在腰后的枪上,听到这里,松了口气,微微一笑:“你是?”

    “我叫黑妹,是……是陈大哥的朋友。”

    贞子哦了一声,请黑妹坐下。黑妹看看陈冬,似乎毫不认识自己的样子,一愕。她转头望着贞子,问:“嫂子,陈大哥这是……”

    “[过滤]……”贞子忙说:“陈郞那天摔了一下,起来后就失去了记忆,不过很快就会好的,我每天都为他注[过滤]恢复记忆的针剂。”

    贞子眉头皱了皱,点点头+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没想到陈大哥失去了记忆,怪不得他连我都不认识了。”

    贞子忍不住问:“姑娘,你和陈郞……”

    黑妹正想说出自己的情况,心念一动,问道:“难道陈大哥没和你说起过我吗?”

    “黑妹……”贞子沉吟一下,说:“好像提过,不过当时我没注意,姑娘是八路军吧?”

    黑妹笑笑,既没否认,也没承认,只是站了起来,朝四下里看看,心说:原来陈大哥是省城的大户人家,但是,他为什么总说找不到沙漏,就无法见到妻儿呢?难道他找到沙漏了?

    想到这,黑妹问道:“对了,孩子呢,我记得陈大哥说过,你们有宝宝的。”

    贞子吞吐了一下,忙说:“去……去他外婆家了。”

    黑妹点点头:“看来,陈大哥是找到沙漏了。”

    “沙漏,什么沙漏?”贞子不由问。

    黑妹心中起疑,她扫视着周围,却不见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又见贞子似乎对陈冬非常好。想了想,黑妹说:“既然陈大哥挺好的,黑妹就告辞了。”

    从胡同出来,黑妹来到对面的包子铺,询问掌柜,对面宅院的主人是谁。掌柜的告诉黑妹,那个宅院原本是一位商人的,后来,商人被小鬼子杀害,宅院就归了小鬼子。

    黑妹一听,心中一惊,难道陈大哥?不,不会的,陈大哥怎么会是小鬼子,决不是,我想多了。

    黑妹正想着,突然,胳膊被人拽进了包子铺。黑妹抬头一看,是一个身穿风衣的男人。那男人头戴毡帽。他将毡帽往上一抬。黑妹顿时看出来了,惊呼:“伊藤二郎……”

    那人正是伊藤二郎,伊藤二郎嘘了一声,低声说:“你找到陈先生了?”

    黑妹点点头:“可是,他……他失去了记忆,伊藤队长,你知道他的情况吗?”

    伊藤二郎点点头:“贞子小姐是特高课的,用卑鄙的手段让陈冬阁下失去了记忆。”

    伊藤二郎将陈冬失去记忆的情况一说,黑妹就急了。从怀中掏出[过滤],就想冲回去。伊藤二郎赶紧拉住她,摇摇头,告诉她,贞子非同一般的女子,她接受过专业的特工训练,不易对付,而且周围有特高课的特务,密切地关注着这家宅院发生的一切,如果硬冲,恐怕到时候不但就不出陈冬,还要搭上她的性命。

    黑妹点点头,朝胡同内看一眼,抱抱拳,匆匆去了。

    且说陈冬,待在大宅院内,每天无所事事,苦思冥想,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每当他要思索时,贞子便过来缠着他,打断他的思绪。

    贞子摆了一副围棋,教陈冬下着,心中考虑着下一步的计划,从这三天的情况看,陈冬的记忆是彻底失去了,完全可以进入第二步计划,但是,如果将他投入战场,自己必然要跟着,因为看他现在的样子,好像对一些陌生人还不相信。

    贞子在想,陈冬是自己制造的一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如果用在战场上,将给对手沉重的打击,而不浪费一枪一弹,看来,自己要随他赶赴前线。

    陈冬见贞子心不在焉,便问:“老婆,今天来的姑娘是谁?她好像和我很熟,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贞子忙说:“她[过滤],是个非常恶毒的女人,你别看她表面上和你亲亲热热的,事实上,当[过滤]打昏你的人中,便有她。”

    陈冬哦了一声:“没想到,一个漂亮的姑娘,会这么恶毒。”

    贞子说:“漂亮的外衣下,往往会藏着恶毒的心灵。”

    “不,这话我不信,比如老婆你,这么漂亮,但你的心却不是恶毒的。”陈冬忙说。

    贞子咯咯大笑:“我是你老婆,对你自然不恶毒,但是对别人……”

    正说着,突然一个人接口说:“蛇的毒液,是不分敌我的,对谁也一样。”

    贞子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伊藤樱子居然站在身后。

    陈冬看看伊藤樱子。伊藤樱子也看看他,轻叹一声。

    贞子淡淡地说:“樱子,我敬你是伊藤家族的后人,请不要管我的事。”

    伊藤樱子微微一笑:“我只是来看看这位让帝国勇士闻风丧胆的大英雄,有没有被你这条美女蛇缠死。”

    贞子冷笑道:“伊藤樱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背叛帝国。”

    “哈哈……”伊藤樱子大笑一声:“我和二哥现在都不是军人了,只是一般的武士,你不要拿这种话来数落我,没用的。”

    “武士?”贞子忽地站了起来:“樱子,请你出去,马上出去。”

    伊藤樱子看看陈冬,摇头叹息:“可惜,可惜,以为顶天立地的英雄,居然落到这样的下场。”

    说着,伊藤樱子哈哈大笑而去。

    贞子坐在地上,气得大口大口地喘息。她担心樱子的话会提醒陈冬什么。

    陈冬低着头,果然,樱子的话在她心中有了反应。

    贞子问:“陈郞,你在想什么?”

    陈冬拿起一个棋子,放在棋盘上,说:“没什么,我在想,你是怎么吃掉我这些子的。”

    贞子咯咯一笑:“以为你没有料到我会突然从西路转到东路,对不对?”

    陈冬一笑,心中却在想着伊藤樱子的籟过滤]?

    贞子将棋子一推,说:“算了,我们还是练功吧。”

    说着,贞子拉着陈冬来到院子里,望着前面的花坛,说:“陈郞,你用你的神奇能力,将它打飞。”

    “打飞?”陈冬看看那个花坛,摇摇头:“这怎么可以?”

    贞子忙说:“你有神奇能力[过滤],你快打。”

    陈冬朝花坛拍了一掌,可是,他的掌力软绵绵的,花坛毫无变化。贞子一呆,突然拔出[过滤]对准他,叫道:“你都知道了?你故意在装是不是?”

    陈冬忙问:“我……我知道什么了?老婆,你别拿这东西对准我。”

    说着,陈冬去抓贞子手中的枪。贞子退后一步,叫道:“别动,动我就打死你。”

    “打死我?陈冬说:“死是啥意思,老婆,你手中拿的是啥东西?”

    贞子突然想到:糟了,我怎么把这茬儿忘了。她慢慢地收起枪,堆上笑颜,过来偎在陈冬的怀里,温柔地说:“陈郞,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玩笑?”陈冬笑笑:“我懂了,咱们在开玩笑。”

    说着,陈冬忽然拔出贞子的枪,对准她,笑道:“那我也和你开开玩笑。”

    贞子吓得脸色大变,赶紧摆手:“快放下,放下。”

    陈冬慢慢地放下枪,贞子赶紧抢了过来,将子弹卸掉,这才松了口气,心说:他刚才是故意装傻,还是失去记忆后,连枪的概念也没有了?

    贞子试探了几下,见陈冬对一些外界的食物一切不知,松了口气。

    贞子心思转动,陈冬也在转动心思。

    贞子的行为让他起疑,如果枪是可以开玩笑的,为什么当自己用枪对准她时,她怕成那样?如果枪不可以开玩笑,她为什么刚才将枪对准自己?

    想起贞子刚才的举动,以及她的表情,陈冬心中生起一股寒意,暗道:我失去了记忆,以前熟悉的人都想不起来了。如果贞子不是我的老婆,那我岂不是……可是,如果她不是我的老婆,为什么和我在一起?

    陈冬抬起头,看着贞子。

    贞子见他眼中写满了疑问,忙说:“陈郞,你怎么了?”

    陈冬望着她问:“老婆,我们真的是夫妻吗?”

    贞子说:“是[过滤],当然了。”

    “老婆,你跟我说,咱们每天晚上睡在一起,是因为咱们是夫妻,是吗?”

    贞子点点头:“对[过滤],我和你说过十几遍了,我是你老婆,你是我的老公,咱们如果不是夫妻,怎么会在一起那样?”

    陈冬凝着眉头,他脑子里对夫妻没什么概念,所有认识都是贞子在枕边和他说的。

    正想着,贞子将他拉起来,让他在院子中继续练习拍打花坛。可是陈冬失去了记忆,不知道自己曾会异能,曾会绵掌。而且,他的两项神奇能力都是和意念相连的,并非虽然那挥掌都会产生巨大的威力。

    贞子不知道他的超能力和绵掌如何发挥出来,只是不住地催促,见他的掌上毫无效力,心说:看来失去了记忆,他的神奇能力也失去了,那还留着他[过滤]什么。想起这几天自己无限诱惑,温柔相伴,不会是想牢牢地拴住他的心吗,没承想到头来他不但忘了自己是谁,还忘了神奇能力,气死我了。

    贞子慢慢地拔出枪,对准了陈冬。她要杀了陈冬,因为,在她心里,陈冬已经没有价值了。如果恢复他的记忆,他将给帝国带来极大的威胁。何况,这几天自己的身体被他蹂躏。贞子想起远在家乡的男朋友,突然间两眼潮湿,一咬牙,扣动了扳机。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