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师娘的诱惑 > 正文 第322章 画鹰

第322章 画鹰

    突然,保姆匆匆进来。华英忙问:“保姆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保姆点点头:“客人来卖画,夫人爱不释手,不小心把画撕了,客人要夫人赔,唉,我是回来取妇人的细软的,开口就是一万个大洋,这不是打劫嘛。”

    陈冬和华英对视一眼,朝前面走来。华英低声说:“夫人就是薛夫人,人家收留了咱们,咱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陈冬点点头。

    前面是一个书画店,有三十几平方。此时,在柜台上,摆着一幅画,那幅画已经撕了一个角,此时,柜台后,薛夫人正愁眉苦脸地坐着,对面,柜台外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看穿着,非常气派,似乎是个商人,戴着瓜皮帽,穿着绸缎的绅士服。只是,一脸的不快样。

    陈冬朝薛夫人抱抱拳,问:“出了什么事?”

    薛夫人指指那张画:“我和马老板商议好了,要买他的画,马老板今天带来了他的奔马图,我……唉,都怪我,不小心弄撕了。”

    陈冬看看那人,说:“马老板,你来这里不就是卖画嘛,你只要卖了就好,管它撕不撕呢。”

    马老板上上下下看看陈冬,淡淡地说:“你小子当真不懂艺术,你知道吗,这幅画是我费了三个月的功夫才构思并完成的,我……我来只是请夫人鉴赏一下,哪里是要卖了。”

    陈冬明白了,人家是来薛夫人这里显摆一番,不是要卖的,不过画毁掉了,就心疼了,自然会开价卖掉。

    这时,保姆抱着一个首饰盒进来,看看薛夫人。薛夫人叹息道:“既然我今天不慎将马老板的大作撕毁,那还有什么说的,马老板,这些细软是我这几年积攒下的,总能抵一万个大洋。”说着,薛夫人将首饰盒往前一推。

    陈冬伸手拦住,笑道:“世上事总有看走眼的事,马老板,我看,这幅画你还是拿回去吧,是假的。”说着,陈冬将画慢慢卷起,递给马老板。

    马老板瞪了他一眼:“小子,你是什么人,怎懂得书画,胡说八道。”

    陈冬笑道:“我是薛老板的小徒弟,多少也懂点书画。”

    陈冬只是随便说说,却不料马老板一呆,看看他,又看看薛夫人。

    薛夫人也是脸色微变。陈冬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回头望着薛夫人。薛夫人眼圈微红,摇摇头,苦笑一下,将首饰盒再推了推。

    马老板慢慢地展开书画,嘟囔着:“我自己的画怎会有假……咦……”他突然发现那幅画的撕裂的地方居然没有了,那是一幅完好的画。马老板闭上眼,又看了一眼,确信是完好的,他哈哈大笑:“明天的书画交流会可以顺利开办了,哈哈。”马老板大笑着,带着书画走了出去。

    薛夫人愣住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其实,刚才陈冬借卷书画的时候,暗用开合异能,将那幅画合在一+激情小说 http://www.jiejie.org www.LAWEN2.com/hwen/1.html起,所以才会完好无缺。

    保姆看看薛夫人,说:“夫人,马老板不卖了。”

    薛夫人坐了下来,松了口气,说:“那就好,那就好。”

    保姆看看陈冬,眉头一竖:“你这人,瞎说什么。”

    陈冬忙问:“怎么,我说错了吗?”

    保姆哼了一声:“你知道薛老板……”

    薛夫人叹息一声,说道:“也许这是天意[过滤]。”

    陈冬愣愣地看着薛夫人。华英也一脸茫然。薛夫人苦笑一下,看看陈冬:“你[过滤],为什么要和马老板说那样的籟过滤]!?

    华英问道:“薛夫人,陈大哥那样说会有什么不妥吗?”

    薛夫人点点头,看一眼书画店,轻叹道:“一年前,我丈夫因为丢失了几位书画宗师的画,无力偿还,因此自杀而亡,当时,他当着几位债主的面,下跪请求,希望能够放过我,不要为难我,并说如果他传承有后,必然会偿还这笔债务……”

    华英[过滤]了一声,不由望向陈冬,心说:你今天自称薛老板的徒弟,不是告诉人家,薛老板有传人吗?

    陈冬苦笑一下,明白了。

    薛夫人微微摇头,告诉他们,他的丈夫薛老板和马老板,还有一位胡先生,茅先生,是全省书画界的名流,一年前,他们组织了一场书画交流会,四个人都将自己的近作奉献出来,要在交流会上展示,薛老板画的是鹰,马老板是马,茅先生是竹,胡先生是龙。一整天,四个人谈论书画,直到半夜才休息。四人不但是同省人,还都是双龙城祖籍,由于薛老板在省城做生意,其他三人都投奔他来,夜深不能返回,本想第二天继续交流,却不料,晚上四幅画都丢失了,四位书画名流的画自然非同小可。薛老板无以补偿,也无颜面对画友,只能以死谢罪。他知道,自己即便死了,也无法弥补三位同仁的损失,为了避免妻子受到牵连,他才说自己若有传人,定然让他偿还债务。这传人,不但包括子嗣,也包括徒弟。师徒如父子。师父的债,弟子也应该承担。

    陈冬得知了这一切后,无线感慨,他感慨的并非是四幅画失踪,而是四大流派的雏形。从薛夫人口中,他知道,几十年前,薛、马、茅、胡,双龙城四大流派的先人便曾经交流过,并产生了诸多的恩怨。

    “薛夫人,你放心,既然因为我给你带来了麻烦,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陈冬笑笑。

    薛夫人苦笑道:“为了躲避马、茅、胡三家,我将几个月的宝宝送到乡下娘家,就是担心他们知道薛家有后,你……你……唉,你不该随后胡说,惹下事端,明天马、茅、胡三位画师又将进行一年一度的交流,马老板见了茅先生和胡先生,必然会提起你来,怎么办好?”

    说着,薛夫人回头看看店铺,叹道:“看来,我只有变卖了这处房子,偿还了债务,回乡下去了。”

    陈冬忙说:“薛夫人,房子不必要卖,明天我去会会这三位画师就可,我想。”

    薛夫人苦笑道:“你不是薛家的传人,你如何应对?”

    陈冬微微一笑,朝华英说:“帮我准本纸张笔墨。”

    华英[过滤]了一声,问道:“陈大哥,你……你想绘画?”

    陈冬点点头,来到柜台前,铺开纸张。

    薛夫人来回地踱着步,不断地摇头:“你这位兄弟,说的太也轻松了,莫说你并非书画中人,即便是,薛家的鹰派画法岂是一般人可掌握的,我家薛老板痴迷书画,尤其画鹰,十年如一[过滤],才有感悟,这几年,哪年没人找他拜师?可他收徒甚严,必须对书画尤其有鹰派的风骨才行,否则宁缺毋滥,决不肯收,这也是他到死没有留下传人的原因,唉……”

    薛夫人想起旧事,无限感伤,不断地说着,眼泪哗哗地流着。突然间,她发现保姆惊呆地望着身后,一回头,薛夫人也惊呆了。

    原来,此时陈冬俯身提笔,一幅飞鹰图栩栩如生,线条刚劲有力,老辣纵横,鹰击长空,气势逼人,堪堪就是薛老板的笔风,哪里又有区别。

    “薛郎,薛郎……难道是你吗……”

    薛夫人呆呆地望着陈冬,恍惚中陈冬变成了自己的丈夫。那朦胧的影子,依稀就在眼荹过滤]?

    陈冬记忆恢复,因为他熟悉四大流派的画法,虽然这幅飞鹰图不能完全和薛老板相同,但是,画风却可以让此画以假乱真,因此,薛夫人才如此激动。

    陈冬将笔放下,舒了口气,说:“薛夫人,你看还可以吗?”

    华英怎么也想不到,原来陈冬还是一位书画高人。她惊奇地看着陈冬,眼睛亮亮的,一时,心中更生崇拜之意。

    薛夫人低头看着画,眼中潮雾更浓。她慢慢地抬起头,望着陈冬,喃喃地说:“薛郎,薛郎……”说着,薛夫人就扑到陈冬身上。

    陈冬呆住了,忙退后两步,心说:看薛夫人的样子,显然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己的丈夫。他忙说:“薛夫人,我是陈冬。”

    “不,不,我知道,薛郎,是你回来了,你不忍我寂寞相思,一定是你。”

    华英忙拉和保姆拉开薛夫人,不停地劝着。

    薛夫人神思微微安静下来,看看陈冬,长叹一声:“陈兄弟,你以前见过我家薛郎吗?”

    陈冬[过滤]了一声,说:“见过,见过。”

    他不便说出自己的身世。

    薛夫人点点头:“无怪你的鹰可以画出薛郎的风格,我想薛郎一定将鹰派的画法全部传给了你,你真的拜他为师了?”

    陈冬吞吐着说:“是,是。”

    薛夫人一喜:“怪不得刚才你对马老板自称是薛郎的徒弟,好,好,薛郎,你的鹰派画法终于有了传承,我知道,你是不会让它失传的。”

    陈冬忙说:“薛夫人,我想明天去参加马老板组织的书画交流会,顺便把去年的事帮……帮师父了结了。”

    薛夫人点点头,突然一笑:“你是薛郎的徒弟,那我就是你的小师娘了。”

    陈冬听到“小师娘”三个字,心头猛地一震,不觉得情肠一软,眼圈一红。

    薛夫人对保姆说:“月姐,今天提前关门,我亲自做几个菜,招待一下薛郎的徒弟和这位华英妹妹。”

    酒菜端上,望着出出进进,神采奕奕的薛夫人,华英看看陈冬,低声问:“陈大哥,你真的拜薛老板为师了?”

    陈冬摇摇头。

    “我说呢,我看你的神色不太像,可是,你再想反悔怕是不成了,你这个小师娘似乎……”

    陈冬咳嗽一声,提醒华英不要再说了。华英闭了嘴巴。

    薛夫人提了一坛酒过来,笑道:“今天小师娘高兴,陪你们喝几杯。”

    薛夫人真的很高兴。她高兴的是薛老板后继有人,他的鹰派技艺传承了下来,高兴的是有陈冬这样的徒弟,他完全可以将欠下的债务还清。当然,更高兴的是,她可以从陈冬的身上看到薛老板的影子。

    薛夫人陪着陈冬喝了几杯,保姆便不让她喝了。因为薛夫人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保姆担心她失态。其实,薛夫人已经失态了。她胳膊支着香腮,几乎一眨不眨地望着陈冬,满眼柔情。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